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74章 信安基金的奖学金

第两百七十四章 信安基金的奖学金

香港在九月下旬的时候秋意并不浓冽,只需穿衬衣。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夕阳在低矮连绵的黛青色山岭间。

马飞派了车来接。从机场里出来,坐车直奔半岛酒店。

马路上有大厦的玻璃幕墙折后的余辉,明晃晃的金红色,还零星稀疏的照射在车的挡风玻璃上。

叶妍住在半岛酒店差不多二十天。陆景委托她过来帮丁灵适应香港的生活。代价自然是请叶妍在半岛酒店里面回味她昔日的青春。

洗过澡,疲劳稍去。与叶妍通过电话后去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园见丁灵。丁灵选了商学院的管理学专业。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本部就读。

刚下车就看到叶妍和丁灵在校门口处站立。

“陆景。”丁灵眼睛红红的扑入到陆景怀中。感受着她的依恋与欣喜,陆景拍拍她的背,对笑着的叶妍打了个招呼。

叶妍穿着粉色的短衫、灰色的短裤,衣着随意却不掩她的丽色,与周围的环境格调很搭配,“这次过来住几天。”

“国庆之前应该都呆在这里。”陆景打量着丁灵,心里微微有些心疼,这小妮子瘦了。

在范克廉楼咖啡阁吃了晚餐,亲昵的说着话,直到回到半岛酒店的房间里,相思才突然的爆发出来。

两人拥抱在一起热吻、爱抚。衣衫纷纷落地。光溜溜的紧紧贴在一起,爱抚着她的翘臀,心里那股心疼感才稍去。“你瘦了,小灵。”

“我想你了。”丁灵轻咬着嘴唇。忍不住倾吐情思。虽然有叶妍的照顾,但是独立在香港生活。突然间让她成熟了许多。

陆景头埋到她高耸软弹的乳间,温热的嘴唇附上她嫣红欲滴的樱桃粒,舌头轻舔;丁灵喘息起来,胸脯越挺越高,搂紧陆景的脖子,恨不得整个人都悬空起来挂他身上。

丰沛的蜜液涌出。双腿绞紧陆景探下去的手,不让他动。陆景也没想到她这么快。抱着她进浴室。

泡在浴缸中,刚刚从云端下来的丁灵娇羞的伏在陆景怀里,舒服的呢喃道:“你要是经常来看我多好。”

陆景笑着从水中托着她的翘臀。“傻小灵。我现在倒有些后悔让你来香港读书。瘦的让我心疼。”

丁灵抬起头看他,温润的眸子里透着沁人心脾的甜意,咬着嘴唇说道:“我不后悔呢。这样才感觉你完全属于我。”

她也希望一份完美的爱情,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爱情。可是陆景…

那天在机场毫无准备的被冰姐在关宁面前点破她和陆景的关系,虽然最后关宁姐一直没说什么,还安慰她别哭,可是她就是难受,想哭。不只是因为冰姐去美国…

用浴巾裹住她的娇躯,拥着她在窗口看夜景。陆景将下巴搁在她圆润白皙的肩头。双手环在她小腹上,“小灵,你现在就是想跑我也不会放手的。”

丁灵一手提着浴巾角,回头嫣然笑着握住陆景的手:“我也不会放手的。我知道你有很大的公司。我毕业后出来帮你。不让你再发愁。”她认真又自信的说道,晶莹剔透的眸子里透着坚定。

陆景动情的亲吻着她,双手握住她胸前的宝贝揉搓。终于将最后一丝犹豫丢掉,他要丁灵。要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拉上窗帘,屋子里光线幽暗。脱了浴袍。将她的浴巾丢在地上,看到她白皙的肌肤在夜色里耀眼。乳挺肤白,脂实凝滑,触手溢弹。

两人的身子交缠在一起,热情如火。深深地拥吻,将丁灵抱到**,打开灯,深情的凝望这个女孩。

“关了灯,好吗?”丁灵咬着红润的嘴唇说道。

“就这样看着你。”陆景温柔的挺身顶入,灼热的坚挺一寸寸的破开阻挡…

….

….

清晨醒来。丁灵脸红如烧,心跳得厉害。她此前都是乖乖女,在这里却是将第一次给了自己爱的男人。或许远离父母,内心的情感被彻底的释放出来。

被陆景像抱着灵猫一样喂早饭,心里被幸福填满。下面疼的厉害,也没出去逛,就在半岛酒店里流连。

美味的西餐、大堂的下午茶、晚上拥在房间里看月光,看香港璀璨、迷人的夜景,在被子里诉说情思,熟悉彼此的身体、想法…

直到星期一这美好的日子才结束。

陆景看着丁灵进入课堂,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看小妮子步履维艰的样子,叶妍一脸暧昧的笑容。她才不信陆景和丁灵孤男寡女没发生什么。

陆景看了她一眼,淡然的说道:“昨天我让你帮小灵去信安基金申请奖学金的事做了没有?”

