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8章 精神财富

第两百五十八章 精神财富

医院里有着熟悉的福尔马林的味道。陆景电话里已经问清楚何梦明的住院房号,径直去住院部5楼。

病**的女孩眸子明艳,看到陆景进来,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虽然她的心脏手术很成功,恢复情况良好,但是她已经习惯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不轻易泛起波澜。

陆景把礼物放到桌子上,“我给你姐打过电话。你姐说你情况不错,下周估计能出院。”说着笑道:“做手术疼不疼,那天哭过没有?”

何梦明微笑着道:“我没哭。你吃苹果吗?你自己拿去洗。”她的朋友不多,眼前这个青年可以算一个。和他说话很舒服。

陆景摆手说道:“你不用管我。病好了去江州师范一附中读高三吗?”

“不一定。我姐怕我受不了高三的压力,想让我先读高二。我觉得我可以。”

看到小女孩脸上认真、渴望的表情,陆景笑了笑,“要不你直接来读大学算了。高中那些知识进入社会中正儿八经能用到的极少。十七岁的大学生,到时候你就要顶着一个‘天才少女’的称号。”

何梦明明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纯真的气息,浅笑道:“天才少女的名头可不是好事。我想一想。”

中饭的时候,何梦瑶过来送餐,却发现陆景和妹妹已经吃过。陆景刚听说她每天都是送饭过来和妹妹一起吃,笑着道:“我还没吃饱,再吃一点。”

“恩。小明你要不要再吃一点。”何梦瑶将饭盒打开,里面是半条红烧北湖鱼。小炒茄子,香喷喷的米饭。

“我吃饱了。”何梦明摇头。隔壁病**的一位病人扭过头来说道:“你们自家做的菜真是香。”

何梦瑶性子清冷。何梦明话少心静,听到夸奖都只是微笑了一下,也不答话。

陆景去拿了一次性的饭盒、筷子过来,笑着道:“你们姐妹都挺瘦的,是平常胃口太小的原因吗?我记得老何手艺不是蛮好的吗?你们从小就不爱吃吗?”

何梦明微笑道:“皇帝天天吃御膳都会厌。我和我姐吃我爸的手艺吃了十几年,早觉不出好坏。”

何梦瑶微微诧异,她明显感觉到妹妹今天话变的多起来,这会还说起笑话。也不知道她怎么和陆景脾气相投。

陆景略尝了尝,和何梦明一起催促着何梦瑶将饭菜都慢慢吃下去。几个月不见。何梦瑶貌似又瘦了些。洗饭盒的时候,陆景说道:“我手里正好有一个江州的大学入学的指标,小明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直接读江州大学”

何梦瑶摇了摇头,清声说道:“得来太容易的东西很难去珍惜。高三年级的生活是一种磨砺。对日后很有好处。”

陆景点了点头。这个绝色的女孩看问题很透彻。人生只有经历了磨难之后,才能攀登上更高的高峰。

就如同他,如果不是有这么一次重来的机会,经历了那些让他足以铭记一辈子的事情,他绝没有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并且还能继续向前走去。

那些苦难的记忆都是他人生中宝贵的精神财富。

告辞离开医院,前往景和电子。坐在出租车里,陆景想起何梦明。她手术之后基本可以恢复普通人的生活。

她读书上大学的梦想一定可以实现。她的梦想很简单,却有着向上的力量。对知识的追求。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渴望,这都让陆景从中汲取到振奋的力量。

景和电子运营很平稳。刘一平正在慢慢的接手杨显的工作。杨显则是抽调出来筹备品牌运营的事务。

陆景正在小会议室里和几人闲聊,也算是一次非正式的工作会议。突然的接到吴璇的电话。

“景少。你有没有考虑出售景和电子?见面聊如何?”

陆景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江州?”

“见面了你不就知道了。”电话里吴璇娇笑起来,声若银铃。两人约在罗马假日西餐厅见面。

吴璇穿着浅蓝色的雪纺衫。青色的低腰休闲裤,一派办公室女郎的打扮。雪纺衫薄纱微透可见里面的白色小背心。娇俏之中有着成熟性感的韵味。

“我和你的助理陈笑联系过,知道你今天来江州。”吴璇拿着咖啡优雅的喝着。

“你怎么突然问我是否出售景和电子?”陆景笑了笑。他昨晚确实和几个女孩通过电话,说了自己今天来江州,明天返回京城。

吴璇笑意盈盈的看陆景,“还装傻充愣啊?现在谁不知道你要进入手机制造行业。你还抱着手机代理销售的业务不放吗?我很有诚意吃下你的这块业务哦。”

“你最近心情不错?”陆景看了她一眼,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恩。我妈出资帮我把江裕的股份都买下来了,现在我是江裕的所有人。你手里诺基亚的代理合同还在有效期吧?我记得你和诺基亚公司签订的是三年合同,还有2年多的时间。有没有兴趣把这份合同转给我?”

