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1章 告别大学

第两百四十一章 告别大学

“姨姥爷好!”严景铭恭敬的喊道。他最近在燕大读书,闲暇时泡泡妞、和苏琳见见面,日子过得不错。

今天意外的碰到陆景,想要借姨姥爷的势敲打他几句。建行的事情被这他坑得太惨,差点就要出国读书。

方博韬慈祥的答应了一声,对苏琳道:“你就是苏家姑娘吧?长得真是俊俏。男才女貌啊。”

苏琳连忙道:“方爷爷好。”她心里不屑的撇撇嘴。她可没看出来严景铭有什么才华。

方浅语笑着喊道:“铭表哥。”程东华在看到陆景的那一刻起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这时也不得不先喊道:“表哥”

严景铭在京城组建了一家才智俱乐部,专门网罗大学里面的英才。才智俱乐部提供各种聚会、酒会等交际方式,让大家扩展自己的人脉圈子。他那天在来仙居吃饭就是俱乐部组织的一次聚会。

陆景没想到这个老者就是他需要公关的对象--方博韬。方博韬此时的形象和他在照片上的形象相差太远。陆景还以为他是方浅语或者程东华的某个长辈。

见方博韬的视线落到他身上,礼貌的喊道:“方部长好。”

方博韬面带微笑着说道:“你好。”他知道孙女对陆景颇有微词,但是他自然不会受到干扰,“景华通信在技术研发做的努力很不错。报纸上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你要继续加油。”

说着,笑道:“你们这些青年才俊平常要在一起多交流交流。”严景铭和程东华都笑着称是。陆景却是微微的沉吟。

方博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浅语,你是陪我继续散步,还是陪你表哥说话?”

方浅语甜甜笑道:“我当然陪爷散步。”程东华对严景铭点了点头。也跟着过去。

陆景瞪了严景铭一眼。不管严景铭出于什么目的,他喊这么一嗓子却是破坏了自己的公关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和方博韬见面,第一印象怕是不好。

他本来就和方浅语不对付,只敢奢求方博韬以中立的态度处理景华通信申请手机牌照的事情。

但是,今天的偶遇使得他没有丝毫发挥的机会。留给方博韬的印象全靠方博韬自己的判断。谁知道他有没有偏见?他方博韬又不是圣人,潜意识里能不受身边的人看法的影响?自己没能在第一次见面改变印象,后面想要改变印象无疑会很难。

想到这儿,陆景心里看严景铭越发的不顺眼,对苏琳说道:“苏琳。严景铭今年二十四岁。他大你六岁,不是良配。而且他有几个情人。长期保持关系的女人叫做齐静瑶,恕我直言,齐静瑶的容貌比你出色得多。

你让苏威查查严景铭的恶迹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市音乐学院有一个女生为他打了2次胎。

你应该和你爸说清楚,不要做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操,严景铭心里大骂陆景是王八蛋,当面揭他的伤疤。陆景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苏威一查就能查到。他没法否认。

他伸手指着陆景的脸大声说道:“陆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难道只有一个女人?你和卫家的卫婉仪处对象,可是你有去陪过她吗?我再怎么差劲,但天天都会关心苏琳。”

“哼。”苏琳厌恶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就走。这两个人都是一般货色。谁也别说谁黑。严景铭连忙追过去,“苏琳,你听我解释。”

叶妍眨了眨眼睛,看着远去的两人,目光滑到陆景的脸上,他脸上正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

“喂,陆景,你刚才说的是真的?那小帅哥那么无情,让女生打胎2次?”

陆景笑着道:“你管真假干什么?我只要苏琳对严景铭留下坏印象就可以了。”他无意和叶妍解释严、苏联姻的意义。

猜疑的种子总会长成参天大树的。苏琳只要不和严景铭结婚。两家的紧密程度会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毕竟两家所属的大派系在日后并不和睦。

三人继续往食堂走去。叶妍不满的白了陆景一眼,“不说就算了。那老头是什么身份?”

“邮电|部的方部长。你二叔应该和你提起过吧?”陆景侧头问道。叶家想进入手机制造领域,方博韬是绕不过去的人物。

叶妍吓了一跳。以为陆景知道了她二叔要求她打听景华通信公关路线的事情,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见过我二叔?”

陆景看她的神色,脑子一转,问道:“你不会又是接受你家里的委托到处收集情报吧?”

