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3章 那一脚的风情

第两百四十三章 那一脚的风情

PS:Ps:刘柏是刘小山的二堂哥。大堂哥是刘槐,前面的谬误已改正。

董冰笑兮兮的看着陆景,“我怎么不能在这儿?”她穿着杏色绣花连衣中裙,气质明丽,巧笑倩兮的模样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李慕清侧身诧异的问道:“你们俩认识?”

董冰对李慕清说道:“清姐,你不是知道陆景是我爸爸的生意伙伴吗?”

李慕清嘀咕道:“我没想到你爸爸会把你介绍给这头色狼。”她见过张漓,又知道他和李菲菲的往事,早认定这小子是色狼。

陆景无奈的笑道:“我没得罪你吧,李慕清。再说我和董冰是同学,认识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光长身材不长脑袋?”

李慕清哪里怕这种程度的言语攻击,挺了挺饱满的酥胸,“羡慕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陆景对她一副女流氓的架势无语。冯逸风坐在沙发上乐不可吱。几个人要了酒,坐下来闲聊。

陆景问董冰:“你怎么晚上到这里来,你那位保镖呢?”董冰这样的大家闺秀绝对不应该单独出现在酒吧里面。

董冰笑指着隔壁的一张桌子:“王叔在那儿。”王叔见陆景的视线看过来,举了举手中的白水杯子。陆景是老爷的座上宾,他自然认识。

董冰双手压在裙子面上,说道:“陆景,香港楼市的事情谢谢你,我的私房钱翻了三倍,我爸的资金也安全退出。而且那边的资金套在里面动弹不得。我已经确定会去哈佛念书。”

陆景笑着道:“恭喜你。终于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董冰拿着酒杯嫣然笑道:“我敬你。”

要不是陆景的提议以及及时提醒事情绝不可能这么顺利。虽然现在父亲的生意还被莫心蓝那个女人压着,但是父亲最近乐得都合不拢嘴。

陆景拿起一杯百加得微笑着和董冰轻碰,喝下一口。看着这个明丽动人的女孩。心想:“又一个人的命运轨迹被我改变了。”

刘小山看着不远处的陆景,心里五味杂陈,默默的喝了一杯。刘柏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山,等一会我帮你出气。今天我一定要把陆景那小子揍得连他妈都不认得。”

刘槐抿着酒对弟弟说道:“小柏,不要乱来,忍着点。”今天要不是陪着弟弟来见李慕清,谁会来这里讨不自在。看到陆景那张酷似他爸的脸,心里就觉得腻味。

晚上回去催催二叔赶紧行动。不能让小松白吃这么大的亏。对错不论。刘家的人犯事不需要外人指手画脚。自己人会处置。

“呵,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们堂兄弟。”魏晓华走过来,笑眯眯的道:“凑个桌?”

刘柏不认识他,眼睛一瞪,正要发作。刘小山忙拦着他说道:“这位是魏源的弟弟。”

刘槐微笑道:“请坐。魏总一个人?”他知道魏晓华喜欢在酒吧里面泡妞的传闻,也知道前段时间陆家和魏源交恶的消息。

魏晓华说道:“还有一位朋友,我请他过来。”

魏晓华的酒友是一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唇红齿白,稚气未脱,但身上有一股嚣张跋扈的气势。

“这是舒书记的孙子。舒俊飞”

刘柏无意听他们闲聊。眼神炙热的看着不远处的李慕清。他是真心爱上了这个女人。虽然她自称是同性恋,但是他不介意。

他看到李慕清和陆景站起来走向台球桌,拿着酒杯转了过去。

李慕清挑衅的看着陆景,“说吧,怎么赌。”刚才冯遗风怂恿陆景和她单挑桌球。

陆景拿起一支台球杆,坏笑道:“光喝酒也没意思。赢家可以像输家提一个问题。任何问题输家都必须回答真话,如果不想回答真话,可以喝三瓶啤酒抵销。”

“行。”李慕清很痛快的挥手。一行人过来观战。王灿肚子里暗笑,李慕清铁定要被陆景坑。就不是不知道他待会儿会问什么刁钻古怪的问题。

台球是街面上常见的花色球。倒不是斯诺克那种。一局很快结束。要不是酒吧舒缓的氛围,李慕清几乎想仰天大笑。她笑趴在台球桌上,“怎么说?冯逸风。这就是你吹嘘的高手?”

陆景搓搓手,腼腆的笑道,“有点手生。你问问题,我接着。”夏思雨在一旁怂恿道:“清姐,问陆景哥有几个女人。”董冰也竖起耳朵笑吟吟的看向陆景。

李慕清眼睛珠子转了转,笑着问道:“你还喜欢菲菲吗?”唐悦笑道:“这种问题不是白问?鬼都知道答案。李慕清,浪费机会要后悔的。”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道:“我喝酒。”夏思雨嘟嘴道:“真不给力。还以为能听到猛料呢。”

第二局,陆景赢。

陆景笑着道:“冯逸风,我看你对李慕清挺有怨念的,你想知道什么?”

冯逸风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犹自镇定的李慕清,“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李慕清心里打鼓,但是输球不输人,“你问?”

“好,你和多少女人上过床?”

“问错了吧,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问和多少男人…”旁边观战的一人心里腹诽道。

“小样的,老娘告诉你们才有鬼。”李慕清豪气的挥手,“拿酒来。”

第三局,陆景胜。

看着大家不坏好意的笑容,李慕清索性豁出去了,“问吧。”冯逸风怪笑着要开口,陆景笑着道:“这个机会给我吧。我想知道李家谁的生意上做的最大?”

