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4章 手术成功

第两百二十四章 手术成功

陆景嘿嘿笑起来,“哥,你不一口气说话完摆明了就是涮我啊。魏源早上晚上没啥区别。我们多捞‘实地’才是正经的。”

调任监察|部第二室主任的郑凌文显然就是大哥的铁杆支持者,属于脑门上刻着一个大大的“陆”字的干部。

“魏源在部|委的人脉全断,就算下舒书记下来前给他留了资源,单枪匹马他也干不出什么成绩来。苏城是个好地方啊,希望他在那里养老。”

陆江微微一笑,“你这个想法多半要落空,现在执掌苏江的韩书记与杨家走的近。魏源有很大的概率向杨家靠拢,想要把他压在苏城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借助秦系的力量。”

苏江省现在是由秦系与江南系主导。

陆景靠在休息室的长凳之上,太阳光从一个四方口的窗户里洒进来,“也不一定,现在魏源还只有三十四岁,不可能这么早就灰心丧气。他怎么说也是江南系一个分支的代表人物,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弃自己的地位。”

陆江笑了笑,没有说话。理想与现实之间隔着巨大的鸿沟。魏源如果不务实,等待他的不会是一个好结果。

“哥,张胜利的事情需要你协调一下。听说林书记对他有点意见,最好是能把他调出京城市。”这次收获不少。唯一悲剧的就是张胜利。他的第三室主任的位置屁股还没坐热就被调整为副|厅|级巡视员。

陆江笑着点点头,“你问问他的想法。急先锋是有彩头的。”

夜色重新笼罩在大地上。湖山路上繁灯点点,驱散着浓郁的夜色。

湖山路上一处豪不起眼的二层小楼房内,两个人相对坐在窗边黄色四方小木桌边对饮。

一名清秀的中年男子拿着二钱的小杯滋溜的喝着,“嘿,陆氏兄弟…”

他对面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方面大耳,很有副相,微笑着道:“他们太急了。这么早就想着把魏源这个缓冲地带清除掉。急功近利。”

中年男子拿起白色花瓶形状的酒瓶给对面的中年人满上,“这次去组|织部接任有信心吧?”

中年人笑道:“你给我信心我就有信心。”

“这话太过了。何部长准备升任岭南省省|长也不算亏。”中年男子看向窗外远处发着黄晕的路灯。一辆黑色的奔驰慢慢驶过。

“你的位置定了没有?”

中年男子回过头,轻笑道:“我去建业。”

“建业?”中年人呵呵笑起来,夹着花生米愉快的咬着,“你这是等着魏源前来拜访你啊?”

“多交朋友少竖敌人。陆氏兄弟还是太年轻,不明白这个道理啊。”中年男子轻松的笑起来。

解|放军总医院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安排了手术。主刀的刘医生年四十来岁。为多位要员动过手术,是总医院享受盛誉的医师。

天上堆着乌云,一层叠一层,仿佛如山一般压了下来。完全是暴雨来临的前兆。手术室外的长凳上罗女士握住陆景的手有些发抖,呢喃道:“怎么还没出来?”

老头子进入手术室已经一个半小时。而在手术前预计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显然里面出了变故。

“妈,别担心。我爸那么多大场面都过来了,今天这点小事对他来说没问题。”陆景扶着罗女士的手臂沉声说道。他现在也只能这样坚定自己的信心。

罗女士正要说话,天空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炸雷一声,震得人心神摇动。接着,仿佛是天被捅了一个大窟窿似的暴雨倾盆而至。雨滴犹如战场的子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砸在楼道的边沿、花坛上、树木上、防雨棚上,让人恍如置身那些硝烟弥漫的记忆中。

十分钟后,手术室的应急灯变成绿灯。四名护士推着移动病床出来疾步走出。

罗女士和陆景连忙跟了上去。老头子脸色苍白,但是眼神很有力量,里面传递着对自己的信心、对罗女士的安慰。等着走廊尽头休息室里面的亲友都涌了出来。大哥和占哥儿跟了上来。

“手术很成功。休养三天就能确定情况。剩下就是要精心调养。虽然手术采用的是局部麻醉,但还是要尽量控制探访的人数,让病人好好的休息。”

“谢谢你。刘医生。”陆江微笑着同主刀的刘医生握手。将老头子安置在特护病房里面,又一一对前来的亲友道谢,送他们离开。

做完这些,陆江与陆景回到病房中。病房里很安静,病床前只有罗女士一个默默的坐在那里。静得如同雕塑。空气里有着淡淡的福尔马林味道,还有罗女士与老头子之间的温情在弥漫。

两人又悄悄的退了出来。陆江递了一支烟给弟弟,“我后天回江州,你最近在京城吧?”

