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6章 支持袁市长起复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六十六章 支持袁市长起复

曹文元是四中的高三年级英语组组长,气质温文尔雅。.他刚刚提出,只要方琴答应嫁给他,他可以先离婚。

“只要你一个承诺,琴。”曹文元目光热切的看着这位独居一年的少妇。她温婉的气质,明艳的少妇风情深深的吸引着他。让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最美好的语句都加在她身上。

迷人的温润红唇,饱满傲人的酥胸,浑圆丰腴的臀部,修直的长腿,全身上下相当有诱惑力,宛如熟透的蜜桃…为她结束一段错误的婚姻完全值得。

“曹组长,我很感激在四中的时候你对我的照顾。但是,我”方琴停顿了一会,斟酌用词,“我对你没那种感觉。对不起啊!”

说着,她慌忙的站起来,却突然的发现陆景和关宁坐在窗户边吃饭。窗户外一辆黑色的奥迪驶离。

她不禁有些错愕。虽然以陆景的身家,和关宁在哪儿吃饭都可以理解,但是怎么会这么巧?

曹文元有些痴迷的看着她,很有风度的笑道:“琴,你可能暂时不能接受我,但是我相信…”

方琴禁不住打断他的话,她不想再和曹文元有瓜葛。她不再是四中的那个小英语老师了,“曹组长,婚姻是人生的大事。你这样为我而离婚的承诺太草率。这个餐厅里就有许多比我好的女人…”

“你是唯一的一个。”

方琴摇了摇头。曹文元今天可以为了她而和妻子离婚,明天也可以为了别的人和她离婚。他不值得托付下半生,“对不起,曹组长,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说完,冲陆景、关宁挥挥手,告辞离去。

曹文元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眯了一下。“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我知道你在环球雅思做事。嘿,我在文化部门正好有熟人。有你求我的时候。”

曹文元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仿佛看到了这个少妇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的模样。

…饭后,陆景送关宁回家。月色在胡同两旁的树影中摇曳,远远的看到关宁家的院子。

才晚上九点许,关宁绝色倾城的容貌在月色下娇艳明媚。陆景在她嫣红如脂地嘴唇上啄了一口。嘴角还残留着她的香气,“晚安,明天见。”

“恩。”关宁温柔的一笑,用力的抱了陆景一下,“好好的睡一觉。不要想不开心的事情。”

“我会的。”陆景看着她走进院子时还回头笑兮兮的挥手,心里升起好好守护她的愿望。

拿着手机给唐悦打电话,“唐悦,帮我查下这个车牌号,应该是部委的车。”陆景报了一个车牌号。

“等会,我拿笔记下来。”唐悦说道:“行了,有结果我通知你。刘小山最近很活跃,你要小心他搞小动作。”

“没事。小动作总是免不了。”陆景笑道,“我回头整出个大动作教训他。”

回到燕湖家园,张漓还在加班。被方琴拉着闲聊。陆景才知道原来在方琴进入四中之后,曹文元一直对她很照顾。那点心思展露无疑。

陆景坐在沙发上喝着凉开水说道:“曹文元看着很斯文,实际很禽兽啊。”

方琴被陆景一句话逗笑,噗嗤一声笑出来,靠在沙发上掩着嘴笑道:“有你这样说人的吗?男人不都是吃着碗里看锅里。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陆景摸着鼻子笑道:“琴姐,我起码还没结婚呢。”心里想着几个女孩一时有些痴了。他一个都无法放手,否则那天在机场就不会去牵丁灵的手,最后惹的关宁生气。

他多少有些明白董冰的意思。她采取那样的方式,其实是想要他对丁灵放手。

只是,前世里面错过丁灵一次,现在他还能错过吗?

他在人生读档之后立志不再有任何的遗憾,他不会错过。

方琴笑着摇头,看他沉思着。他确实比只会甜言蜜语、觊觎她身体的曹文元好。说着话,张漓加班回来。洗过澡,三人坐在客厅里聊天。说起环球雅思的情况。

“对手?京城状元英语早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了。”张漓盘腿坐在沙发上傲然的说道。

说起王云强,她看不上眼,“他就是得了天蓝国际的资金才迅猛扩展,现在他就算占据了初、高中培训市场的70%也不上我们环球雅思的利润。”

陆景偷偷看了一眼她睡衣里晃荡的丰挺白乳,“小漓,骄傲可是容易摔跟头的。”

“我知道。”张漓娇憨的勾住陆景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天天累死我了,在家里偷偷的得意一下呢。”

“咳!咳!”方琴微微咳嗽几声,“该睡觉了。”说着起身回房间休息。张漓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在陆景怀里扭着。陆景感受到她丰腴的娇躯惊人的弹姓,臀部挺翘,大腿肌理娇嫩,顿时血气涌动。

