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30章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第两百三十章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张军默默的看着刘松百般不情愿的走进安检闸机里面。刘松那神态仿佛是山高水远、一去不复返的慷慨之状。

“小山,咱们是不是得做点正经事了?我在来的路上看到陆景的宾利车了。”

刘小山和张军并肩而立,沉默的看着大堂哥刘柏正在挥手送别刘松。不是他们不努力,实在是对手太耀眼。

张军抿了抿嘴唇,“以前夏庆平和我们走得多近,自从他和何媛好上以后都不待见我们。你看大院的玩伴还有谁和咱们亲近?周俊华和咱们越走越远,他在华夏军事大学表现出色,自成一系。但是他的未婚妻李子君家和陆景似乎关系不错。

我们俩被孤立了,就像之前王灿和陆景被我们所孤立的那样。”

刘小山长叹了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办?”

张军看着干净的水磨石地板,炫目的广告牌,错身而过的空姐,背着旅行包的乘客,下了决心,“我听我爸的,不能再这么混下去。我准备去华夏军事大学读书。在燕大这一年就算白读了。你呢,什么打算?”

刘小山苦笑道:“我两个堂哥都在军中,我自然是想走仕途,像我爸那样。所以我还得老老实实的在大学里面混三年,等到毕业才能参加工作。”

“小山,时间不等人啊。你看陆景,经商搞得风生水起。我就怕三年之后我们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唉,李菲菲要是知道她的追求者如此优秀…”

刘小山听着飞机轰鸣的起飞声,也有些感慨。虽说当初追求李菲菲有恶心陆景的成分在里面。但是那么优秀的女孩儿,他怎么可能不动心。可是如今伊人已在异国他乡。只怕这辈子都没什么希望。陆景呢,他怎么想的?想来也是好笑。两人因为李菲菲结怨越来越深,最后李菲菲却是谁也没有选择。

“走吧,小松上飞机了。”刘柏走过来说道。他长的十分英俊,国字脸,悬胆鼻,浓眉大眼,昂首阔步而行很吸引女孩的目光。

前来送刘松出国的还有一些亲戚和他的朋友,跟着刘柏一起离开机场。

刘小山在车内看着天空中飞行而过的飞机时,突然升起一股想去美国的想法。他真的很想和刘松换换。

在见到陆景的那一刻。张胜利真是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受。“景少!”张胜利双手紧紧的握住陆景的手。

陆景笑着拍拍他的手背,“走,我请客。我们喝一盅。”这段日子张胜利怕是倍受煎熬。陆景请赵清芷那小丫头吃过午饭后送她回家。接着来和张胜利见面。

张胜利心中长长的出一口气。前天去老丈人家参加一个小辈的生日宴,饱受了一顿夹枪带棒的话语。妻子那个势利眼的大嫂在国营商场当售货员,损人的话像不要钱似的向他丢来,端的是牙尖嘴利。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啊!

老领导给他打过电话,要他相信组织,组织对他另有重用。可是非得到见陆景的那一刻他心里的石头才落地。陆景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有几个地方有空缺。你考虑考虑。

坐在香格里拉金碧辉煌的包厢里面,张胜利心里的感觉油然而生。没错,就是那种往日权柄在手的自信感。官场之上那真是其兴也勃,其衰也忽。跟对老板真的很重要。

“前些日子要多谢张主任鼎力相助。这段是我爸生病了搞得现在才请张主任吃饭。希望张主任谅解呐。”陆景笑着和张胜利干了一杯茅台酒。二钱的小杯,两人喝得意兴飞扬。

“景少,太客气了。”张胜利笑着举起酒杯。“这一杯祝陆老早日康复。”他现在是连探病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这样表示一二。

陆景和他干杯。咂咂嘴说道:“辽东省纪|委、春城市纪|委、苏江省纪|委这几个地方都有空缺。当然,你想去江州也可以。”

张胜利想了想说道:“景少希望我去哪里?”干工作不是你想去哪里。而是领导需要你去哪里。要有“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觉悟。

陆景愣了一下,到没想到张胜利这样一问。看来他做到副|厅|级也不是全靠袁市长的提拔,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吃了几筷子花生米,陆景慢慢的嚼着,“我希望你去苏江省,但是那里风险不小。”

张胜利笑着道:“请景少放心,我有信心干好工作。”风浪再大,只要在船上就没事。陆书记的船不是那么好上的,有机会就得赶紧抓住。

“行。既然张主任有信心,那就定了。”陆景爽快的点头。大哥的对手都在苏江。杨修武在建业,魏源在苏城。他需要有人打进去当钉子。不求发挥多么大的作用,至少要起到眼线的作用。

陆景和张胜利连干三杯,“我在这里预祝你工作顺利,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一并提出来,我帮你解决。”

张胜利摇摇头,“暂时没有大问题。”他是去闯一闯龙潭虎穴,当然不带家属。

正说话着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你在哪里?快点来四中,有人在校广播里面向小灵表白。快,五分钟之内一定要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电话董冰急冲冲的说道。

