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2章 重礼和原因

第两百六十二章 重礼和原因

10号别墅,鲜花簇拥,宾客如云。

卫二叔亲自陪着老头子去后面小房间里就坐,“我爸刚才还问陆哥你怎么还没来。他还想着和你下棋。”

卫二叔的辈分和老头子一样,年纪相差有点大。他一般都是称呼老头子为“陆老”或者“陆书记”,今天却是改口换了称呼,里面透着亲近。

老头子拍了拍扶着他的陆景笑道:“这小子耽搁我时间了。不然早过来。嘿。”

陆景歉意的冲卫二叔笑了笑。他纯属替老头子背黑锅。老头子早料到来得太早会被卫老拉着下围棋,但是卫东阳结婚的日子,赢了有些扫卫老的兴,不赢那是扫自己的兴。

索性干脆晚点过过来。人一多,卫老那有机会拉他下围棋。

进了小房间里面,卫老坐在正中,交好的几个老爷子早过来,正在闲聊。还有两人在吹胡子瞪眼睛。

老头子打了招呼,敬陪末席。几个老爷子关心了几句他的身体,想起逝去的人们,唏嘘不已。

陆景恭敬喊了一圈爷爷、伯伯。卫老指着他对众人笑道:“这是陆家的二小子。我打算招来做孙女婿,谁都不许抢!”

有人翻着白眼道:“卫老头,有个好孙女不是这样得意的。让小小陆心里怎么想。”

陆景心里暴汗,自己怎么就变成了“小小陆”。

屋子里几人都不满卫老这个话头,纷纷说他开倒车,搞封建主义那一套。要不得。自由恋爱。自由婚姻嘛…

陆景看着屋内热火朝天的辩论,抹着脑门上的汗。征得老头子的同意,悄然告退。

出了门。陆景接到王灿的电话,一路向别墅的后花园走去。王灿和夏思雨在紧临着锦园别墅内的人工湖的凉亭里,那儿景色不错。

刚出大厅,就看到苏威、苏琳、严景铭几个人聚在一起在花园的石桌边聊天。

严景铭冷冷的看了陆景一眼。陆家最近在和刘家一系列的交锋中取得优势。这一点出乎一些人的意料之外。

不过刘家越是被压制,他们和严家就走的越近,这其实是一个好消息。

陆景倒是有些诧异这几个人怎么混在一起了。苏家兄妹不是和严景铭关系恶劣吗?

难道那天挑拨严景铭和苏琳的关系失败了?

陆景转出花园,心里一动,看向别墅二楼的窗户口,发现凌雪月正站在那里。见陆景看过来。她微笑着点点头。

陆景回了一个微笑。对凌雪月突然表现出来的善意感到有些奇怪。他和凌雪月不怎么投缘。

苏琳看着陆景走远,有些无聊的听着她哥和朋友们鬼扯,然后严景铭总是会适时的恭维她几句。这一切都让她颇有些不耐烦。

苏威抽着烟,看了妹妹一眼。他知道实际上妹妹和严景铭的关系远说不上融洽,今天在这里做出亲密的样子不过是应长辈的要求而已。

这场婚礼不仅是卫东阳的婚礼,还是一个大舞台,一个交际的场合。父亲和严家的严书记都希望给外界传达出两家亲密的信号。

陆景先在湖边转了转,水波粼粼。他点着烟琢磨了一下,突然有点反应过来。

因为他的材料。白家倒台,鲁东官场震动。鲁东的苏书记提前七年的时间上位,那么苏书记将会和凌雪月的丈夫杜正鹏产生竞争关系。

本来以杜正鹏的年纪和资历,成为学院派的派系接班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苏书记却突然强势的蹿了上来。这其中一些微妙的关系真是值得琢磨。

就算凌雪月自称不碰政治,但是涉及到她丈夫,她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严、苏走近恐怕会让凌雪月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与王灿、夏思雨在凉亭处汇合。两个人又趁着暑假外出旅游。才回来不久,得意的和陆景分享旅游见闻。

“陆景哥。你是不是打算拐走赵清芷啊?”夏思雨趴在王灿的肩头,笑嘻嘻的问道。

王灿的事业越发顺利。而他的父亲在辽东位置稳固。她和王灿的事情基本不会有什么障碍。

陆景笑着抽烟,“我拐她干什么。我那有那功夫吗?”

