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4章 事情定下来了

第两百二十四章 事情定下来了

赵晓丰脸上露出笑容,“没问题。”胡红军刚才已经给他说过陆景是景华通信的控股股东。

他看过最近的京城日报关于景华通信公司的一篇报道。如果真如报道所说景华通信在近期推出手机样机。他帮忙说句话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景华通信的样机质量不过关,那他说了也白说。相信这一点陆景是明白的。

“你们真是烦人。”赵清芷气恼的坐在椅子上,对陆景的那点好印象荡然无存。虽然不知道父亲许了他什么好处,但是刚才他们明显达成了协议。

说了一会话,外面催着准备吃饭。看着陆景和女儿一起走出去。赵晓丰问胡红军:“传闻说陆家二小子是个纨绔子弟,从刚才他聊天的谈吐来看不太像啊。你说他是景华通信的控股股东,他仅仅是拿钱入股?有没有在公司任职,我感觉他对经济学、管理学都有一定了解。我在大学本科里面还没有见到这样的学生。”

胡红军笑着道:“任职应该没有。但是景华通信是他的肯定没错。”说着,给赵晓丰说起景华通信贷款案子的一些内情。

赵晓丰并不怎么关注一件涉嫌欺骗贷款的案子,听胡红军说完,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唉,传闻真是信不得。我现在相信他能改变小芷的想法。”

六月十六日央行内部发布了一条通告,徐副行长因身体不适辞去副行长一职。这条消息在瞬间传遍了金融系统。

别墅的客厅里光线明亮,吊顶的奢华水晶灯将夜色完全的驱逐屋子。魏晓华沮丧的给弟弟魏源倒着红酒。

魏源看着高脚的玻璃杯子内大半杯的深红色酒液,伸手示意:“行了,就这么多吧。”

魏晓华不解的将酒瓶放到白色的长桌子,“在我这儿你放心喝,不会有事情。”他知道今天正式的消息下来,弟弟心情肯定很糟糕。

魏源轻笑了一下,“我知道。我没事。你在京城要低调一些。现在不比从前。”

魏晓华把鹅肝挪到魏源面前,“我知道。”这次弟弟在部|委的圈子被打得七零八落。他恐怕是失落的很。

魏源笑了一下。“有失有得,你不要担心。”说着,不再谈这个沉重的话题,和魏晓华说着风花雪月的事情。

齐静瑶穿着紫色的睡袍站在窗边看着远处静默的青山。夜色中青山绵延,与黑色的天际连成一线。

“你这次什么打算?”

严景铭光着上半身靠在床头抽烟。“没办法。我叔叔希望我出去好好学习两年。他对我爸这次的表现很不满意。”床头红色的灯光色泽柔和。有着一丝暧昧的气息。

齐静瑶回头说道:“我希望能去黄海市|委宣传部任职。”

严景铭诧异的道:“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美国?”齐静瑶笑了笑,“我如果跟着你出去留学你叔叔会不会对我有意见?我们暂时先分开吧。”

严景铭招手让她过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他玩女人很少有超过一个月的。但是齐静瑶无论是**的功夫、身材、容貌、头脑都是一流。他十分确信要不是他的权势,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属于他。他和齐静瑶保持关系差不多有两年了。

齐静瑶眯着眼睛。鼻翼之中不时发出低沉而诱人的呻吟。从严景铭揉捏她胸脯的力道来看,她知道这个大少生气了。但是她不可能嫁进严家,除了虚无的承诺之外,她还需要一点现实的东西。比如:一个正式的职位。

严景铭按捺不住的将睡袍从这个尤物的身上剥去露出火辣诱人的胴|体,笑着问道:“为什么?你打算背叛我吗?”

“没有。我依旧是你的。但是我不想去国外。”齐静瑶闭着眼睛任由他抱着自己的身体。“你回国之后再来找我。”

回国?两年之后黄花菜都凉了。齐静瑶绝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女人。严景铭握住她胸前的两团软肉用力揉捏着,“这次是受了方浅语那丫头的拖累不然也不会被陆景坑我。他明显的挖了坑等着埋人。哼,但是他刚开始的目标绝对不是我。”说着,揉了两把齐静瑶的肉臀,“如果我就在燕大读书呢,你还想去黄海?”

齐静瑶睁开眼睛说道:“不可能的。不换个环境,你叔叔怎么会放心。”又道:“你的年纪也到了娶妻的年纪,我不能整天呆在你身边。”

严景铭想了想也是,恨声道:“陆景那王八蛋真他妈能搞事。哼。他家想要冒头还要先抗住杨修武再说。”

齐静瑶对政治的事情尤其感兴趣,“你叔叔有没有类似的对手?”

“易家那个人不是他的对手。”严景铭挺身进入齐静瑶的身体内,“不说这些,在我出国之前先好好的伺候我。”

….

….

