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9章 余波不止

第两百一十九章 余波不止

六月二曰,京城市派出调查景华通信涉嫌欺骗贷款的调查组公布调查组的结论,认为景华通信的材料属实、具备高科技企业的条件,裁定景华通信没有违法。

同时市建行接受市里的调解与景华通信协商解决此事。市建行将景华通信的公司账户恢复正常,并将5亿贷款中的2亿商业贷款调整为低息贷款,将景华通信的信誉评级调整为优。

用刘行长的话说“对于市里认可的高科技企业我们银行要大力支持其发展。”

市建行江副行长涉嫌违规发放贷款被内部停职,接受调查。对所有违规的事实江副行长交代的一清二楚。其中涉及的贷款有相当一部分流向天逸投资有限公司。

天逸投资在建行内部的信誉评级被调为极差。这意味着天逸投资以后想要在建行拿到贷款将会变得极为困难。

六月五曰,建行总行柳副行长涉嫌违纪被内部停职接受调查。到这时候已经有些图穷匕见的味道。央行里有人坐不住了,开始小规模的走动。

六月初在京城里才是刚刚入夏不久的季节。庭院里槐树长的枝繁叶茂,挡住午后炎热的曰头。

陆景坐在小木椅子上和老头子对弈象棋。不过他的水平实在太次了,老头子让他一车一马都能轻松获胜。

“臭棋篓子。”老头子下得很不尽兴,对坐在旁边看棋的何叔叔说道:“小何,你来陪我下。”

陆景笑着下来,“我说了下围棋,你偏要我陪你下象棋。自找罪受。”何叔叔当仁不让的坐到椅子上,“司令,我可不让棋的,输了您不准骂人啊。”

老头子笑眯眯的说道:“那要看心情。我最近棋艺大有涨近。你不一定能摸准我的套路。”

陆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棋。老头子的秘书小张在旁边添茶倒水。陆景小声问道:“张哥,我爸最近在锦园别墅里和人下象棋?”

秘书小张点头说道:“恩,前天去何老那里下了一下午。”

何老是学院派的元老级人物。陆景点了点头,也没问输赢。欣赏着右边篱墙脚下的君子兰,那是他在花市里挑的品种。

老头子果然没有吹牛,他的棋艺大有涨进,不过何叔叔下几十年的象棋到底是棋高一着。

“哈哈,痛快。”老头子大口喝着茶水,重新摆棋,“你这气势很好,要敢于硬碰硬。狭路相逢勇者胜。”

何叔叔笑着道:“我要是下得不带点烟火气您又得批评我,索姓赢了,指不定还能在您这儿混顿饭。”

老头子爽朗的笑起来。

一起吃了晚饭,陆景送何叔叔上车。何叔叔笑着拍了拍陆景的手背,“小景,忠学对你的能力很认可。有时间来家里玩。”

陆景笑道:“好。好久没吃到杨阿姨的风味烤卤了。那味道让人想念。”

何叔叔的爱人是江南省人,一手风味烤卤做得很地道。

“你杨阿姨最喜欢这话了。”何叔叔笑呵呵的坐到奥迪车里。奥迪车在淡淡的夜色中慢慢驶离锦园别墅。

陆景一路默默的走回去。他很清楚老头子约何叔叔见面意味着什么。虽然只是下了一下午的象棋,什么正事都没有谈,但是老头子说了一句“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像他这样一出生就衣食无忧的人,实际上人生也面临着更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会滑进粉身碎骨的深渊。前世的经历就是明证。

“爸。”明亮的白色灯光之下,老头子坐在宽大的暗红色黄花梨木官帽椅微眯着双眼养神。他头发花白的模样看得让人心酸。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以让人清晰的感受到他已经步入晚年。

老头子睁开眼睛,有些疲倦的道:“下午下棋太兴奋,脑子停不下来。我决定明天去医院治疗。”

陆景吓了一跳,以为他身体状况恶化,上前扶住他的手臂,担心的道:“爸…”

“没事。”老头子颇为强硬的摆摆手,“阎王爷想收我还得几年,我去治疗一下,还能让他再等几年。”

陆景倒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头子突然改变了治疗态度,要知道他一向信奉中医,不太喜欢去医院。

“多活几年也有滋有味嘛。”老头子悠然的笑道,“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陆景鼻子有些酸。大概是最近针对他的一系列的动作让老头子对有些人不满,希望能为儿子多撑几年。

父亲的爱永远是不会说出口的。他会如山一般的遮挡住任何风雨。

陆景其实很想对老头子说,我已经长大。但是更希望老头子去治疗,长命百岁。

一直到和卫东阳吃宵夜的时候还没有缓过劲来,陆景的情绪有些低落。

透过霓虹灯微暗的光看向窗外,陆景咬着一串羊肉串。这家烧烤店装修的颇为精致,临街的窗户处是观景的绝佳位置。外面是西月区繁华的商业街。各式打扮的靓丽妩媚的女郎飘然而过,芊腰细腿,姿态妍丽。毫无疑问,她们是这座都市里靓丽的风景线。

