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33章 放下面具聊天的可能

第两百三十三章 放下面具聊天的可能

莫心蓝看着陆景,心里又重新涌起那种难缠的感觉,“好吧。幕后的人是叶文斌。”

“叶文斌?”陆景脑子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这段时间唐悦的人手都在香港那边收集资料。报纸上鼓吹景华通信的文章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是谁在后面捣鬼。虽然他已经让唐悦找人查查,但是肯定还要几天的时间。

叶文斌这个名字真是出乎意料。

“苏江省叶家的老二。叶强文的父亲。”莫心蓝看向船厅外的水面。暮色如墨。

陆景诧异的道:“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莫心蓝讥笑道:“你把他儿子打断腿现在还在**躺着,没好处的事他也会去做。”

陆景用手点了点额头。教训叶强文是因为这小子打张漓的主意。打了小的惹出老的。但是这件事绝非那么简单,叶家要报复也不会等到现在,早就该跳出来。莫心蓝在故意误导他的想法。

莫心蓝看着陆景皱眉思索,虽然看他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在沉思的时候很有些男人的味道。尤其是她知道陆景心机有多么深沉,说不定一会儿脑子里又冒出坏水来。

“有哪些企业要求邮电|部放开对手机行业的限制你心里应该大致有数吧?报纸上的事情是他们在推波助澜。但是首先挑头的是叶家。我这么说算是很有诚意了吧,你是不是应该把手机收起来。”

陆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他哪里知道有几家企业。那些企业又不会把企业战略喊出来。谁不明白闷声发大财的道理?

他收起手机说道:“放心,损人不利已的事情我没工夫去做。对付董坤明这件事情上我们能找到共同利益点。”

莫心蓝那里肯信他的鬼话。这年头损人不利已的人多了去。损已利人的人倒是少见。

“你对香港发生的事情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商业竞争同样需要收集竞争对手的情报。你别和我说莫氏集团没有这样的机构。”陆景看着船厅四角挂着的红色灯笼。灯笼里的小灯泡发出柔和的灯光,愈发显得船厅内的静谧。

北海公园这里离关宁的家大约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关宁还在江州参加学校里组织的一个暑期实践活动。否则,她早该回到京城了。

莫心蓝微笑了一下,试探道:“陆景,你为什么把眼光投入到数字手机这个领域,好像景华通信很早就成立了研发部门,对吧?”

陆景笑着道:“怎么。你也有兴趣进来?我举双手欢迎。”

莫心蓝轻撩自己的秀发,“我没有兴趣。天下赚钱的生意多了去,要做自己擅长的生意。我一没有技术团队,二没有销售渠道,仅凭天蓝国际在京城的那些销售渠道能顶什么事?”

陆景听得出来她话里真诚的意思。如果这位前京城第一美女不是对手。一起坐船同游实在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她那高贵里面透着性感的气质。再配上无暇的容貌,完美的酥胸,是个男人都想把她压在身下**一番。

“你组建天蓝国际的目的已经难以实现。除了新虹百货还被你压制外,其余的生意你都压不住我。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你可是承诺魏晓华一年之内将我的资本清除出京城。”

“赚钱!”莫心蓝横了陆景一眼,说道:“你不如说说你打算怎么拿到邮电|部的手机行业准入证吧?”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告诉你了你不得坏了我的好事。”陆景哈哈笑道。

莫心蓝娇俏的道:“那你问我的打算干什么?我要告诉你,你不是一样的要做出针对性的动作。”心想:“哼,这次你失算了,狙击你的另有其人。我就是个看戏的。”

陆景笑着点点头。游船绕北海一周。慢慢的驶回到岸边。陆景走上岸感叹道:“什么时候我们两个要是能都摘下面具开诚布公的聊聊天,那或许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不得不说,莫心蓝是一个让人着迷的尤物。

莫心蓝优雅的提着裙子从船里走出来,“还没到睡觉时间你就开始做梦了。你把辽东针对我叔叔的小动作撤掉再来说这件事。”

陆景笑着摇头,“我说了让你回去多读读《资治通鉴》,看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两人说着话走向停车场。莫心蓝美目瞪了陆景一眼,不理解他的意思。

陆景也懒得解释,坐进自己的车里。以史为鉴,涉及家族兴衰之事决不可有妇人之仁。他怎么可能放弃对莫家的打压。莫家与刘家绑在一起就注定了是敌人。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他没有自残的癖好。

