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7章 功成身退

第两百五十七章 功成身退

城南长街‘宋氏豆腐’店在当地市民中很有名气。马至原来在徽州党校工作时来这里吃过毛豆腐。

用发酵的方式是豆腐长出寸许长的白毛,然后用油煎后,佐以葱、姜、糖、盐及肉清汤、酱油等烩烧而成。上桌时以辣椒酱佐食,有开胃作用。

他那时没少来吃。所以陆景一说地名他就知道。走进熟悉的豆腐店里面。圆柱、飞檐依旧,光线斑驳,七八个人围在一张圆桌吃午饭。

“吃毛豆腐吗?晚会来,我下午才开张。”宋雨绮的父亲回头说道。

陆景站起来微笑道:“马秘书,我在这里。”马至笑着走过来和陆景握手,“景少,你怎么在这里吃午饭?”

他作为郑省长的秘书对最近发生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那份材料是经他的手由郑省长这里转到政法委章书记的手中。

如果他还以为陆景仅仅只是来拜访郑省长那未免智商太低。陆景来徽州之后,郑省长就开始反击。这里面陆景起到了什么作用不禁令人遐想。

政治生命峰回路转,细品之下,他除了惶恐、反思、总结,还有对这个只身来徽州青年的敬佩。

桌子上吃饭的一人不满的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自己来蹭饭还要再叫一个人过来。太不着调了。”

宋雨绮的大舅站起来怒斥道:“你怎么说话的,小陆不是带了酒过来吗?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说着,陪笑着对马至道:“马秘书。家里人不懂事,您别介意。”

桌子上的几人都愕然,这位马秘书是何方神圣,老大竟然这样巴结他?

马至疑惑的看了这个中年人一眼,“你认识我?”宋雨绮的大舅笑的很温驯,“我是徽南区教委的小宋。”

马至哪里知道小宋是谁?不露声色的点点头,对陆景笑道:“省长在徽如宾馆那里等你。”他见陆景敬陪末席,心里不舒服,拿话头点点这些人。

徽如宾馆就是省|委接待宾馆。陆景笑着摆摆手,他不是喊马至过来给他撑场面。“宋雨绮,那位是你小叔?”

宋雨绮正诧异陆景从哪儿拉一个猛人把她大舅都给镇住,还没说话,她小叔自己站起来,“嘿嘿,我是。”

桌子上吃饭的几人也不乏眉眼通透之人,心里暗自心惊,这青年和省长有关系?

陆景笑道:“马秘书,这位宋老板被市政|府拖欠了一批一笔款子…”

马至没有立刻答复陆景。问宋雨绮的小叔,“是什么款子。多少钱?”

宋雨绮的小叔搓搓手,赔笑道:“去年长街那里绿化的款项,市里拖着没发,有230万。”

马至点了点头,心里有底,这件事情他知道。对陆景笑道:“景少,我会办妥的。”

陆景笑着递了一支烟给他,“麻烦你了。”说完,与大家道别。告辞离开。

宋小叔有些恍惚的感觉,“这就解决了?”说着,问道:“老大,这马秘书什么来路。难不成还真是省长的大秘?”

“恩,我在新闻上见过马秘书。你的事应该没问题了。”宋雨绮的大舅懊恼的坐下,喝了一杯酒,问道:“刚才那小伙子敬的烟。谁还没抽?拿来我看看。”

有人递了一支给他。他转动着看了一下,拍着大腿叹道:“哎,今天真是老眼昏花。这软中华那里是普通人能抽得起的?”说着,对几人说道。“我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没有,没有。”

有人心里说道:“就是说他能侃,有点不着调。”

宋雨绮还想着陆景为什么要帮她小叔,亲戚们已经七嘴八舌的夸她有出息。夸得她莫名其妙,就是当年她考上江大时也没这样被亲戚们这样高规格的夸奖过。

调子越拔越高。她觉得好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冷不丁她大舅说道:“雨绮,你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给你爸妈当服务员,而是要好好陪陪你的朋友,在徽州转一转,让他认识到徽州山美、水美、人更美!

我刚才的认识有错误。我再表明我最终的态度,对你们的事我是支持的,百分两百的支持。”

桌上几人纷纷说老大到底是区教委的副局长,说话就是有水平,这事必须得支持。

宋雨绮无语,不支持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支持?就因为他一句话解决了你们愁了很久的事?

徽如宾馆大气恢弘,大厅里开着冷气。陆景跟着马至一路至郑叔叔的房间。

郑雄研正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养神,见陆景进来,笑呵呵拍着沙发的扶手,“小景,坐。马至给陆景冲杯咖啡。”

等马至退出去,郑雄研微笑着道:“事情定下来了。中央另派的调查组刚刚在这里住下来。”

陆景笑着点头。这么说,来徽州的任务圆满完成。他可以返回京城了。不过在回京城之前,他得先去江州一趟。

郑雄研笑道:“信明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要谢谢你,晚上来家里吃饭,你陈阿姨念叨你怎么几天都不去看她。”

