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两笔七十五章 反击的时刻

第两笔七十五章 反击的时刻

“恩”陆景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大哥陆江给他打了电话。不只是何叔叔的事情。江南的巩义投资集团也遭到调查。

巩义投资集团的一名财务会计突然举报巩义投资集团非法进行黄家贸易、贿赂当地官员、逃税漏税等几项罪名。

江南省里面很快就派了调查组调查此事。查案速度很快,南州市某位靠近曹家的副书记被牵涉进去。省里的人物是否有干系,需要等待进一步调查的结果。

如此有的放矢、快速的查案速度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件没有预谋的行动。

显然,有些大人物已经通过气了。

而何叔叔下岭南的事情是此前反击严家在景华通信贷款案中的成果。然而靠近刘家的一名干部突然质疑这次任命,认为提拔何叔叔去岭南不合适。

听说京城里面这几天很多人走动得很频繁,都在谋取这个职位。

江南系在换届之后弱势尽显,使得有些人居然明目张胆的打破此前达成的默契。

“问题不大。最终结果不会改变。可能有些位置需要再协调一番。”陆景沉声说道。至于派系内谁的利益会被协调掉那就很难说。

林忠学把烟掐灭,长吸一口气。任何时候都少不了和人斗。这是利益纠缠所决定的。何叔叔是他的世交长辈,何叔叔仕途顺利是他乐于看到的。而且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陆景吸着烟,目光落在茶杯上。杯里的茶,芽芽直立。茶色清洌,幽香四溢。正是上好的龙井。

他敏锐的觉察到对付陆家的那张网有越结越密的态势。必须要在这张网上撕开一个口子。

刘家在这张网上一定占有一席之地。对付刘二的事情要抓紧了。卫东阳也该从欧洲回国了。

林忠学见陆景沉思。指着他笑道:“多想无益。我们各自把手头的事情做好。晚上在我这儿吃饭。我们再聊聊。”

陆景婉拒道:“能不能改在明天中午。今晚我约了朋友一起。”

“行。”林忠学痛快的答应。

傍晚和丁灵一起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园里吃晚饭。吃过饭,找了家咖啡厅静坐闲聊。叮咚的钢琴声听在耳朵里十分悦耳。犹若清溪流泉。到晚上宿舍关门的时间才送丁灵回去宿舍。

第二天上午去瑞丰公司看了看。马飞知道陆景中午有事,在会议室里和他说道:“景少,有件事情我需要向你汇报一下。我们在世信银行贴现的2亿元贷款在12月份会到期。这笔资金从哪里来?”

马飞已经卸任景华通信副总的职务,升任瑞丰公司总经理。债务问题他认为很有必要提醒陆景一声。

陆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你提醒的好。我心里有数。瑞丰办公室这里的租约还剩多久?”

“还有半年左右。当时我们签的一年期租约。”

“恩,租约到期后不要续约。瑞丰公司以后搬到世运大厦去。”瑞丰公司最近由景和电子抽调了一批法律和财务的人员过来。人数扩展到六十人。办公室显得有些挤。

马飞笑着道:“咱们这么快就要鸟枪换炮了。”一共68层的世运大厦是九龙那边的有数的高楼大厦,虽然不是地标,但是很有成为地标的潜质。

“改天叫上王燕东一起吃饭。我在香港还要呆几天。”

“行。他今天去银行办事去了。”马飞说道。送陆景到楼下,看着他坐在车里远去。马飞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到他这个级别。陆景名下公司的财务状况多少都了解一些。资产规模最大的景华通信有多个项目同时开工,同时还在追加研发投入。资金恐怕也是吃紧。这2个亿会从哪里抽调出来呢?

陆景离开瑞丰公司,给陈旭江打了个电话。陈旭江已经由京城返回香港。龙盛国际那边的事情基本理顺。他心系香港的情况,赶紧返回香港。约了明天晚上去拜访他。

中午和林忠学一起吃过饭后,由他引荐拜访了驻港联络办汪主任。汪主任带着宽边眼睛,年富力强,身上有着一股书卷气。汪主任具备很高的法学素养,言之有物,说话很风趣。

谈了约三十多分钟。林忠学和陆景就告辞。陆景和他接触之后的第一印象很不错。

下午接到杨星长的电话约他晚上去中环泡吧。陆景答应下来。

晚饭照例和丁灵一起吃饭,意外的在香港中文大学的门口看到白昆。

他正为两个女孩殷勤的打开一辆凯迪拉克的车门。看到陆景,白昆似乎有些畏惧的躲了一下,飞快驾车离去。

“昆哥。今晚带我们去哪儿玩啊?”一个女孩娇腻的说道。

白昆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打了一个响指,嘴角勾勒出一丝冷酷的微笑。“随便你们提。”

“陆景大概会以为我怕了他。嘿嘿,棋子已经进入江州音乐学院。以他好色的个性,一定会遇到棋子的。”

陆景看着白昆驾车离去。微微皱着眉头。丁灵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陆景笑着捏了捏她白嫩的小手掌。白昆的表情不可谓不逼真,但是陆景两世为人,眼光何等毒辣,很容易就发现他的破绽。

白昆装作害怕的神情,但是脚步、动作没有一丝的凌乱,脚步之间的间距非常均匀,只是加快了速度而已。这说明他脸上的表情是装出来的,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在掩饰什么?今天在门口碰到真的只是一次偶遇?

