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3章 粗糙的美人计

第两百五十三章 粗糙的美人计

陆景打开门,赵清芷穿着白色的睡衣闪进来。她坐到沙发上皱着鼻子道:“二哥,那女的有问题。”

“什么问题?”陆景好奇的看着她。

“她老是问你的事情,明显就是有预谋而来。二哥,我现在好讨厌她,你帮我换个房间。我才不要晚上和她睡在一起。”赵清芷气呼呼的说道。

陆景惊讶的打量了赵清芷一会。这小丫头给人的印象不是一向是迷糊虫吗?怎么突然精明起来了。

“小芷,你最近变聪明了不少啊!”陆景笑着道,

“什么叫最近变聪明,我一直很聪明好不好?我在班上的成绩比小雨还好。”赵清芷嘟着嘴说道:“你们都以为我是小孩啊?我十七岁了。”

“好吧,十七岁的姑娘。在我这儿坐一会儿,我去你那边处理一下这件事。”陆景微笑着指了指赵清芷的睡衣。

等他走出去,赵清芷才反应过来。她睡衣胸前凸点走光了,尖叫道:“二哥,你是大色狼。”

她刚才气呼呼的跑过来,忘了穿胸衣。

陆景隔着门听到她清脆的声音,笑着摇头。小丫头算是交友不慎,拿真心与人交朋友,换来的却不是真诚的友谊。

陆景走进房间,对曾红英打了一个手势,拉开椅子坐下,“刘俊雅小姐,是吧?我已经知道你的来意,说说你背后是谁?”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刘俊雅穿着浴袍坐在**惊疑不定的看着陆景。

陆景微微一笑,拿出烟点上,“你和小芷聊天时说漏嘴了。怎么。非要我上点手段你才肯说?”

刘俊雅眼睛看着陆景,很快镇定下来。“香港是法治社会,你不要乱来。不然我会报|警。”

陆景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打了一个手势。曾红英一个标准擒拿动作将她从**拖到地上。

“啊--。”刘俊雅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心里感到有些害怕。她只是一个模特而已。

“不知好歹。”陆景弹了弹烟灰。他当然也可以用支票砸得她开口,但是她欺骗小丫头真挚的感情,自己怎么可能还送钱给她花?想都不要想。用暴力手段解决最合适。

“法制社会?二十万港币足以买下你这条命。别告诉我香港没有黑社会这种东西。给你三十秒钟思考。

第一条路,说出你知道的东西,走出半岛酒店。我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第二条路,你大概可以多活几天。但是我相信二十万的悬赏一定可以把你沉到海里去。两条路你自己选。

曾姐放开她。”

刘俊雅从地上站起来,低着头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咬牙说道:“我们老板说你可以帮我成为一线的女星。所以我故意接近你。”

老板只说未来如何,需要你自己把握,并没有一定要求她成功。她接触失败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她不敢去赌这个青年说话的真假。如果一个人能轻而易举的把她捧成一线女星,那么肯定有发布二十万悬赏的能量。

“你的老板是谁?”

“海亚娱乐有限公司的老板。”

陆景把烟头掐灭,淡淡的道:“你可以走了。”

刘俊雅看了一眼曾红英,她本以为这个女人是那小丫头的姐姐,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保镖。只是这保镖待遇太好了一点吧。

她咬咬牙将身上的浴袍拉下来,全身**暴露在空气中,“陆先生。你觉得我的身体怎么样?让我陪你一晚行吗?”。

机会是需要自己把握的。她相信自己这具还没有被男人完全开发的身体颇具吸引力。和这个青年春风一度,怎么都能捞有些好处。

陆景笑了笑,香港的女模都这么奔放吗?刘俊雅身材曲线修长性感,肌肤洁白晶莹。胸挺臀圆,大腿修长,两腿之间有一簇黑色的毛发。隐约可见蓬门。

“我记得你是模特吧?回去多读读《演员的自我修养》,你这样表演太生硬。穿上衣服走吧。”

陆景挥挥手。他不是什么道貌岸然的圣人君子。但是也不会见一个女人就想上。

刘俊雅落魄的离开半岛酒店后,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打给老板。“老板,我被陆先生赶出来了。”

白昆正在自家的公寓里面锻炼。今天见了莫心蓝,心里被勾出了一些火气,需要消耗体力才能化解。

“我知道了。”白昆挂掉手机,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心说:“陆景,你一贯自视甚高,想必这样的伎俩你看不上吧。哼,侦探监视我,我难道不知道吗?索性搞点动静给你看看。

嘿,你就继续以为我只是个烂仔吧!真正的美人计怎么可能是刘俊雅那种货色?”

