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0张 中老年男人杀手

第两百五十张 中老年男人杀手

半岛酒店是香港现存历史最悠久的酒店。由香港名流圈子中的头面人物杨爵士举办的酒会放在酒店的吉地士餐厅里。

“总的原则只有一个,可以泡帅哥,但是不能被帅哥泡。”陆景让曾红英陪着赵清芷,笑着把小丫头打发走。

刚才在香格里拉酒店的房间里,卫生间的门上有两瓣新月的水迹,瞬间令人产生诸多美妙的遐想。那显然是小丫头洗澡时不小心蹭上去的。

陆景和谢晋文拿着酒杯站在餐厅的一处闲聊,兴致勃勃的点评着酒会上出现的名媛、美女、明星。

女人,任何时候都是男人之间拉近距离的话题。但是陆景更希望听到的是谢晋文表态回去后会帮他引见邮电|部郑副部长。

这个话题是由他主动提出来还是由谢晋文提出来,意义完全不一样。

当然,他也不拒绝和谢晋文聊聊美女这个话题。

刚刚点评完一个熟妇臀圆挺翘,一个身形瘦弱、腿长腰细的女子走过来,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手臂,极为修长,颇具美感。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她说着不太熟练的普通话。谢晋文一脸暧昧笑容的看着陆景,识趣的离开。这女子看陆景的眼神很怪。

陆景的记忆力一向不错,认出眼前穿着香槟色v领修身长款晚礼服的女子是谁。

黄利飞的未婚妻,那晚在王朝俱乐部被他抢到包厢里面陪酒的那个女孩。当时,他还和郁扬笑称:“这女孩很值得冲动一把。”

名字叫什么却是不记得了。

“你好。”陆景举着酒杯示意。黄家是香港有数的豪门。与之联姻的家族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他对着这女孩出现在这个名流酒会上似乎不觉得奇怪。

“会跳交际舞吗?”陈若仪有些兴奋又狡黠的一笑。她今晚要让这小子吃个暗亏。上次在江州被拖进包厢里陪酒让她回到香港几天心情都没有舒缓过来,想不到在这儿把他逮住。

真是上帝眷顾。让她有机会报陪酒之仇。

“不会。你叫什么名字?”陆景那里知道陈若仪再想什么,他觉得偶遇一个故人随意聊两句也不错。

今晚要不是谢晋文一力邀请他出来放松。他都懒得出来的。

“陈若仪。”陈若仪刻意的微微一笑,眼眸里清波荡漾。她容貌出众,这一笑很有些动人风情。

但是陆景见惯美女也没什么感觉,反而觉得有些奇怪。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可以随便就吸引美女对他青眼有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杨爵士的酒会进行到中间一般会变成舞会。你来做我今晚的舞伴。走,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陈若仪指着餐厅餐厅的西南角围成一个圈子,都是一些年青的男女。

陆景摇了摇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你找其他人吧。”他又不是傻子,“舞伴”两个字一出口。他大致就明白陈若仪打的什么算盘。

给美女当舞伴,基本会被大家一起敌视。

如果是平常他不介意和陈若仪玩玩这个游戏,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今晚是出来放松的,不是出来装逼的。

所以他很干脆的拒绝了陈若仪的提议。

“若仪,你怎么跑到这儿来和乡下人说话。”黄利飞远远的看着未婚妻跑到这里来,走近一看竟然是熟人,心里极为不舒服,“我们走吧。这人是一个没有绅士风度的混混。”

陆景微微皱眉。喝着酒,看向远处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背影。有时候世界很大,有时候世界又很小。顶尖的圈子一般而言都很小。

“喂,他说你是没有绅士风度的混混。你还不生气吗?”陈若仪巴不得黄利飞和这青年打起来。她乐得看好戏。

陆景收回眼神,淡淡的扫了黄利飞一眼,对陈若仪说道:“我为什么要生气?一只苍蝇在耳边嗡得虽然有点讨厌。但是远不到让我生气的程度。”

说着,眯着眼睛对黄利飞一笑:“乡下人?真不知道你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从何而来?真是肤浅。

黄远实业在江州的黄远酒店过几天会受到工商部门的重点照顾。你准备回江州应付相关部门的询问。

希望你在经营过程中没有逃税漏税的行为。否则我真的不介意把你送到乡下去住几天。”

黄利飞冷冷的看了陆景一眼,“好。我等着你的手段。”他想起弟弟黄晖在江州被治安拘留十五天的事情。陆景在江州很有能量。但是男人不能在喜爱的女人面前胆怯。

他挺起胸膛想要拉陈若仪的手一起走。却被她躲开。

黄利飞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他喜欢陈若仪,但是陈若仪却是很讨厌他。这一幕恐怕会被有心人看出内涵。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意思?气死我了。”陈若仪跺脚离开。诡计不成让她郁闷的很。

陆景不理会这两人。这件事就是酒会的一个小插曲。果然如陈若仪所说,酒会在进行到一半时,杨爵士兴致勃勃的请来乐队,邀请大家跳一曲,算是给酒会助兴。

“我将邀请今晚最美丽的女士与我共舞一曲。”杨爵士在场中大声宣布着。他身名不错,倒没有人指责他老不正经。

陆景淡淡的一笑,拿起钱包里的一张火车票慢慢的看着。这是黄紫琪回渝都的车票。陆景答应帮她去火车站退掉。她把钱款给陆景补齐了才肯上飞机。

“就算是闺蜜也要明着算账。要是几十块钱我就不和你计较,前后差价几百,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姐姐不差这点路费。”

想起清丽出众的黄紫琪,陆景微微一笑。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她旅游的第一站会选择在那里?