看来在香港有一张网在注视着自己。虽然这张网效率并不高,自己到港差不多五天,才摸清自己的行踪。但是躲在暗处的敌人需要格外留意。

….

建业。

静安路上秋风吹着梧桐叶子。卫东阳牵着娇妻易妍玲的手。拖着两人的行李箱,打量着静安路18号的天润花园。

这是一家中高档的花园小区。进出都是轿车代步。很少有行人。还没进去就可以看到小区里面绿化率很高。绿树苍苍。

“有点落差。”易妍玲笑着说。两人从瑞士的卢塞恩直飞建业,就是想看看陆景的另一个惊喜。

相比于琼南省鹿城市的那套豪华别墅。这里确实感觉差了一点,更别提别墅车库面还停放着一辆银白色的捷豹。

卫东阳吸着湿润的空气,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倒不认为陆景那小子做事这么不靠谱。”

两人拖着行李箱在门卫处登记后,进入天润花园。小区里花池喷泉,环境优雅。

b栋802是顶层的一套房子。外表看起来平淡无奇。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易妍玲忍不住又有些失望。

但是推开门之后,她忍不住掩嘴惊呼一声。这一套上下两层的房间。下面一层包括客厅,餐厅。两间卧房,厨房和洗漱间,二层就是书房,主卧室,侧卧室,洗漱间等。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深红波斯米亚风格的地毯。走在上面,落地无声。客厅里全部是进口的家具:真皮沙发、茶几、软凳、落地木质衣架。墙壁处的樟木相框。

厨房里餐具、电器一应俱全。

整体的装修风格采用明快的淡黄色调,让人极为舒服。客厅的角落还有一个小酒吧。有冰箱、酒柜等等,酒柜上摆着各色红酒白酒。吧台有一套咖啡壶具。手动的咖啡机。

“啊!”易妍玲欢畅的叫了一声,将箱子丢在客厅里,跳坐到沙发上,“东阳。这里太完美了。一切都是按照我当初的设想布局,更关键的是这里的东西全部都比我当初设想的要好。”

说着话,啧啧称奇。“你说陆景只有十九岁,怎么办事这么能干。我现在想不说他的好话都不行。不然住在这儿不安心啊。”

“我说了,陆景办事靠谱。”卫东阳笑着走到二楼。推开通往外面的门一看,忍不住叹道:“好小子。妍玲,快上来看。”

易妍玲上去看到二楼外面的阳台居然是一个占地约半亩的小花园。居然还堆彻了一个小的假山。

“噢,我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构思真是绝妙。想想看,午后我们两人坐在这里拿着咖啡看建业的秋景。真让人陶醉。”

她拿起手中的钥匙,晃了晃,“你猜车库里是什么车?”

卫东阳抱着膀子,嗅着空气中的花香,笑着道:“很简单,只看这里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就可以猜到陆景的心思,一辆不起眼的车。咱们到建业来,不能太招摇。”

“还不招摇啊!客人来家里坐一坐就知道你卫大少的奢华生活。”易妍玲笑着走过去靠在卫东阳的怀中,“给陆景打电话吧,他安排得这么好。我们要好好的谢谢他。”

卫东阳笑着搂住娇妻,拿出手机打给陆景,“陆景,我和易妍玲回来了。”

中环一家休闲的酒吧里。杨星长笑眯眯给陆景倒酒,“我听谢少说你在香港了。资金已经布置好,等待时机。手上还留一部分用于应急操作。”

“你是专业人士,你全权负责。我只管大方向。”陆景笑着点点头,问他身边的陈超,“来香港还适应吧?这里气候和饮食和京城大不相同。我有个朋友来了没一个月就瘦了。”

陈超已经来到香港,正式在杨星长手下工作。他的工作关系自然是挂在瑞丰公司那边。补贴也由瑞丰负责。

“还行。”陈超有些吃惊的看着杨星长给陆景倒酒。他已经很高看陆景了,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依旧是低估陆景的能量。

要知道杨哥持才傲物,这几天就没看他和人客气过。昨天带他去吃饭时,把一个成功人士打扮的私募经理驳斥得哑口无言。

手机响起来,陆景打个手势,接起电话,听到卫东阳在电话里道:“陆景,我和易妍玲回来了。”

陆景心里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他太明白这个电话的意义。卫东阳这是明确无误的告诉他易妍玲很满意建业的新居。

反击的时候终于要来了。

和卫东阳寒暄了几句,挂掉电话,陆景对杨星长笑道:“我有事情,明天我请你们喝酒。”

出了酒吧,陆景坐到曾红英的车里,拿出手机打给大哥,“哥,易妍玲很满意她的新居。易书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