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49章 各方的打算

第两百四十九章 各方的打算

“和解了。我不追究刘柏打人的事情,刘柏也不追究他被打的事情。”陆景丢了一支烟给谢晋文。

谢晋文不太确信这个结果。陆、刘两家搞和解实在不太可能。两家的隔阂那么深。

从去年四月刘卫家设计陆江开始,两家开始一系列的明争暗斗。陆江毫发无损下江州。而刘卫家罢黜至中原省某市,政治生命基本终结。

但是随即刘家展开反击,与香港莫氏集团合作,拿到军中一个项目的主导权。将陆家压制的很厉害,听说陆老从位置上下来就和刘家有关。

照理说刘家占据优势局面,如今又有理由在手,没道理不大闹一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和解”

陆景笑着点起烟,“你看你都不信。可见这次和解多么的不靠谱。后面还有后续的动作。”

目前的形势不明朗,他无意向谢晋文透漏更多的消息。皖东省的暗流是由一桩国有资产流失案引起,下面市里已经有两名副|厅|级官员被查处。郑叔叔那里还不知道能否顶住。

谢晋文笑着摇头,“后续有动作才是正常的节奏。”陆家看似风光,实则要面临的危险也不小。还不如自己家过的舒坦。

谢晋文笑道:“今晚香港商界名流在半岛酒店有一个酒会。我们过去晃晃。据传有很多一线女星会出席。景少要是有意,可以找两个明星晚上消遣一下。”

陆景本来要拒绝,他对找明星消遣一二没什么兴趣。况且林忠学副行长现在可是在香港。自己花天酒地的消息要是传到他耳朵里会很不好。

谢晋文知道陆景的顾虑,笑道:“一个私人性质的聚会。我们走专用电梯。不会担心狗仔队偷怕。权当放松放松。前几天香港回归嘛,咱们也得庆祝庆祝不是。”

陆景苦笑。7月1日香港回归的日子自己正在病**躺着。根本就没看当时的交接仪式。

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行吧。我晚上带朋友过去散散心。”

金顶俱乐部的一个包厢内,魏晓华转动着酒杯慢慢的喝酒,不时的用眼睛余光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刘家的女婿杨游龙。

听说前几天陆景那小王八蛋骂杨游龙是脑残,真是嚣张的够可以。难怪杨游龙一提起陆景就是一副恼怒的样子。

“我知道魏书记在皖东有些关系,希望魏书记能出面讲几句话。”

魏晓华不置可否的说道:“我会把杨总的意思转达给我弟弟。”杨游龙是某国企的副总。

杨游龙听得出魏晓华话中的敷衍,身体稍稍前倾,劝道:“魏总难道忘了当初在四中挨的那一拳。现在可是痛打陆家的时候。”

魏晓华心说,“就是那一拳害的我弟弟现在蛰伏苏城。你当我是傻的,你们在前面冲锋。我干嘛要搀和进去,躲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不是很好吗?”

“我会向我弟弟说明情况的。”

见魏晓华不肯松口,杨游龙有些失望的告辞离去。魏晓华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明摆着这么好机会他也不肯痛快的应承下来。

皖东的事情想要进一步查下去,必须要皖东省|委内部有人说话才比较符合规矩,中|央派调查组下去的阻力也会小很多。

目前很多中立力量对刘家咄咄逼人的态势很有些不满。刘柏动手太过于鲁莽,没有分寸。

在那些人看来,陆景的保镖曾红英是一个完全合格的卫士。唯一缺憾就是她不应该让陆景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陆家拿了不少同情分,所以他希望能说服陆家的敌对力量参与进来。

魏晓华等杨游龙离开后。给弟弟魏源打电话,说了杨游龙的建议。

“再等等,现在不能急。再等等,要稳。”电话里魏源的声音很疲倦。大概也是在犹豫是否要趁这个机会扳回一局。

“你放心,我没什么想法。天天打理下生意,喝喝酒、泡泡妞。日子挺好的。”魏晓华故作轻松的说道。

“唉。哥,再等等。”魏源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他如何不知道哥哥急于找回场子的心思。他越是说最近过的好,越是心里有怨气。只不过。这一次真的要等等,相信关注这次较量的人不止他一个。

事情仍需继续发酵,现在还没有到下场的时间。早下场容易成为炮灰。

“怎么样?”严昌思看着弟弟严昌舟挂掉电话。今天下午刘家的女婿杨游龙找他喝下午茶,言语间委婉的表示刘家希望能和这边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并给他许下若干好处。

正好今天弟弟严昌舟来京城开会。他迫不及待的来找弟弟。

严昌舟伸手示意严昌思吃菜,“先吃点东西,咱们哥俩有说话的时间。不着急。”

严昌思尴尬的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茅台酒,“吱溜”一口喝下去。严昌舟冷不丁的问道:“杨游龙许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做说客?”

