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9章 刘家的新动作

第两百五十九章 刘家的新动作

陆景一早的飞机回京城。关宁来机场接他。两人坐出租车前往燕湖家园。

将行李丢在了7楼里面。陆景洗过澡穿了一条平角裤出来。7楼是两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打通之后的格局,约有200多平米。视觉效果极佳。

关宁坐在远处宽大的黑色沙发上,抿嘴笑道:“你也不怕走光呀。”

陆景笑着走过去,爬在沙发背上和她说话,“自己家里怕什么。你又不是没看过。”微风将窗帘冲动,大片的阳光从阳台洒进来。屋子里很安静,似乎能听到外面燕子湖的水声。

关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秀美浑圆的小腿露在裙子外面,宛若白瓷,令人怦然心动。

关宁俏脸微红,跪在沙发上,凑过来和陆景说话,“你怎么去这么久?早知道我和你一起徽州。”

“在京城里无聊?”陆景看着她娇润的红唇,轻轻的吻了一口。关宁闭着眼睛,只觉的柔软地嘴唇给他噙过去吻在一起来。

“恩。在家里呆着无聊。”

陆景捧着她的脸蛋,仔细的打量着她完美无瑕的容颜,心里柔情涌动,“你猜我在徽州碰上谁了?”

“谁?”关宁睁开眼睛,感觉陆景的鼻息喷在脸上,有股灼热的气息。

“宋雨绮。”陆景笑着把徽州的事情说了一遍,略去官场较量的那一部分。

关宁伸手捏陆景的脸,抿嘴笑道:“谁让你天天去找她聊天,她家里人不乱想才怪。”

陆景腆着脸笑道:“你没乱想就行。”说着话。绕到沙发这面来,将她抱住。圆浑俏臀顶在小腹上让人遐思无限。

关宁回头妩媚的笑道:“我才不乱想呢。招惹的女孩太多以后有你头疼的。”翻个身,靠在陆景怀里。“去帮我拿把二胡来,我拉曲子给你听。我最近学了一首新曲子。这儿环境正好。”

纤细修长的身体贴到怀里却有着丰腴的柔软,陆景挠挠头,“还说没乱想。我上来给你拿二胡去。”

“我才不管你。”关宁笑得眼如新月,娇声说道。

“就喜欢捉弄我。”陆景伸手在她修长笔直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触感温凉,坏笑着将她裙子撩起来,露出冰肌玉骨的肌肤,还有白色的小内裤。

陆景看得鼻血差点出来。全身的血液都向某处涌去。

趁他发愣,关宁娇笑着躲开,把裙角压住,“你怎么这么色呀。现在可是大白天。”

陆景邪笑道:“也没人说白天不可以。关小宁,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哦。还不乖乖就范。”说着,要去抓她。

两人在房间笑闹着。陆景在沙发上将她捉住,伸出舌头轻轻抵开她娇软嫩滑的嘴唇,探到她的口腔里寻找那香滑闪动的舌尖。

动情的热吻。关宁按住陆景的坏手。娇媚的嗔道:“一会要回家吃午饭,不许欺负我。”

“不回去不就行了。我请你吃午饭。”陆景轻咬着她晶莹剔透的耳垂。关宁小嘴轻启,低低的呻吟不由自主的泄出来。正犹豫着要不要让这坏家伙得逞。电话铃声响起来。

张漓打来电话问他回了没有,中午一起吃午饭。陆景悻悻的看了一眼下面怒气冲冲的某物。答应下来。

关宁羞涩的看了他那里一眼,抿嘴而笑。

….

汉宫廷内。

刘槐、刘柏、刘小山三人在四方小桌上对饮。每人身边各有一个陪酒的宫装女郎。薄纱遮体,曲线曼妙。

刘槐闷闷的喝了一口酒。“吃了这顿饭,咱们就得回驻地了。最近风声紧。”

刘家在皖东的动作失败。因为准备的不够充分。郑雄研顺利脱钩,还顺带把他的老对手张书记拉下马。

今天下午传来的消息。靠近刘家的徐高兵被带走调查。看情况凶多吉少。

而陆家的反击极为凌厉。他们在调查父亲刘卫敬。父亲手下的一个重要下属因在驻地城市包养情妇已经被查处。父亲现在很艰难。

刘柏默默的点头,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陆家的压力。他喝着酒,用力的揉着身边女郎丰满的屁股。

刘小山眼角余光看到,心里有些可怜自己这位二堂哥,他腰部受伤,在这方面有些姿势怕是会有心无力吧。

“慢慢来,也没那么夸张。姑父最近不是在和严昌思沟通吗?”。他自十六岁之后被陆景打了几次,抗压能力倒是比这两位强一些。

刘槐叹了口气,“操之过急啊!不说了,喝酒,今晚不醉不归。”他现在真的后悔催二叔动手。应该等等。

三人喝着酒,气氛有点闷。但是爷爷在位置上,他们倒也没觉得前途渺茫,只是感觉到压力,再也不会觉得陆家奈何不了他们。

喝完酒,刘小山一个人回到家里,给他父亲打电话。“爸,我想早点参加工作。”