“我敢不做吗?半岛酒店二十几万的帐还没结呢。”叶妍笑兮兮的说道,“喂,陆景,怎么赶巧有家荷兰的基金有资助内地大学生的计划。”

陆景不理她,坐回到车里。点着烟微笑着的抽着。注册地在荷兰的信安基金自然是他的手笔。吴璇给景和电子的1000万资金转了几圈,就进了信安基金。

他可不愿意再看到丁灵消瘦。良好的物质条件是必须的。所以信安基金设立了奖学金资助内地大学生。

丁灵每个月会拿到一笔资金,足够她在香港过上宽裕的生活。想来小妮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等她大学毕业之后再告诉她吧。把她送到香港来读书,可不能将她家的经济搞得破产。

“笑的真诡异!”叶妍坐到车里,闻着烟味不满的说道,“小灵手腕上的那个手镯价值不菲吧?”

陆景没好气的笑道:“你怎么老关注这些细节。好好的打理你的生意。”

“去,是你请我到香港来的。”叶妍美眸横了陆景一眼。吃过午餐,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在大厅里眯着眼睛享受下午茶。

叶妍如约而至,喝着英式红茶,评论道:“小灵多好的女孩,聪明、礼貌,家教良好,温柔善良。难得身材好,皮肤白,性子静,就因为你帮她打了一次架居然就喜欢上你了。真是可惜啊!你那天说不定只是正好手痒呢。”

陆景嘴角勾出一丝笑意,“我现在倒是有点手痒。”

叶妍瞪了陆景一眼,笑盈盈的道:“你调戏我啊?”

“调戏你有什么乐趣。我对你又没什么兴趣。”陆景笑着摇头,“问个事,我现在想教训你二叔一顿,有没有好点子?”

叶文斌在媒体上造势可是把他害惨了。否则哪里用得着去搬开方老头那么麻烦。方老头怎么说都是一部之长,这个级别的变动,其中妥协和斗争的艰难可想而知。必须找机会给叶文斌个教训。

又听到陆景对她没兴趣的话,叶妍气的翻个白眼,说道:“我也姓叶,你觉得我会帮你?”

“未必。你可是被叶家踢出来了。他们让你给人做小三或者小四,而我帮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这点帐你算得清楚吧?”

“我数学没那么差。”叶妍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打算教训我二叔到什么程度?要是想白家那样,我是不可能帮你的。我始终是叶家的人”

“白家?你也知道这个事。”陆景好奇的问道。

“前两天黄鸿奇那老色鬼举办一个酒会。在酒会上碰到白昆。他说起你的事。”

“白昆?”陆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琢磨了一下说道:“大概让你二叔感觉到疼,疼到他在下次惹我之前会考虑一番的程度。”

叶妍放下茶杯,娇笑道:“这好办。我二叔在交州有一处别墅违规修建,你在岭南很有关系吧,找人查查。至少让我二叔损失一千万。够他肉疼好几天的,他一定印象深刻。”

陆景无语。这什么馊主意,看起来像为她出气一样。且不说她二叔猜不猜得到是她漏了消息。找关系查这种小事,明显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叶家难道在岭南没有关系?

谈了几句叶妍所知道的叶家消息。也没什么新意,她脱离叶家太久,又不擅长从蛛丝马迹里发现事情的轨迹,与陆景所了解到的信息差不多。

喝了下午茶,陆景去林忠学的办公室拜访他。香港股市如今降到12000点,但是林忠学依旧忧心忡忡。这个点位还是不够低,仍然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国际货币投机者采取全面战略,不仅想在港元汇价上获利,还想在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上获益。

在陆景的记忆中,国际货币投机者虽然在港元汇价上无功而返,甚至小损,但在期指市场上却狠捞一笔。

九七年国际货币投机者在第一次攻击香港时只能算是碰壁,没能攻陷香港,但是却把香港当成了超级提款机。九八年八月第二次攻击香港时才损失惨重。

“有些人不见棺材不掉泪,还在做多。报纸上连续的警示都没用。”林忠学让秘书给陆景倒了一杯茶,“大战来临前总是让人紧张。港元市场上已经有零星的试探性攻击。”

“股市百倍的放大人性中的贪婪与恐惧。现在有看好股市的声音也不稀奇。”陆景抽着烟笑着说道。

作为防守的一方的,股指12000点的点位向上的空间有限,但是向下的空间却有很多。最好是能调控至10000点以下。在这个点位防守才比较舒服。

林忠学笑了笑,点着一支烟,“改天我给你介绍联办驻港联络办汪主任。听说最近有些不利于何叔叔的声音?”

林忠学嘴里的何叔叔就是老头子的门生何其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