抱着张漓回601休息。脱了她的睡衣、内裤,挺身直抵最深处,在屋子里抵死缠绵。一晚上极致的欢愉。

…陪来京城一段时间的郑信明去党校看袁市长。三个人在党校外的一家小店吃晚饭。

袁进吃着饭,听郑信明介绍他最近的情况。郑信明在正方贸易的办事处里面挂了一个副主任研究员的职位,年薪30万。

他每年只需就对外贸易的形势提交几份分析报告就行。分析报告自然会有人以他的名义上交。

此外,他经过陆景推荐在一家律师公司就职。他本身就是学法律专业出身,又在徽州的检察院里面干过。基础不错。

“恩,好好干。不管哪个行业都能出成绩。”

“袁叔叔说的对。”郑信明点头称是,他知道他爸是多么的器重这位昔曰的部下。

饭后,在大街上散步,走到一处广场上,袁进在喷泉边坐下,掏出烟递给两人,看着远处白鸽起舞,对陆景笑道:“鸽子喂养是好的,但是要防止有人从中牟利,也要防止病毒传染。”

陆景笑着点头,抽着烟说道:“郑叔叔让我带几句话给袁市长。”

袁进扭头看陆景,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上面用人越发喜欢那些派系色彩很淡的干部。你要迈上那道坎,要逐步洗掉身上浓厚的派系色彩。这次党校培训的三个月是一次洗涤过程。

要逐步展示出自己的执政|理念,只会举手的干部走不上去。希望你后能走得更远。”

袁进笑了笑,明白老领导的意思。官场之上,大圈子套中圈子,中圈子套小圈子,所有的学问都在圈子上。

想要在仕途上走的更高、更远,不仅要小圈子内获得支持,还要在更大的圈子内获得支持。

但是要更大的圈子内获得支持,需要展示自己的执政|理念,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当然,每个人都需要明白,嫡系的小圈子是在大圈子内获得支持的根本。只有拥有坚实的力量才有足够的资本合纵连横。

他是铁杆的陆系干部,现在由陆景来传达这几句话,就是说明陆系将会支持他走得更远。

这是准备将他当做陆系中生代的坚实力量进行培养。

看来京城市里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调查没有查出他的问题让他得到了组织的认可。

洗掉身上浓厚的派系色彩,使得身上的派系色彩变淡。

他知道怎么做了。林书记那里,他有段时间没有登门…郑信明听不太懂这些话。不过他有个优点,就是不多问。回去给他爸打电话自然就明白。

…“刘勇志,39岁,部|委文|化部的副部长,副|部|级干部。和豫北派的旗标人物来往紧密。”

咖啡馆里,陆景默然的看着唐悦递过来的纸条。豫北系真是人才济济。刘勇志成就不可限量。

唐悦苦笑着道:“就打听了一点消息,不敢多打听。你还是找胡红军问问。他对官场这些门道最熟。”

“有这些资料就行了。”陆景把纸条还给唐悦,“胡红军最近和一个下面市里的女主播打的火热。邱尚斌这个人你知道吗?”

唐悦想了想,说道:“他拜会过我两次。我感觉他做事…”

“恩,你要注意这个人。他路子太野。赵教授对他评价不高。”陆景最近又去拜访了赵晓丰。

赵晓丰对他这个新收的在职研究生颇为不满。认为他极喜欢钻营,而不喜欢读书。不是做学问的人。要不是胡红军一力推荐,又是事先答应好的,他绝对不收这个人做他的研究生。

唐悦点了点头,“我明白。”说着,笑道:“对付刘二的事情怎么样?”

“总得等卫东阳回来才行。”

“手机牌照的事情呢?听说谢晋文说形势不乐观。这么多天过去,也没见你动作。”

陆景笑着喝咖啡,味道有点苦,“不要急,这件事要等到九月份之后才好谋划。现在很难抓到方老头的把柄。”

唐悦笑着不说这个事。两个人转而说起娱乐公司的事情。现在基本上是李慕清一个人在负责。唐悦脱身做商业情报收集工作。谢晋文听说这段时间在辽东泡着。

“叮——!”陆景接了电话。

“你好,是陆景吧?我是四中的陈超。”

陆景略沉思一会,脑子里浮出一个牙齿有些凸出的小伙子形象。他有些疑惑,这位“小牛”找他什么事?陈超曰后是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投资顾问。

但是,现在似乎陈超在电话里还有些紧张。

“董冰给我留了你的电话,嘿,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陆景笑道:“行,你来燕大的东北角有一家百怡咖啡馆。我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