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78章 刘家入局

第两百七十八章 刘家入局

“你有证据?”陆景很冷静的反问道。

“哼,有证据早报案抓你了。香港是法治社会!”

丁灵见陆景接电话,把他拉到路边的屋檐下面,然后指了前面的冷饮店,示意她去买冷饮一会就回。

陆景点了点头,换一只手拿着手机,“没有证据你乱讲什么?法治社会就可以搞污蔑?开动你秀逗的脑子好好想想。我如果要搞黄家,死得就不是黄哲,应该是黄鸿奇。”

说着挂了电话。

莫心蓝站在黄家别墅的花园里,听着手机那边嘟嘟的声音,骂道:“你脑子才秀逗了。”

她走进灵堂隔壁的房间里面,满满的坐了十几个人。都是黄家的好友、生意伙伴。个个面带悲色,神情肃穆的端坐在黄木雕花椅子上。至于几个是真心的那就只有天知道。

坐在正中间主位上的黄鸿奇沙哑着嗓子问道:“怎么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让他看起来瞬间衰老了十岁。

莫心蓝默默的摇了摇头,“不是陆景。”

黄鸿奇点了点头。他不想和陆景接触,让莫心蓝打电话质问。陆景确实没有必要用这样低劣的手法干掉他孙子。他认可莫心蓝的结论。

脑子里一转。遍查小哲这几年惹下的对手,倒是有几个人颇为可疑。他眼睛的余光扫了一遍在坐的宾客。

尽管黄家已经发动人力去调查,但是十多个小时过去。还没有结果反馈回来。

“老陈,你看若仪和小飞的婚期是不是找个时间定下来。唉。我就剩下这一个嫡孙了。”黄鸿奇扭头对左手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陈创和虽说是他在商界的后辈,但是崛起很快,在香港的影响力很大。比自己几个儿子强太多。是以,他多数时候都是和陈创和平辈论交。

陈创和拿着茶杯喝着茶。心里有些不满黄鸿奇在这个场合逼婚。他知道女儿与黄利飞关系不佳。而且他对黄利飞也有些看法。在江州黄利飞居然无法保护女儿,使得女儿被人抢到包厢里面去陪酒。

这种怂蛋女婿他陈创和不想要。

“这个不能急。听说两人最近闹了点矛盾?这样吧,小飞在江州、香港两地跑也不是个事,我让若仪去江州读书。青年人感情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我们就不要搀和了。”

黄鸿奇深深的看了陈创和一眼。虽然陈创和有让步,但是推托这门婚事的意思很明显。

“小狐狸!”黄鸿奇心里下了评论。

白昆从钱夹子里拿出港币。打发了带回来的两个女孩离开公寓。去楼下取了报纸,愕然发现上面登着黄哲身死的消息。昨天晚上两人还在酒吧里面把酒言欢。

“玛德,你个王八蛋怎么这么早就死了。劳资还指望借你们家的关系监视陆景。草!”

白昆愤恨满胸,忍不住在自家的公寓里面大声咆哮起来。

“操!操!操!”白昆连爆粗口,一脚将垃圾篓踢得老远。黄哲的死对他影响很大。本来他借助黄家的关系网已经可以窥视陆景在香港的行踪,现在却是两眼摸黑。

“我现在的势力太弱小了,必须要尽快搞到足够多的钱。建立自己的势力。我现在在投资部薪水有限。人无夜草不肥。投资部主管那sb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小金库吗?就算把里面的资金拿来,他也有苦说不出。但是为了避免后患,得做局把他送进去。

先用他来练手。”

白昆眼睛亮起来,找来纸和笔,坐在地板上写写画画,全神贯注的制定计划。却没有发现墙壁上一颗不起眼图钉状的针孔摄像机正在工作。

京城。

刘小山穿着高档西服在镜子面前照了照。“恩。不错。”刘小山满意的点点头,精神抖擞的离开家。他今天约了凌雪月见面。

秋风送爽,阳光明媚。他最近心情很好。听说陆家那边有低头的趋势,居然赞同他爸在建州更进一步。

可以说这是一个信号。前段时间被陆家压制的情况基本得到扭转。江南曹、何其贤这两步棋下的很好,压制很成功。

“我小叔去年受到牵连。想请杜书记照看一二。凌总,我认为什么事情都可以谈。希望你能像杜书记转达我们家的意思。”金顶俱乐部的一间包厢里面。刘小山自信的说道。

他小叔刘卫家去年因为牵扯到于毅的案子。贬谪到中原省。家里面认为是时候运作一下。而凌雪月的丈夫杜正鹏正是中原省的一把手。

凌雪月淡淡的笑了笑,拿起酒杯示意刘小山喝酒。心里对他的评价不高。相比于陆景的冷静,刘小山此时的表现有些志得意满了。

听说刘家在全党大会后非常活跃,积极打压陆家。京城里面有一股暗流。陆家的核心人物陆江甚至专门请假在京城协调各方面的关系。

只是陆、刘两家现在梁子越结越深。她有必要直接参与进去吗?如果需要选择的话,她更倾向于陆家。

放下茶杯,优雅的笑道:“叫我凌姐就行。这件事我需要时间考虑下。”

刘小山笑着品尝杯子里的红酒,微笑道:“凌姐要抓住时机啊!”