龙盛国际的董坤明必然是首先从生意上接近李家的力量。其实很多家族里面并非只有一人经商掌管家族的生意。

但是必定有一个生意做的最大的人。他在家族内部协调中付出的经济利益越多,获取的其他利益也越多。

王灿笑道:“靠,陆景,你这是放水啊,这种问题你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问。”

李慕清得意的摆摆手指头。“陆景,你等着后悔吧。李菲菲的舅舅韩圣杰。具体资料自己去查。”

第四局还是陆景胜。

李慕清看陆景的眼光开始变了,知道这小子在第一盘是故意输的。她气呼呼的道:“陆景你真阴险,老娘都被你骗过。问吧。”

陆景笑着摊开双手,“冯逸风提醒过你,你不信啊。谁有问题要问的。”

刘柏早就按耐不住,低吼道:“陆景,你tm玩阴的欺负人是吧?小清,我帮你出气。”

陆景用手扶着额头。这Sb做英雄救美的梦做多了吧。

李慕清却是不耐烦的道:“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我要你帮忙?一边凉快去。”

刘柏没有理会她。绕着台球桌走过来,双手握拳,指节啪啪作响。他早就想打陆景一次了。弟弟远走美国就是这小子搞事,这会儿又听到李慕清暗自里维护他,心里妒火中烧,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哪里肯罢手。

王灿心叫坏了。去年十月刘柏就要和陆景打架,当时被李慕清骂跑,今天看样子无可避免。

陆景拉住要上前一步的王灿,“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你把小雨护好。去帮我把曾姐叫进来。”他不是刘柏的对手,但是撑一会应该没问题。

“你小心。”王灿拉着夏思雨离开。

董冰退后两步,王叔悄无声息的走了上来护住她。

周围看台球的酒客各自散开。刘柏指着拦在他面前的唐悦和罗华,对陆景道:“你不是经常和小山单挑吗?怎么今天对付我要群殴。群殴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冯逸风隔着台球桌子说道:“刘柏,你这么大的人和小孩打架,你有没有点羞耻心。”他和李慕清站在一块。一边说话,一边往陆景那里走。

刘柏根本就不理会冯逸风的话,继续进逼。

陆景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我和你单挑。”他是打惯了架的人。知道加上唐悦、罗华也没用。

就像他动手打刘小山的时候从来就不在乎张军是不是在刘小山身边。多一个不多。

“不行…”唐悦和罗华要说什么,陆景摆了摆手,侧移两步到空地处。“来吧。”

刘柏已经逼上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拳头见真章。打过之后再说。他不会逃跑,也不会向刘柏低头。

“刘柏,你没听到老娘让你滚蛋吗?”李慕清想要走上前拉住刘柏。但是刘柏很快的动了。

“嘭!”陆景架住他第一拳,但是很快肋部就挨了一下。左脚踢出,与刘柏对了一脚。

陆景侧身让过,大腿上被刘柏踢了一脚。疼得他龇牙咧嘴。三十秒不到,他已经左支右绌,十分狼狈。

李慕清看着发狂的刘柏也不敢上去。她知道刘柏是喜欢她所以不会还手,但是现在这状况…

冯逸风顿住脚步,看着两人一拳我一脚“噼里啪啦”的对打,知道他插不上手。

董冰对王叔道:“王叔,去帮陆景的忙。他打不过。”王叔摇了摇头,“小姐,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不是招惹仇家。”

董冰焦急的抿了抿嘴唇。看着陆景吃亏,她怎么给小灵交差啊。陆景不是随身带着保镖吗?怎么还不进来。

陆景胸口上挨了一记被迫退后几步。刘柏满脸狞笑,上前一拳砸在陆景的肚子上。他已经打破了陆景的防守,接下来就是**他的时间。

不过,这小子够可以,在他拳头下撑住了一分钟。

“住手。”曾红英冲进大门时,正好看到陆景腹部挨了一重拳,被打得弯腰后退,跌坐在地上。

天王老子来,也要先打了再说。刘柏看她一眼,不去理会。

曾红英眼呲欲裂,娇喝一声,冲起来。

刚才陆景还在车上说信任她。她就是这样保护信任她的人?她想起自己在保卫|局犯事时,陆老的保护,想起陆景让她先吃臊子面的那一场景。

“呀--!”曾红英全力爆发,一记鞭腿抽在刘柏的腰部。一脚将他抽倒在地。近两百多斤的魁梧汉子被一个看起来清秀的女子一脚抽倒,全酒吧的人都顿住了。

酒吧的音乐声戛然而止,空气里只听得到个人屏住的细微呼吸声。

正看的眉飞色舞、兴奋异常的刘小山感觉自己的喉咙似乎被人捏住连呼吸都很困难。

刚刚还盯董冰猛看,对几人说“这妞我搞定了”的舒俊飞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刘槐大步走上去,想看看弟弟怎么了。弟弟太轻敌了,居然看都不看这女子一眼。但是谁能想到这女子一脚之威有这么厉害。

王灿和夏思雨从门口挤过来就看曾红英那威猛的一脚。夏思雨看得目瞪口呆,“偶像呀。我哥都没这水平。”

唐悦几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陆景被英姿飒爽的曾红英扶起,看着半米开外若死鱼一样躺着的刘柏,苦笑道:“曾姐,你总算来的及时。我差点就要被打成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