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1章 我又不是梨子

第两百二十一章 我又不是梨子

冯逸风收起手机,走回到粉红佳人酒吧里面。李慕清手持球杆倚在台球桌边,风情妩媚的挑衅道:“冯逸风,你找到帮手没有?输给老娘要自罚三瓶。你不会赖账吧?”

冯逸风一屁股坐到旁边的小桌上,举手投降道:“我喝就是了。别嚷嚷。”说着,郁闷的拿起酒杯喝酒。

粉红佳人酒吧属于老式的音乐酒吧。不适合一杯一杯的买醉,是那种老友聚会般的氛围。这里有老式音乐盒,有飞镖盘,有台球桌,也有小型的舞池。

唐悦笑着道:“我说了陆景那小子正在美人窝里面,多大的事都不会出来。”

冯逸风喝着酒笑道:“我知道那小子打台球厉害。今天输给男人婆两次,实在太没面子。”

“你这相貌要好好回炉锻造,可惜这身皮尔卡丹,穿在你身上真是浪费衣服。”李慕清不屑的打发了一个搭讪者。把球杆放在台球桌边,过来监督冯逸风喝酒。

因为都曾留学法国的原因,她和冯逸风聊得还挺投缘的。坐下来,十分熟练的倒了一杯啤酒,宛如白开水一般喝了三分之一,瞪了一眼正在看她的唐悦、冯逸风,“看什么,没见过女人喝酒啊。”

冯逸风小声笑道:“没见女人这么男人的喝酒方式。”又道:“可惜了你这么火辣的身材,怎么就便宜了女人。”

李慕清反驳道:“非得要便宜了你们男人才行吗?”

唐悦却是笑道:“你知不知道刚才被你打发走的那人是谁?你没说什么难听话吧?”

“老娘管他是谁?长那磕碜样还出来泡妞?”李慕清恍然不觉。唐悦笑道:“我要是没认错的话啊。刚才那位就是魏晓华。”

“啊-?被你找人打成熊猫眼的那位?哈哈。”李慕清笑的花枝乱颤。包在粉色衬衫里的那一对饱满挺立地恩物上下跳动着,秒杀一切眼球。

冯逸风哀叹道:“得了,别在这儿发挥魅力了,又没有人敢勾引你。”李慕清不满的踢了他一脚。

唐悦喝着酒说道:“说正经事。陆家正在和魏源较劲,我们不要去刺激魏晓华了。没看他刚才瞪了我一眼。搁在平时,我早上去抽他丫的。”

李慕清自有消息渠道,讽刺道:“你这算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宽容吗?假惺惺的。陆景倒是有本事的很,这么难的局面被他翻转过来了。”

冯逸风在鲁东呆了一段时间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李慕清说道:“前段时间市建行告陆景名下的公司景华通信违规贷款5个亿,市里调查组在景华通信呆了四天才撤走,后来市里裁定陆景没有问题。市建行里面人事倒是动荡了一番。

这件事起因说起来很扯淡。陆景维护他的一个女同学和严景铭起了冲突。严景铭找人查他,反倒是把市建行的关系全折了进去。现在更是爆出来魏源在查景华通信这件事后面起了不好的作用。京城里面正在角力呢。”

冯逸风拍着大腿说道:“嘿嘿,陆景那女同学一定很漂亮。否则那小子肯定不会殷勤的出头。”又道:“我说怎么回京城之后氛围有点诡异呢。”

唐悦笑道:“你就扯淡吧。王灿、谢晋文那里我沟通过了,你们两个要入股天辰娱乐的事情我们都赞同。比例分别限制在百分之十。或者你们俩自己协商这20%怎么分配。”

冯逸风笑着道:“李慕清,要不要我借钱给你?”李慕清嗤笑道:“得了吧。就你那扣扣索索的样儿。”

“这你就看走眼了。我现在身价近三千万。分红都分到手软。拿出区区120万易如反掌。”

李慕清看向唐悦。虽然唐悦也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看起来似乎比满嘴跑火车的冯逸风靠谱。

唐悦点点头,“冯逸风在怡家超市有近15%的股份,这笔股份就价值近3千万。实际上如果转手还能卖得更高。”

“就是市里很出名的那个怡家超市”李慕清惊呼一声。冯逸风得意的笑道:“当然。这是我生平做得最得意的一笔投资。哈哈。”

说着。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感谢陆景,感谢老余。”

李慕清问道:“又关陆景什么事?”

“超市的点子是他出的。我属于被他引进的战略投资伙伴。”冯逸风得意洋洋的说道。唐悦差点笑得趴下。当时差点启动资金,也不知道冯逸风是被陆景说服的,还是被他骗的。现在到成了战略投资伙伴。实在太扯淡。

李慕清给了他一对卫生球,“我和我朋友谈好了,我把cafe105转给她,在加上我这些年的私房钱足够了。”

冯逸风问唐悦,“娱乐公司的事儿,陆景为什么不参一股。你别说他现在没钱啊?”

“这事说来话长。”

“那慢慢说,这不才十点吗?”

