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2章 纷纷下场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一十二章 纷纷下场

站在如茵草地眺望远处的蓝天白云令人心旷神怡。卫东阳拿着推杆将高尔夫球准确的推进洞里。

凌雪月微笑着把球杆交给球童,摘下白手套,“这局又是你胜了。咱们回去歇一会。”她穿着白色的运动服身材窈窕,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保养得若三十岁的精致丽人。

卫东阳对凌雪月没有其他的想法,更多的是将她看做一个可交往的异性朋友。当然不能否认她淡雅、高贵的熟妇气质对他颇有吸引力。

“建行总行的祝副行长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他们今天上午开会讨论景华通信涉嫌诈骗贷款的事情。”凌雪月坐在白色的塑料椅子,吸着果汁看着天边的白云,悠然的说道,“我觉得陆景是早有预谋要把你拖进去。从他说服你投资怡家超市和京城快递开始,他就在谋一个局。”

卫东阳将擦汗的毛巾递给球童,拿着冰咖啡喝着微笑道:“或许吧。这种事情说不清楚。但是这次是清除严家在建行系统势力的好机会,我没有不利用的道理。”

凌雪月取笑道:“不只这个吧?有没有讨好你未婚妻的意思?易,严两家的恩怨我可是知道一点的。”

“也不尽然。”卫东阳笑着喝咖啡。事情发展到现在很多脉络都是清晰的。首先是严景铭主动挑起事端动用严家在建行的影响力要求清查景华通信的贷款。

既然严景铭可以不顾忌他的看法,他为什么不能还击?他和易妍玲的婚姻已是定局,严家的力量对他个人而言就是潜在的敌手。现在有如此良机又怎么可以放过呢?

市建行的江副行长公然挑衅刘行长的权威,不把江副行长压下去以后还怎么驾驭部下。刘行长在建行系统的影响力越大。卫家在建行系统的影响力也就越大。

至于卫家和严家是否会交恶,现在谈这个问题为时过早。一定的裂痕肯定是有的。但是相比于扩大在建行系统影响力的利益而言。这点所谓的裂痕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件事情上他暂时还没有看出陆景的目的。表面上陆景似乎是在被动的应战,但是以他所了解的情况来看陆景应该是在谋划什么。否则他要洗脱景华通信身上的涉嫌欺骗贷款的嫌疑还是很简单的,不用搞到现在进入司法程序。

“凌姐认为陆景的目的是什么?”

凌雪月笑道:“这我哪里清楚。他此前似乎和严景铭并没有什么恩怨。要说他做局坑严景铭也太假了。他要真能谋划到那一步,我现在就退休回家得了。”

顿了顿,心里忽然一动,“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做局坑魏晓华?前几天魏晓华在定海四中校门口被人被打成了熊猫眼,昨天莫心蓝拜访我的时候说是陆景找人做的。”旋即自己笑起来,“应该没这种可能。这件事根本就伤不到魏晓华。”

卫东阳也笑起来,“不猜了。等结果吧。”说着。抬起手腕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二十七分,建行总行的行长会议也该结束了吧。

叮咚的轻音乐如同流水般欢畅,窗厨边人造的小溪从假山、假石潺潺流过。

莫心蓝优雅的用勺子舀着碗中的港式甜点双皮奶,“来京城这么久,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家正宗的港式餐厅。”

“你平常不要总是忙于工作,要多享受生活。”黄鸿奇抽出纸巾擦擦嘴,“对新虹百货你占尽优势,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莫心蓝笑着摇了摇头。一缕长发落到胸前,她伸手用尾指将头发撩到肩后,风情动人,“不是这样。我现在才知道错了方向。天蓝国际成立的根本目的是压制陆家在京城资本的发展。但是昨天我接到消息。与陆家关系密切的盛泰电器已经将分店开到了江州。

而进军零售业的怡家超市更是在京城地位稳固。天蓝国际在平价超市这一块的月销售额只有怡家超市的四分之一。

可以说我最初的目的是失败了。”

黄鸿奇笑着点点头,“做生意还是以赚钱为第一要务。斗气大可不必。你现在的盈利很可观吧?”

“还行。”莫心蓝微笑着道,心里不屑的想道:“虚伪。你通过我借钱给陆景不就是想让他的资金链崩溃吗?要不是他在江州欺负你的孙子。你能这么干?当初我找你拆借资金你开的是什么条件?”

黄鸿奇的助手将电话拿过来,黄致远放下筷子。拿起手机听了一会,挂掉电话。

“上午建行总行的决定出来了。市建行打算着手撤销对景华通信的指控并准备在近期进行内部整顿。唉。可惜了。”

莫心蓝愣了一下,心情瞬间变得有些糟糕。有些人也太没用了,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能让景华通信翻盘,失望的问道:“怎么回事?”

