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32章 谁在幕后

第两百三十二章 谁在幕后

“当然不耽搁。”陆景笑呵呵的道。秋兰姐就是给力啊,先是拒绝莫心蓝的邀请,马上就邀请他一起吃饭,这无异于一记“耳光”抽在莫氏姐弟的脸上。

莫少锋脸色有点灰。他追了这位美女老师几个月却没有丝毫的进展,今天又在姐姐面前丢脸,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莫心蓝狡黠的一笑,对陆景道:“你想不想知道这次报纸上针对景华通信的风潮是谁在后面主使的?”

陆景也不上当,淡淡的问道:“你会告诉我吗?”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莫心蓝笑颜如花,拿眼睛瞄了瞄邵秋兰,对陆景道:“北海公园那里的月明楼饭菜味道不错,我打算带少锋过去尝尝。说不定一会我心情好就会告诉你。”

陆景笑着摇头,“改天我们再约时间聊吧。”他对莫心蓝的人品没什么信心。如果两人是朋友,他会相信莫心蓝心情大好之下会说出来,问题是两人是朋友吗?

莫心蓝见陆景不上钩,招呼不情不愿的莫少锋上车。心里暗骂这小子鬼的很。

陆景看着天蓝色的保时捷消失在燕子山脚,对邵秋兰说道:“秋兰姐,我们不行去大学城那边吃饭吧,那里有家精致小店的饭菜还不错。”

大店吃气氛,小店吃味道。以他和邵秋兰熟悉的程度倒也不用刻意在乎用餐地点的档次,反而是要味道可口才行。

三人在大学城里面吃过晚饭,陆景提议道:“北海公园这会儿荷花挺漂亮的。夏季的夜景很美,要不我们去那儿消消食?”刚才莫心蓝提了一句北海公园,他倒是想起来北海公园的夏季美景号称是“秦淮夏”,那里风景极佳。

邵秋兰讥笑道:“我在京城里面读了四年的大学,外加工作三年,难道还没去过北海公园吗?我要回四中监督学生上晚自习。你这样的学生,我懒得管你。”

对陆景的私生活她极度不满。算上关宁,还有那天清晨在他卧室里的那个女孩。再加上丁灵,他一共和三个女孩保持了关系,真是够混蛋的。这要是她弟弟早就大耳光抽过去了。

想到弟弟此时在街上当混混的情况,她不禁黯然神伤。

陆景耸耸肩,他早就没把自己当做高中生。扭头看向丁灵。丁灵浅笑着道:“陆景。我也在京城呆了十八年哦。”

这个小妮子纯属看他笑话。她还没满十八岁,怎么就在京城里呆了十八年呢?

走到十字路口,邵秋兰把陆景叫到一边训斥道:“你和丁灵怎么回事?你搞得什么鬼,你自己身上一堆烂帐。还要招惹她。没骗人家小女孩吧?”

陆景摊手道:“秋兰姐,我的品性有那么卑劣吗?小灵知道我的事情。”

邵秋兰上下打量了陆景一下,还真不知道他有这本事,说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想法。我要还是丁灵的班主任一定会通知她家长。明天是周六,晚上陪我去酒吧喝酒。”

“行。”陆景答应的很痛快。知道她因为她弟弟的事情心里不痛快。但是这种家务事他没法多嘴。

看着邵秋兰消失在夜色中,陆景搂在丁灵,在她的圆臀上捏了一把,“学会看我笑话了啊。你要满了十八岁,我早把你吃了。”

下午的时候陆景虽然把丁灵剥得如同小白羊,但是依然没有吃掉她。她胸前的双峰丰翘、饱满,比小漓的还大。圆臀丰满,弹性十足。如此丰腴、美妙的胴|体能在瞬间燃烧掉男人的理智。

要是丁灵满了十八岁陆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

丁灵俏皮的微吐香舌,靠在他怀里娇笑着道:“下次不敢了。”两人依偎在一起。重新走回到湖东路上,在路边看着夜色中的燕子湖。夜风凉爽,水波频动,有茂盛的树木倒映在湖面上,弯弯曲曲的影子模模糊糊看不太清。

“陆景。丁灵和你在一起吧。我们班主任问起丁灵了,你赶紧送她回来。呵呵,都七点半了,你们再不回来。我看他会通知你们双方的家长了。”林蓉打来电话说道。

毕业表白的事情年年有,学校虽然不会处罚学生。但是也要保证不让学生做出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陆景挂了电话,在丁灵滑腻的脸蛋上抚摸着,“我送你回学校,你们班主任在找人了。不然会通知你爸。”

“哦。”丁灵咬着娇润的嘴唇,抬头看着陆景,眼眸里有着期许的目光。陆景低下头亲吻着她的红唇。

半响,丁灵才娇喘着气说道:“你是大色狼。”说着,却是依依不舍的抱着他的腰,宛如一只灵猫缩在他怀里。

莫少锋气馁的和姐姐一起吃饭。平时最爱吃的青豆嚼在嘴里却是没什么味道。

莫心蓝蹙眉道:“这么大人了,怎么就沉不住气?不就是一顿晚饭吗?”那个女老师的容貌气质都是一流,就是脾气大了点。看样子能把少锋吃得死死的。

莫少锋郁闷的道:“姐,你和陆景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我不关心。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真心喜欢的女子,她现在却在和别人一起吃饭,我能不灰心丧气吗?”

