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5章 卫家的想法

第两百一十五章 卫家的想法

章文君送了冰咖啡进来。她还不知道刚才在小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调查组离开时那些人都垂头丧气,而公司这边几个boss似乎都很高兴,莫非问题解决了?

“小章,再送两杯冰咖啡过来。”陆景笑着道。见章文君真出去倒咖啡,陈笑说道:“文君可是公司的高级行政秘书,你让她做这种小事是浪费你开出的薪水。”

“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陆景笑道:“一定要确保在六月十五号拿出合格的产品出来。产品出来的越早我们就越能占据主动。”

陈笑端着咖啡优雅的品着舌尖微苦的味道,“我知道。我这几天会在京城专门盯着这件事。我这总经理的位置要不还是让杜总挂着吧。我的年龄…”

杜卫成摆手笑道:“我的精力都被京城快递的事情绊住,景华这边你负责吧。跟着景少做事不用担心年龄的问题,有能力就上嘛。”

“谢谢!”陆景接过章文君送过来的冰咖啡,有一股凉爽的味道,对陈笑笑道:“升职你还不乐意啊?说定了。晚上请大家吃饭。”

“升不升还不一样啊。景华通信就两个副总经理。马飞在香港。具体事务都是我负责。”陈笑笑兮兮的说道,却是没有拒绝晚上请客吃饭的提议。

就在陆景三人在办公室里笑谈时,市建行的江副行长正在办公室里接听着电话。

“小江,进展怎么样?动作要快一点。”

“柳行长,已经确认东方实业有三笔贷款是违规操作的。总计涉及金额8千万元。”江副行长恭敬站在电话机面前说道,虽然柳行长看不到他此时恭敬的表情。

“好。”柳行长的声音兴奋起来,“你带着材料马上来见我。”有人给他打了招呼,他必须要在建行内部将景华通信这笔贷款确定为违规贷款,这样才能进退有据,可攻可守。

…景华通信在京城的研发团队近期又招了几名新人,团队人数扩展到二十七个人。因为提前订了位置,在来仙居拿到了一个小厅。大家凑了三桌共同庆贺陈笑高升至景华通信的总经理。

章文君作为公司的高级行政秘书坐在陈笑的旁边,左边是硬件部门的研发负责人周志龙的女朋友——吴青梅。

她和陆景、杜卫成接触的比较少,有些好奇的问吴青梅,“陆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她旁边的是杜总的妻子?”

吴青梅笑道:“是啊。”心说,“他在江州还有一个更漂亮的女朋友呢。他可是个年少多金的花心公子啊。”

她又笑道:“章助理,咱们从景和电子出来的人都知道跟着陈总升职是最快的。”

章文君来了些兴趣,问道:“哦,怎么说?””

“最早一批进景和电子的员工一共有四个人,都是景少亲自招聘进来的。陈总身上兼职最多,她的工作经常换来换去。在她手下工作说不定两三个月就有可能被提拔为管理人员。现在几家公司里面经陈总提拔的中层干部人数最多。”

章文君倒是没有听过这些逸事,一晚上都在听着吴青梅说景和电子初创时的趣事。

吃过晚饭陆景和张漓一起回燕湖家园。张漓今天穿着仙草黄格子长袖衬衣,白色的七分紧身裤,秀发自然的披在肩头,打扮的靓丽无比。

“你手下那个总经理好像很喜欢你呀。她整晚上眼睛都在你身上。”进了家里,张漓笑兮兮的问陆景。

陆景也觉得挺悲催的。不知道谁提了一句喊家属过来一起吃饭。杜卫成的妻子孔冰玉现在就在张漓的环球雅思里面做事,结果可想而知。

不是什么事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陆景伸手在张漓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臀波荡漾,“你们两个见面我头都快大了,你还取笑我。”

“你活该呢。谁让你到处骗小姑娘。”张漓笑着跪在沙发上,勾住陆景的脖子,腻在他怀里。她也没怎么生气,正儿八经要吃醋也轮不到她。想着中午才和关宁打完电话,她心里还发虚呢。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在她滑腻的脸蛋上吻了一口,“我想会事情。”

“哦。”张漓乖巧的答应一声,起身做自己的事情。她知道最近陆景似乎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陆景点了一支烟,歪在沙发上,思考着接下来的走势。

今天不过是较量的开始,还远远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从卫东阳处得来的消息,本来在建行总行这一层面就可以解决问题。当支持景华通信的声音占了上风之后,有更上一级的力量进来干预了。

可以肯定徐副行长一定是出手了。

魏源说到底只是舒书记的秘书,他想要完全的继承舒书记的政治资源是不可能的。江南系内有的人卖舒书记的帐,未必就会卖魏源的帐。

这一次打掉徐副行长,等于是将魏源的左膀右臂给断了一只。那么,他的力量还有多少呢?

