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2章 应对方案

第两百五十二章 应对方案

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的官员公寓在港岛那里。陆景与陈旭江坐地铁而至。到达西环时还听得见古老有轨电车的叮叮响声。

西环是香港的老城区,所以中联办官员的公寓也多是旧式建筑。林忠学在香港的临时公寓是一栋红砖楼别墅。

陆景早和林忠学约好时间。林忠学将两人让进屋里的沙发,冲着咖啡对陆景说道:“住在哪里?要不要住到我这里来。”

“在中环的香格里拉酒店里面。”陆景笑着为林忠学介绍陈旭江。

陈旭江有些惊奇陆景和眼前这位央行副行长的熟悉程度。他长期负责世信银行在内地的投资,很明白眼前这个中年人在金融系统的分量。

他是中央稳定香港金融的头面人物。

林忠学和陈旭将聊得很投机,很多方面问得很仔细。一直聊到下午四点多,直到秘书过来催促他参加一个会议,方才意犹未尽的结束这次谈话。

一连三天都在谈着金融危机对香港经济的影响以及应对方案。初步的方案大致敲定。第一,由行情看好的红筹股统一发出业绩预警,给火热的香港股市降温。第二,发动舆论攻势,警告货币投机者。第三,调集外汇储备逐步吸纳港元,进行布局。第四,与香港金融当局沟通传达相应的判断。实行坚壁清野的战略。抽紧银根、提高同行业拆解利率。

当然,这些计划需要由林忠学上报之后才能执行。

林忠学留了陆景单独谈话。有些话他和陈旭江不能说的台透彻,和陆景说则没有那么多顾虑。

“大的经济周期环境下面。香港经济的衰退已经不可避免。从香港楼市的巨大泡沫就可以推定。‘全球一体化’不过是西方抛出的一个伪命题。

他们把自己定义为全球经济活动的主导者、设计者、核心,其他的国家都是制造者、加工者。他们坐享整个经济活动产生的最大利润。而把极小部分利益不公平的分配给他们认可的盟友。

但是,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未必会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工业产业链由下往上蚕食容易,想要由上往下控制很难。我们的机会就在于此…”

在宁静的花园里面向外散步,陆景听着林忠学阐述着他的金融理念,收获极多。以他的真实水平很难和林忠学这样的人物交流,但是凭着记忆中的一些政治经济学知识,偶尔也有点睛之句。

“你啊,每次非要我逼着问你,你才肯说结论。陆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要以此为己任。”

陆景有些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很多结论性的东西抛出来会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置信。

比如,这个时候欧元雏形稍露,谁能确定它最终能发行,谁有又能知道欧元会试图挑战美元的霸主地位,谁有能预知欧债危机…

领先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是疯子。

林忠学负手而行,笑道:“赵清芷也在香港吧?那丫头知道我在这里也不来看我。”

陆景笑道:“八成是玩得太开心忘记了。”

“说起来还是我这个叔叔当得不合格啊。明天你带她过来吃晚饭。”

说着。微微沉吟了一下,问道:“这次风波怎么样?”

陆景知道他问的是这次陆、刘较量的事情。看来这次表现不错,让林忠学有倾向自己家的想法。

要知道现在各方打压江南系基本是共识。林忠学的位置也是徐副行长下去之后才得来的。他这一问,其中的情分很足。

“棋局至中盘。胜负难料。”

林忠学笑着摇头,“你这个用词…,居然称之为棋局。我可是奋斗了大半辈子才坐到这个位置上。传出去让下面的干部情何以堪。”

说着。拍了拍陆景的肩膀,“世事如棋。你这个看法很透彻。赵教授的学问是极好的。你要多和他亲近。”

陆景笑着点点头,明白林忠学话里暗示的意思。

刚出了公寓就接到赵清芷的电话。“二哥,我今天认识了一个美女姐姐,快点过来我介绍给你认识。”

“算了吧,我还以为你今天泡到一个帅哥呢。人在哪儿?一起吃晚饭。”

中环街边的一家咖啡店里。

白昆看着一身清凉装打扮的莫心蓝,心里微微一痛。家族势力被清扫一空,他与莫心蓝的距离越来越远。

“最近过得还好吗?我听信业银行的姚行长说你在投资领域很有天赋。”莫心蓝优雅的品着咖啡。

“还行。最近拿了200百万的佣金。”白昆笑了笑,“我投了一家娱乐公司。”实际上他用原本的私人积蓄已经取得该娱乐公司的控股权,只是外界还不知道。

“哦,那要恭喜你。”莫心蓝笑吟吟的举起咖啡杯,“以咖啡代酒,cheers!”

