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7章 高手很多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一十七章 高手很多

卫家有能力抓住此次的机会给予严家一次有力的打击。以违规贷款为引子彻查严昌思的天逸投资有限公司,说不定真能查几条大鱼来。

但是现在卫家却是不打算追究这件事。看来严家给出来的筹码分量不轻。

他还以为东方实业被查出来违规贷款后,卫家会顺势反击和严家碰撞几个回合,哪里想到卫家居然是这个想法。

陆景现在没有兴趣和严家死磕。他此次的目标是徐副行长。两线开战这样的错误他是不会犯的。

想了想,陆景说道:“我的想法是市建行的江副行长应该要下去。”

“哦?”卫国梁笑了一下。看来这小子是个不肯吃亏的主,想要把严家的势力从建行系统中清除出去,收点“小利息”。

不过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东阳,你说说你的想法。”

卫东阳心里正琢磨着这件事上陆景的意图,事实上知道现在他还没有琢磨明白。让江副行长下去,最高兴的人恐怕是市建行的刘行长,“我也认为江副行长应该下去。做错事情总要付出的点代价。”

“恩。你明天约刘行长和陆景一起喝喝茶,聊聊这个想法。”卫国梁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东阳和这小子相比还是有差距。

卫东阳答应了下来。

正题过后就是随意的闲聊。聊了半个小时候,陆景起身告辞。卫国梁送陆景到屋门口。这一举动让正在二楼看书的卫婉莹诧异得很。她大伯什么时候肯主动送人出门啊。那得是什么地位的人物。想到这儿连忙一溜烟的去找卫婉仪。

卫国梁同陆景握手,微笑着说道:“父兄太出色了也不是好事。倒是让你显的不那么耀眼。你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陆景谦虚的说道:“卫叔叔太高看我了。我就是天天胡闹而已。”

卫东阳送了陆景出门。回来后,径直去找父亲。他心里有些疑问憋得难受。

“坐吧。”卫国梁叹了一口气,“我应该早点强迫你进仕途的。”卫东阳坐下来说道:“怎么又提这个话题?我可没有打算那么早就进去坐办公室。”

卫国梁摇了摇头。“刚才你的意思只是把江副行长拉下马,你认为陆景的意思也是这个?”

卫东阳琢磨了一下。陆景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账户都被冻结,怕是不肯就这样算了,试探的说道:“他还想追究建行总行的责任?”

卫国梁说道:“这又不是没可能,林忠学在金融系统很有影响力。陆景做事倒是不急不躁,拿下江副行长是一步好棋。我看他的目的至少是要把严家在建行系统内的势力清除光。”

见卫东阳懵懵懂懂的样子,卫国梁有意点醒他,说道:“江副行长不是一个人。他是一张网上的一个节点。如果这次我们不退出,陆景肯定会向我们提出来联手向严家施压。

呵,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单独的调用陆家的力量去针对严家。要是那样的话,他就太狂妄了。

总之这件事没这么容易就算了。京城市里面肯定也要有一个交代。袁市长和陆家走得近,这么好的机会不主动表示是不可能的。”

喝了口茶水,问道:“陆景和严家有什么恩怨?”

卫东阳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父亲怎么有这样的推论,说道:“没什么大的恩怨,就前段时间落了严景铭的面子。所以严景铭用江副行长的关系查景华通信贷款的事情。”

“面子?”卫国梁沉吟了一下。说道:“陆景这个小子很沉稳。那他接下来肯定不会去针对严家。严、陆关系不和睦,但是还没有交恶到为这点小事就要‘刺刀见红’的地步。既然最终目标不是严家,会是谁呢?你给我说说他最近搞出了什么动静?”

“没什么动静?他最近一直都在处理景华通信涉嫌欺骗贷款的事情。”卫东阳皱着眉头说道,想了想。说道:“哦,有件事情。他找人把魏晓华打了一顿。好像是争风吃醋的原因”说着,笑道:“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他问问原因?”

