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0章 三个女孩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二十章 三个女孩

卫东阳笑着和了一口咖啡,微涩的苦味让他想起父亲的话,想了想说道:“争一时的胜负没什么用。政治从来都是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是不是提前上演不好说,但是可以确定魏源现在处在劣势。”

“哦。”凌雪月点了点头,心里有数,喝着咖啡笑着道:“政治是男人的东西。我只要知道个大概就行。你的婚期定了没有?改天我请你和易家姑娘一起吃饭。”

“定了,八月十八。我会把请帖发给杜哥,请凌姐和杜哥来参加婚礼。”卫东阳笑着道。

凌雪月笑道:“你杜哥来不来我不清楚。反正我肯定去的。”卫东阳的婚礼在宾客的选择会有讲究。而宾客本人到场还是家属到场,抑或是只派人送礼物,这里面也有讲究。

“那我先谢谢凌姐来捧场。”卫东阳笑着说道:“咦,那不是陆景吗?”

凌雪月顺着咖啡馆的窗户向外看去,对面的商场台阶上可不是正站在陆景吗。他站立的身姿挺拔笔直,有一股勃勃的英气。加上他的身高、体型,虽然远远的看不太清楚相貌,但是只凭这些足以让熟悉他的人认出他来。

他身边还有三个女孩神态亲密的聊着天。隔着雨帘看不清三个女孩的容颜,想来应该是容貌俱佳的女孩。

凌雪月莞尔道:“他倒是好本事,拢得住三个女孩的心。东阳,你在这方面不如他啊。你和莫心蓝的关系没什么进展吧。”

“我和心蓝只是朋友而已。”卫东阳苦笑着摇头,“我看我妹妹不选陆景倒是对的,否则我说不定看到他就有动手的冲动。”

凌雪月掩嘴娇笑,她忘了卫东阳的妹妹和陆景相过亲,听说还在处对象。卫东阳说不定还能成为陆景的大舅子,但是有哪个大舅子能容忍妹夫这样花心呢?

凌雪月容貌美丽,成熟女性的韵味怎么都遮不住。要不是卫东阳同样很出色绝对会有人前来搭讪。此刻她掩嘴娇笑的动作顿时吸引了咖啡馆内不少男士的眼光。

陆景不知道对面的咖啡馆里坐着卫东阳和凌雪月,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打电话让曾红英开车过来接他和三个女孩。

江州大学在端午节放假三天。又因为是临近学期末课程基本结束。学习任务不重。关宁选择回京城过端午节。今天是端午节后的第一天,她还没有返回江州。

早上关宁说约了朋友逛街,要陆景陪着。等到见到关宁的朋友他才傻了眼。

清纯妩媚的关宁、时尚靓丽的张漓、精致迷人的陈笑,三人站在一起除了绝美的视觉冲击外,陆景心里更多的是提心吊胆。

陪着三人逛街一路上不知道收获了多少羡慕嫉妒的眼光。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正汪汪的泛着苦水。

他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关宁和张漓一直有联系。而陈笑在江州就见过关宁。也不知道她们三个怎么就凑在一起,约好了今天一起逛街。

四人坐进车里,陆景很自觉的坐到副驾驶位上。张漓在后面喊道:“小景,回头。”

陆景故作镇定的回头。咔嚓一声。表情被记录在相机里。三个女孩在后面笑着一团。每个人都能感受他的内心的不安。

关宁看到陆景故意装出来的眼神就清楚他的情绪。张漓看到他回头别扭的姿势就明白。陈笑却是知道陆景在紧张的时候,右手大拇指会微微的弯曲。

曾红英发动汽车缓缓驶离,内心里笑道:“看你还花心不。知道厉害了吧。”

一路笑着回燕湖家园。晚饭早就在逛街的时候解决,四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见她们言笑晏晏,陆景也慢慢的放下心事。想着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干嘛要让自己不自在。

索性开了一瓶红酒,边喝边聊。正到兴头上,唐悦打电话进来,“陆景,有个事情要你通融一下?”

“你说。”陆景歪在沙发上,仰头听着电话,没发现张漓向他的酒杯里倒可乐。

“景华通信不是对市里说可以自主研制手机吗?我有个朋友想采访一下。还记得上次魏晓华被打成熊猫眼曝光的那篇报道吗?那是他带的实习生写的。”

陆景琢磨了一下,是得找个可靠的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景华通信现在就一个小不点,声势造的太高没什么用。他要拿手机行业准入证又不用靠舆论造势。

“行。你明天让他过来吧?男的,女的?”

唐悦笑道:“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朋友的同事里面美女记者还是能找到的。”

“算了,我今天看到美女就头疼。你就让你朋友来吧。”

唐悦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明显有几个不同女孩的声音。独奏与合奏的区别他还是能分得清,“你在哪儿?我在粉红佳人酒吧和李慕清一起喝酒,你要不要来?”

“我在家里喝酒。不去了。过几天刘姨的生日我们见面再聊你公司的事情。小姑父给我打了电话说要做就要做好。胡哥通知你了吧?”