陆景差点没笑出来,董冰演戏还真是差了点。“后果不堪设想”这句话真是画蛇添足。他相当清楚丁灵对他是什么态度,两人都已经只差最后一步,如果只是一个广播表白就能打动她,那自己看人的眼光未免太差劲了一点。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必须要赶到四中去。有人在等着他。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四中高三年级所有的学生在下午第一节课之后听到一条劲爆的示爱表白。

“丁灵。从第一眼起,我心便已沦陷。从第一眼起。我便记住你柔情似水的眼眸,从第一眼起。你容颜的光彩便驱逐了我心底的黑暗。在即将结束三年高中学习生活的时刻,我忍不住在此倾吐我的心声。虽然如此的冒昧,但我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大声说:‘我爱你!’”

高三(五)的教室里轰然大笑。今天已经是6月27日,还有十天就将进行高考。课程表上安排的都是自习课程,这时候自然也没有老师在教室。

此刻五班教室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手拿着一束玫瑰,顶着五班学生们打量的目光苦苦的撑着。他只看着丁灵。

丁灵的同桌低声笑道:“赶紧答应他吧,看他那可怜样。很浪漫哦,去年也就李闻道学长对关宁这样表白过。”

丁灵咬着柔嫩的嘴唇,心里想:“我才不要答应呢。”她忽而想念起某个经常逃课的人来。他不在四中里面肯定听不到此刻正在不断循环播放的录音。

五班里面也不知道那个女生带头喊了一句。“答应他,答应他。”一群好事者在起哄。余乐右手握拳,内应发动了,机会就在此刻。他大步走进教室里面,快步走到丁灵面前,将玫瑰花递到丁灵的面前,“可以吗?”

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忍不住在颤抖。

林蓉笑看了一眼正在认真看书的杨晚婷,“晚婷,你还在看书啊。不看看好戏?我觉得余乐要是能在大操场上放几枚表白的烟花该多浪漫啊。试想一下,烟花灿烂的青春以这种完美的方式落幕。呼,人生可以无憾了。”

杨晚婷微笑着道:“有什么好浪漫的,浪费时间。”说着。继续推导公式。对教室里狂热的呼喊声充耳不闻。

林蓉倒是有些疑惑,校园里面的播音室不是谁想用就可以用的。李闻道去年能在里面讲几句,因为他是校学生会的主席。现任的校学生会主席董冰和丁灵不是好友吗?难道她支持九班的余乐追求丁灵?

丁灵站起来摇了摇头。甜美清纯的脸蛋上有着两抹红霞。

余乐紧张的差点要倒了,见丁灵摇头。心脏更是缩紧,他干脆把手中玫瑰花放到丁灵的课桌上。伸出手,说道:“对不起,很冒昧。我在月夜下独自徘徊了三个晚上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说话的时候,五班的学生们慢慢的安静下来,听着他说话。

“我以最真诚的心来表白纯真的爱,你可以接受我吗?”余乐看着丁灵的大眼睛。她的眼睛十分灵动,只需一眼便能传递出千言万语、万般复杂的感情。

他永远忘不了她这双美丽的眼睛,这是他整个高中三年最为亮丽的色彩。

此刻,丁灵楚楚动人的眼睛里泛出异样的涟漪,秋波里脉脉含情,微圆的脸蛋露出清浅的笑容。余乐心里极为欢喜,想要去握住丁灵的手。

丁灵将手背到身后,身体缩回到同桌身边,美目定定的看着歪在门口气喘吁吁的某人。

陆景让曾红英飙车从西月区的香格里拉酒店直奔四中,又从校门口一路狂奔而来。

陆景站直身体,喘着气说道:“不算晚吧?”五班的学生都在看余乐表白,冷不防有人冲到了教室门口,这句话却是把众人的眼光吸引到他这个不速之客身上。

陆景快步走到丁灵座位面前,扫了余乐一眼,“让一让。”余乐堵在丁灵的座位前了。

余乐只觉得万念俱灰,默默的退后两步,但是还是不死心的看着丁灵,他多么希望她的笑容是为他而绽放。

陆景笑着伸出手,“还好赶上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丁灵脸上的笑容如同鲜花绽放开,将背在身后的手放到陆景的温暖的手掌之中,她走出座位,回头对余乐认真的说道:“我拒绝你的表白!”

说完,和陆景牵手走出五班的教室。

余乐失魂落魄的呆立在原地。五班教室里面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一向逃课逃得不见踪影的陆景会出现在这里。不认识陆二少不要紧,关键是听说过他的名声。传闻当年他为丁灵一怒出手,暴打两名校篮球队员。看来两人早有恋情。

林蓉瞪大眼睛说道:“不是吧?丁灵跟他有关系,太不可思议了,置关校花于何地啊?”

杨晚婷把答完的数学试卷合上,淡然的说道:“有什么好稀奇的,他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别替别人操心了,继续备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