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6章 脑袋是残废

第两百四十六章 脑袋是残废

刘槐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在病房里来回走动着。不得不承认事情已经超脱了他的控制的范围。

如果继续追究曾红英打人的事情,后果就是弟弟要进去三年。

当然,也可以安排弟弟出去避一避。但是这不是理想的结果。

刘槐想了想,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隔得不是很远,刘槐也没有刻意去避开刘小山。等刘槐说明目前的情况,刘小山听到大伯在电话里说道:“兑子?哼,那也要我们给他们兑子的机会才行。这件事先放一放、压一压,不着急出结果。”

刘槐知道二叔那边已经发动,他爸应该是在等那边的结果,“我明白了。”

这就像下象棋,你要和我兑子,我可以选择不兑。拖一拖,等二叔那边事情取得极大的进展,陆家焦头烂额的时候这里双方相互制衡的情况反而有可能解决。

刘槐微微一笑,心里感觉顺畅,对刘小山道:“小山,咱们哥俩去喝一杯。”

夜里月色正好,窗户处洒满点点的星光余辉。关了灯,独坐在窗前,夏夜里寂静的感觉油然而生。

已经过去三天,受伤的消息瞒不住人,亲朋好友都过来看望。白天的喧闹让陆景的精神略有些疲倦。他身上的伤好了几分,已经不影响日常的生活。正在进行后续的理疗、按摩治疗的方案。

“怎么把灯关了。”陆江走进来,打开灯。明亮的白炽灯光驱散了黑暗。

“哥。”陆景打着招呼,笑道:“关了灯好看月色。”

“你倒是有闲情雅致。我今晚的飞机回江州。临走前过来看看你。”陆江坐到椅子上,点起烟惬意的抽了一口。

陆景笑道:“可怜我还要在医院里呆下去。呆得有点烦了。”

陆江右手压了压。“不要着急,你把身体治疗好再说。唐悦这几天在催办刘柏故意伤人的案子。下午韩圣杰打电话给我。转达刘家同意和解的要求。”

陆景嗤笑道:“刘家那几个鸟人最喜欢当面一套,背面一套。这是想糊弄我们。”

陆江点了点烟灰,“我同意了。”

“噢?”陆景极为吃惊,但是他知道大哥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点起烟吸了几口,“是不是情况有变化?”

陆江不慌不忙的笑道:“不要担心,是好的变化。沈叔叔那边做了不少工作。我们掌握了刘卫敬一个下属的违法违纪的材料。接下来,会继续调查刘家父子违规违纪的行为。”

说着,他左手五指握拳。在半空中做了一个有力的手势,“总要让刘家付出点代价,他们才知道疼。不疼,他们就不知道有些红线是不能逾越的。”

“恩。”大哥那个手势从物理角度而言,绝对没有多少力量,但是他传递出来的信心、力量都很有分量。

刘卫敬就是刘小山的大伯。大哥的目标很明确。

陆江笑着道:“我听唐悦说你最近有计划去香港一趟?把曾红英带上。‘和解’这样的鬼话谁都不会信。不过是都在放‘缓手’。要做最坏的打算,你在香港那边有公司吧?安排曾红英在那边生活一段时间。”

陆景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会安排好的。”

“我回江州之后。与刘家‘和解’的沟通由你负责。掌握好时间节奏把曾红英安全的带出去。

从你和刘柏打架这件事开始,我们和刘家矛盾明面化。感觉怎么样?”

陆景笑着挠挠头,知道大哥的意思。历来家族之间的矛盾明面化都是因为利益、位置,很少是因为下面的子弟打架造成的。京城里面打架下手都有分寸。绝对不会搞出大动静。

“感觉我自己似乎很重要。”

“咳!咳!”陆江被烟呛得咳嗽起来,伸手虚点了点陆景。他没想到弟弟会憋出这么一句话来。他本以为这小子会想着道歉什么的,或者骂刘柏几句猪脑。

“油腔滑调!我现在倒是知道你怎么哄了那么多女孩子。别给妈知道了。她最讨厌对爱情三心二意的人。”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大前天的中午董冰、丁灵、陈笑来看他被大哥撞见。

他连忙转移话题,“这次居中传话的人是李菲菲的舅舅韩圣杰?”

“恩。韩家八面玲珑。又与各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他来当这个传话的中间人是合适的。”陆江靠在椅子上说道:“韩家离开决策层已经很久,几个子弟都是在商场上混。于下面而言也算得上一条大船。”

陆景有些奇怪。董坤城说董坤明和李家有关系。照大哥这个说法,实际上大家都是把韩圣杰当做韩家的代表。这说明和董坤明联系的另有其人。

“哥,李家里面负责商业的是谁?”

