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7章 什么样的人

第两百四十七章 什么样的人

7月6日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日。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无数莘莘学子一考定终生。

陆景没好意思继续躲在医院里面,去老头子那儿打了个转,在罗女士面前报了个到,又去大嫂那边遛了一圈,方才开车去四中。

作为全市考点之一的四中校门口早就拉起了警戒线。还没到进入考场的时间,校门口证件检查较松。陆景拿着学生证进入四中。

在邵秋兰的办公室和董冰会合,除了余志成,一起的还有三个同学。他们几个算是提前批的学生,档案早就被提走,不用参加高考。等一会下去给同学们帮忙、鼓劲。

考场第一遍铃声响起来时,忙活了好久的几个人在花坛处碰头。各班的提前批学生都在。丁灵看到陆景甜甜一笑,毫不顾忌其他人的眼光,径直走过来。她入学香港中文大学的事情也已经敲定。

“我以为你不会来。”丁灵拿了一片纸巾递给陆景。

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想帮他擦汗又有不好意思,陆景接过来,笑道:“早上董冰也这么说。人生只有一次,上不了考场,过来体会下氛围也好啊。你上场去考试会不会紧张?”

丁灵咬着嘴唇,贝齿微露,温润的眸子里有浅浅的笑意,说道:“我可不像某人。我不逃课的。”

陆景正要调戏下这个小妮子,胆敢取笑自己。邵秋兰招手让他过去。把陆景拉到僻静处,“听说你前几天被人打伤住院?”

陆景苦笑着道:“秋兰姐,你也知道了?”

邵秋兰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金属质地眼镜。“莫少峰给我说的。他还幸灾乐祸的说‘打人者人恒打之’。”

一手扶着随风而动的青竹,陆景揉了揉眉头。“莫少峰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吗?逻辑很不通。哎…”耳朵被秋兰姐揪住,陆景连忙住嘴。

邵秋兰放开陆景。不忿的道:“我可是你的数学老师。信不信我教你语文也够格?天天故作深沉,小屁孩学人玩什么深沉。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上下打量了陆景一会,“我看你不像受伤的样子,刚才还在和丁灵调笑吧,你看看你们两个旁若无人的样子。”

“有吗?”陆景嘿嘿一笑,比划了两下,“年轻,身体恢复的比较好。”说着。笑道:“打架的原因很复杂,总结起来大致有三点。第一,我以前打了他堂弟,最近又整了他弟弟。第二,我家里和他家里有旧怨。第三,他喜欢的女子正在和我说笑。”

“你啊!真不让人省心。”邵秋兰琼鼻微皱,看了陆景一会,“大学去哪里?”

“去江州大学。”身侧的竹林随微风起伏不定,发出沙沙的声响。远处丁灵正眺首望过来。十点左右的太阳正大,阳光从梧桐树叶间洒落下来,有一个又一个光点。

看着邵秋兰精致的容颜,穿着粉色衬衣、蓝色牛仔裤的她气质依旧优雅。但是脸上有难掩的疲倦。陆景心里有些触动:“秋兰姐,以后别酗酒了,感觉你最近有些憔悴。”

邵秋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可能最近高考压力有点大。”陆景微笑着摇摇头,凑到她耳边说道:“还有担忧你弟弟的事吧?”

陆景身上淡淡烟草的气息涌入鼻子。喷在她颈脖上的鼻息痒痒的,让她有些脸红。邵秋兰稍微后退半步。“是不是我喝醉了酒,说出来的。”

陆景笑道:“你不会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邵秋兰尴尬的说道:“开始还记得,后面醉糊涂了就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说着,瞪陆景一眼,“不许到处乱说。”

“保证守口如瓶。”陆景笑着保证。

上午时间过得飞快。第一门语文考完之后,下午则是考英语。下午考场铃声响起后,陆景邀请丁灵、董冰、余志成去燕湖家园那里吃饭。

今天是方琴的生日,晚上去那里吃饭。三人欣然答应下来。余志成还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从书包里拿出一叠同学录来,“喏,大家给你写的留言。你的那份写完没?”

陆景说道:“我整个下午都在想离别和祝福的词语,肚子里的那点货都给掏空。明天继续,保证在最后一科考完之前,给大家写好。”

陆景买了一本同学录让余志成帮他给七班的同学一人发了一张,有三十多个同学给了各自的同学录给他,邀请他留言。

七班一共五十多个人,人缘还不算太差。关键是他平时和人接触的太少。

7月1号住院的时候董冰就把空白的同学录带给他。只不过那个时候没心思写。今天等着无聊,给大家写同学录。

董冰和丁灵两个在旁边看得娇笑不止。他那些留言实在文不对题。好多人他都需要问余志成一声才能将名字和相貌对上号,有几个差点连男女性格都搞错,丢人到家。

几个人说笑着往邵秋兰的办公室而去。从办公楼下来的时候,考试结束的考生们脸色各异的沿着枫叶大道走向门外。明天还有两科,大家脸色的神色都很收敛。

“陆景!”身后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喊道。陆景几人回头,看到卫婉仪和卫婉莹俏立在夕阳里,要不是在高考的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两人俏丽的容貌不知道要吸引多少人上前搭讪。

