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9章 搞定小丫头

第两百二十九章 搞定小丫头

“陈总,时间到了。章文君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提醒道。陈笑放下手中的笔和材料,拿着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靠在电脑椅背上伸了个懒腰,“唔,这么快,我才看了三份报表。”

这是景和电子陆景的小办公室,被她要了过来用做日常办公。因为交通不便利的原因,她不想去常新县开发区的景华通信大楼那里办公。

位置积西镇的新办公大楼还要半年就将竣工。紧挨着的八十亩的宿舍园区主体建筑已经完成,园区的绿化、公共设施还要一个月才能完善。景和电子房租到期的员工都可以在那里申请住房。

每天会有厂车来回接送。从园区赶到景和电子公司所在的新盛大厦只需要二十五分钟的车程。

章文君笑了笑,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她很难想象那个青年就是在这么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完成了景和电子公司架构的设计。

那时候他带着五个人,拿着诺基亚三个月的代理合同南下江州,以一百万不到资金开始起步,打开市场,努力经营。

如今景和电子资产过亿,相比于景华通信的突然膨胀式的发展,景和电子的发展历史无疑更像是一个励志创业的故事。

陈笑合上文件,站了起来,笑道:“走吧。今天喝酒不用那么猛了。”上次在京城里面宴请研发团队。章文君帮她挡酒,豪气的与那帮研发人员拼酒,最终喝倒。那帮研发人员未必会揪着她不放,但是欺负新嫩的总经理助理却是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许方超看着斯斯文文,手下的人喝酒却都是酒缸。

她来江州有几天时间,正好马飞也从香港回来,今天约了景和、景华的管理层一起聚餐。

楼外楼的石锅鱼一如既往的味道咸辣。马飞穿着休闲装笑着道:“天天在那边穿着正装真是要命,好不容易回来休息几天。”说着,又很狗腿的帮陈笑倒了酒,“还是陈总体谅我,给我批了五天的假期。”

陈笑笑道:“去你的。陆景给批的假,你还真当我是领导啊。”说着,指着杨显道:“这才是领导。”

杨显喝着酒,笑道:“扯我干什么。我抽出去搞品牌运营也称不上领导啊。”景少已经和他在电话里聊过,准备过几个月后将抽他出来搞手机品牌运营。景和电子方面的实际工作可以慢慢的移交给刘一平处理。

吃过饭,几个总经理级别的人找了一间茶室闲坐。杨显问道:“笑笑,景少这次有几分把握可以拿下手机行业准入证?我看了最近的报道,似乎有点不对头。报纸上的文章强烈呼吁邮电|部放开对资本的限制,并拿出景华通信举例,这是要把景华通信放到火上烤。

景少做事一向是低调的风格,怎么报纸上突然多了一些讨论手机行业的消息。出头的椽子向来是先烂掉。”

陈笑那拿着茶杯,看着里面上下沉浮的茶叶,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问他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他。报纸上的事情应该是有人故意炒作。想要拿到手机行业准入证的不只是我们一家公司。”

张梅说道:“景华通信每个月要偿还建行177万的月息,还要偿还100万私人的月息。这次拿下诺基亚十万支手机的订单,以景华通信的代加工能力大约能获得近5000万的利润。

但是2亿的私人债务会在明年5月到期。所以我认为景华通信最好今年能拿下手机行业准入证,否则财务上将会非常危险。我们的负债率太高。资金链的压力很大。

景华通信的手机越早投入生产、销售越好。”

她如今是财务总监,手下管着几十号人,负责景和、景华两家公司的财务。与瑞丰公司相关的账务也都是她处理。

陈笑点了点头,“我会给陆景反应这边的情况。我们先做好手上的本职工作。拿下手机行业准入证不会那么快。”

马飞、刘一平脸上都有些忧色,景华通信如果崩盘,瑞丰、景和电子都会无可避免的受到冲击。

…吉普车行驶前往黄海驻京|办的路上,严景铭得意的拿着手里的报纸,对齐静瑶笑道:“你这个主意不错。我姨姥爷一向不喜欢别人逼他,他看到这样的报道肯定会火冒三丈。而且,今天晚上黄远集团的董事长黄鸿奇回去拜访他,景华通信想要进入手机行业门也没有。”他姨姥爷就是邮电|部的正印部长方部长。

齐静瑶靠在他的怀里说道:“我只是出个主意,文章可不是我找人发的。”文章是苏江省的叶家找人发表,她不过是居中联络一番而已。

严景铭抱着怀里的美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惬意的笑道:“这次不用去国外留学了,真是痛快。你说这大好世界我不好好享受,干嘛要去国外啊。”