要不是陆景借钱给信明堵上窟窿,信明的事情肯定还有波折。现在自己却是后顾之忧全无,老对头张书记肯定是要下去了。真是畅快,这次绝地翻盘陆景要算头功。

信明那小子悟性太差,还是停薪留职随着陆景下海去吧。留在徽州眼界始终无法打开。

“主要还是郑哥自身走得正,没有犯大错误。”陆景笑着道:“我也想念陈阿姨的饭菜。陈阿姨的小菜比酒店的大餐更有徽菜的味道。”

郑雄研笑着点点他。

晚饭在郑叔叔家吃过后,陆景当面辞行。他打算明天离开徽州。照例是郑信明送他出来。在门口郑信明拍了拍陆景的肩膀。敬了一支烟给他,“兄弟,这次多亏你周转。玛德,纪|委的茶真是不好喝啊。我算是对你服气了。明天吃过中饭再走,我请客,好好庆贺一番。”

“喝早茶吧,我中午需要和朋友辞行。”

郑信明挤眉弄眼的笑道:“早茶?行,早茶就早茶。你是和那个豆腐美人约了中午吃饭吧?哈哈。”

第二天一大早,陆景起来收拾好行李。过一会郑信明开车来接他去喝早茶。

徽州市内的一家粤式酒店。透明的玻璃窗,早上的光线透进来让人心情格外的舒服。

郑信明去拿了皮蛋瘦肉粥和生滚鱼片粥。又要了薄皮鲜虾蛟、绿虾筒、凤果酥虾、蟹黄烧卖、香酥蛋挞、叉烧包、莲茸包。

“陆景,你那天说你在京城的办事处是干什么的?”

“呵,搞电子元器件贸易。郑哥在那里挂个名就行,没有具体的事务。”

陆景喝着皮蛋瘦肉粥说道。昨晚郑叔叔已经说了让郑信明去京城工作。“当然郑哥要是想做事,我也可以代为安排,但是具体结果要看各公司人力资源部的面试结果。”

他可以高薪将郑信明养起来,但是郑信明要是想做点实事,必须从底层做起来。他绝不可能打乱公司的管理体系。

郑信明揉了揉自己的脸说道:“还是做点实事吧,不然我爸知道了我过年回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京城倚红偎那有在徽州爽?况且他爸精明的很。怎么可能把他丢到京城不闻不问。

京城那里可是有个袁叔叔在盯着,他想鬼混也要考虑下后果。

陆景笑道:“行。我在京城等郑哥过来。”

….

陆景约了宋雨绮、大志、小倩在闲致苑吃午饭。

闲致苑二楼的餐厅包间里面幽雅安静。可以听到窗外不时的鸟鸣。陆景举杯笑道:“大志、小倩,你们结婚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我来祝福你们。”

早茶的时候,他和郑信明谈了这件事。郑信明表态不会再去招惹小倩。

大志本来看陆景不爽,但是陆景在闲致苑请他吃饭,面子给得十足,他也不好说怪话。见陆景祝福他和小倩结婚,他顿时心里舒畅很多,矜持的拿起酒杯。

小倩若有所思的看着拿起酒杯的陆景。早上郑信明给她打了电话,说两人缘分已尽。他要去京城工作,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为好。市里那套幽会用的房子就送给她。过几天过户手续就会办好。

四人举杯对饮。

陆景看着大志和小倩神态亲密的说话,心里叹了口气。他对大志的印象还是不错。

但是,女神和屌丝的爱情故事多半结局不好。能为他做得只有这么多。日后他要是还是守不住小倩,那就没办法。命里没有莫强求。

吃过饭,陆景拿了行李,简简单单的说了声“再见”。坐酒店的车前往机场。

宋雨绮怅然若失的看着黑色的奥迪车离去。家里面亲戚们说支持不过是玩笑话,谁都知道一句话就可以让省长秘书办事的人是什么地位。

重新审视陆景那天说过的话,谁还会把那当笑话呢?陆景没有必要去骗他们。

陆景这人办事有板有眼,又年少多金。不知道多少女孩抢着要。陈苏子老说他是色狼,其实在江州还真没听到过什么关于他的绯闻。

只是这样优秀的男子,她怎么可能把握得住?除非她有何梦瑶那般绝世的容貌,抑或是有陈苏子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长腿。

谁知道他帮忙是什么意思,或许只是临时起意吧。

宋雨绮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心里的怅然随风而逝。

“雨绮,这可是金龟婿啊。要好好把握。”小倩勾着宋雨绮的脖子说道。

大志说道:“恩,雨绮你要加油。陆景这人我看着不是很爽,但是不得不说他办事很大气,很讲究。唉,闲致苑啊,住在这里的可都是有身家的人。”

宋雨绮白了两人一眼,“瞎说什么,他有女朋友。”

小倩吃吃笑起来,心说:“我要是有你这条件,倒贴都行。”不过雨绮为人比较正派,这话到不敢当她的面说。

江州下着大雨,陆景下飞机后打了几个电话,直奔江州市第一医院而去。

PS:ps:一般没准点发文,是卡住了。我现在没存稿,都是现写。每天两更还是有保障,全勤奖现在是大头。大家不用担心我断更。

多谢帅帅的三少书友鼓励,月票,评价票。

还有很多订阅的书友,在此说一声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