莫心蓝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弟弟真是分外草包,毫无上进心,只能是个富家公子的命。

“陆景是她的学生。两人就算是天天一起吃饭又能怎么样?”

莫少锋嘴角动了动,没敢在姐姐面前说那些混账话,但是在心底他却认为陆景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魏晓华纠缠秋兰的事情都是他摆平的。只看秋兰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两人根本就是如朋友一样交往,那里是什么老师和学生。

其实就算是老师和学生,就没那种可能吗?

莫心蓝想着现在这个时间点黄董应该已经和方部长见面了,也不知道两个人谈得怎么样了。

这次的幕后者操作十分高明。如果方部长不同意,景华通信绝对拿不到手机行业的准入证。然后,他们的资金链能不能撑得住高额的月息呢?要是能再来一记狠手,恐怕就能彻底地摧毁陆景的资金链。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节点,苏远那边的动作就可以实施了。

正想得入神,电话突然响起来。莫心蓝说了两句挂掉电话。见弟弟莫少锋看着她,“怎么了?”

莫少锋道:“姐,陆景这么晚邀请你去北湖上泛舟不会是好事吧?”

“他能把我怎么样?是他求我办事。”莫心蓝气恼的横他一眼:“我正好要欣赏欣赏他求人的模样。”

莫少锋还是不太放心,吃完饭后一直跟着莫心蓝走到北湖岸边。见陆景正在那里等着,走上前很认真的说道:“陆景。你要是敢伤害我姐。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陆景不屑的笑了一下,莫少锋这小白脸大概忘了是谁把他打得哭爹喊娘的,对莫心蓝微笑道:“莫心蓝,你弟弟有恋姐癖吧?”

“废话真多。陆景。别忘了,现在是你求着我告诉你幕后者的名字。”说着,踏上一只小船,回头对莫少锋道:“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去。”

陆景笑着摇头走上小船。他可不会求莫心蓝,等一会她就知道自己的底牌了。

莫少锋在岸边看着他姐和陆景坐船往湖心而去。

北湖岸边有游船提供。由专人驾驶绕湖而行,以小时计费。游船是那种乌篷船,两头尖,中间有顶棚遮住太阳,侧面是木制镂空的栏杆。坐在船中即可欣赏到湖景。一条船大约能坐十来个人。也有用气艇改装的小船,只能坐4个人。

船中有一方小长桌,长凳在两侧栏杆下面。陆景双手叠在脑后,悠然的靠在船厅的栏杆上。晚风徐来,荡舟行走在湖光山色中。实在是一件美事。

“想好报哪个名字来糊弄我没有?”

莫心蓝轻笑道:“我需要告诉你名字吗?陆景,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莫心蓝脸上的笑意逐渐扩散,在夜色微亮的灯光映衬下若鲜花在刹那间绽放。她此刻心里充满了得意之情,让陆景这个难缠的家伙吃瘪可真不容易。

“我以为你至少会报出个人名出来糊弄我。”陆景眯着眼睛笑道,“龙盛国际最近资金链有点问题吧?”

莫心蓝眨眨眼睛。不置可否。

“龙盛国际看到董坤城的资金抽离香港楼市之后,也打算抽出40%的资金,但是却突然遭到了相关部门的调查,导致延误时机。只撤出了大约5%的资金,现在他们总计可能有5亿美金套在了香港楼市中。你说。董坤明要是知道你在后面捣鬼他会怎么想?”

莫心蓝脸色变了变,旋即娇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陆景笑道:“不明白不要紧啊。我只是想要知道幕后者是谁?”

“你不怕我骗你?”

“无所谓。”陆景很有自信的笑了笑。一般到莫心蓝这样地位的人不会随口骗人。要么不说,要么说真话。当然,他和莫心蓝有些过节,她说假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假话也会有点参考价值。她不会用一个看起来不可能的人名来蒙他。

莫心蓝却是嫣然一笑,看穿陆景的心思,“我报个假目标给你,你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总要几天的时间吧。等过几天龙盛国际就是只死老虎。董坤明对我而言没什么威胁,我何必在乎你的要挟。”

“问题是现在这只老虎还没有死,还有力气咬人。”陆景把手机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确实要几天时间,但是查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却用不了那么久,你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