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6章 向好的方向发展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一十六章 向好的方向发展

“非得要我变成怨妇才和你的心意啊。我才不会那么傻。”电话里陈笑气恼的说道,“行了,好好陪张漓吧。今晚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明天见,你这个可恨的家伙。”

说着,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

陆景愣了愣神,恍然发现小美女处理事情干练简洁的一面。她不仅仅是自己所钟爱的女孩还是景华通信的总经理—一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

成功女性所具备的特质正在逐步的出现她的身上,让她变得越来越成熟与迷人。

陆景突然想到张漓。别看她在自己面前乖巧的惹人怜爱,指不定在公司也是一位雷厉风行,威风凛凛的ceo。

“在想什么?”张漓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袍走到阳台上。陆景笑着将她搂到怀里来,晚风将她的发丝吹到他的脸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我在想你平常在环球雅思里是不是很威风。”

“那你改天跟在我身边去体验一下。”张漓娇笑着转动着眼珠子,“哦,不行呢。公司的人都认识你。到时候肯定是你比我威风。”

“哈哈。”陆景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双手在她身上游走着,感受着她娇躯的滑腻与弹软。

“咳咳!”隔壁阳台上传来咳嗽声。

张漓娇羞的躲在陆景怀里,小声道:“被方姨看到了。”陆景侧身看过去,方琴一双明亮的眸子正在淡薄的夜色中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两人。

“琴姐!”陆景坦然的挥手打了一个招呼。

方琴微笑着点点头,有些羡慕的看着陆景拥着小漓走进屋子里。今天是她的结婚纪念日。虽然与余元超那场噩梦般的婚姻带给她极大的伤害,但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忍不住还是会想起记忆里那些甜蜜的小片段。

时间真是忘掉心灵伤痛的良药,顺带着还会把记忆过滤得只剩下美好的东西。

在晨光里让张漓翘起**,扶着她的胯骨肆意的做了一次。十点多才到公司。耳边还想着她娇媚慵懒的话语,“每次都要被你弄死了。”

“笑笑,调查组今天没来吧?”陆景把陈笑喊到自己办公室里。陈笑今天似乎特意打扮了一番,脸上妆容精致,轻描的眼线让眼睛大而迷人,粉色的眼影显得纯美,细眉弯而清秀。

一套粉色的修腰短袖职业女装连衣裙,腰间系着白色的窄腰带。丰翘浑圆的俏臀曲线尽情的展露着,宛如一只诱人的苹果。

陈笑带着章文君一起进来,“调查组没来。市里发文过来说正在研究处理结果,要我们等通知。哦,外面有记者递交采访申请,我们需要接受吗?”

陆景摆摆手道:“不用理会媒体。虽然也瞒不住几天,但是能瞒多久算多久。让记者去找市里要新闻素材吧。”

景华通信涉嫌欺骗贷款的事情市里面虽然低调处理,但是还是有零碎的新闻见报。有记者过来要求采访毫不奇怪。

陆景对章文君说道:“小章,我要和笑笑谈话。你先去把记者打发走。”

“好的,陆先生。”章文君走了出去。昨天晚上陈总眼睛一直都在陆先生身上,她要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实在是悟性有限。

看着章文君出去,陈笑撇撇嘴,“干嘛?”说着,侧过身看向窗外。

陆景笑着道:“还生气啊?”

“恩。”陈笑紧绷的脸却是慢慢的化开,“谁让你那么可恨呢。”

陆景苦笑着摸摸鼻子。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来家里吃饭,我爸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是董冰的电话。陆景答应下来,“行。我会准时到的。”这个邀约很有些意思。董坤城怕是知道了昨天的事情,这才主动邀请自己赴宴。

放下电话,见陈笑俏生生的站在窗边偷偷的看着他,笑道:“真觉得我可恨?那你咬我一口出出气。”

陈笑娇嗔着道:“那还不是被你占便宜。”脸上的笑意如微波荡漾开,“我们欺骗贷款这件事有进展吗?”说着,抬起手腕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已经过去一天了。”

陆景点了一支烟,笑着道:“应该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吧。”

市_委大楼书记办公室里面,袁市长正在向林书记汇报调查景华通信欺骗贷款案子最新的情况。调查组虽然并不由他直接负责,但是他作为分管经济的副市长,又是市_委常_委,在调查组副组长出现经济问题之后有足够的理由插手这件事。

“书记,我不是想着要追究谁的责任。但是市里面对于景华通信这样肯大力自主研发的企业要有一个扶持的态度。他们在研发经费的大量投入是值得肯定的。我认为调查组可以撤回,应该给景华通信公司一个肯定的结论。”

林书记抽着烟看了一眼隔着茶几而坐的袁市长,说道:“景华通信的厂子是在江州吧?”