赵清芷指着不远处的陆景对曾红英说道:“我二哥一定在想女人,而且肯定是很漂亮的女人。你看他笑得那温柔模样。真是酸死人。”

说话间,有个男子前来邀请赵清芷跳舞。赵清芷看了他一眼。眼帘一撩,微微抬起下巴,“不想去。”

她连续打发了十几个前来邀请的男子总算清静片刻。

“对不起,我有舞伴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陆景的追忆。

一身白衣低胸晚礼服的叶妍伸手挽上了陆景的胳膊,对追在身后的几名追求者说道。

陆景看着她的追求者,平均年龄四十岁以上。心里暗笑她还真是中老年男人杀手。没点身家想追叶妍八成不可能。她那消费能力…

“这位先生,请问你在哪里高就?我这里有一份薪资五十万的工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但是。叶小姐…”

“我是香港珠宝的董事,这是我的名片。”一个秃头男说道。

“叶小姐,黄董邀请你过去跳支舞,你不会不给他面子吧?”

陆景叹了口气,他看起来像很缺钱的样子吗?叶妍以寻求庇护的姿态躲过来。他到是不能不管。怎么说也是认识一场。

“大家的热情吓到我的舞伴了。”陆景朗声说道,吸引舞会中不少的人目光,“有什么要求和条件一个一个的来说。”

刚才还在**裸威逼利诱的几个人立马换一副绅士的脸色。肚子里暗骂这小子不懂规矩。

这种场合丢脸立刻会传遍整个香港上流的社交圈子。有些事情私下可以随便谈,但是拿到台面之后要讲究风度。

陆景冷冷一笑,都是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装什么高贵?挥挥手,仿佛赶苍蝇一般,挽着叶妍的手离开酒会现场。

“你刚才就不该和杨爵士跳舞,现在知道招蜂引蝶的坏处了吧?要学我。低调的站在酒会里面。喝喝酒,看看美女,多么惬意的夜晚。”

踩着红地毯上。叶妍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自夸也不是你这么个夸法。谢谢你啊。黄鸿奇那个老色鬼居然暗示我今晚去他的房间。我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他那个鬼样。”

“去哪儿?”

“去顶层的豪华套房。我住那里。”叶妍按了电梯。

叶妍所住的半岛酒店顶层豪华套房有三个房间,有起居室、会议室还有私人酒吧。

除此之外。还有私人户外阳光花房与游泳池。

拿了一瓶红酒,叶妍邀请陆景在户外花房里小坐。小雨在傍晚时分就已经停止。夜空晴朗,月明星稀。

“谢谢!”陆景拿起高脚的酒杯,默默的品着红酒,有些疑问他不想问。每个人都有些自己的秘密,包括大花瓶叶妍在内。

叶妍喝了大半杯红酒仿佛才从酒会的惊吓中恢复过来,“那些人恨不得在我脸上亲一口,真是恶心。你怎么在香港,我听小漓说你不是受伤住院吗?”

陆景看着星空说道:“伤好的七七八八,过来办点事情。原来你在香港,我说琴姐的生日聚餐上怎么没看到你。”

叶妍见陆景不肯说来香港的原因,喝着酒说道:“我知道要不是方老师帮我说话你肯定不管我。

可是我有那么讨人厌吗?从小到大喜欢我的人你知道有多少?我在大学里收的情书堆起来都可以你淹没,你信不信?”

说到最后叶妍有些不忿。陆景这人也是奇葩,容貌逊色于她的张漓他爱得如同珍宝,就连方老师他也是诸多照顾,偏偏自己却很难得到他的青睐。真是岂有此理。

“相信。你这容貌气质乍见之下,确实是‘祸水’级别的。”陆景喝了一口红酒,微笑着说道。

叶妍气的翻个白眼,“行了,知道你要说我是花瓶,不用每次都嘲笑我。气死人。”

说着,喝了一大口酒,“前几天把丁灵办理入学的手续,有点感触,所以就来香港住几天,回味自己的大学生活,顺便见见一些朋友。”

陆景摇了摇头,“怀念过去也不用住到半岛酒店里面来吧?你住在这里一晚上的消费至少不低于5000吧?”

叶妍白他一眼,“你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吧?我看到你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来酒会,她和你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