….

陆景打了一个电话给唐悦,让他查查海亚娱乐有限公司背后的人。打完电话,问道:“曾姐,怎么回事?”以曾红英的反侦查能力,不可不知道别人掌握了她和赵清芷的行踪。

曾红英说道:“第二天的时候就有个自称星探的人一直跟着我们。后来星光大道那儿,刘俊雅凑巧和赵清芷撞上,然后两个人就聊上。”

陆景点了点头,喊小丫头过来睡觉,见她还嘟着嘴,显然是心里不痛快,安慰她道:“社会有好人也有坏人。你下次交朋友的时候注意一点就好。睡觉吧。”

人总是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才能慢慢的成长,了解到真实的社会与书本上的差异。

赵清芷拿薄被子将自己裹住,免得自己又走光。她泄气的道:“我知道。”

“明天晚上陪我一起去林忠学行长那里吃晚饭。后天我们回去。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的?”

“我想去酒吧玩。”赵清芷嚷道,眼睛里恢复了一丝神采。

陆景笑着道:“没问题。明天晚上在林行长那里吃过饭我们就去。”真是小孩子,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第二天唐悦就给陆景打来电话说调查结果,“海亚娱乐有限公司的控制者是白昆。这家公司原来主要是从事模特经纪人工作。

白昆最近好像混的蛮不错,身家几百万。他手上估计还有一些其他资金来源,否则这笔收购会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

陆景想了想,笑道:“这手法有点粗糙啊。他这是想玩美人计。你找人看住这家公司,继续保持对白昆的关注。”

“没问题。”唐悦答应下来,“哦,对了,京城这边出了一点变化。袁市长免掉了西月区公|安分局的华局长的职务。他指示要彻查刘柏打你的案子。”

陆景心里吃了一惊,与刘家表面和解是有默契的事情,怎么袁市长会继续追究这件事?发生什么变故?

“我知道了。”陆景挂了电话,琢磨不透彻袁市长这个举动的意义。看看时间,勉强压住心里的疑惑。晚上再打电话给大哥问一声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团体怎么可以有两个声音发出来。这极不正常。

半岛酒店的下午茶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欧式贵族的格调氛围、典雅现代的建筑设计以及数十年不变的食物品质,这些都令人趋之若鹜。

叶妍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气质优雅。她一边喝着正宗的英式红茶,一边讥笑道:“约你喝茶你推三阻四,怎么反倒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

陆景喝了口茶,听着大堂乐队演奏着不知名的曲调,悠然说道:“我明天回去。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再住几天吧,越住越不想走了。高品质的生活真是让人怀念。”

陆景无语的摇头,“你要是愿意,过上这样的生活也挺容易吧?多少男人等着把你娶回去。”

叶妍却说道:“但是等我老了之后呢?”

陆景被她噎了一句,说不出话来。叶妍言语占了上风,脸上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对方老师有企图?我昨晚想了大半晚上没想明白你怎么会这样帮她。”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说叶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总琢磨男女那点事?满脑子不正当思想。我帮琴姐另有原因。”

叶妍对陆景说法嗤之以鼻,“你就扯吧。我才不信你。”

晚上带着赵清芷去林忠学那里吃了晚饭,然后去中环那里找了一家酒吧泡着。谢晋文和杨星长两个人作陪。

第二天上午来机场送行的只有谢晋文和马飞。谢晋文拖这行李箱笑道:“杨星长喝高了,估计还在女人的**。”

“及时行乐也是一种人生的态度。”陆景笑指他的行李箱说道:“你也准备离开香港?”

谢晋文笑说道:“景少,我已经和郑副部长约好,你明天或者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郑部长家里拜访他。”

陆景隐约能猜到一点谢晋文此时表态的心理。昨天晚上他打电话给大哥,问了问最近的情况。原来皖东那边形势吃紧,中央已经下了调查组去调查常务副|省|长夏楚桥。

夏楚桥是郑叔叔的主要助手。

谢家此时帮陆景引荐郑副部长,有一点站队表态的意思。但是他们想要上陆家这艘船,这还不够,还需要一张有足够分量的投名状。

陆景笑着道:“再晚一两天。我回京城后需要去一趟皖东。”

谢晋文有些惊讶,默默的想着陆景此刻透漏出来的信息。京城的袁市长搞出动作策应他的恩师—皖东的郑省长。

陆景这个时候去皖东,莫非有新动作?是反击,还是壮士断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