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8章 被抛弃的棋子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一十八章 被抛弃的棋子

陆景还不知道卫国梁已经完全看透了他的意图。第二天与卫东阳、刘行长一起喝过下午茶后去大嫂那里打了一个转。

大嫂在罗女士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明显发福,“妈现在就像照顾大熊猫一样照顾我,我能不胖吗?”语气里感激多过抱怨。

罗女士乐呵呵的道:“你这孩子,你怀孕了我当然要精心照顾。”说着,问正在发笑的陆景,“你最近在忙什么?好久不见你的人影?我听你小姑说唐悦捣鼓了一个娱乐公司,和你有没有关系?”

“有这回事。这事和我没关系。”陆景笑着说道。心说:“幸好当初我没参一股,否则今天难以过关。”

罗女士哪里肯信陆景这话,唐悦天天和她这个小儿子混在一块,开娱乐公司的事情不可能不征询他的意见,说不定这主意还是他出的。

“小滑头。”罗女士在陆景头上敲了一记,“你回头自己和你小姑解释去。”

陆景郁闷的揉了揉脑袋,“老妈,我都这么大了,能不能别打我的头。”

大嫂和罗女士都笑起来。

坐到快吃晚饭的时候,陆景坐车去董坤城家中。昨天为了见卫国梁将他宴请押后了一天。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什么想法。

董冰站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看到陆景蓝色的宾利缓缓驶入别墅里,回头对董坤城说道:“爸,真的要和陆景说家里的事情?”

董坤城微笑着喝茶水,“我们不说。陆景未必就猜不到。他很聪明。现在告诉他是示之以诚。我要趁着这次的机会夺回龙盛国际,必须要借助陆景的力量。”

董冰将自己红色的小圆帽带上。“可是你不是说从商要和官员保持距离吗?只有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才能在商场游刃有余又不会被政治|斗争所殃及。

借助陆景的力量会不会让别人以为我们的关系很紧密。”

“唉,不借助他的力量别人也会认为我是他的盟友。保持距离的分寸很不好把握啊。”董坤城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能眼看着龙盛国际的基业被人败光。董坤明是崽卖爷田不心痛。”

说着。站起来伸手挽住女儿的手臂一起下楼,“保持距离的关键:第一不能有私下的利益输送、财务上的纠葛。第二不能来往过密。第二条我是不符合了。”

董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董叔叔,冰姐。”丁灵挥手打着招呼。她穿着浅红色条纹短袖打底衫,深蓝色的修身牛仔裤,青春少女的气息清新怡人。

陆景绕到民大那边把她接了过来。今天是周日,四中惯例是高三年级下午放假半天,然后晚上上晚自习。看丁灵的架势是不打算去上那两节晚自习了。

陆景笑着和董坤城握手,又和董冰打招呼。董冰穿着白色的绣花连衣裙,一朵一朵的各式小花在白色的面料上点缀中。有着少女特有的活泼味儿。董冰头带红色小圆帽,露出来的肤色如玉,俏丽异常。

吃过饭后,董坤城邀请陆景去二楼的会客厅小坐一会。刚才在饭桌上他只字未提今天请陆景吃饭的目的。

“景华通信的事情怎么样?应该没问题了吧?”两人坐到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董坤城给陆景倒了一杯茶水。

陆景笑道:“等市里调查组的结果,明天应该能出结果。”虽说心里知道问题不大,但是他还是很谨慎。

董坤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拿起茶杯喝茶。以他对陆景的了解自然知道不会有问题,他甚至有时候会想景华通信的事情是不是陆景一早就设计好的。“如果七月份真的会出现金融危机,我想要趁机夺回龙盛国际的控制权。”

陆景点了点头,等着董坤城的下文。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通过卫东阳介绍易宇给董坤城认识,本意就是坑龙盛国际一把。董坤城要是没有趁机夺回龙盛国际的想法那才叫奇怪。

董坤城语气轻松的说道:“世信银行持有龙盛国际1亿美元的债权。十月份债权就会到期。”

饶是陆景心理素质过硬。仍是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董坤城这才叫老谋深算。原来他早就留好了夺取龙盛国际的后门。只要龙盛国际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这1亿美元的债权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应该说是一座大山。

董坤城很满意这句话的效果。继续道:“董坤明和京城里面的李家、夏家走得很近。所以我有一些顾虑,这两家会不会在关键时候插手。”

陆景用手指揉了揉眉心。这还真是不好说。李家就是李菲菲家,而夏家是夏庆平家。

看来董坤明也不是酒囊饭袋。他还是有底牌的。李、夏两家的人脉不容小视,问题就在于他们会为董坤明做到哪一步?