“有两个副行长帮景华通信说话。特别是分管风险投资的祝副行长也帮忙说话,他的意见分量很重。”黄鸿奇喝着港式罗宋汤,慢慢悠悠的说道。

他对建行总行的处理意见只是有些可惜,没到暴跳如雷的地步。

莫心蓝再喝着港式甜点双皮奶时突然感觉到微微的苦涩。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她再一次感觉到对手的难缠。

昨天晚上从调查组流出的消息。景华通信拥有几项关于数字手机电路设计的几项实用型技术专利,但是这样就可以认定景华通信是高科技企业吗?这样就可以认定贷款评估时没有猫腻?

她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严景铭的能量看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汇海大酒店一间奢华的包厢内,江副行长坐在会客厅里有种心力憔悴的感觉。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总行会议的最新决定。如果市建行要进行内部整顿,他必然是首当其冲。

“唉。当初是鬼迷心窍,怎么就听信了严景铭那小子的话。不查景华通信的那笔贷款什么事都没有。还以为能坐上市行长的宝座。现在连副行长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严昌思站在窗户边抽烟,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老江。什么情况?”

“昌思,咱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次我的位置怕是不保啊。你要做好被调查的准备。对面的反击不会这么快就结束。”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严昌思过来相送,他拍拍严昌思的肩膀:“小儿误人啊。”语气很有些不满。

严昌思送别了江副行长,拿起电话打给儿子严景铭:“你在哪里?我限你一刻钟滚回家里去。”

说着,愤恨的挂了电话。江副行长话里的意思他很明白,要是他这次位置不保。自己也会受到调查。

“你除了会玩女人,你还会干什么?二十四岁的人,天天鬼混,到处搞事。你严景铭的面子值几个钱?你以为你是大爷啊?王八蛋!气死老子了,我tm怎么会有你这么混账的儿子。好了,你老子现在的公司垮了,你甘心了,你舒服了。小兔崽子!你再给老子惹事,就给我滚到国外去呆两年。”

严昌思住的别墅内。严昌思正在愤怒的咆哮,说到气处顺手把茶杯丢了出去。客厅外面的佣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严景铭低着头理了理衣服,等他父亲骂了一刻钟势头稍弱时说道:“爸,这也不能全怪我。当时莫心蓝递了一份材料给我。上面言辞凿凿的说景华通信的贷款有问题。我才递给了江叔叔,否则我那里会干这样的事。江叔叔要不是想着升行长,他也不会这么卖力。

爸。现在不是骂我的时候,你是不是给叔叔打个电话。先保住江叔叔的位置再说。再说。就凭一份第三方的价值评估报告也不能说明什么。就算5亿元的贷款额度没有大问题,但是低息贷款的政策是给高科技企业的。景华通信算不算高科技企业还不是要市里的调查组说了算。

只要景华通信不被市里认定为高科技企业。他们还是涉嫌欺骗贷款。那几份数字手机的技术专利能说明什么,掩耳盗铃的东西。”

严昌思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刚才臭骂了他一顿,现在倒不好夸他脑袋灵活,“你平常没这个表现吧?”

“那是你没有发现我的优点。”严景铭应了一句,心里越发的感激齐静瑶。这都是她的分析。

严昌思不再说话,拿起手机给弟弟打电话。京城市的马市长和弟弟走得很近。

江副行长颓然的坐在办公室里,不舍的看着办公室里已经习以为常的布置,现在看在眼里是那么的亲切和令人向往。他已经做好了被带走调查的准备。

“你好!”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江副行长手哆哆索索的拿起电话,嗓子干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脚有些发软,他不得不坐到自己日常办公的真皮椅子上。

“小江啊,是我。”

是总行柳副行长的电话。听到电话里老上级亲切的声音,江副行长心里五味杂陈。

“总行的黄行长刚才和我沟通了,景华通信的事情对建行的影响很坏,我们内部的决定要慎重,不忙着撤掉对景华通信的指控,要等市里调查组的结论。但是我们内部也需要重新再审视一遍我们的工作。”

“这…”江副行长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居然还可以死里逃生,脑筋飞速的转起来体味领导的意思,“柳行长,请您指示,我保证完成任务。”

“恩。我接到举报卫东阳有几笔贷款不怎么合乎规矩吧。你查一查。担保人都不具备资格,景华通信的这笔贷款还是有问题的嘛!

你要拿出你平常快速、准确、专业的态度来做事情。”

“好的,我保证完成任务。”江副行长欣喜若狂,按照这个思路下去,作为放贷给景华通信的审批人刘行长不是也有可能追究责任,但是事情怎么会突然出现转机呢?

挂掉电话,柳副行长嘴角浮出一丝笑意,他就喜欢小江这一点,站队不马虎,有专业水平。这样的能员当然要保住。

他听说央行有位领导和黄行长沟通了一下,改变了黄行长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