陆景给大哥点上火。“在。”

“刘姨过来照顾你嫂子胡莹一段时间。她现在情况稳定。妈这段时间专门在这儿陪着爸。”

“我知道了。”两人说着话,一路走进休息室里。胡红军和占哥儿还在里面等着。

占哥儿关心的问道:“伯伯情况还好吧?”

陆江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说着,给两人散烟,“今天劳大家费心了。”

胡红军接过烟笑着道:“你们兄弟俩也太有意思了。在走廊里一个发烟,一个点烟,配合默契啊!我看得都要笑死。”

占哥儿无语的抽了一口烟。胡红军性子大大咧咧的,跟着公子哥似的,一点都不像部|委里面坐机关的干部。

他前些天才结束江州的事情返回京城,正好赶上幕后角力的时间。

京城里面的人侃起来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搞得好像自己是“组织部”的一把手一样。等较量结果出来才知道预测结果与实际结果南辕北辙。

占哥儿那几天也是听到漫天的小道消息,不过都是偏向陆家胜利的消息。等到结果一出来,居然是魏源有高升的迹象。这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莫非这次角力是失败了?

胡红军梗在这儿,他又不好问出自己的疑惑。好在陆景很快就善解人意的送胡红军出门。

两人顺着走廊往医院的停车场而去。胡红军脸上神情明显表示他有话想说。但是心里想着陆景他爸刚做完手术,现在催他做事有点不合适,又忍了下来。

陆景笑着道:“胡哥,你是不是有事求赵教授。”他是答应赵晓丰帮忙劝他女儿赵清芷改掉做明星的想法,但是这几天老头子生病,他哪里顾得上这件事。

胡红军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果然很好使的脑袋瓜子。赵叔叔为小芷的事情头疼的要死,这不,我推荐你帮他解决?

小芷的性子很倔强,你想好什么办法扭转她的想法没有?听赵叔叔说,他摆事实讲道理、谈心、许承诺,不管怎么样小丫头就是油盐不进。”

陆景微微一笑。他这几天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赵清芷年纪不过十七岁,最容易受人蛊惑的年纪。他已经找人查出来最近有一个人和赵清芷走得很近。

两人走到停车场里。胡红军说道:“我有个朋友有点事情想要求赵叔叔帮忙。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他那里比较急,你这边…”

“一个星期之内搞定。”赵晓丰挺惨的,一件事要卖两份人情出去。不过好在都是一句话的事情,想来他也不至于去怪胡红军。

陆景笑了一下,“不过,这事胡哥你不能置身事外。你和市公|安局的饶副局长挺熟的吧。”

胡红军奇怪的道:“我和饶局长挺熟的,怎么,要用到市局的力量?你别吓着小芷了。你不会是想着关她三天禁闭吧?”

陆景笑道:“我手段有那么粗糙吗?放心吧,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我再怎么着也不会恐吓她。过几天事情解决了你就知道。”

说着,不理胡红军一脸好奇的神情,问道:“胡哥,胡世国都二十七岁了怎么还没结婚?家里不给安排吗?”

胡红军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陆景对他弟弟不满。其实说起来,陆景和他们兄弟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他是因为去年帮莫少锋求情的事情才与陆景慢慢的缓和了关系。

当年要不是妹妹点着名要嫁给陆江,胡、陆两家能否联姻还真难说。

“他眼光比较高。说那些女子都是光鲜的躯体下装着肮脏的灵魂。矫揉造作,拿腔捏式,无病呻吟,没有一点追求、理想、内涵。他看不上。”

陆景肚子里差点笑喷,还真tm是胡世国的风格,清高过了头。现在都要当怪叔叔了。“胡哥,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胡红军靠在白色的标致车上,递了一支烟给陆景,他点了烟,吐了一个烟圈,“你说。”看陆景那慎重样子就知道不会是小事情。

“胡世国看小芷的眼光好像有点不对头。”陆景点到即止,剩下的要胡红军自己想象。

胡红军愣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事要传扬出去岂不是很丢面子。他弟弟二十七岁,喜欢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这感觉怪怪的。

“我会和他谈谈。”

ps:ps:昨天那个是两百二十三章。标题打错了,今天是二十四章

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