“啊?”严昌思眼睛珠子转动着,准备顾左言他。严昌舟拿筷子笑着点了点他。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哥哥,目光总是只看到眼前,一点小利就乐得找不到北。典型的小农心态,难成大事。这么大的人,气度连侄儿严景铭都比不上。

“这件事你不要多管。有好处你也别拿。这件事要等等。景铭呢?”

严昌思拍着桌子骂道:“那小兔崽子说今天有事情。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玛德,气死劳资。我打电话叫他回来。”

严昌舟不理他借题发挥的发脾气,淡然的笑道:“自己家里人,不用那么客气。那下次再说吧。我还准备问问他和苏家姑娘相处的怎么样?”

这在当初本来就是平衡刘家压力的一步棋。现在看来似乎用不上。不过。借着这个机会和苏书记打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陆家和刘家的矛盾居然在这个时候爆发,嘿。真是好事。

严昌舟心情放松的喝了一口酒。

严昌思拿出电话打给儿子严景铭,他虽然平庸了一点。但是也知道弟弟是家里的顶梁柱。最好还是让儿子回来一趟。

机场边的一家酒店里面,严景铭正抱着全身**的齐静瑶运动,正值酣畅淋漓之际,突然接到他爸的电话,“赶紧回来,你叔叔来家里了。你和苏家姑娘处得怎么样?”

严景铭一想到苏琳那张冷得如冰山的脸,顿时觉得兴趣大减,在电话里应付了他爸几句。挂了电话后,动了几下。草草完事。

“怎么了?”齐静瑶支起胳膊侧卧在**问道,毫不介意春光泄露。

严景铭郁闷的道:“我叔叔来了,还要问我和苏琳的关系。操,那小妞油盐不进,难搞得很。还有个苏威在旁边捣乱,我有个屁的办法。”

说着,在齐静瑶的胸前揉捏几把,“逼急了,我把你娶回家。”这句话半真半假。

齐静瑶娇笑着摇头。“别哄我了。赶紧回去吧。”她从来不相信这种惠而不费的话语。她是功利主义者,没有实质的好处很难让她心动。

严景铭扣着衬衣扣子,笑道:“最近京城里面陆景和刘柏打架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听说陆景这两天躲到香港去了。这就是太嚣张的后果。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齐静瑶思考着,她不信这个说法。“这对你们家有什么影响?”

严景铭穿好衣服,在镜子照了照,看到齐静瑶在**火辣的胴体。竟然又有些感觉,他可能是真的有些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第一。我不用再继续追苏琳。当然,保持良好的关系很有必要。

第二。我们家很有可能会借着这个机会和刘家达成谅解。蒋鸿哲那sb惹出来的事情一笔勾销。反正最终是陆家顶着刘家的仇恨。

第三,我叔叔肯定借机打击易家的竞争对手。”

说着,得意的笑道:“你脑袋灵活、聪明,但是政治是需要耳濡目染的,这方面你不如我。”

齐静瑶媚媚的一笑,也不反驳。

….

陆景打电话把晚上去参加酒会的消息告诉曾红英和赵清芷,让两人挑几件礼服再返回酒店。

内心深处依然有着明星梦的赵清芷兴奋不已,拎着纸袋返回酒店后,嚷道:“二哥,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陆景摸了摸鼻子,“行了,你拍马屁也不用这么明显吧。”赵清芷笑嘻嘻的进房间里面换衣服。

曾红英也拎着袋子走进去换衣服。赵清芷和曾红英两个人住一起。

陆景无聊的等在自己房间里面。等了一会,就见曾红英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过来,很是得体。

“咦,我还以为你会不习惯。”

曾红英淡笑道:“以前训练过。没什么不习惯。”

陆景点了点头,笑着倒一杯咖啡给她,“小芷呢?”

“她还在挑衣服。她买了三套衣服。”

陆景笑着摇头。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小丫头出来。陆景拿了曾红英的房卡,敲着门问道:“好了没有?要不要我进来帮你参谋。”

赵清芷打开房门,露出一张如花的俏脸来,脖子还有沐浴后的水滴,故意说道:“二哥,你怎么这么色啊。你想进来偷窥我。”

陆景没好气的笑骂道:“没大没小,我对你没兴趣。快点啊,最多等你十分钟”

“好吧。马上好。”过了一会,赵清芷打开房门,却是已经换好了一间粉色的晚礼服。她在房间的镜子面前转了一个圈,裙摆飘飘,“怎么样,二哥,我眼光不错吧?”

陆景笑着点点头,“恩,不错。走吧。”眼睛无意见瞄到卫生间的门上。

赵清芷脸瞬间红霞遍布,尖叫着把陆景往外推,“二哥,女孩子的房间不能进,你不知道吗?你还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