景华通信在十五日顺利的拿出了一枚数字手机的样机。同比的性能测试只是略低于西门子的m782。景华通信本来就是采取的西门子主流手机芯片--mf3208。所以性能测试的对比对象自然是找西门子的手机。

当然性能略低于西门子的m782只是表明景华通信迈开了一小步.在数字手机的关键技术上他们连门都还没有摸到,并且这套自主研发的手机平台解决方案里面存在多少别人的技术专利还真不好说。

好消息是软件层面的代码都是景华通信自己研发出来的。软件团队的负责人许方超居功至伟。他不愧是日后能成为顶尖软件架构师的人物。

公司总经理陈笑请全部的研发人员在香格里拉酒店大吃一顿。算是给大家庆功。但是具体的奖金要等今年的年底才能兑现。所以整个研发团队还需要继续努力。

现价段国内手机厂商都出于代加工的阶段。由国外厂商直接提供一套可以使用的电路板,他们组装上屏幕,按键,电池。外壳就可以完成手机出厂的工序。

景华通信现在所做的工作是向前迈了一小步,基于手机芯片来模仿别人的东西。虽然只是一小步。但也弥足珍贵。

第二天陈笑带着资料来找陆景汇报时被所见到的场面吓了一跳。约有十几名的警卫分布在特护病房的附近。

陆景满脸疲倦的接了陈笑进休息室。陈笑小声的说道:“这是在干什吗?”又有些心疼的摸着他下巴的胡茬,“怎么这么憔悴?”

陆景心虚的看了一眼门外,偷偷的在她的紧身裤包裹着的迷人小翘臀上揉了一把。弹力十足。美女是提神利器,陆景说道:“我爸在住院。我一直在这儿照顾着。昨晚没有去参加庆功会大家没意见吧?”

“还好,我一个总经理的分量很重啊。”陈笑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从文件袋里拿出文件。

“昨晚没有喝酒吧?”

“怎么可能?昨晚文君帮我挡酒醉倒了。”陈笑说道:“我喝了三杯酒就没喝了。”

景华通信后阶段的工作是需要基于手机样机不断的完善外型、软件易用性,并需要尽快的在江州开始小批量的试产一部分。进入大规模测试阶段。

聊了约一个小时。特护小谭走进来,“陆景,首长醒了。你大哥来了。”

“谭姐,这是我的助理。陈笑。”陆景站起来说道,“我马上过去。”说完,送陈笑出医院。

老头子那天决定上医院检查,查出一身的毛病。正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观察。陆景这几天都在这边陪着他。

罗女士把特护小谭都派了过来。虽说护士、护卫一样不少,但是陆景觉得他还是应该天天呆在这儿。前世里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让他对亲情格外的珍惜。

他怎么能忘记他曾在夜里抱着父母的遗照失声痛苦。为自己曾经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忏悔。

他怎么能忘记他曾在雪夜里坐在父母的墓前,独自喝了一晚上的酒,想着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而他想报答时,已经是阴阳相隔。

那是铭刻在记忆中永不褪色的情感。

现在能有机会弥补,他怎么可能不珍惜。

“小景。”陆江欣慰的看着弟弟推门进来。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飞回京城,但是这几天都要忙着协调一些事情,还要陪陪怀孕的妻子。倒是弟弟衣不解带的呆在医院这边照顾父亲。他真的长大了。

“爸,哥。”陆景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老头子躺在**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轻声道:“我的情况怎么样?你们两个一起说。”上午刚刚专家会诊过。

陆江笑着道:“小问题。动一个手术就行。我相信你能克服的。”

陆景也笑道:“问题不大。爸,你好好调养,能对付过去。”

老头子摇头笑着道,“你们两个谎报军情。这不是干扰我的判断吗?我心里有数,这次进来啊估计一时半会出不去。至少得一个月。”

老头子这次的病情最危险的地方是在他的胃、肝两处。需要开刀动手术。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出意外的概率不大,但是手术后需要精心的调养。

在医院吃过午饭,陆江与陆景一起走进休息室里。两人点着烟慢慢的抽着。

陆江沉声说道:“事情定了。小景,这次干的很不错。”陆景抽着烟等着大哥说出这次较量的最终结果。

“林市长将会在几个月之后调任央行副行长的位置。分管港澳台方面的金融业务。

辽北谢副省长调任辽东副省长。魏源在今年年底有可能以三十五岁的年纪跻身副|省|级。”

陆景皱眉道:“怎么加速推动魏源上位?”辽北谢副省长是谢晋文的老头子。谢家正在加速向陆家靠拢,这次将辽北谢副省长调出贺系的传统地盘相当于将他的政治生涯重新拉回正轨。要知道,现在执掌辽东的王书记就是王灿的父亲、宋叔叔的门生。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陆江笑着抽口烟,“有时候还是要顾全大局嘛。当然,该有的东西不能少。北阳市|委|副书记郑凌文调任监察|部第二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