陆江点着烟灰,笑道:“你以为李家是开堂口啊。‘负责商业’这个说法不准确。李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脉关系和自身定位。你找胡红军问问,他消息灵通,对这样的事情很了解。”

陆景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道:“刘家缓一缓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下一步棋…”

陆江轻松的抽着烟,“不是在你身上就是在我身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用费心思去猜,过段时间自然清楚。”

大哥话里展露出强大的自信。陆景不知不觉也被感染,心情振奋。

前天7月2日,泰铢宣布失守,与记忆中毫无差别。东南亚货币市场哀鸿遍野。谢晋文给他打电话时兴奋得嗓子都哑了。谢晋文投了2千万进去,这次很有可能暴涨为8千万。

而陆景的1亿人民币是分两次先后投入,预期收益应该在2.5倍左右。比杨星长前次的预计还要多一点。关键是他们没想到泰铢会这么快弃守。

谢晋文在电话里说道:“陆景。赶紧来香港,一定要来。哈哈。下一步是哪里?这真是一场盛宴。”

陆景每每想起来就觉得好笑。谢晋文他那几千万的身家都是下海之后拼命挣来的。这般反应倒也是情理之中。

有时候,财富的盛宴就意味着掠夺的盛宴。

但是东南亚的羊毛不剪白不剪。至于东南亚人|民的感情。那玩意儿是国际货币炒家们需要考虑的。

他不过是跟在后面用记忆赚点小钱花花而已。

“咚,咚,咚。”

“请进!”陆景转过身看向门边,心里有些无奈,不知道是谁来看他。实际上他更乐意独处一会儿。到晚上的时候,张漓、陈笑会来看他。

“陆景。”关宁穿着白色高腰泡泡袖连衣裙俏生生的站在门口。陆景手上的《经济学原理》落在地上,惊讶的道:“你什么时候回的?”

关宁脸上两行清泪滴落,如乳燕投怀般的扑入陆景怀里哭起来。陆景忙轻拍她的背,说道:“别哭。是小问题。我在诈伤呢。”

关宁抬起头。抚摸着陆景的脸:“我知道,但是看到你这样子就是想哭。”

陆景抚摸着她的长发,仔细打量着她,“好像黑了一点。”

“学生会组织的一个暑期实践活动,江州太阳那么大。是不是难看了?”关宁解释着,“你感觉怎么样?我给漓姐打电话才知道的。我和我爸一起回的。他转道江州接我一起回京城。本来说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都住到医院里来了。”

“没有。关小宁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陆景抱着她温软馨香的娇躯,闻着熟悉的幽香,动情的在她脸上、嘴上亲了几口。实在有些想她。

关宁嘤咛一声。“门没关。”手搂着他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心里的思念涌起来,让她不愿意松手片刻的时间。

两个人在病房里柔情蜜意的说着话。手机铃声很突兀的响起。陆景不爽的接了电话,原来是韩圣杰打电话过来说刘家和解的条件。

韩圣杰今年四十五岁,中等身材。脸稍瘦,眼睛炯炯有神,正值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年纪。

陆景和他约在市第一医院外的一间茶室见面。

韩圣杰打量着面前沉默不语、淡然自若的这个青年。外甥女李菲菲原来和这个青年订了娃娃亲,后来两人没相处好。不了了之。

但是这一年来,陆景这个名字在圈子内偶尔能听到。他已经不是无名小卒。目前发展势头迅猛的盛泰电器、怡家百货都和他有关系。

“老实说。你哥让你来负责这件事我是不理解的,不过看到你这样沉稳,倒是没觉得你的年纪不合适。”韩圣杰微笑着拿起茶杯说道。

陆景笑了笑,“韩先生过奖了。刘家那边负责的人是谁?”

“刘家那边是刘老的女婿杨游龙负责处理这件事。刘家希望曾红英能投案自首,轻判个一两年意思一下。刘柏那边会正式的向你道歉,并保证日后不再对你动手。”

陆景嘴角**,放在桌子下的左手握成拳头,旋即又放开,心里怒气升腾起来。刘家真够无耻,这样的条件也拿出来谈,可见根本没有什么诚意。

陆景压住自己的情绪,平静的说道:“走司法程序,一两年下不来。我不需要刘柏向我道歉以及保证。

杨游龙三十好几的人,但是这里发育还不完整。”陆景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韩圣杰心说,“这小子说话还真不客气。他是说杨游龙的脑袋是残废。杨游龙听得怕是要气得半死。”

放下茶杯,韩圣杰笑道:“这只是初步的想法,可以慢慢沟通。你的想法是什么?我会转达给那边。”

陆景沉吟了一下,“还是走司法程序吧。毕竟已经过了四天,我表哥唐悦天天在那里催促,总要有个交代。”

韩圣杰点了点头,“我会转达的。这是我的名片,电话联系。”说完,告辞离去。坐在车上他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两边看情况根本就没有和解的意思。

不管了,反正自己就是一个传话的。不影响自己就行。好戏开锣,大戏恐怕马上就要上。以两家的能量怎么可能还在这种低级层次迫使对付低头。最近怕是有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