陆景明白董坤城的意思,希望他能出面了解一些情况,最好是能在关键的时候说服李、夏两家抛弃董坤明转而和董坤城合作。

“我尽量试试吧,不过要行程上要排到八月份之后,所以董叔叔还是按照原来计划打压龙盛国际。”

其实在陆景心里并怎么在意龙盛国际的控制权。董坤城既然能发展出一个龙盛国际没有道理在新虹百货的鼎力支持下发展不出第二个龙盛国际。

董坤城仿佛知道陆景的想法,笑着道:“董家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一点。我是董家庶子,而董坤明是嫡子。我和他不对付。

虽然我并不认可董家,但是打着这面大旗做事确实有很多好处。如果我和董坤明争斗损害了董家的利益,欧洲那边以后肯定会刁难我。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龙盛国际不倒的前提之下把董坤明赶回欧洲去。”

接着苦笑道:“说实话,我还没有做好彻底与董家分隔开来的准备。”

“我明白。”陆景倒是理解董坤城的苦衷。其实就中国的人情而言。不管亲戚之间的关系多么恶劣,血缘关系在那里。不要有跟他们一辈子不来往的幼稚念头。当然。也不要妄想着去改变他们地观点。

何况,董坤城的观念里面还有“和气生财”的一面。利益可以让他克制对一些人的怨念。

虽然调查组的结论要到周一才会出来。但是对于消息灵通的人来说,知道最终的结论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调查组的级别并不高。调查组组长姚佳杰只是一名处|干。

严景铭惴惴不安的走进家里。他刚才在电话里被严昌思爆吼了一顿。虽然齐静瑶给他分析了一番局面,最终结果坏不到哪里去,但是他老子向来是脾气上来就会骂人,哪里会听他分析。

走进灯火通明的小会客厅里面,严景铭看到他老子正在窗户边抽烟,硬着头皮喊了一句,“爸,我回来了。”

严昌思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容,“恩,坐吧。”

严景铭只觉得全身毛孔仿佛要炸开一般,他老子居然给了他一个笑脸。这才过去过久?他开车回来,最多用了二十分钟。

“爸,你骂我吧。我不该去惹陆景那混子。我错了,我保证没有下次。我以后一定踏踏实实的做事,好好做人。”

严昌思瞪他一眼,“鬼话连篇。我会信你?你什么时候按照家里的意思结婚。再来说这些话。”说着,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说起来也有24岁了,该做点正经事情,改天来天逸投资上班吧。我亲自盯着你。”

严景铭觉得很诡异,心里七上八下的,“爸。刚才在电话里…”

严昌思心情愉悦的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了点烟灰:“你叔叔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这件事就这样了。我的公司不会有事。卫家不会继续追究。”

严景铭嘴角抽了一下。怎么他爸眼睛里只看到他自己的公司。其余的一概不管。这不知道该说是自私,还是庸庸碌碌。

卫家不追究,陆景那小子会不会追究啊?市建行里面又是什么情况?

“爸,市建行的内部处理意见出来没有?”

严昌思吸着烟说道:“江副行长要下去。卫家透过来的意思是这是陆家提出来的条件。你叔叔说了,陆家首要目标是和杨修武角力,不会贸然的和我们冲突。不用担心他们会查天逸投资。一切照旧。哈哈!”

“可是我们在建行里面的关系不是要全没了,江副行长下去,他背后的柳行长说不定也有危险啊。”

严昌思鼻子里哼了一声,用手指点了点茶几,“国内一共有四大商业银行,不是只有一家商业银行。”

严景铭觉得这话不对味,但是一时间说不上来。

“江行长好!”职员们恭敬的打着招呼,江副行长微笑着点头亲切的回应,但是心里的苦涩却是越来越浓。

他和严昌思认识差不多五年,想不到就这样轻松的被抛弃。他昨天一知道调查组的消息就给严昌思打电话,但是电话被拒接。

在那一刻他真的是心如死灰。

走进办公室里,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真是最大的sb。他查处东方实业违规贷款的材料早就递交上去了。但是东方实业补足了一批罚款,屁事都没有。

至于景华通信涉嫌欺骗贷款的事情,市里的调查组结论就是最好的表态。况且总行里面还有不同的声音,可以肯定,景华通信绝对不会有事。

他因为这两件事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但是没有一件事是他主动去做的。他就是一枚棋子。现在这枚棋子要被抛弃了。

“严昌思,你这个王八蛋。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你tm的不念旧情。”江副行长内心大吼一声,发泄式的拍着桌子。

桌子上电话的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江副行长的怨念,“江行长,请你来小会议室开会。”电话里的声音冷冰冰的。

江副行长现在也没有心情计较,他知道他一走进会议室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