凌雪月听得出他话里暗示,心里哂笑。要不是刘小山是刘家子弟早把他赶走。狂得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耐着性子和他闲聊。等刘小山离开,凌雪月抬起手腕上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她离开金顶俱乐部,驾车去接儿子杜润泽吃午饭。

将车停在英才幼儿园门口的树荫下,杜润泽还有五分钟下课。凌雪月拿起手机打给丈夫杜郑鹏。

“鹏哥。刘小山刚才来拜访我,他转达刘家的意思。希望你能帮刘卫家一把。”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雪月,事情很复杂,没那么简单。虽然是因为何其贤下岭南的让步,但是就我看肯定还有玄机。陆江怎么可能好心到推动刘卫逸在建州走上更高的位置。

你不要管这些事。我来处理吧。小泽放学了吗?你把他从我身边接走,弄得我不适应。”

凌雪月娇嗔着说道:“小泽都五岁了,和我这个妈妈一点都不亲近,都是你的错…”

说着话。看到儿子在助手的陪同下出来,“不说了,小泽出来了…”。

傍晚时分,刘小山回到家中,意外的发现父亲和小姑夫都在家。刘卫逸指着刘小山说道:“小山最近表现怎么样?”

杨游龙直言不讳的说道:“前段时间还可以,现在还需要打磨一下。”

刘卫逸点了点头,笑道:“年轻人的心性是需要磨练。失败了颓废。成功则是骄傲。这都需要经历一些事情,通过时间来沉淀。都是这么过来的。”

他听说大哥的二儿子刘柏最近很颓废,经常酗酒,惹了不少麻烦。他已经打电话给大哥要严加管教。不要坏了刘家的名声。

相比较而言,小山的表现要好得多。

杨游龙笑了笑,没有反驳。他也看得出来。刘卫逸将取代他大哥刘卫敬刘家二代的领军人物。所以点一句刘小山的缺点就行,不能多说。

吃过晚饭,刘卫逸、刘小山、杨游龙到书房里谈话。杨游龙点着烟,抽了一口,“爸。陆家的条件已经传过来,爸让我问问你的意见。他感觉有些问题。”

刘卫逸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国字脸的脸庞在烟雾变得模糊,连抽三支烟,沉声道:“我对我自己有信心。”

当初和严家合作拿下豫北一个靠近易家的干部,他就考虑过和易书记交恶的可能。但是他相信他自己能经受住考验。

易书记敲打他容易,但是要拿下他,没有过硬的理由却不行。

“易书记那里我觉得要沟通一下。”杨游龙说道。其实刘卫逸这个时候来京城就说明他的想法。他是来京城走动关系,争取进步的。

刘卫逸沉稳的点了点头,“我会的。”

夜色浓郁。晚上九点许。建州省委1号别墅里面。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沉默的抽烟,他刚接到京城的一个电话。电话里面委婉的表达了希望刘卫逸更进一步的意思。

“从头到尾我有反对过吗?”男子露出一丝微笑,显得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抽完一支烟,拿起电话打给女儿。

电话那边很吵,依稀听到:“我爸的电话,都安静点。”想来是了女儿不知道在哪儿和朋友聚会。

“爸!”

“恩,这么晚还在外面玩?东阳呢?”

“他在我身边呢。很晚吗?十点钟还没到啊。爸,你落伍了。”易妍玲笑嘻嘻的说道。

“找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过了一会,电话里的嘈杂声没有。

“爸,什么事?”易妍玲想起卫东阳的话,多少能猜出这个电话的缘由。她爸天天忙得要死,怎么可能晚上突然给她打电话。

“没事就不能问问你的情况吗?死丫头,嫁出去就不认你爸了。生活现在怎么样?什么时候去建业。”

“生活挺好的。东阳对我很好。爸,你别但心我。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少抽烟多休息。

十一的假期过了就去建业。东阳的组织关系已经办好。苏江省商业厅第二室的副主任。”

“恩,听雄志说,陆家二小子送了一份厚礼给你和卫东阳。具体是什么?”

易妍玲得意的说了一遍建业的房子,然后笑道:“爸,陆景这人很不错。三哥准备去那里任职啊?”

“他去部委。你啊,很多事情你不了解。我知道了。”易书记挂掉电话,他心里有了决断。

哗哗的水流声撩得陆景心里痒痒的。半岛酒店的设计很好,坐在房间的客厅里一眼就能看到浴室的情况,透明的玻璃之内,丁灵正在沐浴。

明天是周一,他将返回江州。今天是这次香港之行的最后一晚。丁灵羞涩的裹着浴巾出来。

陆景的手机响起来,苦笑着摸着鼻子接电话。大哥打来的电话,“何叔叔去岭南的事情定了。”说着,又笑道:“小景,这次你可是把你自己给埋了,易书记很关心你和卫婉仪的婚事。”

陆景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哥,这事你千万帮我顶住。”

“哈哈,你离结婚还早,到时候再看吧。辽东的事情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