“干嘛?装得这么深沉。不会是市建行没有登报道歉让你不爽吧?”卫东阳喝着冰啤酒惬意的说道。

陆景擦了擦嘴,“道歉只会把景华推向风口浪尖,不是好事。昨天我已经关注到电子方面的媒体已经把数字手机国产化的希望扣到景华通信的头上。这还真是**裸的捧杀。我那家小公司比起邮电|部名下的几家电子企业算个鸟。”

卫东阳举杯和陆景喝了一口,“你就得瑟吧。别人报纸夸你你还不乐意。市建行将2亿商业贷款调整为低息贷款算下来也让了四千万的利润给你。

你还从市建行手里捞了什么好处?我这几天忙着筹备婚礼倒没想着给刘行长打电话问一声。”

卫东阳的婚礼定在八月十八,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时间上确实有点紧。陆景记得大哥结婚那会罗女士半年前就忙活开了。

陆景嘿嘿笑道:“卫哥很高明啊。”他还不知道卫东阳他老子把他分析解剖彻彻底底,并且还说给了卫东阳听。

“说给我听听,省得我现在打电话搔扰刘行长,刘行长过段时间要高升了。”卫东阳很八卦的说道。自从他老子分析了陆景一番之后,他对陆景越来越重视。

“市建行不是把景华通信的评级调得很高吗?我以景华通信研发团队的资产作为抵押,让刘行长给我开了2个亿的期票,为期半年。当然,我保证不去兑现这份期票,到时候会按时去市建行注销。然后用这份期票去香港的世信银行申请2亿的贷款。”

世信银行的2亿贷款会直接存入到瑞丰公司的账户上,转而去支持白沙改造的事宜。财务上的细节自有专业人士处理。

陆景敬了卫东阳一杯,说道:“这次累得卫哥在东方实业上亏了几千万,等卫哥结婚的时候我一定奉上重礼。”

东方实业和天逸投资一样都被建行追缴不符合手续的贷款。卫东阳拆借腾挪一番,大概会损失三千万左右。

卫东阳笑道:“那我可等着的啊,到时候礼物不合意我可是不要的。”他倒是没料到陆景还打算补偿他一番,心里残留的一点不满消失干净。虽说东方实业的问题和陆景的关系不大,但是终归是被波及的。陆景做事这么讲究,他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宽。

…凌雪月拿着手机轻声的答应着。她的助手胡恒一看她娇柔的模样就知道电话那头是她的丈夫—杜书记。

刚出机场,天上就下起小雨。凌雪月对电话里说道:“我知道了,鹏哥。”

挂掉电话,她才发现京城居然下起小雨。助手胡恒帮她撑着伞,等她坐近车里,才收伞坐到副驾驶座上。

凌雪月心里咀嚼着丈夫的话,想了想,对胡恒说道:“胡恒,你跟了我几年?”

胡恒心里一磕碜,心想最近挺小心的,没做错什么事,“六、七年的样子。”

凌雪月点了点头,“算起来你也是公司的老臣子了,我允许你在今年的期权分红中将你所持的新月投资的股票增持至1%。”

胡恒那里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难道凌总去中原省过一个端午节回来就准备优待老臣子?看来还是爱情让女人更美丽啊。

肚子感叹着,身体却是忙不迭的点头道:“谢谢凌总。”

凌雪月笑了笑,“帮我打个电话给卫东阳,晚上我请他喝杯咖啡。”最近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小规模的较量正在几个派系间展开。鹏哥提醒她要注意,不要被卷进去了。她想找卫东阳问问最近到底是什么情况?

精致的咖啡小店里卫东阳如约而至。外面的小雨下得越来越大。卫东阳接过服务生递来的咖啡,用勺子搅动着,慢条斯理的说道:“凌姐想知道什么?”

凌雪月笑着道:“你所知道的信息都说个我听听,我现在感觉气氛似乎有点不对。”

卫东阳想了想,现在都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现在点破也没什么,说道:“徐副行长在景华通信一事上的态度让江南|系的几位人物很不满,他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陆、魏对抗的有些激烈。学院派跟着搀和进来了。杜哥指不定比我更清楚情况。反正最近势态似乎越来越大。估计这将是各方力量在九月份召开的十五|大之前的一次调整和碰撞。结果怎么样要看各自旗标人物的决心和手腕。”

凌雪月有些吃惊,她万万没有想到景华通信这件事最后的目标居然是央行的徐副行长,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陆江和魏源的对抗提前上演了吗?”凌雪月问道。江南|系那点破事,大家都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