袁市长笑着道:“书记真是目光如炬。生产上的税收我们是享受不到的,但是高额的研发经费会给市里吸引大批的人才,这些人才最终会形成一个集聚效应,对市里的科技产业有较大的带动作用。”

林书记微笑了一下。对袁进的心思他是很清楚的。他这么卖力的向自己进言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他需要为陆家说话,第二个原因是他想着进步。

他并不反感下面的干部有进步的想法,这也是努力工作的动力之一。

“恩,调查组可以先撤回来。具体的结论你们再讨论。”

“好的。我下午会向市长、李市长他们汇报。”袁市长对林书记的这个表态有些振奋。既然林书记同意撤回调查组,那么他的态度还用问吗?

林书记点点头,“恩。事情要循序渐进。我听说有同志反应张胜利的问题。你和洪书记沟通一下。”

“恩。”袁市长心里肃然而惊,心里刚刚升起的一丝喜悦之间荡然无存。林书记这是在敲打他。看来直接使用纪_委调查田苗辰的事情让林书记有些反感。

袁市长沮丧的告辞离去。林书记坐回到办公桌后的椅子里抽着烟。做事情要有规矩,循序渐进,不能动辄就用激烈的手段。

但是,是时候考虑换一个有活力的市长了。

陆景不得不将董坤城的宴请押后。他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卫东阳的电话,他父亲卫国梁要见自己。

陆景坐在车里揉着眉头。他还没有见过卫国梁,也不知道卫国梁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记忆中卫国梁将成为秦系的头面人物,他对陆家的态度说不上有多么亲近,当然也不疏远。

卫老对老头子的欣赏是一回事,下面人物的交情又是另外一回事。卫国梁差了老头子十多岁,地位相差巨大,一些事情上很难有共同语言。

卫东阳的家并不在锦园别墅的10号别墅,那是卫老疗养的地方。因为卫老极为喜欢两个孙女。所以卫婉仪、卫婉莹会在那儿长住,陪卫老说话,甚至卫婉仪的生日都是在那里举办的。

卫东阳家在湖东区的湖山路上。这一带都是居住着官宦人家,有种浓郁的历史沧桑感。夕阳刚刚落下,淡淡的夜色笼罩着湖山路上的别墅。道路两边的树木茂盛,在微风中发出微微的声响。一路走过来十分幽静。

陆景打量着湖山路26号的房子。依山而建的两层小别墅,其貌不扬。青色的砖墙在夜色中似乎透着些神秘感。陆景知道这是卫国梁带给他的感觉。

卫东阳将笑着陆景迎进家中。走在庭院的水泥路上,陆景小声道:“卫哥,你给我透个气。什么事情劳动卫叔叔找我?”

卫东阳笑着道:“放心吧,不是岳父见女婿。我爸就是和你聊聊这次景华通信贷款的事情。”他也知道陆景和妹妹的打算,现在不过是打趣一句。

相亲对象和定亲对象是不一样的,当然定亲对象和女婿也是不一样的。

见陆景进来,杜阿姨热情的招呼道:“先吃点水果。快坐着。”说着,对卫东阳道:“去叫你爸出来吃饭。”

“杜阿姨好。”陆景将礼品递给杜阿姨,又笑着和客厅里并坐在一起的卫婉仪、卫婉莹打招呼。两人微笑着回应了一下,清清冷冷。

卫国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如山般的稳重。他和和气气的与陆景握手,“一直在黔州工作,正好这次回京见见你。”

“卫叔叔工作繁忙,我今天叨扰了。”陆景知道他是黔州省的副书记,但是陆景省_部_大员见得多,也没不会感觉他气场压人。只要不提卫婉仪的事情,他没什么好拘束的。

饭后,卫国梁请陆景去他的书房里坐坐。

书房以橡木色与乳黄白的主色调。窗下摆着一张矮长几,上面摆着两盆文竹,葱葱郁郁,绿意盎然。几排书橱靠着墙壁而立,上面装满了各式大部头的书。黄木的大书桌上还放着一本《冰鉴》,从摆放的位置来看,吃饭之前卫国梁正在读这本书。

陆景心里微微一动,笑着道:“卫叔叔的藏书真是丰富。”

卫国梁接过卫东阳手中温热的茶水,微笑着道:“你要是有想读的书,可以借回去读。”

陆景笑着接过卫东阳手中的茶,不接这个话茬。真正爱书的人最讨厌的便是借书。

三个人围坐在茶几边,陆景喝着茶水,等着今晚的正题。

卫国梁见陆景很能沉住气,暗自点点头,开口说道:“京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景华通信的事情我有个大致了解,想问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陆景奇怪的看卫国梁一眼。他有什么打算肯定不会和卫国梁说。卫国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卫国梁似乎知道陆景在想什么,悠然的说道:“我不打算追究严家揪住东方实业贷款违规的事情。”

陆景脑子微微一转就明白过来。卫、严两家妥协了。他心里大叫可惜,卫家这个决定打乱了他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