卫国梁感觉脑子里灵光一闪。拿着茶杯大口的吞着水。细细的想了一番,很快就想通前后关节。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拍了一下大腿,笑道:“好小子。”

卫东阳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老子想到了什么。

卫国梁虚点了一下卫东阳,“你的政|治素质要加强,亏你还在这件事情上参与得这么深,连陆景的想法都没摸透。”

卫东阳笑着道:“爸,你别忙着批评我。我看陆景未必有什么大的想法,只是我们在瞎猜而已。要是换成他哥陆江主导这件事还差不多。”

“所以说我们之前都忽视他了。他爸、他哥都是一时之选的人物,我看他也差不到哪儿去。我刚才还是小看了他。没想到他是能想到那么远。”

见卫东阳不解,卫国梁有心点拨他一二,说道:“我知道你对我那天曲了四根手指头不解,现在想明白了几分?”

“这件事情里面就严家和陆家的力量在较量。我不明白除去我们之外还有另外那两股势力。”

“你这个划分太笼统,要找到矛盾的焦点。第一,建行内部的角力。具体一点就是刘行长和江副行长的角力。后面的人物且不说,这里是严、卫两家的力量在碰撞。

第二个焦点是市里下来的调查组。严家和马市长交好,以袁市长的力量肯定是无法和正印市长较量的,但是你不要忘了袁市长是怎么当上常|委|副市长的。”

卫东阳说道:“好像是因为新虹百货的事情,袁市长得到了市|委|林书记的赏识,在林友正副市长调走之后,他顺势升了上来。”

“所以林书记就是另外一方的力量。林书记和马市长在工作上有矛盾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事情。他未必就不会利用这件事打压马市长。

第三个焦点是金融系统内部的角力。金融系统内部内部不是铁板一块,钟副总要进一步加强对金融系统的影响力,这件事就是一个极佳的发力点。央行的徐副行长就是江南系的人马,听说他和魏晓华的弟弟魏源私交很好。

最后,一旦陆景真的出事,陆家的力量不可能不动。你以为陆景他爸只会在锦园别墅里面天天陪人下棋吗?他的门生故吏可不少。”

卫东阳暗自心惊,举到嘴边的茶杯就这样顿在空中。明明一件很小的事情居然被他爸分析出这么多东西来。这么算下来除开卫家可不是就有四方的力量吗?这里面的弯弯绕这么多?

卫国梁喝了口茶水,见卫东阳思索着,满意的点点头。卫东阳想了一会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按照爸的说法,陆景这次的目的极有可能是徐副行长?陆家和魏源好像也没什么过节。他们可是同属一个阵营的。”

“你岳父和严老也是一个阵营的,他们的关系怎么说?要抓住问题的本质。本质就是利益。江南系现在有三颗耀眼的政治新星。杨修武、魏源、陆江。你说陆江和魏源有没有矛盾?

身在局中不得不争。上面的位置是有限的,你不争就没有你的份。革命皆伟大,事业有分工。谁愿意在底下仰望上面?

这件事妙就妙在严家查陆景的公司,陆景却把魏晓华打了一顿,激怒魏源,因利势导拖徐副行长下水。整个事件的构思相当精妙。哼,魏源大概到现在还没有觉察到危险。这一口咬下来,魏源会相当难受。在江南系内部的三人竞争之中,他会首先掉队。

我原本还没想到这上面,以为陆景只是化解严家的攻势然后反击,现在看来他想得很深远。”

卫东阳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短板,他压根就搞不出这么复杂的局面。

陆景借他的力量在市建行进行角力,又分别借袁市长、林忠学的力量撬动林书记、钟副总的力量。这种想法实在精妙的很。而且是“搭台请人唱戏”,有几个人能拒绝?就像他刚开始就无法拒绝帮陆景的忙,因为这是扩大卫家在市建行系统影响力的良机,他怎么会拒绝。

陆景真的只有十九岁?刚才他爸话里的意思是他不如陆景,他心里还有些不服气,现在看来,在这上面的能力确实不如。

他的目光压根就没有看到至少五年之后的派|系接|班人争夺上面。

卫国梁点了一支烟,叮嘱道:“今天屋子里的有些话,你不要外传。这盘棋还在下,我们不能点破。”

“我知道。”

“东阳,你要加油啊。你身上背负这卫家第三代的希望。我现在倒是觉得要是婉仪最后能和陆景走到一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会努力的。”卫东阳拿着茶杯喝水,心里哀叹一声:“小妹,你完蛋了。你最后的支持者都转变态度了。”

卫婉仪正在和卫婉莹爬在**嘻嘻哈哈的说去那儿读大学的事情,哪里知道卫东阳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