….

寂静的雨夜,安静得能闻见窗外雨的气息。关宁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之上轻叹了口气,有些羡慕的说道:“我真羡慕你们都有自己的事业。都能帮到他。”

“你可不知道我当初被小景指挥得多么惨。他一个电话就让我忙得要死。”张漓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大学毕业出来一样也可以的。”

关宁侧身苦恼的搂着她的肩膀,“我不知道呢。我现在觉得读会计学一点趣味都没有。我觉得我的艺术细胞要好一点。”

“我听小景说你的二胡拉得很好呢。”

“他会和你说我的事情?”关宁撑着手肘,侧着和张漓说话。张漓微笑了一下,“恩。他把卫婉仪当做路人甲,把你夸得像天仙一样。”关宁娇羞的道:“他一贯是油嘴滑舌的。漓姐。你怎么想的?”

“我?”张漓笑得有些甜蜜,“我妈说开心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反正我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这辈子大概不会放手。你呢?我们几个里面真要他只能选一个,他铁定会选你。”

“我知道。我陪着他一直走下去。”关宁微笑起来。秋水似的眸子在夜色中闪着回忆的光芒,“我的世界如果少了他就会塌陷。不会有阳光、笑声、温暖。”

张漓揉她的脸蛋。“那你还要他睡客房去呀?”

关宁羞红了脸,双手捂着脸笑着揭穿她:“你不是没有反锁门吗?”

“锁也没用。他肯定有钥匙。”

陆景在**躺着,迷迷糊糊的怎么都睡不着,心想:“不是喝了快2杯红酒了,怎么胆子还没涨起来。”

他其实也知道想要今晚实现人生的梦想是不可能的。不过若是只抱着她们睡觉应该不会被赶出来吧?

想到这儿心里若猫儿抓了一般。摄手摄脚的爬起来,偷偷的拧开房门,手里拿着的钥匙没有派上一点用场。心里大喜,刚打开门。屋子里灯光大亮。关宁和张漓裹着蚕丝被笑着一团,显然是猜着他会进来。

陆景穿了件白色的睡衣,摸了摸鼻子说道:“酒喝得有点高了,走错房间了。”关宁歪在床头,抿嘴笑道:“漓姐给你掺了可乐。你今晚加起来一杯红酒都没喝到。”

“啊?我说我胆子怎么没有变大呢。”陆景索性厚着脸皮爬上床。这才发现两人睡衣里面穿戴整齐。

“还不大呀。都敢偷偷摸摸的进来。”张漓娇嗔着白他一眼,“睡觉可以,不许做别的事情。”

“我知道。关灯睡觉吧。”陆景躺到中间,一手搂着一个女孩,惬意的说道。

晨曦照来,陆景慢慢的睁开眼睛。往身边望过去,张漓的胳脯横在他的胸口侧睡。蚕丝被滑落到腰间,一侧的美乳贴着自己的肋骨,鲜嫩的殷桃立饱满如晨光里的露珠。凝脂般的白嫩肌肤泛着迷人的光泽。

关宁睡在他的左侧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压在被褥上,凌乱而丰盛的长里娇靥恬然静美,还迷离在睡梦中的眼眸紧闭着,妩媚诱人。一只晶莹洁白地嫩足还伸在被子外。

昨晚熄灯后一边聊天,一边哄着把两个女孩把胸罩解了下来。占足了手足便宜。早上的美景让陆景有些兴奋,美人堆里确实不是那么好呆的。

关宁睡眠很浅,陆景刚隔着睡衣抓住她娇挺的一对乳峰,她就醒来。俏脸绯红。刚从睡梦里醒来的眸子半睁半闭,软声说道:“你要干吗?”

陆景隔着薄薄的绸质裙布感受到惊人的软弹之感。坏笑着吻她,“小漓还没醒呢。”

说着话却听到张漓噗嗤一声笑着翻过身去,“恩,我又睡着了。”

关宁羞的跳下床,一溜烟的跑到客房里继续睡觉。主卧室里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清楚得很。

陆景将张漓抱过来时,她还在嘴角含笑的装睡,心里也有些羞涩。想着要是刚才关宁不逃走不是要羞死人啊。

“小漓,你还装睡啊。”陆景吻着她湿润、柔软地嘴唇,手老实不客气的握住她饱满的**。张漓睁开眼睛,娇憨的勾住他的脖子,“别欺负我,去陪关宁。”

陆景笑着道:“我又不是梨子,你们别让来让去的。”在她翘臀上狠狠的揉捏了几把,让她嘴里泻出细碎的呻吟。

然后才去隔壁房里将关宁抱了回来。关宁枕着陆景的手臂,盈弹实的臀部贴着他的下身,感觉到他汹涌的情|欲。陆景回身将张漓搂了过来,三人都克制着,共同享受这美妙、安静的清晨。性并不发泄心中感情的唯一途径。

身子紧紧的挨着,心里涌现出无穷无尽的柔情蜜意,三人小声说着话,不知不觉的又陷入睡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