陆景笑道:“怎么条件拼命的下降。刚开始要收购景和,接着是代理销售的业务,现在又变成了代理合同。你最近手头很窘迫?”

吴璇娇笑道:“我还以为你刚从飞机上下来,头脑没那么灵活。想不到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活。”

“你拍马屁的水平要是有你的容貌一半,我保证你混得风生水起。”陆景笑着说道,“咱们也算是老相识。我直说。代理合同转让这件事我考虑一下。

我不会出售景和电子。你学过现代企业管理,应该知道销售和生产制造一般而言需要分开。景和的销售渠道对我很重要。有结果我会通知你。”

吴璇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本以为拿下代理合同,到时候就可以去银行申请贷款,但是陆景现在需要考虑一下,江裕公司现金流的问题只能再寻找其他办法解决。

不能什么事情都要靠母亲来解决。

暴雨倾盆,天仿佛都被捅了一个窟窿。陆景驾驶着自己那辆银灰色的奔驰v60驶入中海世家小区

陆景下飞机的时候给大哥的秘书占伟涛打过电话,和大哥联系之后,约定晚上在家里见面。

谢泽华就任江州经济开发区的区长之后,占伟涛就成了大哥的新秘书。

客厅里,兄弟两人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说话。陆景说了说徽州的情况。

“恩,办得不错。”陆江笑着抽烟,“你现在做事倒是让人越来越放心了。”

有些话不能明着说。何为派系?除了政治理念相同外,还要利益相关,这样才能同心协力。

郑叔叔让儿子借了小景的钱,并让儿子来京城发展。实则是表态坚决跟着组织走,绝不三心二意。

陆景嘿然一笑,点点烟灰,“哥,这次防汛之后,你这个‘代‘字去掉就不会存在任何问题,有没有可能更进一步?”

陆江笑着摆手,“不要着急。我打算在这个位置多干点事情。熊书记除了强势以外,还是愿意做事情。我相信我们搭班子会合作愉快。”

“合作?”陆景心中一动。

陆江笑着点点他,“华省长定了,他准备退下去。推荐省委副书记赵书记就任省长。师书记最近龙颜大怒。呵呵!

刘柏和你打架的事情,手尾已经搞干净。可以让曾红英回来了。沈叔叔那边正在调查刘卫敬。老刘家的日子不会好过。”

陆景细细的琢磨大哥的话。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政治风向变化很快。在楚北省华、赵两派的力量会联合起来对抗豫北系强力人物师书记。

在刚到江州的时候,大哥还在与郁系合作抢本地派的地盘,这转眼又要和本地派合作了。

以熊书记为首的本地派是华省长的圈子,而郁系则是师书记的圈子。

“哥,林忠学副行长让我多亲近赵教授…”

陆江沉吟了一下,抽着烟说道:“学术上的交流不妨先做起来。江南系已经是众矢之的,我们要多团结同志。

林行长目光深远。他是觉得陆、胡两家可以再紧密一些。这样对抗刘家的胜面要高一些。

豫北系五年之内仍是最大。我们和刘家的较量不会一蹴而就。目光要放的长远,有步骤的去削弱他们。”

陆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杭城。

魏源在自己的住处眺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心里极度的烦闷有种想吐血的冲动。他并没有打算早早的介入到陆、刘两家的较量中去。

在他看来,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要分出胜负,从现在斗争开始算起,要经历前期布局、中盘绞杀,官子落定几个阶段,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甚至经历更长的时间也未可知。

可是,他不找麻烦,麻烦却找上了他。皖东的张书记已经确定会退下去。江南系中欣赏他、支持他的强力人物越来越少。一旦恩师舒书记退下,他还能剩多少政治资源?

魏源点着烟,心里焦躁不安。这一形势的变化,竟源于他哥被人打成熊猫眼。一次有预谋的布局,由一个十九岁的青年牵头完成。现在想起来,不得不说那次布局极为精巧,令人佩服。

“唉,刘家,刘家,希望你们能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