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5章 逼其退步

第两百四十五章 逼其退步

夜里下了雨,陆景迷糊间听到王灿和大哥的对话。在睡梦间时浮时沉,眼皮睁不开。

“好好休息”耳边听到大哥的声音,又昏沉沉的睡去。清晨醒来时,夜雨已停。罗女士正在推开病房的窗户,让雨后清新的空气透了进来。

“妈。你怎么在这儿?”陆景扬了扬自己的左手。

罗女士见他醒来,走过来摸着他的头,痛心的说道:“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怎么伤成这样?身上还疼不疼?”

陆景动了两下,笑道:“感觉还好。”他的伤看着吓人实际上不重。主要是接下来要舒经活络比较麻烦。

罗女士气愤的道:“刘家的二孙子欺人太甚。到底怎么回事?”她早上听大儿子陆江简单说了一次,想问问具体的情况。

陆景把昨晚的情况说了一遍,想来刘家那边听到的又是另外一个版本。

这件事最终是个什么结果,要看双方最后较量的结果。

罗女士眉头越蹙越深,她涵养再好心里也憋了一股气。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没打得这么狠,他老刘家的孙子还真敢下手。还讲不讲道理?

握住陆景的手很肯定的说道:“你别怕他们。这件事一定要让刘家给一个说法。他们不给说法,我们就要讨个说法。你好好休养,事情让你哥处理。”

“恩。”陆景点了点头,听老妈说话心里就是舒坦。他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至少需要了解情况。这么说不过是宽老妈的心。

“红英那孩子不错。我看谁敢在老陆面前抓人。”罗女士生气的说着,回身从病房左侧的黄木桌子上拿了保温盒。

昨天和大哥通话之后,陆景就让曾红英去老头子那边呆着。她在那里安全很有保障。不知道昨晚刘家是怎么处理事情的。如果是走刑事案件,这会外面应该到处在抓曾红英。

罗女士打开保温盒,病房里面弥漫着一股清香,用勺子舀一浅勺粥,吹了口气,送到陆景嘴边,“先试试烫不烫。医生说你最好先吃点粥。”

陆景感觉自己想小孩一样被母亲照顾。小时候生病时母亲也是这样照顾自己,这种被母亲细心呵护的感觉真好。

他想起母亲去世之后自己一个人在她和父亲的墓前失声痛哭的情形。那时候心里是何等的悲伤与痛苦。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陆景心里忽而有种幸福得想哭的冲动。

…上午八点,京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饶闻时刚刚走进办公室就接到好友胡红军的电话。

“红军,怎么今天有空给老哥电话啊。”

胡红军在电话里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找你帮忙。”他和饶闻时年龄隔了十来岁,但是脾气相投,说起话来没什么顾忌。

“呵,你说,我听着。”饶闻时豪爽的说道,心里却是一磕碜,别是这公子哥儿又惹了什么事要他帮忙擦屁股吧。

“昨天晚上三里屯的一家酒吧里面,我妹夫的弟弟陆景被刘家的刘柏打伤,刘柏则被陆景的保镖打伤,据说伤的不轻,这件事是什么章程?”

饶闻时心陡然一下跳了起来。刘家的刘柏重伤?这够上刑事案件了,底下怎么没有人报上来,“我查查怎么回事再给你回电话。”

饶闻时叫了秘书进来吩咐道:“让三里屯派出所把昨晚发生的案子报给我听听。”

一个小时之后,饶闻时给胡红军打了一个电话,“陆景的保镖曾红英将刘柏殴打致重伤,刘柏的家属已经报案。刑侦处正在办理这件案子。”

胡红军瞪着眼睛说道:“他家说重伤就重伤啊,法医验伤没有?别瞎整。瞎整是要犯错误的。”

饶闻时苦笑了一声,提醒道:“红军,西月区分局的老华和那边有些渊源。呃,这事怎么是你出头?”

胡红军道:“我听我妹妹说有这事,打电话问问情况。呵,等我妹夫出来说话,有些人就要后悔莫及了。”

挂了电话,饶闻时琢磨了一下,拿起电话打给袁市长的秘书,“田秘书,我这边有紧急案情需要向袁市长汇报。”

电话里的声音忽然一变,“我是袁进。”饶闻时大致的说了几句情况,电话里袁市长指示道:“立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要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

…西月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办公室里。

华局长来回的走动着,清凉的空调仿佛挡住下午的酷热。他额头上直冒汗。

刚刚接到三里屯派出所的报告。昨晚粉红佳人酒吧斗殴案的另外一位当事人陆景的家属申请验伤。根据市第一医院的医疗报告,法医验伤的结果是轻伤。

华局长突然的感觉这个消息会产生一个极大的变数,他昨晚似乎做错了一件事情。在这件事情上他压根就不应该表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轻伤啊,致人轻伤够判三年的吧。刘槐会让他弟弟进去三年?