蒋书记的侄儿蒋鸿哲发神经把刘家的刘松给卖了,现在京城市里警|方正在调查西山地下赛车的幕后者。刘松已经确定出国避风头。

可以想象刘家此时的愤怒。嫡系子弟都差点被卷进到这样的丑闻案子中。这次虽说明面上是老牌公子哥胡红军的关系出手,但是稍微明白点的人都知道八成是陆景在后面捣鬼。

公子哥圈子里有谣传是蒋鸿哲泡妞时不小心在小妞面前说漏嘴结果就被陆景知道这件事。蒋鸿哲真是个怂货,这TM明显是他被妞泡了。

陆景拿着这样的把柄能不做点事才有鬼。

刘、陆两家的恩怨就不消说了。刘家现在对蒋书记也极为不满,前些天在某件事上卡了蒋书记一次。听说刘松的父亲,那位军中的高官私下骂道:“小辈无能,尽是蠢货。”也不知道是骂他儿子刘松,还是骂蒋鸿哲。

蒋书记是叔叔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所以叔叔要自己留下来准备和苏家联姻,以平衡刘家带来的压力。以后再想办法修补与刘家的关系。

这倒是正好遂了自己的意。

齐静瑶在严景铭怀里眯着眼睛没有回话。严景铭家里安排他进入燕大学习,和一个叫做苏琳的大一女生处朋友。严家有意和她家里联姻。

严景铭在她滑腻的脸蛋上捏了一把,“你去黄海任职的事情确定了。今天见面的虞书记是黄海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他和我叔叔是党校的同学。”

齐静瑶抬头咬住严景铭的嘴唇,笑意盈盈的道:“怎么这么突然?”严景铭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别装了,以你的脑袋瓜子能想不到今天中午吃饭的目的。”

齐静瑶鼻翼中发出一声诱人呻吟声。严景铭哈哈大笑,他喜欢看到齐静瑶臣服的姿态。眼睛里余光一扫,突然发现车窗外一辆蓝色的宾利。操,那不是陆景的车吗?

“超过去!”严景铭对司机吩咐道。吉普车喷出滚滚烟雾,突然加速抢了蓝色的宾利的车道扬长而去。

曾红英看到一辆吉普车突然蹿了前面来,连忙放低车速,等吉普车飙车而去时,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已经变成了红灯。

由于刹车的惯性陆景的身体向前倾,皱眉道:“这谁家的车,太不讲究了,多等几十秒红灯又能怎么样?这样搞会出交通事故的。”

他也不至于别人超他的车他就要去整人。但是,看到吉普车的嚣张态势很有些不满。

如果他知道超车的这辆悍马吉普上坐着严景铭,绝不是这样温和的反应。

在机场见到赵清芷时,她白皙的皮肤都被晒得有点黑,一路嚷着,“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和陪着她的经纪人碧姐打了个招呼,陆景笑道:“小芷,明天是继续,还是去学校呆几天?”赵清芷叫道:“二哥,您行行好吧,我回家休息得了。”

陆景一边接过她的行李,一边板着脸训道:“你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这那里是做事的态度,我让唐悦联系了黄海的一个剧组,你今晚在家里休息半晚上,明天早上四点我派人送你去机场。”

赵清芷的脸立刻垮了下来,眼泪差点流出来,“碧姐,我不想去。”碧姐为难的看了陆景一眼,她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陆先生,您看是不是让她休息几天,这次在香港选拔很辛苦。”

陆景道:“不吃苦怎么能成功。”

几人坐到车里,见赵清芷还在撅嘴生气,陆景在她的脑袋上轻敲了一记,“你可以选择去学校呆几天啊。怎么这么笨呢。一点机灵劲儿都没有。”

“不许打我的头。”赵清芷捂着脑袋,生气的瞪着陆景,“你才笨。你和‘斜眼王’一样讨厌。”说着话,伏到碧姐怀里呜呜的哭起来。

斜眼王是她的班主任。

陆景摇了摇头,真是温室里的花朵,“这样吧,如果你选择回学校读书的话,自然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我记得高二的暑假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我七月份可以带你去香港好好玩一次。”

“说话算话?”赵清芷摸着眼泪坐起来。她这次去香港算是白去了,天天窝在酒店里面琢磨表演的事情,哪里有心情出去逛街。

陆景竖起食指摇了摇,“一个要求,回去和你爸说一声你不想当明星。那么七月份去香港购物的费用我全包了。”

“拉钩。”赵清芷含着眼泪说道。她在选角的时候都快被那个胖乎乎的导演给骂死,她足足被骂了一个小时,要不然她在京城里也不会被陆二哥几句话就弄哭了。

“成交”陆景和她拉钩,心里叹了口气。大费周章终于是把这位小姑奶奶搞定。接下来就需要她爸出面说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