夏思雨皱着鼻子笑道:“我才不信你,她都喊你‘二哥’呢。”和两人闲扯着,一直到婚礼开始。

婚礼的固定流程之后,便是婚宴。卫东阳携妻子易妍玲跟着他爸卫国梁身后向宾客们敬酒,身边跟着亲友团、伴郎团。

到了陆景这一桌,大家举杯恭贺新人,觥筹交错。陆景笑着将手中的信封递给卫东阳,“祝卫哥和易姐新婚快乐。”

卫东阳喝到这儿都有点高,笑着将信封递给易妍玲,“明天看。陆景可说要给我一个重礼的。”

易妍玲穿着粉色的礼服,她掂了掂手里捏着信封,感觉不重,里面难道是银行卡吗?心里暗笑卫东阳喝高了。

礼服没有口袋。她将信封塞到卫东阳的衣服里。

等敬酒的队伍走远,陆景意外的看到刘小山在左手出不远的一桌。刘小山看到陆景看过来,自信的笑了笑,扭头和身边的张军说话。

陆景抿了一口红酒。刘小山这小子长进了不少。听唐悦说,他最近在京城的圈子里很活跃,有点纵横捭阖的意思。

其实在这一次和刘家的较量中,刘家内部资源进行了调整,刘小山得了一些实惠。

他大伯受到了牵连,小叔还在中原省沉沦,他父亲的在家里面的地位就越发的重要。

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时候他父亲在建州的根基被挖断,不知道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

卫东阳并没有打算在京城度蜜月,他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仕途。而妻子易妍玲也是在建州清闲的部门里工作,两人都能拿到足够长的假期。

所以他打算去欧洲度假。

去欧洲的前夕。黄海市的一家酒店里。

卧室的灯光很柔和,易妍玲趴在**将陆景送的那个信封打开。里面是四把钥匙,奇怪的道:“东阳,你看这是什么?”

卫东阳放下旅行包,凑过来看。钥匙两个为一串,分别挂在一张卡上。而卡的背面写了两个地址。

“建业市静安路18号天润花园b802。琼南省鹿城市伯克山庄6号”

“陆景倒是大手笔。他那天不是问了你装修方案吗?这两处地方八成按你选中的装修方案装修好的房子。”

“这…”易妍玲有点不理解,这还真是重礼。她以为卫东阳那天喝高了,原来竟是真的。

可是卫东阳的婚礼陆景为什么送这么重的礼。要知道陆景还没有成亲,从礼节上而言,他的人情可以算在他父母里面的。

卫东阳倒在酒店的**。笑道:“不用多想,回头去看看就是了。伯克山庄那里估计是一栋临海别墅。

景华通信贷款的事情你知道吧?我后来被他和严家的对抗殃及,损失大概三千万左右。这栋临海别墅应该是这件事的补偿。

他要请你办的事,应该落在天润花园上面。

不过,我估计按照他办事风格,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房子里面怕是还有惊喜。总之我们去看看就会全部明白。”

易妍玲呼出一口气,倒也不是觉得三千万很多,但是由陆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将价值这么多的别墅拿来送礼。感觉这人很不简单。

她笑着问道:“他要求请我办什么事?”卫东阳将她搂到怀里,“他要你在你爸面前帮陆家说句话,最好能将刘家的刘卫逸拉下来。”

“啊?”易妍玲吃惊的看着丈夫,眼睛瞪圆。摇着头说道:“这种事怎么能答应。我爸肯定不会让我参与这样的事情。我不能收这套房子。”

卫东阳笑着摇头,“不是让你主动去说。自然会有人和你爸沟通。等你爸问你的时候,你帮陆景说两句好话就行了。

放心吧。回头你爸问你时,你全部说出来就行。你爸会有自己的判断。”

“哦。”易妍玲点了点头,又娇嗔着掐了卫东阳一把。“什么你爸?我爸不是你爸吗?”

“哦,对,对…”卫东阳笑着在娇妻面前讨饶。

….

燕子湖的湖风吹来,十分凉爽。陆景躺在凉椅上,窝在燕湖家园的7楼里午睡。

这段时间有些累,易家的事情他已经和大哥说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

刘家借助严家的力量将袁市长闲置。那么陆家也可以借用易家的力量挖刘卫逸的在建州的根基。

怎么着也得出口气。

等卫东阳度完蜜月回来,十月份赴任建业后,会有人和易书记沟通。

陆景相信天润花园里奢华的装修一定可以打动易妍玲,让她帮忙说一句好话。

睡得迷糊糊被手机铃声吵醒,董冰在电话里说道:“陆景,我准备去美国了。明天晚上在汇海大酒店请同学们吃饭,你有没有时间过来?”

“当然有时间。”陆景笑着答应下来,给丁灵打了一个电话,确认她明天晚上也会去。

第二天傍晚。陆景去五楼喊了曾红英,然后一起去停车场。

曾红英已经从香港回来。陆景高价买下了燕湖家园a栋5楼的两间房间。重新装修后让她住在这里,同时也方便她保护自己。同时给她配了一辆欧宝代步,挂在京城快运公司的名下。

曾红英出手重伤刘柏固然是职责所在,但是陆景觉得还是需要给予她一些物质上的奖励。

重新驾着这辆蓝色的宾利,曾红英心里微微有些叹息。很快,她收敛自己的情绪,驾驶着宾利送陆景前往汇海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