听说这次皖东较量的关键时候,陆景只身去了徽州。这一点让他感觉到极大的压力,他想起张军的话,担心以后与陆景的差距会越来越远。

刘卫逸笑着道:“有这个心就行。不要急,政治的事情不是说领先一步就一定能笑到最后。沉下心来好好学习。家里的事情,你也可以参与一些。我会和你姑父打招呼。”

刘小山压住心里的兴奋,沉稳的道:“好。”以前家里在京城的资源都是被刘松占住,所以他是京城四公子之一。现在终于轮到他刘小山登上这个耀眼的舞台了。

他自信不会比陆景做得差。

刘卫逸挂了儿子的电话,有些欣慰。想了想,打电话给大哥刘卫敬。“哥,我有点想法。”他说了说自己的打算。

刘卫敬诧异的道:“可是。现在…”

“猎豹在捕食完成后的那一刻是最为虚弱的时刻。兵法说,出其不意。陆家大概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刘卫敬心情稍好。对自己这个兄弟的脑袋还是信任的,歉意的道:“卫逸,我太急了,不该催你。不然…”

“呵呵,哥,这个话不说了。没有发生的事情谁知道会怎么样。皖东的事等一等,不过是把握大一些,未必一定成功。倒是徐高兵可惜了。”

陆景在回京城的第二天就与谢晋文一起拜访了邮电|部的郑副部长。郑副部长和谢家关系亲厚,很多话都说得比较透彻。

陆景正好要找人侧面了解了解方博韬。看看有无改变他想法的可能。

亏得陆景记忆不错,复述了一边方博韬的话。“景华通信在技术研发做的努力很不错。报纸上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你要继续加油。”

郑副部长皱了皱眉头,问陆景,“你确定当时方部长是这样说的?”

陆景很肯定的点点头,“是不是会有什么问题?”

“唉!”郑副部长用手拍着沙发的扶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小陆,这件事你要准备让更上面的人帮你说话才会有效果。方部长有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不喜欢别人对他工作指手画脚。

报纸上那些报道我也看了,以我对方部长的了解来看。他肯定是极为恼火的。”

操!陆景明白郑副部长的潜台词,报纸上骂邮电|部的评论会是方老头心中的一根刺,他基本不会同意景华通信获得手机牌照。

告辞出来后,谢晋文见陆景脸色平静。看不出异样。但是越是这样越有问题。

“景少,要不要再侧面做做方部长的工作,说不定能有效果。”

陆景笑了笑。“再看吧。把我逼急了,我找宋叔叔帮我说话。”心里却是暗骂叶文斌。要不是他躲在后面在媒体上捧杀景华通信。绝不会搞得自己这么被动。

刚才他都没法和郑副部长解释报纸上的评论不是他授意的。解释了,郑副部长未必会信。

利益决定动机。报纸上的评论实则是帮景华通信公司逼邮电|部表态。陆景就是有两张口也无法说清这事和他没关系。

“方博韬,你既然要做拦路虎,就不要怪我不按常理出牌。”陆景心里说道。

景华通信的手机产品不成熟,让宋叔叔直接说情很不合适。但是可以换一个角度…

谢晋文知道陆景嘴里的宋叔叔是谁。江南系的旗标人物之一,陆老的好友。叹了口气,心想:“要抓紧时间坐上陆家这艘大船。父亲日后在仕途上才能走得更远。”

京城市,林书记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开着凉气。袁进走进来突然想打个寒颤,他勉强挤出了笑容,哑声说道:“书记,我…”

林书记正带着老花镜看文件,见袁进进来,摘下老花镜,放下材料,“坐吧。想不通?这次让你去中央|党校学习我是赞成的。”

袁进苦涩的点了点头。他去党校学习干什么?他是实权干部,而且早就参加过党校的省|部班。现在进去学习,难道还能提拔么?明显是贬谪的先兆。

马市长突然提议让他进去学习一段时间。这个提议在书记办公会上一致通过。他实在想不通一贯欣赏他的林书记为什么也会同意。

“事情要向前看。安心的学习。”林书记淡淡的说道。马市长以为他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么?袁进前段时间看似与陆家发出了不同声音,实际上是将那两个小子打架的案底全给洗没了。

以实际结果看,肯定是陆家得了便宜。

刘家咽不下这口气,转过头来在皖东那里揭盖子。现在更是想要将袁进拉下去。马市长一贯靠近严家,这里面怕是有些文章。

但是,当他是泥菩萨吗?

不过他并不打算和袁进解释他这样安排的用意。

“我明白。”袁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定住情绪,离开了林书记的办公室。出门时,手碰到门上恍然未觉。

林书记笑了笑。小袁的上进心还是很重,不过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