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0章 再遇苏琳

第两百四十章 再遇苏琳

叶文斌坐在飞机上还在琢磨陆景这个人。儿子叶强文的腿不能白断。从小到大他虽然打过儿子不少次,但是断腿这么大的苦头儿子却从来没有吃过。

必须要给陆景一点颜色瞧瞧。当然,需要依势而行、量力而行、注意分寸。陆景背后的政治力量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需要把陆景琢磨透彻才能作出针对性的动作。谋定而后动。

抛开儿子对陆景评价中的偏见,诸如“手法下三滥、好斗如蟋蟀、暴力癖、小混混”等词语,剩下一句“诡计多端”倒是颇为贴切。

景华通信的贷款事件从很多小细节可以看出他别有用心,故意模糊关键信息,引起他人的揣测。最终拿出证据获取各方支持,将严家的势力从建行中清除。

听说背后更高层次还有斗争和妥协,但是那种信息就不是自己所能知道的。

这些年商业天才他也见过不少。有的如流星陨落,有的短暂的辉煌后沉寂,有的人也获得成功。

但是很少有人从商业领域去搅动官场斗争的风云。

陆景这个人很特别。

固然有他身份背景的原因,但是他本身的能力,特别是政治斗争的能力很值得人重视。

燕大的东北角有一家百怡咖啡馆环境幽雅、舒适,是不少情侣消磨时光的去处。

陆景约了叶妍见面了解她办理丁灵入学的情况。罗华带着两人来这里小坐。这里很适合谈事情。

叶妍穿着暗红色的刺绣连衣裙,大气典雅。而她抱着两本书在胳膊上的造型让她身上透着知性美。

罗华初次见她,不由得被她的容貌震慑住。心想:“陆景这小子怎么交往的都是这些绝色的美女。这女子放到我们燕大绝对是校花级美女。”

“最近修身养性啊?”陆景要了三杯咖啡,笑呵呵的问道。叶妍昨晚上才从香港回来,接着就来燕大看书。确实大异于从前散漫的生活态度。

叶妍心里暗骂道:“我不装成这样你会有心思帮我?”她脸上挂着清浅的笑容,轻声道:“昨晚睡得挺好的。在家里也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书,消磨时光。”

接着说道:“丁灵入学的事情没什么问题。你把她的档案你取出来给我,我明天再飞香港一趟,可以把入学通知书拿到。”

“档案在江州大学里面。我会安排人拿来。”陆景笑着点点头,费用他已经预支部分给叶妍,回头自会有人和她核算。

陆景伸手给叶妍介绍道:“这是我表哥罗华,也是你未来的合作伙伴。”

说着。对罗华说道:“叶小姐是苏江省的名门闺秀。她打算在京城开一间女子美容会院。你帮着跑下相关的手续。”

罗华既然有意进公子哥的圈子,陆景自然希望他能有一份稳定的经济来源,而不会为了钱去干某些不好的事情。

但是,直接给钱是很伤人自尊,并且劳动成果是自己奋斗所来才能珍惜。所以陆景打算让他帮叶妍出面跑一跑相关的手续,店面租赁、装修等事宜。

以叶妍的交际手腕,运营一间女子美容院不会亏钱。把她丢在女人堆里,琴姐总不会担心她走邪路了吧。

罗华笑着点头,“行啊。”心里却是有点不托底,打算回头找唐悦问问。貌似唐悦在香港还没有回来。

“股份问题你打算怎么分配?”陆景问叶妍。“你还有一个合作伙伴,鲁东省常|委副省长的儿子,冯逸风。”

叶妍现在才知道陆景要给她出得是美容院的主意。刚准备问问具体细节他就谈到股权问题。

心里暗自翻个白眼,你把你狐朋狗友都安排进来,我能有发言权吗?当即拿着烤瓷咖啡杯子喝咖啡。眼神飘忽的看向窗外。

陆景看她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道:“冯逸风会在法国帮你请一个高级美容护理师,不然美容院的技术活你能搞得来?

再说他冯大少的牌子在京城地面上也有几分薄面。”

陆景平常肯定是懒得管美容院的小事,所以把冯大少拉过来顶着。

叶妍收回视线说道:“我占几成股?”

“你是老板,你说你占几成股?”陆景没好气的说道。真是个花瓶。做生意想做大不拉后台怎么行?白费心思帮她把冯逸风拉进来。她八成以为自己找人进来当老板剥削她的。

喝了一口咖啡,见叶妍笑颜如花,讽刺道:“真不知道你在恒跃集团怎么当的副总。基本的套路都不清楚。

这间美容院总资产价值约有300万左右。你占80%,冯逸风占10%,罗华占10%。

你对人家法国来的美容护理师客气点,别摆你的强势作风。护肤品、护理的药物都是从法国进口,基本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和客户拉好关系就成。这对你来说不难吧?