卫婉仪看着陆景身边的两个女生。一个明眸酷齿,气质明丽,落落大方。一个俏脸含羞,肌肤如雪般白腻,清秀可人,气质甜美。偏偏身形火辣,前凸后翘。

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昨天晚上她问他哥最近闹闹的沸沸扬扬的陆、刘对抗是怎么回事。陆景是不是就是一个会打架的混子。

卫东阳却是给她说了一件事。陆景在全身被打伤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还记得叮嘱人不要这么晚让喜欢他的一个女孩知道消息,免得让那女孩晚上担心。真是可叹。心思细腻之极,十足的风流人物。

否则。她怎么会喊陆景,她实在对这个人有些好奇。

“呃。你们好。”陆景摸了摸鼻子,要说他现在不想见的人,卫婉仪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卫婉莹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医院养伤吗?怎么出现在四中里面?”

陆景摊了摊手,“和那边谈完了,懒得再装下去。”

唐悦每天都去西月区分局那边催促,给那边极大的压力。这件事作为刑事案件已经报到了袁市长的案头。市一级的层面正在沟通协调。

刘家眼看着拖不下去,终于不再磨叽,通过韩圣杰传来最新的条件。不再追究曾红英的责任,消掉案子。但是陆家也不能继续追究刘柏的责任。

陆景同意了。

这个条件看似很有诚意和解。实际上这才只是开端。昨晚接到大哥的电话,皖东省似乎又一股不太正常的暗流,矛头直指郑叔叔。估计是刘家在后面动作。

沈叔叔那边突然发了一个《端正学习态度、提高军|官自身道德素养》的文件。一个很正常文件,很多人估计都摸不着头脑。

但是陆景却是知道刘卫敬的那名下属在驻地所在的城市,养了几名情人。

其实,刘家不可能以双方都不追究的条件和解。要知道陆景现在生龙活虎到处乱跑。刘柏的一身功夫可是全费了。他的腰部无法再承受巨大的力量。

而陆家也没打算放过打人的刘柏。他在军中飞扬跋扈,在驻地所在的城市违规违纪的事情不少。沈叔叔那里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要断了他的晋升之路。

如果不是他父亲、爷爷在位置上,这些证据足够送他进去住几年。

曾红英现在还呆着老头子身边,陆景已经在为她办理前往香港的手续。

大哥所说的把握好节奏就是趁着表面和解的机会。让曾红英毫发无损的出去。

接下来,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两家都很清楚,绝对不会这样简单收场。

其他派系更是乐见其成。流水不腐。清除有问题的干部,纯洁干部队伍是被各方所认同的。

陆景的话没头没脑。几个人都不太清楚说得是什么。董冰却是知道一点。这几天她和李慕清联系紧密,知道陆景现在看似平静,身后已经是暴风雨骤然而起的节奏。

卫婉仪点了点头。突然间发现她和陆景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无话可说。陆景为了不使场面尴尬,笑着道:“你们不是定下来去江南大学。怎么还来参加高考?”

卫婉仪淡淡的道:“人生只有一次高考,我们体验下这种氛围。以后也没有遗憾。”正说着话。她们一中的同学过来打招呼。陆景顺势告辞。

卫婉仪看着他的背影,想起昨晚她哥的话。“小妹,本来老头已经同意你和陆景的事情,他对陆景的能力很看好。

不过这次打架的事情一出,他又不同意了。关键是打架的原因,听说是桃色新闻。让老头极为不喜。

你偷着乐吧。老头不同意,奶奶那边肯定不会逼你的。”

卫婉仪却是不怎么信因为女人打架这个说法。那不过是刘家放出来的风而已,意图博取同情分。

听说陆景当晚被打成轻伤,而且是刘柏先动手。京城里面有人说:“嚣张跋扈。大人欺负小孩,上战场要有这个水平就不算孬种。”

她和陆景前后接触过几次。自己生日他不声不响的送了一份重礼,那块玉价值不菲。他出手挺阔绰的。相亲同席吃饭后送自己回去时感觉他这个人说话聊天实在不让人讨厌。还有他和那个绝色女孩在一起的时候,眼睛落到那个女孩身上时总带着温柔的柔情…

卫婉莹用手肘顶了下卫婉仪,“看什么呀,姐。人都走不见了。要不要我去把他喊回来。”

卫婉仪温婉的笑了笑,和她一起顺着人流走向校外,看着拥挤的门口。她问道:“婉莹,你说陆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