正胡思乱想着,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是市局二把手——秋局长,“小华,你怎么办事的?一碗水端平你不懂?要遵纪守法,秉公办案。”

“是,局长。”华局长小心翼翼的躬身说道:“可是,局长你看这事…”他是秋局长的人,这个事请示领导是最佳方案。

电话里的声音就有些恼火,“我的意思你不明白?你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

华局长抹着脑门上的冷汗,“是,是,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他首先打给刑侦处的老和,吩咐立即收队,不准继续追捕曾红英,案情复杂需要进一步调查。接着要求立案调查陆景被打一事,案情同样很复杂,需要谨慎、慎重,任何行动要事先向他汇报。

然后,华局长打电话给刘槐,通知法医验伤的结果。让他们两家自己协调去。

…唐悦从三里屯派出所出来,坐到自己的宝马车上。一双纤手帮他按压着太阳穴,柔声道:“什么事大热天的要你到处跑?”

唐悦摆了摆手,“不要问。”虽然很喜欢刘瑶晗,但是有些事情她最好不要知道。对她来说,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

吹了会凉气,唐悦拿起电话打给陆江:“江哥,办好了。验伤报告是轻伤,已经由分局的刑侦处接手案子。负责的人保证会依法查办。”

陆江站在窗边微微一笑,看着夕阳下病房外安静的小花园,“办的不错。接下来等消息。”

挂了电话,陆江走到病床边,父亲正在带着老花镜看内参,“刘家绝对没有兑子的决心。”

老头子点点头,“恩。刘卫敬的事情你和你沈叔叔沟通。我就不过问了。刘柏这个人你看着办。把小景从市第一医院转到我这里来。我看看他。他这次该知道打架的坏处。要动脑子。”

“听唐悦说刘柏几步就逼上来,说什么都没用。小景那个性子肯定不会后退。换了我,我也不后退。”陆江笑了笑,劝道:“市第一医院医疗条件就足够。我估计他养一个星期应该能恢复的七七八八。到时候让他来看你。”

他劝父亲不让小景搬过来有原因。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过去送饭,小景病房里那才叫精彩。三个美丽的女孩带了两份饭。有两个脸上带着泪痕,明显是哭过。也不知道那小子现在应付的怎么样。

幸好没给妈看到,否则还不知道她怎么想。

“哦。”老头子神色古怪的看了大儿子一眼,没再提这个话茬。陆江去外面找到曾红英,“走,去休息室坐一会儿。”

曾红英昨晚到这里后,首|长的机要秘书安排了一间房间给她休息,要她不要离开病房的范围。她也不是小孩,知道外面肯定风声正紧。

一晚上辗转未眠,想了很多。坐下来后,她开口说道:“小首|长,我去自首。我不连累大家。”

陆江温和的笑道:“不要乱想。昨天晚上你做得好,没有谁能指责你,我还要谢谢你。

你要相信我们能笑到最后。有没有信心?”

曾红英眼睛有些红,心里的垒块被这一句“谢谢”化解。她挺起胸膛,说道:“有。”

“好。”陆江笑了笑,说道:“最差的结果是你去香港或者新加波生活几年再回来。不要担心外面的事情,你就在我爸这儿待几天,过几天会有结果。”

曾红英右手在桌子下紧紧的握成拳头。这件事过后,她一定会贴身保护陆景,不让他再受到伤害。

….

刘槐接到了华局长的电话时,正在京城|军|区总医院里面的病房里,他拍着桌子怒骂道:“陆家真无耻,怎么会是轻伤?”

今天上午专家专门会诊了一次。弟弟日常生活、行走都不会有问题,但是因腰间受到重击,不能再做剧烈的运动。能不能复原,要看恢复情况。

陆景是什么伤?皮毛伤而已,陆家居然不要脸的说是轻伤,亏他们做得出来。

陆家这是要兑子。但是他们大可在最后把那女的安排跑路,自己家能安排弟弟跑路吗?弟弟要是有了前科,这辈子的污点就洗不掉,想要上进几乎不可能。

刘小山抽着烟,对刘柏的身手他是知道的,把陆景打成轻伤也不是不可能。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对面在演戏。

看着一向自诩智计百出的大堂哥失态的发怒,建议道:“槐哥,是不是和爷爷说一声?”

陆家轻轻松松的一个“轻伤”验伤报告,就把刘家昨晚营造出来的抓捕声势给堵了回去。

接下来这事必须要走“和解”这步棋,但是父亲、大伯、小叔都不在京城中,以他们这几个三代子弟的分量显然是不够资格去谈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