西月区。方家的四合院里。

客厅之中黄鸿奇端着古香古色的茶杯和方博韬聊天。他们两个认识差不多四五年。黄远集团总资产几十亿美元,黄鸿奇作为黄远集团的董事长成为邮电|部部长的座上宾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方部长,有些人搞得太过火了,居然在华夏日报上质疑邮电|部的政策,这怕是会让你身上多处不少压力啊!”黄鸿奇慢慢悠悠的说道。

方博韬身材矮瘦。面无表情的喝着茶,“工作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这点小事情不算什么。倒是黄董身为商界人士,你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

大家都是修炼多年的老狐狸。反而没有必要试探来试探去。黄鸿奇今天过来绝非简单的拜访。他正等着黄鸿奇的正文。

黄鸿奇笑道:“黄远集团没有进入国内通信器材市场的打算。我在江州投的那个通信技术研发中心主要还是为东南亚的市场服务。

我有个朋友想让我帮忙问问私营企业有没有可能进入数字手机行业。”

方博韬把茶杯放到右手边的木桌上,“部里面优先考虑的是国有企业。信息安全的无小事。私营企业进入这一行业不利于监管。十五|大之后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黄鸿奇点了点头,时值换|届,各部门的动作却是都很谨慎。唯恐出错。换|届之后拿出明确的方案倒是挺合适的。

“爷爷。黄爷爷好!”方浅语提着水壶过来续水。她正好听到这句话,眼睛珠子转了转,给白青色的茶壶加好水之后,婷婷袅袅的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间里面给铭表哥打电话,通报最新情况。

黄鸿奇眼睛里神色闪了一下。以他多年的经验自然能看出方博韬这个柔嫩娇美的孙女已经不是完璧。也不知道谁那么好福气吃了她的头啖汤。

听说方博韬的儿子是搞娱乐公司的,看来家教不严啊。

“浅语就是懂事啊,我那几个孙子孙女没一个让人省心。前些日子黄晖在江州淘气,还让人给打了,硬生生的关了十五天的治安拘留。”

方博韬微微笑起来,这个孙女却是让他很得意,懂事听话,善解人意,笑着和黄鸿奇聊起小辈的事情来。

赵清芷那个小丫头依诺和她家里说了不再想去当明星的事。第二天上午在赵晓丰的引见下陆景拜访了邮电|部的乔副部长。

在乔副部长的家中两人聊得还不错。乔副部长明确表态支持景华通信进入手机行业,但是景华通信的产品一定要能通过部里面廖总工的那一关。否则他也不好开口说话。

中午由王灿请客吃饭,夏思雨和赵清芷两人也在。四个人坐在cafe105里面吃西餐。赵清芷不放心的问陆景,“二哥,说话算话要算话哦,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八号了。你什么时候去香港啊?”

“再等几天。”泰铢已经顶不住国际货币炒家的攻击。7月2号泰国就会放弃对美元的固定汇率,实行浮动汇率。由此揭开亚洲金融风暴的序幕。

谢晋文这些天都在香港盯着。陆景过几天就会去香港转转,检视自己的收获,安排下一步的行动。

王灿切着牛排笑道:“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啊。唐悦都已经在香港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冯逸风昨天来找我喝酒,抱怨说现在泡妞都找不到搭档了。”

陆景却是感觉到小腿被踢了一脚,夸张的惨叫一声,“小雨,你踢错人了。”夏思雨不好意思的吐着舌头,“对不起啊,陆景哥。”她本来是想踢王灿的。

“二哥,你好可怜哦。我保证小雨是故意的。”赵清芷扶着夏思雨的肩膀咯咯娇笑不止。

“你才是故意的。”夏思雨去掐赵清芷的腰。

陆景笑着摇头,小丫头们的快乐真简单。他对王灿说道:“为后面的收购做准备而已,你手上有闲置资金可以拿出来投机一把,我估计两三倍的收益率还是有的。”

董家的事情倒是不方便当着两个小丫头的面说。看情况美人痣和她们俩应该是闺蜜。

王灿扶着自己的眼镜说道:“暂时抽不出来,我都拿来发展公司了。手机行业准入证的事情你搞的怎么样啊。我感觉风向不对啊。历来是捧得越高摔得越很。”

陆景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初他就是用表扬信拉下了常新县的郑书记。捧杀有时候比大棒还厉害。

“这件事是苏江省的叶家在后面捣鬼。其实换一个角度看未必是坏事。如果邮电|部非得在私营企业里面选一家,景华通信就占有先机。当然,事情太过火就没得玩。我已经让景华公司进行媒体公关,以正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