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5章 影踪出现

第两百六十五章 影踪出现

客厅的门敞开着,陆景歪歪斜斜的躺在沙发上。清晨的微风吹拂着淡黄色的窗帘。

被手机铃声闹醒。陆景揉了揉眉心,宿醉之后感觉有些难受。他翻身去拿手机,不小心一脚碰翻酒瓶。

酒瓶咕噜咕噜的滚动着,陆景苦笑的摸摸鼻子。想不到人生读档之后第一次醉酒是因为关宁。

那天在机场里面关宁虽然没有说什么,一路跟着他回燕湖家园,还帮忙安慰丁灵别哭。以后可以去美国见董冰。

但是第二天她却是独自和朋友去野生植物园烧烤,显然是生气了。

陆景心里充满的了苦涩。在机场发生那一幕确实很少有女孩能不生气的。关宁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

这次被董班长害得不浅啊。

接通电话,里面传来董坤城意气风发的声音,“陆景,今天我去收回龙盛国际,你去不去见证这一幕?”

陆景仰面躺在沙发上,难受的呻吟一声,“董叔叔,我就不去了。今天有事情,回头我请董叔叔吃饭。”

接手龙盛国际所获得的利益陆景不打算要。龙盛国际是董坤城心里的一根刺,况且又是董家的内部斗争,他没必要去碰。

董坤城掌握局面之后,自然会酬谢他。

挂了电话,陆景想了想,决定去找关宁,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已经是八点半,关宁应该已经起床。

陆景拿起手机开始拨打关宁的号码。手机没有人接听。房间的门却突然响动。有人在开门。

陆景诧异的看向门口。七楼这里只有他、关宁、张漓有钥匙。张漓这个时间点怕是早就上班去了。

环球雅思的业绩上升。教学质量和服务质量没有跟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最近一直在忙着环球雅思的内部整顿。

关宁来了吗?

房门推开,关宁穿着杏粉色的短袖长款衬衫,白色的七分紧身裤出现在门口。她完美的瓜子脸上正带着微微嗔怨的神色,白藕般的手臂拿着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

陆景失神之下,手机落在了沙发,但仍旧顽强的响着。陆景嘴角动了动,手忙脚乱的挂掉手机。

“傻瓜!”关宁妩媚的白了他一眼。走进屋子里,关上门,皱了皱鼻子。“怎么一屋子的酒气?”而后看到玻璃茶几上摆满了酒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到。

走过去,轻轻的抱住陆景的头,柔声道:“怎么喝这么多酒?我就是昨天不想见你,我以为…”

陆景在她面前一贯表现的成熟而又坚强,自信而又充满魅力。她以为陆景不会有事,现在看到满茶几的酒瓶,知道昨天使小性子伤害到他了。

心里既心疼又甜蜜。心疼他突然表现出来软弱的一面,又为他如此在乎自己而甜蜜。

陆景将关宁抱到怀里来。低声说道:“昨天晚上有点难受,心里乱糟糟的。突然的想醉一场。”

说完,认真的看着关宁的眼睛,“原谅我,好吗?”

关宁认真的点头,突然的想哭,“我昨天晚上关机了,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收到。早上起来才看到那么多未接电话。急急忙忙的过来。没想到你会喝醉。”

陆景苦笑着用手指顶着额头,“你不理我,我会难受。喝高了就想找人说话。迷迷糊糊的给你打电话。后面醉倒就不记得了。”

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张漓的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差,他也没敢去惊动她。

陆景伸手抚摸关宁的脸,香滑腻嫩,她秋水般的眼眸里有大颗的泪珠在蓄势,柔声道:“别哭。我就是偶尔醉一次。我洗澡去,一会我们去打网球运动一下。”

洗完澡头还晕的厉害。没法出去。关宁把窗户打开通风,将酒气散掉。两人相拥在窗台处说话。

风吹动窗帘微微作响,燕子湖水波荡漾,群鸭嬉游。远眺着四中。想起两人初识的情形。情话炙热,让两人的心都在慢慢的融掉,在夏日上午的清风里,慢慢的合二为一。

中午陆景叫曾红英去酒店里买了外卖送过来。吃过午餐,董坤城打电话过来说起接收时的情况。

他确实需要一个人来分享他的快乐。全程参与这件事的陆景无疑是一个极佳的分享对象。

“董坤明还没老,人就糊涂了。他居然相信空壳公司这种伎俩能骗得我付款给他。不知道是该说他糊涂,还是自信。

在召开董事会的时候,他还在那里咆哮,‘这都是假的,无效的文件’。等董翔拿出他亲笔签名的资产转让协议,他才认清事实。”

陆景拥着关宁,笑道:“恭喜董叔叔!后面怎么样?”

