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3章 酝酿中的反击

第两百一十三章 酝酿中的反击

江州夜里下着小雨,落在胳膊上,脖子上有着丝丝的清凉。占哥儿穿着短袖的白色格子衬衣坐在出租车随意的和司机闲聊着购买电器方面的话题。

车内的电台正在播报着今天的江州新闻。江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陆江视察江州钢铁时提出重新打造江州钢铁昔日的辉煌。江州钢铁要走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产业升级、提前进行产业布局、打造钢铁品牌的发展道路。

这已经是占哥儿来江州第二天。盛泰电器将在汉宁区重金打造一家旗舰店。琐事繁多,而江哥就任代市长更是公务繁忙。他今天才约好了时间和江哥见面。

车到中海世家。占哥儿一路快步走进2栋2单元楼下的大厅里。占哥儿按了电梯,回头透过大厅玻璃看着外面飞扬的雨丝,心里为京城的局势暗暗担心。

市里的调查组已经在景华通信调查了三天,还没有收手的征兆。而银行方面反而在调查卫东阳名下东方实业的贷款记录,并且已经初步发现一些违规的线索。

占哥儿走进电梯里,心情有些沉重。种种迹象表明,京城里有一股巨大的暗流正在袭向景华通信。风暴在逐步酝酿或许近几天就会爆发。

江哥应该知道京城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占哥儿按响了802的门铃。保姆王姐给他开了门。

“你嫂子在京城养胎,我这里到是清净了不少。”陆江站起来笑着同占哥儿握手,将他让到了沙发上。递了一支烟给他。

占哥儿刚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江哥,小景的事情你清楚吗?”

王姐倒了一杯热水放到占哥儿面前。陆景示意他先喝水。“先歇一会再说。不要着急。事情我都知道。王姐,给占哥儿拿一条干毛巾过来。”说着。走到窗边欣赏着窗外的夜雨。

占哥儿喝着热水,又接过王姐手上的干毛巾擦了擦头上的雨水。喝着热水,见江哥从容不迫,心里那股焦虑感慢慢的淡了下来。

陆江抽了半支烟,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小景前些天来江州问过我一个问题。魏、吴、蜀三国竞逐天下,假设我为‘蜀国’,应该采取什么策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占哥儿愣了一下,点起烟慢慢的抽起来。江哥虽然说的隐晦。但是他明白这话是暗指当前杨、魏、陆三人竞逐江南系|接|班人所需要采取的策略。

占哥儿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联吴抗曹。”当前形势之下,显然形势大好的杨修武可以认定为“曹”方。他的想法认为应该是稳住魏源,与他交好,借助他的力量在与杨修武交锋逐步取得优势。

陆江微笑着喝水,笑着道:“小景说,应该是吞吴抗曹。”

“可是假设,杨、魏联手怎么办?那岂不是更处在弱势。”占哥儿索性挑明了话题。

陆江笑道:“我也是这样问小景的,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我们本来就是处在劣势。就应该主动进攻夺取地盘扩大势力。有些人一碗水端不平,偏偏他们在位置上的时间又会很长,所以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反而会被削弱得越厉害。

不如趁着现在有能力出击的时候。削弱敌手,掠夺地盘。占住实地,经营根基。由下而上。到时候由不得那些人搞不公平的手段。

况且,谁知道杨、魏两家没有暗中联手呢?毕竟只要把我们这个搅局者踢出去。以后二十多年的大局就定下来了。杨、魏两家是有联手的内在驱动力。’”

说完,陆景笑着喝着白色瓷杯里的茶叶。

“还真是小景的风格。他很崇尚进攻。并且喜欢考虑最为恶劣的局面。”占哥儿苦笑着摇了摇头,“江哥,你打算怎么做?”

陆江笑着道:“小景有句话我是很赞同的。大范围内的派系力量是不可靠的,只有拥护自己的派系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占哥儿心里一惊,听得出江哥话里隐约有自立山头的意思,“那目前京城的局面怎么办?”

陆江胸有成竹的点了点烟灰,“宋叔叔,中|组|部的何叔叔,京城市的袁市长,我都已经沟通过,不会有问题。真的假不了。”

占哥儿琢磨了一下,莫非这次布局坑人,属于主动攻击。抬头看去,江哥微微一笑,轻微的点点头。

“那银行方面?”