一年下来轻轻松松赚个几百万,足够你混吃等死。”

叶妍笑吟吟的听陆景描绘前景,正有点感觉,听到“混吃等死”几个字气得嗓子都冒烟了。

本来还打算单独请他吃饭好好谢谢他的。现在却是没了这个心。

陆景说完,不理她银牙暗咬的表情,对罗华说道:“以300万计,那三十万我先借给你,回头美容院分成了你再还我。”

“好。”罗华自然不会拒绝陆景的好意,倒是有些好奇陆景和叶妍的关系。看情况陆景似乎对这美女看不上眼,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她。

按照陆景的说法,找个职业经理人可以轻松的把叶妍的位置换掉。莫非是因为刚才所提到的丁灵入学的事情?但是也不至于安排得这么细致吧。

罗华慢慢的喝着咖啡,听陆景和叶妍说美容院的具体事情。咖啡馆里琴声叮咚,气氛舒适,节奏缓慢。唯有陆景气急败坏、压着声音说话的表情不怎么协调。

陆景差点没被叶妍气死。她自称每周做三次美容spa,却是对人家美容院怎么运作的一点都不了解。

锦衣玉食到她这种程度真是奇葩。你看也该看会了吧。

陆景虽然没有进过美容院,但是张漓挺喜欢在家捣鼓这些东西,偶尔也会去美容院护理一下。耳濡目染之下他大致也能了解道美容院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商业运作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

叶妍争着大大的眼睛听陆景说话。被陆景说急了,也顾不得装淑女,直接反讽。

等说了个大概之后,已经到了傍晚。陆景拍手道:“晚上你请客吃饭,浪费我一下午的口水。”

“行,我请你们去燕大食堂吃饭。”叶妍被骂得一肚子怨气,心里正不爽。

叶妍结账的时候,有个男子上来搭讪道:“女士,要不要我帮你付账。你的男伴太没有绅士风度了。我可以请你去正宗的西餐厅享受一顿法国大餐。”

叶妍正好想发火,有人送上门来,当即说道:“你是哪里来的土老帽?姑奶奶难道还没吃过西餐吗?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滚一边凉快去。”

说着,高昂着头踩着高跟鞋走出咖啡馆。

看着讪讪的站走道边的男子,陆景心里大笑。这男子八成看着自己冷嘲热讽了叶妍一下午,觉得她低眉顺眼的好欺负。殊不知“叶影后”骨子里的性格强势的很。

三个人顺着校内的马路往食堂而去。罗华落在后面给陆景说黄紫琪的消息。他在京城市工程大学有个朋友知道黄紫琪的事情。黄紫琪这朵带刺的玫瑰在城市工程大学很有名气。

“爷爷,那就是陆景。”方浅语与男朋友程东华一起陪着爷爷在燕大里面散步,正好迎面碰上陆景三人。

方博韬挽着孙女的手臂,看着一个五官轮角分明的青年由远而近,行走间有股子英气勃勃,给人精力充沛的感觉。眼神清澈从容,算不上英俊,但是加上这双眼睛就能感觉到这青年与众不同之处。他身上有一股内敛的自信。这种自信会不知不觉的感染到身边的人。

他阅人无数,自然一眼能看出个大概。能让景华通信一年的时间就拿出数字手机样机的人物确实需要与众不同。

陆景看到方浅语和程东华陪着一个老者走过来,他无意打招呼,准备从左边走过。

左侧路口走来一对俊男靓女,男子笑道:“陆景,你干嘛装着不认识我表妹?”

陆景视线扫过去,发现是严景铭和苏琳。他倒是听过最近的传闻。因为自己的那一记闷棍,刘家和蒋书记不太对付,严昌舟有意让侄儿和苏琳在一起,以求平衡刘家的压力。

倒是苏琳她父亲因为自己借冯副省长之手清掉白家政坛势力的缘故,提前了七年的时间上位。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以苏书记的能力和被大佬赏识的程度,必然会成为学院派的头面人物。

记忆里他对大哥并不认可。大哥的事,很难说到底有没有他的影子。虽然直接发难的人是严昌舟,但是后面的故事谁能说的清。

严昌舟和他的关系估计不会很差。

苏琳对严景铭一点好感都欠奉,对陆景也没有什么好感。她第一次见陆景就是看着他暴打刘松和莫少峰,那个时候他可是意气风发,嚣张不可一世,但是他现在居然被严景铭调笑。

要是他父亲还在位置上,严景铭敢这样?

她忽而有种“落地凤凰不如鸡”的感叹。

陆景冷漠的看了严景铭一眼,真是嘴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