“哈哈,董坤明当场气的昏过去,现在在医院里面住着。被儿子蒙骗这种事没一颗大心脏是承受不住的。

不过,我看他做戏的成分居多。不昏过去,他的脸往哪儿搁?众叛亲离。老婆、儿子、女儿没有一个愿意接受欧洲总部的安排。目前这个结果,对他家而言实际上是最好的。

董家基金会里面的股份分红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再加上我支付的2.5亿人民币股权转让金,足够他们一家子在国内过上舒服又体面的日子。

龙盛国际现在是个大烂摊子,过几天旭江要来京城。你还有几天才去江州吧?”

“再过八天我会去江州大学报道。”

“行。大致理清楚之后,我们再庆功。”董坤城心情愉悦的挂了电话。他这辈子目前为止最得意的投资就是借钱给陆景。这笔投资也应该会成为他这辈子最得意的投资。

陆景挂了电话。在明亮安静屋子里,悠闲静谧的午后。拥着绝美的关小宁,轻声说起董家里的那些恩怨。

那些事仿佛历史里迷雾让人看不清,但是陆景有着自己的推测,大致能看得清四五分。

关宁靠在陆景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心里异常的安宁,“那董冰说起来也挺可怜的。”

陆景笑着摇了摇头,紧紧的抱着她。记忆里四中三大校花,最可怜的是关宁。她在大好年华之时死于黄海的公寓里。

好在现在命运的轨迹终于发生改变。

“我们睡午觉去吧。”

关宁妩媚的眼睛眨了眨,点了点头。她感觉到陆景身体某处的变化。陆景将她抱到卧室里。

陆景解开她衬衣的扣子。脱掉胸衣,握住她胸前的淑乳。伸手抚摸着她腰肢柔滑地肌肤,感觉到关宁地身体轻轻一颤,口里温热的气息喷到自己脸上。

褪下她白色的紧身裤,隔着白色的小内裤抚摸她的花瓣、修长圆润的美腿。

关宁凝视着他渐渐成熟的脸庞,凌乱的头发下眼睛迷乱而灼热,又让自己沉醉。大概有很多女孩子会深深的喜欢他吧?

陆景撑起身体,凝视着关宁的眼睛,控制不住体内的汹涌的情|欲。轻柔的说道:“我们要一直走下去,直至天荒地老。”

关宁嫣然一笑。缠住陆景的身体,用力的点点头,迷醉的呢喃,“永远在一起。”两人清除着对方身体上残存的衣服,迷乱而狂热,恨不能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这大概是情感对性的最直接索求

….

爆发出来的情感炽烈而猛烈,片刻的**过后,关宁像猫一样蜷在陆景的怀里。她仿佛耗尽全身的力气。背上都抹出一层香汗,白嫩如玉的身体透露着红艳的桃红色。

略做休息,陆景又勃发起来,抚摸她地臀肉,手指在她大腿根部的细肉轻揉着,吮吸着她娇艳地红唇,裹噬她的香舌。关宁来了感觉。手指甲几乎刺进他的背里。

让关宁背身抬臀。手重新捉着她嫩腻如玉的雪白**。没有第一次的急不可耐,陆景也算精于此道,进入她娇嫩的身体,缓缓动着。好让自己适应湿泞的紧迫,蓄势而喷薄,转眼就将关宁带入魂魄销熔的另一个洞天。

几番抵死缠绵。到傍晚时,陆景和关宁一起去湖东路大学城里的京式饭馆—浩清波吃饭。

装修的雅致的“浩清波”环境幽雅,给人舒服、愉悦的感觉。主要面向的是大学城里那些搞消费的人群。

关宁娇羞的看了陆景一眼,腿还有些软。下午太疯狂,他真是会折磨人。

陆景点了几个小菜,两人慢慢的品着、闲聊。突然看到方琴从外面走进来吃饭,她身边跟着四中的一个老师--带过陆景一段时间英语的曹文元。

陆景低声和关宁说着情况。曹文元应该是已经结婚的人,他怎么还在追琴姐呢?

关宁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两人,抿嘴一笑,“方老师都离婚快一年了,有人追求不是很正常吗,你大惊小怪干什么?说不定曹老师已经离婚了啊?”

说着,神情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再说,某人自己几个女朋友,那有立场说别人。”

陆景无语的摸摸鼻子,笑着给关宁添酒。放下杯子的一瞬间,突然看到玻璃窗外有一双虎狼般的眼睛盯着关宁。

那人约莫四十岁左右,方脸大眼,很有官威。见陆景看了过去,他神情淡淡的点点头,看关宁那炙热的眼神不变。

关宁本就是绝色无双,此刻更是容光焕发,光彩照人。吸引到别人的目光很正常,但是如这中年人这样丝毫不掩饰自己**裸占有欲的人绝对没有。

关宁也注意到异常,感觉那人的眼光很恶心,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陆景看到中年人坐在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里,看着部委的车牌,突然明白这人是谁?

关宁的梦魇,豫北派某个的强力人物。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陆景握住关宁的手,给她信心。他相信自己现在有力量来抗衡这位豫北派系的强力人物。

突然,方琴站起来,拉开椅子,眼光错愕的看着陆景和关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