陆景不由得眯起眼睛走到阳台上看着夜色中燕子湖。水面上仿佛有一层迷雾遮住了湖水的真面目。

从扣魏晓华的法拉利开始试探魏源的力量,到现在因利势导布局让徐副行长跳进来,指导思想都是要在争夺派系|接|班人的路上将魏源先清出去。

摆在自己和大哥面前的路布满荆棘。就如同此刻看不清的燕子湖,夜色之中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敌人等着,但是他有信心闯出一条路来。

这次景华通信的事件会让人重新认识到他,将彻底的改变他在一些人心中纨绔子弟的形象。

…锦园别墅10号别墅里庭院幽深,微风习习。二楼的书房里正亮着灯。

一楼的小客厅里,卫婉仪捏着一颗葡萄轻轻的咬着,美丽的脸上笼罩着如轻烟般的忧愁。

卫婉莹舒服躺在木藤靠椅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倾泻在草地上,透明的玻璃窗隔绝了外面蚊虫的叮咬。刚刚一大家子吃晚饭,两个女孩躲正在这里说悄悄话。

“姐,有什么好发愁的呀。东方实业不就是被查了违规贷款吗?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看大哥脸上表情轻松的很。我觉得很快就会过去。”

刚才在吃饭时,卫东阳说了几句最新的消息。市建行内部已经确定东方实业违规贷款,正在讨论处理办法。

卫婉仪扭头看她一眼,清声说道:“要是很容易过去,我爸就不用特意赶回来。”

“说不定是其他的事情呢。”卫婉莹毫无淑女形象的拍拍小肚子,“你不会是担心某个小子吧?他的违规金额可是将近东方实业的五倍。而且还进入了司法程序。”

“我才不担心他呢。我跟他有没什么关系。”

卫婉莹爬到她脸边,笑嘻嘻的问道:“真没关系?”

“本来就是没有关系。”卫婉仪咬着嘴唇说道,没防着卫婉莹挠她的痒。两人在小客厅里嘻嘻哈哈的闹起来。

二楼的书房里,烟雾缭绕。卫东阳看着他爸,说着自己的观点:“爸,严家主动挑起事端,查东方实业的贷款手续。我们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卫国梁笑着道:“你打算在给他点颜色瞧瞧?”

“严昌思不也有违规贷款吗?一样是证据确凿的事情,上次市建行的刘行长差点就抓住了严昌思的把柄。结果被上面的柳副行长干预,导致无功。”

卫二叔抽着烟说道:“违规贷款只是小事情。建行最多罚点款,调低我们的信誉评级。它还能走司法程序不成?

景华通信的事情人为推动的痕迹太明显。嘿,5亿元在银行眼里是多大点事啊。

听说景华通信的事情上面有人在关注。我们现在不能大动干戈去和严家死磕,影响不好。我的意见是低调处理。”

卫东阳奇怪的道:“谁在关注?”

“钟副总。”

卫东阳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半天没合上。怎么被捅到学院派的旗标人物面前了。到了那个层面,景华通信这件事只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

卫国梁沉着点烟,“怎么回事?”他今天才回京城,还不知道这条消息。

卫二叔幸灾乐祸的说道:“听说是林忠学密见钟副总谈了半个小时。谈完后钟副总调阅了相关资料。指示还没下来。林忠学的话倒是流传出来。

他说‘有些人不务正业,管金融的不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反倒想着怎么找企业的麻烦。这是想干什么?

人家企业在那里又没有跑。运营状况良好,贷款用途一笔一笔的清清楚楚,怎么就涉及到欺骗了。工作在一线的人员对放贷没有经验?贷款收不回他会负责的嘛。你瞎掺合什么?”

卫国梁笑着道:“林忠学居然肯在钟副总面前力挺老陆家。老陆家这手棋走得很妙啊。有些人的日子要难过喽。

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川南是个好地方啊,我在党|校里面有个同学资历也够了,正好在川南工作。看看能不能动一动。

京城这边的事情我们低调处理。”

卫二叔笑道:“就怕严家不肯交换。东阳是要走仕途的,这件事如果爆发出来对他日后有些影响。”

卫国梁曲起手指数了四个指头,“由不得他们了。这次浑水摸鱼的人这么多,严家未必就敢让我们再插进去。更何况老陆家逮着机会怎么可能不反击。”

卫二叔点点头,愉快的笑道:“应该如此。大哥看得明白。”

卫东阳还有有点迷糊,不明白他爸怎么曲了四根指头,他数了数,似乎没那么多。卫国梁对儿子说道:“东阳,明天邀请陆景来家里做客,我见见他。这小子有点本事。敢把水搅浑又能找到破局点,是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