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1章 迂回路线和直接打击

第两百六十一章 迂回路线和直接打击

卫东阳的婚礼订在八月十八日,还剩下二十几天的时间。他正在陪未婚妻易妍玲挑选婚礼上用的礼服。接了陆景的电话,说道:“行。你来西单的天蓝商场。我们在二楼的法派1855咖啡馆碰头。”

卫东阳穿着一件白色的康纳利(canali)衬衣,灰色的休闲裤。订制的衬衣简约不失贵气,展现出优雅斯文的气质,再配上他极为英俊的面孔,使得他极为出众。

刚坐到咖啡馆的沙发上就有一个打扮靓丽的女孩过来搭讪。

卫东阳耐心的将女孩打发走,对陆景摊手笑道:“你电话来的真是及时。唉,易妍玲让我陪着挑了2天礼服。今天还带了亲友团,把我弄得头大。”

陆景笑着道:“呵呵,这是幸福的烦恼。听说很多人都有婚前焦虑症,要不要我请卫哥今晚出去放松下?”

卫东阳点了两杯卡布基诺,笑道:“算了。我还没紧张到那份上。京城里前段时间谣传刘柏是因为李慕清和你打架,真的还是假的?”

侍者送了咖啡上来,陆景用调羹搅拌着咖啡,微笑着道:“说这话的人智商比较低。立场很偏。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不是严景铭的人说的,就是魏晓华的人说的。”

“你厉害!”卫东阳竖起大拇指,“舒书记的孙子舒俊飞说的。他和魏晓华那天晚上在场。”

他本来想要说说陆景,让他在这方面要注意下。想了想,觉得他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去说。反正小妹和陆景最终也不会在一起。两个人都是在应付家里的长辈。

陆景斟酌了一下,问道:“卫哥。听说易书记对刘卫逸有看法?”

卫东阳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或许吧。前段时间豫北省里靠近易家的一个干部被调整。他是严昌舟在豫北省的主要竞争对手。在十五|大之后,严昌舟有可能成为豫北省的副省长。

听说刘家在这次调整中起了不好的作用。”

听到这个消息,陆景明白过来。刘家换取严家支持的筹码原来在这里。老头子话中的伏笔也在这里。

易书记有敲打刘卫逸的动机。

如果易书记只是敲打刘卫逸,可能会适可而止,而不会动摇刘卫逸在建州的根基,毕竟易家的主要对手还是严家严昌舟。能不能添把火呢?

陆景琢磨了一下,说道:“卫哥,你去苏江哪里,定下来没有?易姐也会跟着过去吗?”

卫东阳笑道:“那当然。定了。先在苏江省的机关里过渡一段时间。具体职位到时候再看。”

陆景点了点头,心里有底,说道:“我想见见易姐。”

“行。”卫东阳明白陆景的想法。陆、刘两家较量正急。看来陆景是想要代表陆家对易书记释放善意。而易妍玲无疑是一个极佳的传话人选。

用手指虚点了下陆景,“你这是想走迂回路线啊。”

陆景嘿嘿一笑。相信卫东阳不会拒绝。易妍玲即将嫁给他。易家的兴衰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

因为易书记在其他事情上可能不会倾向于卫家的政治力量,但是一旦涉及到卫东阳本人,他就必须要有一个老丈人的态度。

联姻的微妙之处就在于此。

当然,这其中人与人相处的融洽程度就要看各人的本事。

江南系内部派系丛丛,豫北系也是一样。

陆、易走近,联合对抗严、刘会是一件好事。

陆景跟着卫东阳去商场的三楼。易妍玲和她的亲友团正在挑选着礼服。卫东阳将陆景介绍给易妍玲认识。

“哦。我听过你。”易妍玲大方同陆景握手。她长相秀丽雅致,眉眼间有股灵气,也可以称得上是出众的美女。

易妍玲的亲友团有三个人,她们对卫东阳极为热情。看得出这几人对卫东阳极为满意。

陆景在一旁偶尔点评几句礼服的好坏。言语很到位。让亲友团的几人对他刮目相看。

到吃饭的时间点,陆景对易妍玲说道:“易姐,我那里有几套室内装修的方案。我想请易姐指点一下。”

易妍玲有些疑惑,扭头去看卫东阳。卫东阳笑着点头。“答应吧,他有事请你帮忙。”

“那行。你明天送给我看看。”易妍玲微笑着答应下来。

陆景笑着告辞离开,前往赵清芷家中赴宴。路上给王兴华打了电话.他是搞酒店的,室内装修的方案肯定有现成的样稿。

赵清芷的家在民大的教师楼里。

赵清芷的母亲张阿姨做了几个家常小菜,四个人围坐在饭桌前边吃边聊。张阿姨保养得体,容貌出众。见到她就知道赵清芷为何容貌如此出色。

陆景这是第二次见到赵晓丰。赵晓丰带着眼镜笑呵呵的说道:“小芷这孩子去香港玩让你破费了。”

陆景笑着道:“小芷喊我一声‘二哥’,我带她去逛逛也是应该的。”赵清芷朝天上翻了一个白眼,心说:“二哥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在香港是我自己和曾姐一起逛的好不好?”

