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77章 自带技能

第两百七十七章 自带技能

“坐。”陆景笑了笑,招呼郁扬坐下。郁扬看到他不太自然倒是应该的。想必郁扬已经知道大哥陆江表态支持华省长的消息。

陆、华联手针对的是师书记。那么郁扬的父亲郁行知作为师书记的爱将必然会卷入到后续一系列的斗争中去。

虽然郁扬当时在白山茶韵里面说“他们争他们的,我们论我们的。”但是现在见面还是有些尴尬。

陆景和郁扬碰了一杯,“什么时候来香港的?”

郁扬喝着酒说道:“有几天吧。”两人喝了两大杯啤酒下去。郁扬拍了拍陆景的肩膀,“我还是有点看不开。今晚见到我的消息,希望你保密。”

陆景觉得他话里的意思有些不对味。没有多问,笑道:“没问题。这都是信得过的人。”杨星长他们几个根本就不认识郁扬。

喝了一杯酒,郁扬告辞。陆景喝了点酒,让杨星长他们继续,坐车回了半岛酒店。

回到房间里洗了个澡,也许是喝了酒的原因,陆景脑子静不下来。换了衣服去二十八楼的felix酒吧。

要了一杯鸡尾酒,看着窗外维多利亚港璀璨的夜景。观景玻璃360度环绕,酒吧虽然有些人但是并不影响陆景的视线。

“咦,陆景,你怎么在这里?”叶妍拿着酒杯过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中腰绣花背心裙,肌肤胜雪。眼睛大而媚。鸦色的秀发随意披在肩头,带着耳坠、手镯。一派名媛打扮。白生生的双腿笔直修长,很吸引人的目光。优雅中透着性感。

往陆景身边一站,陆景立刻能感受到几道审视的目光扫过来。

陆景没有理她,看着她身后的白昆,微微皱眉道:“白昆,你怎么在这儿?”

昨天晚上陆景已经拿到白昆最近状况的资料。他最近和黄家的黄哲走得近。资料显示两人是在泡妞的时候相识。

毫无疑问,白昆背后那张效率不高的网就是黄家的关系网。

陆景倒是奇怪为什么不是莫心蓝介绍他们认识。莫心蓝和黄家的关系貌似很好。

他自然不知道莫心蓝早没把白昆当回事。莫心蓝在白昆最落魄的时候介绍白昆进入信业银行投资部已经是仁至义尽。那里肯再费力气帮白昆扩展人脉关系。

白昆微微一笑,风度翩翩的举着酒杯说道:“我被叶小姐所吸引。出现在这儿不是很正常吗?叶小姐国色天香,气质出众,是难得的红颜。”

陆景嗤之以鼻,根本不信他的鬼话,“你最近长进了不少。不再是京城的时候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白昆微笑着回击:“这一切都是拜陆少所赐。当然,如果不是你那位保镖跟着,或许我今天真的有兴趣揍你一顿。”说着。他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曾红英。

那个清秀的女子曾经一脚将刘柏踢成重伤。他心里对陆景的恨意再大也不会动手。

陆景听得出他话里的恨意,耸耸肩,“白家衰败管我屁事。你们玩走私就要有这个觉悟。”

“那信达地产的事呢?先是江口市林副市长的动作,继而是岭南省林副省长的动作,你当我是傻子吗?”

陆景眯着眼睛笑道:“白家是天蓝国际股东中最弱的一家。莫心蓝打压新虹百货,难道不许我反击吗?”

白昆冷冷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开felix酒吧。他知道再说下去也无益。白家败亡,最大的黑手就是眼前这个青年,他会让陆景付出代价的。

“你笑的好磕碜人啊。”叶妍冷不丁的说道,打断了陆景的思绪。他正在琢磨郁扬的事情。

陆景揶揄道:“你今天就带了这么一个追求者在我面前显摆?档次不够啊,叶妍同学。你以前好歹是中老年富豪们争相竞逐的对象。怎么找个银行小职员。”

“死去!”叶妍不满的瞪着陆景,“白昆自己跟过来管我什么事?你和他有恩怨。又不是我和他有恩怨。再说,我品味有那么低吗?”

陆景懒得和她争论品味的事情,讽刺了她几句,心情倒好了些。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明白郁扬那话的意思。

好小子,他是来找黄哲的麻烦。

自己把白家搞败亡了,白昆恨意十足。那黄哲和方华天联手把郁扬的女友席雨嘉毁了,以至于郁扬和席雨嘉分手。这相当于是夺妻之恨,郁扬岂能没有恨意?

郁扬说他还是看不开,看来他不能容忍黄哲继续躲在香港逍遥。他打算要了黄哲的命。

陆景正想着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叶妍气恼的说道:“你看够没有,要不要我把裙子脱了给你看?”

陆景这才发现他沉思的时候,眼睛实现落在叶妍的酥胸上。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辩解了一句,“我在想问题,不是有意的。”

说完,狼狈的离开。

“小男人!”叶妍得意挑起下巴嫣然一笑。陆景这小子色狼德性,但是还是很规矩的。

陆景回到房间,躺在**。郁扬的事情,他最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为好。劝阻是不可能的,郁扬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帮助那更不可能,陆景绝不会去沾人命。

“郁扬干掉黄哲倒是把白昆编织的关系网给撕开。白昆接下来想要借助黄家的关系网查我的行踪就不可能了。白昆现在还在可控制的范围中。等把刘家应付完,得找机会治治他。”

人命的红线陆景肯定不会去碰,但是搞点花样就足以把白昆玩残。

正要睡去,脑子突然冒出叶妍那句话,“要不要我把裙子脱了给你看?”

想着她如雪的肌肤,芊腰细腿,胸高谷深…

尼玛,一定是在m5bar酒吧被那些酥胸翘臀刺激到了。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趁着周末和丁灵悠闲去“稻香”喝早茶。不得不说叶妍选的这个地方确实很有特色。陆景第二次来吃也没觉得腻。

见陆景献宝似的点餐,说着那些食物好吃,问她要不要。丁灵咬着嘴唇笑道:“陆景,我来这儿吃过几次了。”

陆景感觉仿佛是吃饭被噎了一下,尴尬的摸摸鼻子,佯怒道:“你就不能等吃完再说吗?”

丁灵撒娇的握住他的手,“好了,我是看你太忙,告诉你好多东西我都吃过。”

陆景在小巧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宠溺的道:“小妮子。”说着,把点餐单给她,“你来点。我去买份报纸上来消磨时光。”

“都是繁体字,你能看懂吗?”丁灵眨了眨眼睛,好笑的看着陆景。

陆景笑着摸她的短发,“小看我不是?通过简体字认识繁体字那是自带技能。”

说着,去报亭买报纸。

他确实认识繁体字,看得多了,连蒙带猜,久而久之就会。买了报纸回到酒店二楼。和丁灵喝着早茶闲聊、鬼扯。

突然,在报纸里发现一个版面上写着,“黄远集团痛失嫡系继承人,疑为交通事故。”

报纸上称:“二十六日晚,黄远集团董事长黄鸿奇的嫡孙黄哲深夜泡吧而归,在返回浅水湾的道路上与一辆卡车迎面,当场死亡。肇事司机逃逸。”

“怎么了?”丁灵拿过报纸扫了一眼。报纸上天天都要登及其事故。她不怎么感兴趣,把报纸还给了陆景。

陆景心里长叹。郁扬难道是从方华天制造的5。13案上学习到的手法。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离开香港了吧。

吃完饭,与丁灵在中环逛街,突然接到莫心蓝的电话,“陆景,黄哲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