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4章 各自出招

第两百四十四章 各自出招

“要不要去医院?”曾红英有些关心的问道。陆景倒吸着凉气,一手揉着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肋骨有些发疼,手、脚处的骨头都感觉有些麻木,“要去检查。有些地方怕是伤到骨头了。”

曾红英将陆景交给唐悦扶着。唐悦扶着陆景小声问道:“这事怎么处理?”

陆景额头上冒着冷汗,说道:“准备打电话吧。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刘柏刚才想要下狠手。”说着,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刘柏。“他这个样子,刘家也不会这么算了。”

夏思雨撅着嘴,气愤的道:“要我说,让曾姐把那混蛋往死里打。”王灿哭笑不得的握住她的手。这事是新仇旧恨一齐碰上,待会消息传出去两家的力量都会动起来。夏家未必想卷进来。

李慕清看到董冰被人护住,松了一口气,不能让她被连累到,小声道:“你先回去吧,接下来会很麻烦。有消息我通知你。”这件事要比她打相亲对象严重得多。

董冰有些犹豫,这样走了太不仗义。陆景脸色发白的笑道:“董冰,你先会回去吧。我这里不要紧。这事明天再和小灵说吧。现在有点晚了,免得她担心。”

“你还有心思关注这样的细节。”董冰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快去医院检查一下,有结果通知我。”

“我这就去。”陆景点了点头,看着刘槐正在弄醒刘柏。

“小柏”刘槐蹲下来拍了拍弟弟的脸,见他悠悠醒来。“怎么样,什么感觉?”

“疼。像针在扎我的腰眼。还有点气闷。”刘柏扶着刘槐的手,想要站起来。努力了一下没有成功,“我使不上劲。”

曾红英对刘柏冷声说道:“你最好平躺着别乱动,否则下半辈子别想站起来。现在送医院救治还来得及。”她对自己那一脚的威力相当清楚。

“啊?”刘柏赶紧平躺下来。刘小山走过来低声关心了刘柏几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魏晓华站在不远处心里嘿嘿直笑,他现在就希望刘柏直接半身不遂,那样刘、陆两家就会往死里掐。他弟弟才好乘势而起。

舒俊飞一贯嚣张,但是看到这个女保镖下这样的狠手,心里有种突突的感觉。男人下半身没感觉了,人生能有啥乐趣?

刘柏果然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居然喜欢自己动手打人。就算一命换一命也不合算啊。

“好,好,好。”刘槐连说三个“好”字,站起来,满脸狠辣之色的看着陆景,声音里有着深刻的仇恨,“陆景,这件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陆景身上疼的难受,又看到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肚子里窝着火,骂道:“交代你麻痹!你弟弟先动手打人你还有理了,我就应该站着让你弟弟打?2b的世界真是不可理喻。”

刘槐冷笑着道:“有没有理你说了不算。里面的前因后果你心里有数。把这女的交出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陆景不理他,对唐悦道:“报警。你和罗华留下来应付。我去医院检查。”

唐悦点点头。

陆景根本就不信刘槐的鬼话。他连弟弟的伤势都没查明白就说条件。真是可笑。摆明了是诳自己。

就算是真的算了,自己也不会把曾红英交出去。交出去之后,曾红英的命运可想而知。那怎么对得起她。

况且这样的事传开后,以后谁还会尽心的保护自己?自己一辈子在京城里面都抬不起头。

几人和陆景一起出了酒吧。冯逸风摇了摇头。喝酒都能整出这事。姓刘的太欺负人,打个半死是活该。还想着要陆景交人,做梦去吧。

陆景点点头,坐到车里,脑子里琢磨着接下来的事情,连身上的疼痛都顾不上。

王灿点了一支烟给陆景,“忍着点,马上到医院。”他看到陆景的右手在抖。那绝对不是害怕,而是身体疼痛的自然反应。

“要不要让曾姐先去外地避一避风头。”

陆景摇了摇头,“不用。他老刘家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这一次我绝不退让。”

王灿抽着烟,点点头,“打电话吧。我给我爸打电话。”

刘槐冷眼看着留下来的唐悦和罗华,对刘小山说道:“小山,你留下来处理尾巴。我送小柏去医院。”

刘小山点了点头。点起一支烟,默默的抽着。不管怎么说,二堂哥这次有些冲动了。看陆景那样子伤的不轻。

虽然看陆景不爽,但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性格也知道一些。他要不是疼的难受,脸上的表情绝对不是那样。

二堂哥估计伤得也很重。腰部被重击,普通人都有可能被打死。他是练过才抗了下来。刚才那女的看情形是一点都没留手。

希望不是半身不遂。不管怎么说,以自己半条命换保镖的一条命,怎么都不合算。

刘小山心里一时间兴起“善水者溺”的念头。刘、陆两家又要展开较量了。就像小叔调任中原省的时候,能不能赢呢?