“江口市的林市长昨天进京开会。今天晚上小景回去拜访他。”说到这儿,陆江脸上露出极为坚毅的神色,“有些人喜欢‘泼脏水’那么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心里准备。”

夜色静静的笼罩着岭南酒店。苍树葱郁,似乎隔断了路边喧闹的氛围。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停在微暗的树荫底下,毫不起眼。

陈笑坐在副驾驶室上,有些失神的看着灯火通明的岭南酒店。她耳边似乎还响着陆景的话语,“江口市的林市长上升势头十分明显,几篇文章准确的切中当前东南亚金融形势,而其主导的江口市金融改革很见成效。他在金融口的话语权分量很重,他要是肯帮忙说句话,别说建行总行。央行的领导都要慎重的考虑他的话。”

也不知道里面结果怎么样了。

林忠学市长是何叔叔一个世交的晚辈,官场之中极讲究这些渊源。虽然他已经四十岁,陆景的辈分算起来还是和他一样。

客厅里的小圆桌上,林忠学和陆景坐在小圆桌边抽烟,看着窗外岭南酒店后面幽深雅致的庭院。

“岭南酒店的物业还包括它后面的这十几套别墅。林友正省长就住在里面。听说你和他关系不错。”

“他女儿和我是校友。我也只和林省长见过一次面。”陆景笑着抽烟。林市长虽然与何叔叔有极深的渊源,但是他本人却是很得学院派一位大佬的赏识,将他当做金融系统的干将培养。而林市长也不负所托,在江口干得极为出色。

所以林市长真要从大派系划分上看。他是属于学院派的后备力量。但是人的交际圈子是不断的重叠、交叉的。具体到某一个人、某几个人的私交上面,派系的影响力要弱得多。

所以说政治是一项很复杂的学科。它要考虑的是人心。而人心往往又是最难以琢磨的东西。

林市长在金融系统的话语权不仅来源于他自身的能力,也来源于那位大佬的影响力。故而,陆景有了今晚拜访他的举动。他将是解开景华通信目前困境的一把钥匙。

“泰铢肯定是守不住的。你认为下一步国际炒家的目标是谁?”林忠学笑着问道。陆景上次在江口市拜访他让他获益匪浅。

陆景字斟句酌的说道:“整个东南亚都有可能。但是国际炒家肯定会选择那些有价值的目标。所以目标基本可以判断为亚洲四小龙、四小虎这几个国家和地区。从实力以及地理位置而言,我认为四小虎会首先遭遇攻击,继而才是四小龙。”

亚洲四小虎分别指得是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四个国家。而在1993年世界银行发表的一份题为《东亚及太平洋周边国家经济情况》的报告中把韩国从亚洲四小龙中除名,重新排名分别是台湾、香港、新加坡、文莱。

林忠学叹了口气,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景色,“经济结构的不合理就会引起国际炒家的觊觎。这些炒家身后的政治|背景又无法忽略。说到底是一场‘剪羊毛’的行动。陆景,你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吧。大学打算去那里读书?”

“去江州的大学读经济学。”

“哦?我看你这个水平直接去民大读赵晓丰教授的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生为好。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还是把基础打牢固。我怕到时候和赵教授谈两句就露馅了。”陆景心里汗颜,他不过是沾了记忆中的光。他的水平仍需系统的学习,这一点他心里有数。

林忠学呵呵笑起来。两个人谈了两个小时的政治经济学。其他的问题一句话都没有说。陆景留下一叠文件和一只景华通信内部赶制出来的、还有诸多问题的样机告辞离去。

“问题解决了吗?”陈笑看到陆景上车担忧的问道。陆景笑着发动汽车,微微点了点头,“问题不大。再等等,明天我们就把手上所有的核心专利拿出来,把半成品的样机拿出来。隐藏了这么久,景华通信也该出回风头了。”

林市长没有拒绝他留下的东西就说明他会帮忙。

陈笑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脯说道:“总算要结束了。这几天我都快被那个恶婆娘弄得气死了。”

陈笑口里的恶婆娘是调查组里面一个中年妇女。每次问话夹枪带棒,说话很气人。

陆景瞟了眼小美女胸前翘挺的弧度,“要不要让我也拍一下。”

“去。”陈笑丢了一个白眼给他,“形势才有好转的可能。你就得意忘形不务正业啊。”

一路上驾车回了佳达花园。陆景开了一瓶红酒和陈笑对酌。憋屈了三天,总要放松一下。明天就是反攻的时刻。

“笑笑,晚上就住这儿吧。你现在回去又要惊醒你妈?”半瓶红酒下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行啊。不过你别误会啊。我睡客房里面。”陈笑点头答应,将头靠在陆景的肩膀上。

陆景失笑的摸摸鼻子。他也没有一步就把小美女吃下去的想法。两人保持着循序渐进的发展速度。

趁着陈笑洗澡的时候。陆景走到房间里面给几个女孩打了一通电话。走到客厅里面,月光从窗户外洒进来,一大片朦胧的月华仿佛轻纱蒙在乳白色的沙发上。

在客厅里拥吻之后,与小美女互道晚安。陆景回到卧室里沉沉睡去。他这几天看似信心十足,实际手心里也捏了一把汗。他是在以身犯险,要是出现一些不可预知的变故,说不定他就得离开国内去国外旅游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