赵晓丰点了点头。陆景的人情送到了,他总不至于不给面子把钱还给陆景。

“我听林行长说你对政治经济学很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你对现在正在东南亚肆虐的金融危机是一个什么看法?”

张阿姨说道:“老赵,吃饭呢,谈学术问题待会吃完了再谈。”赵晓丰微微一笑,听从妻子的意见。转而闲聊一些趣事。

吃过饭,在书房里和赵教授谈着政治经济学方面的问题。陆景从陈旭江、董坤城那里学到不少东西,都拿出来向赵教授请教。

谈了一个小时,陆景看看表。虽然意犹未尽还是主动提出来告辞。赵晓丰让赵清芷送陆景离开,满意的点点头。对妻子说道:“这孩子不错,理论知识差了一点。但是很有想法。他这个水平做我的研究生还是可以的。”

张阿姨泡着茶,笑道:“他大学还没上吧。你就有招研究生的心思?”

赵晓丰喝着茶笑道:“这里面有些关节。你不懂。”林忠学是他的老朋友,电话打到他这里来,态度很明显,就是希望他说服胡老支持陆家。

他是胡老的智囊,但是在站队这样的问题上,他不便发表看法。

当然,他对陆景的看法不错,不反对陆景读他的研究生。

赵清芷送陆景下楼。陆景问道:“小芷。张阿姨就在民大里面教舞蹈,你怎么不会跳交际舞。”

赵清芷清声说道:“二哥,你真笨。我又没说我不会跳舞。我民族舞、芭蕾舞跳得可好。

交际舞我一个人和谁练啊?再说我妈对交际舞看法不好,她才不教我这个。”

下了楼看到一个白衣裙子的清秀女孩等在路边。陆景笑着对丁灵挥挥手,回头对赵清芷道:“小芷,你回去吧。再见。”

赵清芷看着陆景和那个清秀女孩一起走了,嘟着嘴回家,心说:“二哥,你怎么这么花心。完全破坏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偶像地位。”

卫东阳的婚房是燕子山脚下的一栋别墅。室内装修方案早就定下来,工程都已经进行的七七八八。

陆景要易妍玲看室内装修方案自然不是用在她的婚房上面。一连几天,陆景都在和易妍玲讨论一些室内装修的样稿。

陆景相信易妍玲在她自己的婚房下足功夫。室内装修的样稿她多少都有自己的看法。

而让一个人将他最得意的一面发挥出来,比拍什么马屁都顶用。

几天下来。陆景不仅拿到了2套易妍玲中意的装修方案,与她的关系也熟络起来。

剩下的事情他交给了唐悦和冯逸风去办。冯逸风帮叶妍在法国请了一个专业美容师回来后就闲得发慌。

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冯遗风对奢侈品的了解相当到位。绝不为出现把国外的二线家具品牌当成奢侈品的情况。

七月二十九日。陆景得到确切的消息,刘小山的大伯刘卫敬被内部审查。他手下的那名干部开口了。

七月三十日。陆景从四中搬出,将行李都搬到燕湖家园的七楼。晚上的时候在七楼里聚餐。

从香格里拉酒店请了厨师来做菜。又请了方琴、叶妍。加上关宁、张漓。几个人一起吃饭,痛快的喝酒。美酒佳肴,美人如玉。喝到半醉,陆景把沙发拖到阳台上,歪在上面抽烟。看着燕子湖面的湖水,微风徐来,忽而一笑。

这一次刘卫敬不死也要脱成皮。当然,脱皮概率较大,毕竟刘老头还在位置上。相信沈叔叔不会让刘卫敬好过。

张漓拿了半杯红酒走过来,“小景,过来喝酒。”夜色之中,她灵秀的眸子有些迷离,里面似乎藏着无究无尽的媚惑。

陆景把她搂到怀里来,她的红唇微吐着酒气,很是迷人。陆景扭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情况,在她丰腴挺翘的臀部上摸了两把,有点上火。

“走吧。”

刘卫敬的事情经过几天的审查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而得了严家支持的刘家经过妥协和斗争,刘卫敬最终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调离当前一线部|队的岗位。

不管他能不能东山再起,那都是一年之后的事情。党内严重警告的干部一年之内不能提拔。

靠近沈叔叔的两名中层干部得到了提拔,一人前往楚北任职,一人前往黄海任职。

刘家在军中的力量至少被消弱了四分之一。刘卫敬可是刘家在军中的头面人物。

随即,刘柏因劣迹斑斑,主动要求复员,返回京城工作。

八月初,皖东的事情尘埃落定。张书记直接退下去。省长郑行暂时主持省委省政府的日常工作,政法委章书记升任省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徐高兵收受贿赂被查处…

这一些系列的任命中,郑系的实力并没有受损,随着章书记升任党内人事副书记反而略有加强。

当然,“暂时主持工作”和“代理主持工作”完全是两个概念。皖东省委一把手的产生还需要多方的协调。

这一轮较量中,唯一有切肤之痛的恐怕就是魏源。看好他的张书记去职对他影响很大。

八月十八日,锦园别墅的10号别墅宾客众多。卫东阳筹备已久的婚礼即将举行。

陆景摸了摸口袋里的信封,与老头子一起前往10号别墅。(。)

ps:又晚了,给大家鞠躬道歉。

感谢打赏的书友,投月票的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