唐悦心里还琢磨陆景在家里和几个女孩喝酒的事情,听到这儿。说道:“通知了。”

六月十四日是胡红军母亲的散生日,陆家这边的小辈都会过去恭贺。

“唉。我爸妈就是烦人呐。”

陆景想起老头子这次所作出的凌厉反击,心里有些感触,“小姑父说的也是正经话。其实娱乐公司经营上的事情我也不懂。我手上还有一千万的闲钱,你要差资金就和我说一声。”

他手上本来有六千万的闲置资金,原本打算用来垫付景华通信研发团队的工资,现在市建行解开了景华通信公司的账户自然就没有必要留在手上。他又转了五千万到杨星长那边的账户上,前后累积投入一亿的资金沽空泰铢。

挂了电话,陆景对陈笑说道:“笑笑,明天有记者要去公司采访,你应付下他。调子压低一些。手机样机还没出来,我们现在要低调。不能成了笑话。”

“恩,我明白。”陈笑见他用手指压着眉心,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紧绷着弦。柔声说道:“别太担心。我盯着的。周志龙和许方超都给我做了保证,不会出问题。”

陆景点了点头,现在要头疼怎么说服方老头的问题。虽然一个部|级大员不会受旁人的观点左右,但是得罪了他的孙女方浅语多少还是有些影响。

谁都不是圣人。得罪了别人还想别人有好脸色那怎么可能。

喝到十点多一瓶红酒下肚。关宁决定留下来休息。她和宁阿姨说今天去学校,现在回家肯定不可能了。

陈笑婉拒了张漓的挽留。微笑着离开。陆景送她下楼。天色黑暗。淅淅沥沥的下着细雨,室外有些微凉。一路坐电梯至地下的停车场。停车场里极为安静。陈笑握住陆景的手,“别担心公司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

陆景轻搂她的腰肢。拥她入怀,“笑笑,怎么不留下来?有你睡觉的房间。”

陈笑娇嗔着道:“我留下来你能不能应付得过来啊?看你今天那小意的样子。”说着,将头埋在陆景的怀里,“你在心里给我留个位置就行了。”

两人坐到车里。曾红英早就如幽灵般的坐在架势座上。陈笑道:“曾姐,去佳达花园。”

陆景想了想,说道:“曾姐,帮我买包烟吧。”曾红英气呼呼的把车钥匙一拔,呛了陆景一句,“小区附件哪里有烟卖?”说着走下车去。暗骂这个混蛋小子在车里胡来。

陆景拥吻着陈笑,“我现在感觉心里充满了歉意。”陈笑是把佳达花园那里当做两人的私有空间,才会今晚过去那里休息。

陈笑抱着陆景的脖子,不让他乱动。“别傻了。我们三个又不是不知道。四中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妹妹?回头四个人凑在一起还有你头疼的时候。你今晚偶尔要记得想我。”

微光之下陆景低头看到她尖尖的俏脸上有两行情泪,听着她呢喃的说道:“我有时候会想你想得哭起来。”

“笑笑,你要把我给害死了。”陆景的心里柔情涌动,这几个女孩总会在不经意间拨动他的心弦。

两人动情的拥吻在一起,虽然时机、地点都不对。却都有着想要对方的想法。

七手八脚的解开她衬衣的扣子,将乳罩解开,手握着圆锥形的翘乳,殷红的米粒竖起来。在手掌心里的摩擦感直把人刺激的想发狂。一边热吻,一边想着更进一步。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两人恍然惊醒。对视了一眼。陈笑羞涩的低下头,陆景看着被自己弄得春光大泄的美人儿在车里娇羞的模样,心里有着两情相悦的愉悦感。

伸手拿起手机,是冯逸风的电话:“陆景,有时间没有出来喝酒。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陆景一边抚摸着陈笑圆润的大腿,一边笑着道:“冯大少今天刚到?”

“是啊。和唐悦一起在粉红佳人酒吧喝酒。受不了李慕清那个男人婆了,你赶紧过来压压她的威风。”

“改天吧。今晚有事。”陆景收了手机,看到陈笑眸光流转,娇羞无限的模样,食指大动。

“又是狐朋狗友约你花天酒地啊?”陈笑整理好衣服,打电话叫曾红英上车。

“我在外面很规矩的。”陆景笑着解释一句,“鲁东|省|常|委副|省|长的儿子。刚刚从鲁东回京城。”

“哦。”陈笑抚摸着陆景的胸膛,“回去了。明天见。”说着,给了陆景一个香吻。

目送蓝色的宾利车远去,陆景回到家中,看到关宁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小漓呢?”

“在整理客房。”关宁抿嘴笑着喂了陆景一颗青提,由着陆景把她抱到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抬头娇柔的轻声说道:“看你今天心虚的样子。怪不怪我今天使性子?”

“不怪。”陆景笑着吻她一口,他知道关宁有把握让三个人不至于吵起来。

就像以前他去见丁灵时关小宁会故意多逛几分钟才放他离开,这正是她表达小醋意的独特方式,是关小宁的行事风格。小性子使得让人爱煞。

“但是,把屁股翘起来让我拍两下解恨。”

“没门呢。”关宁娇笑着逃开。

ps:ps:新的一月了,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