白昆拿着咖啡杯和她碰了一下,心想:“我一定要努力,除了恢复白家的地位,我还要娶到心蓝。还要对付陆景这个毁灭白家的幕后者。”

“心蓝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莫心蓝笑道:“恩,回来度假的感觉很好。”她自然不会和白昆说真正的原因。

新虹百货突然推出一份定向增发5亿股份的计划,让龙盛国际的资金链压力骤然增加。董坤明不得不再次出售手中天蓝国际的股份缓解资金压力。

她已经吃下董坤明手中全部20%的股份,一举获得天蓝国际62%的股份。就算与凌雪月对赌输掉后,她还是能牢牢的掌握住天蓝国际的控股权。

她以三千万美元的价格将家电连锁的资产从天蓝国际中剥离出去,以此取得叶家的支持。顺利拿到下董坤明手中的股份。

董坤明还茫然以为他出售股份的对象是叶家,殊不知股权的持有者早就换人。

以此时天蓝国际7.2亿美元的总资产价格而言。她所持股份价值4.4亿。她在去年携2亿美元进京运营,现在看来是赚翻了。

她做了一笔漂亮的生意。当然。这笔生意首先得谢谢董坤城把龙盛国际的资金诱到香港楼市并将其套住。

董坤城这个人的眼光和手腕很厉害。这件事没有足够的眼光踩不住香港楼市泡沫破灭的节奏,不仅不会套住跟在他身后的龙盛国际,反倒会把他自己的资金套住。

听说董坤城当时投了7亿人民币进入香港楼市,手笔不可谓不大。这背后资金运作的能力相当强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资金顺利的进出。

莫心蓝感叹的喝着咖啡。天蓝国际的对手很厉害,她还需要继续努力压制新虹百货啊。

只是,她不知道套住龙盛国际的主意是由陆景提出。

白昆笑着附和几句,转而和莫心蓝聊起一个共同的话题,“心蓝你和陆景交手几次,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谈论共同的敌人。可以使两人心灵的距离靠得更近。

莫心蓝脑子里闪过那个青年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貌似他最近躲事非躲到香港来了。昨天敲定天蓝国际股份归属之后,少峰送她到机场时还说起这个话题。

“他这个人很精通一些斗争规则,十分的狡猾。你对他什么印象?”

白昆笑着道:“我觉得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好色之徒。听闻他和多个女孩有染…”

对付好色之徒的办法就是使用美人计,他需要在陆景身边打下一颗钉子,然后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他从来没有认为可以凭一己之力扳倒陆家,那不现实。但是陆家并非没有敌人。如果在斗争关键的时候出点纰漏呢?

要知道,蝴蝶也能扇起龙卷风。

晚饭在半岛酒店的telix餐厅用餐。赵清芷嚷着要搬到半岛酒店里面来,“我最喜欢张爱玲了。我要体会《倾城之恋》中那种独有的韵味和情致。”

陆景笑着摇摇头,答应下来。“行。不过你自己的箱子自己拿。”她这几天买了不少衣服,纪念品,小饰物。

她这是典型的满足了物质需求之后开始追去精神需求。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小丫头算是有点进步了。

赵清芷喝着土豆汤,嘀咕道:“我有那么傻吗?我不会给小费让酒店的侍者帮我拿啊。”

曾红英身边坐着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子。她就是赵清芷口中的美女姐姐,刘俊雅。她是海亚娱乐有限公司的一名模特。二十一岁。在星光大道游玩时和赵清芷结识。两人年纪差了几岁却很谈得来。

估计两人是同样有着明星梦,所以八卦起来特别有感觉,特别是香港这边资讯发达,有着各种各样的娱乐新闻。

不过,赵清芷那丫头的繁体字水平怕是不行,英文水平估计更不行。多半还是当听众。

刘俊雅眼角余光扫着那个青年。脑子里不由的响起那些话,“记着,他喜欢年纪比他大的女子。你不能急,要找机会创造出一个误会,香艳的误会。这样你才能在他身边站稳脚跟。

记住,他如果帮你,你成为一线明星的事将会非常容易。未来如何,需要你自己把握。”

想到这儿,刘俊雅说道:“陆先生,我想留下来和清芷夜聊不知道可不可以?”

陆景笑问道:“小芷,你觉得怎么样?”赵清芷吃着餐后的冰激凌点头道:“恩,好啊!”

本来就是住在酒店里面,换一家酒店极为简便。陆景还是让曾红英和赵清芷睡在一起。让赵清芷和只认识一天的陌生人睡在一起他不放心。

月光从窗户处透进来,陆景点了一支烟,准备洗澡,房间的门突然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