叶妍拍着胸口说道:“我二叔出一百万要我做事,我拒绝了。”又担心陆景不信,补充道:“小六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我哪敢惹你。”

陆景看着她轻笑一声,伸出食指摇了摇。“不是你不敢惹我,是你二叔价码开得太低。你二叔要是开价一百万美金,我看你就会动心。”

叶妍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暗自说道:“哪要一百万美金,说不定五百万人民币我就动心了。”

她嫣然一笑,说道“陆景,我发现你很聪明啊。我看方部长对你印象似乎不错,景华通信拿到手机拍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陆景摇了摇头,看着淡淡的暮色在空气里散开,低声道:“未必。”他有种不太好的直觉,心里反复的咀嚼方博韬那几句话。

王灿和陆景两个人站在京城市工程大学的女生宿舍楼门前的树荫下面抽烟,眼睛不时的扫过宿舍楼门口。

王灿笑着道:“你小子一年前有这水平,李菲菲能远走美国吗?唉,你不会是深受打击之后从深情专一开始变得滥情了吧?”

陆景笑着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净扯淡。我有那么容易被打击到吗?”

王灿把眼睛上的镜片拿下来擦了擦,说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你变化这么大的原因。要知道。我要不是为了小雨怎么会辛辛苦苦的去经营Spogas连锁店。由己及人,可以推测出你闷骚的内心在午夜里有过何等深刻的反思。”

“靠!”陆景笑骂道:“骚年,现在文青没有前途了,你还玩这个。”

王灿吐出一个烟圈,贼笑道:“我跟你不同,我是搞爱情理论研究的,你小子现在胆大包天,开始搞实践了。”

他和陆景是发小,各种话题百无禁忌。

陆景似笑非笑的说道:“真的假的?今天晚上唐悦回来。我在汉宫廷请客。看看你会不会理论联系实际。别告诉我你那些片子白看了。”

“靠,理论联系实际是男人的本能,我怎么不会。”王灿翻着白眼说道。

说完,又得意的说道:“据我研究,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有很大的概率俘获美女的芳心。咦,出来了。”

根据陆景的描述,很好认出黄紫琪。第一,首先得是美女,符合陆景那小子审美观的美女。瓜子脸、肌肤胜雪、臀翘腿长。第二,她今天离校。手上肯定有行李。第三,她的面部轮廓很有立体感,鼻梁秀直若刀削。这三条特征套上去,在大学暑假期间的女生宿舍门口要是还认不出黄紫琪,他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陆景招呼道:“帮忙拎行李。”说着,迎了上去。他和王灿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好久没凑在一块聊天扯淡。所以把王灿拉出来,一边等着黄紫琪一边闲聊。倒不是专门叫王灿来拎行李的。当然,王灿站在这儿。陆景可不会和他客气。

王灿嘟囔道:“靠,就知道你小子会叫我干这个。”

黄紫琪吃惊的看着陆景站在她面前,“不是吧。你怎么在这里?”陆景笑着道:“京城市工程大学景色比较好,我过来转转,没想到碰上你了。”

王灿翻个白眼。日,又是应付李菲菲的那套“偶遇论”。不过看到黄紫琪一身天蓝色的牛仔裤,白色蕾丝t恤打扮,心里赞叹道:“果然是绝色佳人。清丽端庄,声若珠玉,明眸酷齿。别说在树荫底下等2个小时。就是在太阳底下等2个小时也值得。”

黄紫琪哪里肯信陆景鬼扯,知道他多半是等在这里的。昨天她送别了周银燕,两个人哭得稀里糊涂的,到现在心里还难受。

把寝室门锁上的那一刻,她心里默念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告别大学的日子总是伤感的。本来以为会一个人静悄悄的返回渝都家中。想不到陆景会来送她。

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栋宿舍里?

陆景笑着接过她手上的行李,递给王灿,介绍道:“这是我发小,王灿。”

“紫琪小姐,其实我们在这儿等了两个小时。”王灿坏笑着拆陆景的台。

“哦。”黄紫琪笑着和他打个招呼。王灿和陆景两个人一人拎着一包行李走在右侧。黄紫琪背着背包,扎着马尾辫,就这么飘然的走过宿舍、开水房、篮球场、体育馆、游泳馆、图书馆、实验楼、研究生楼、教学楼。

淡淡的离别愁绪盘绕在心头。四年的青春岁月啊!无忧无虑的时光。那些欢笑的日子犹如昨日才发生,摹刻在记忆里。那些与好姐妹在一起愉快的往事历历在目。

她以为自己很坚强,一个人留在最后,送别了好友。她以为自己不会哭的,可是回头再看校园最后一眼的时候,泪水忍不住的流出来,瞬间模糊了双眼。

她知道时光不会再从来。从此,她不再属于这里。

陆景把行李放到车后的行李厢里,递了一片纸巾给黄紫琪。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那种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