刘槐站在治疗室的外面,等待治疗的结果。弟弟伤情初步检查的结果是腰部骨头错位,需要尽快通过捏拿按摩将骨头复位,以免留下后患。

等治疗的医生出来说道:“暂时没有问题,每天配合治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刘槐才长出一口气,拿出手机给二叔打电话。

“二叔,你那边要尽快发动啊。小柏都差点被打得半身不遂。必须要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

建州,某栋别墅里面。

刘卫逸皱着眉头听侄儿在电话里面催促。他刚刚已经接到了儿子刘小山的电话。小山在电话很客观的说明了情况,这一点让他很欣慰。大哥的两个儿子在军中骄横惯了,在自己面前说话不尽不实。

“我会和你爸沟通的。”说着,挂了电话。他自然不会去和晚辈解释现在发动时机还不成熟。关键性的证据还没有拿到,很容易让鱼儿脱钩。

琢磨了一会,在夜色中抽了一支烟,拿起电话打给大哥,详细的说了说自己的看法。

“卫逸,战争不是等准备好了才能打,永远都是没有准备好战争就突然爆发了。机会在于创造,我相信你的能力。”

刘卫逸摇了摇头,知道大哥的决心。无论是谁,一个儿子被逼得远走美国,一个被打的差点半身不遂、隐患还未可知的情况下,都会失去平常心。

如果是小山被打成这样,自己会是什么反应呢?只怕不会比大哥好上多少。刘卫逸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他不能不对这件事表态,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皖东省的号码,轻声说道:“动手吧。”

电话里那人沉默了一会,沉声说道:“好。”他明白一场风暴即将在皖东出现,矛头最终会指向郑省|长。郑省|长是陆家门生。

王灿收了电话走进病房里。陆景裹得如同粽子一般,只剩下一只左手勉强能动。

他身上多处骨头、软组织损伤,必须要好好治疗,以免留下暗疾。刘柏轰在他肚子上的一拳,让肠胃略有损伤,需要静养。

“小雨呢?”陆景勉强笑了一下,他只给大哥打了电话,没有惊动家里。这会儿罗女士和老头子都已经睡觉。

“我让冯逸风送她回去了。”王灿说道,“我爸问你,有什么打算?”

陆景身上疼,头脑却异常清晰,“我的打算是要断了刘柏在军中的晋升之路。他痛殴我这样的平民怎么都是污点。还有,曾姐我一定要保住,不能出半点问题。”

王灿笑道:“你小子还有心情说笑话。你还平民,扯淡吧你。”说着,“要不要通知你的某个女朋友?”

陆景笑着摇头,“算了,免得让她们担心。话说,我们两个以前打刘小山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每次也没闹这么大。这次是让怨气总爆发了。后面有得忙。”

王灿说道:“说明我们俩打架还处于小孩斗殴的层次。刘二楞子下手毒啊。唐悦那里来电话了,已经做了笔录,坐实了刘柏先动手的情况。不过,刘小山在那儿扯曾姐防卫过当的事情。”

“防卫是否过当,他刘家说了不算。”

江州。

一辆白色的标致车在深夜里驶出中海世家的小区。李中海一脚轰油门上,说道:“陆书记,你眯一会儿,我十五分钟之内一定将你送到机场。”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陆书记脸上怎么会有如此愤怒的神情。出了什么事?

“恩。”陆江应了一声。他刚刚接到弟弟的电话,知道弟弟被刘柏打伤,心里愤怒怎么都抑制不住。他已经给王嫣然打过电话,让她订了最快前往京城的机票。她是民航的vip客户,只要有到目的地的飞机随时可以乘机出发。

小景从小到大爸妈都舍不得打一回,老刘家的人出息了,阴的不行就来明的。公然在酒吧殴打,要不是曾红英顶着小景要被打成什么样?他玛德还想着要把曾红英交出去。白日做梦。都得付出代价。

不动几个人,老刘家就不知道厉害,以为天底下他们家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