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79章 谢家的投名状

第两百七十九章 谢家的投名状

“爸!”莫心蓝打开客厅里的灯。父亲莫培英落寞的坐在窗户边看窗外大厦绚丽的灯景。和那些富豪们喜欢安静、舒适的别墅不同,她爸喜欢居住在闹市的公寓里。

“狭小的空间会让我有掌控感和奋斗的动力。”这是她爸的原话。

母亲早逝,但是她爸并不缺少人照顾。那女人现在应该是离开这里了。这里中环观景角度最佳的公寓,香港售价最高的公寓之一。

“黄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黄哲已经下葬。凶手还没查出来。或许真的是一件意外事故。”

莫培英转过身来。他约莫五十多岁,鬓角花白,五官英俊,依稀可见其年轻时的风采。

“不会是意外事故。黄家行事太高调,有仇家报复很正常。接到你叔叔的电话没有?”

莫心蓝坐到客厅中间的乳白色沙发上,茫然的摇摇头,“怎么了?”

“唉,你什么都好,就是政治敏感度太差。我怎么放心完全的把莫氏集团交给你。”莫培英萧瑟的叹了口气,“他的仕途之路被人断了。”

“啊--?”莫心蓝难掩心中的惊讶,“叔叔前段时间不是还去京城开会了吗?”

莫培英苦笑一声,说道:“就是那段时间出的事。他司机的弟弟涉嫌一桩强|奸案。已经被逮捕。辽东针对他的风潮越演越烈,你叔叔已经确定调出辽东。新职务应该比较清闲。

他已经54岁。这件事至少几年之内都会影响着他。国内他那个级别六十岁之后就要等二线。

所以他的仕途基本已经终结。”

莫心蓝心里泛起滔天巨浪。感觉不能理解。司机的弟弟犯法,那关叔叔什么事?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这样的事断送了他叔叔的前途?

“这太让人难以相信。匪夷所思。是不是后面有人使坏?”

莫培英点了点头,“听说是谢副省长牵头。他是谢晋文的父亲。谢晋文这个人你知道吗?”

“不知道。”莫心蓝右手扶着额头,无力的摇摇头。

“谢晋文和陆景、王灿走得很近。唉,所有的事情都源于我们支持刘家军工企业改制的计划。

还记得刘家对外怎么说的吗?陆景的父亲退二线的事情是他们运作的结果。嗨,害死人。你叔叔的事就是陆家的回击。王灿的父亲王书记执掌辽东,没有他的默许,谢副省长不敢这么搞。

我们就不应该站队,只赚钱就好。”莫培英心里充满苦涩。摇了摇头。如果弟弟能更进一步,莫家将会实现质的飞跃。

香港如此多的豪门,除了最顶尖的那几位之外,又有几个可以和省|部|级大员拉上关系?

莫心蓝回过味来,心里涌起一股怒气,“爸,你是说陆家指使人在后面捣鬼?”

“恩。”这是明摆的事情。莫培英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沉思了一会,“我们要尽量取得陆家谅解,避免进一步被打压。你在京城要寻机和陆景和解。”

陆景放下电话,将裹着浴巾走过来的丁灵拥入怀中。洗完澡之后的丁灵全身香喷喷的。

“你笑得好开心。什么事情这么高兴?”丁灵缩在陆景怀里。陆景把房间的灯关掉,拉开窗帘,欣赏着窗外维多利亚港的夜景。

“有一件好事情。恩。有点复杂,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陆景将头搁在她圆润的肩头,抚摸着她大腿细腻的肌肤,笑着说道。

辽东省春城市市委书记莫培明因司机的弟弟犯了案子,将会背负着污点调离辽东。他的仕途基本终结。

他原来是胡老线上的干部。但是因为莫家支持刘家的军工企业改制计划。从贺系阵营转投到刘家。

鉴于他的年龄,刘家肯定不会重点培养他。大概他在某个清水衙门干一届就等着退二线。

辽东省的事情是谢副省长发力。拉下莫培明他要记头功。这是谢家的投名状。他们顺利的坐到陆家的船上。

陆景将与莫家的恩怨说给丁灵听。其中的细节之处是他和莫心蓝的斗争。背后的大背景则是陆刘之争。

陆景嘴角露出冷意十足的笑容。刘家已经消停。支持何叔叔下岭南。刘卫逸或许以为他捡了一个大便宜。须不知建州的风暴正等着他。

刘家已经入局。现在等着最新消息传来就行。易书记要是连刘卫逸都搞不定,那他怎么可能执掌建州呢?

干掉刘二,刘家二代子弟基本都被压住。等刘老头退休,就是刘家全面衰弱,再无威胁的时候。而等刘老头去世后,刘家就会分崩离析,到那时自然会有人和刘家全面清算。

陆景心里升起一股豪情壮志。他一定可以把刘家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面去。

丁灵第一次听陆景说那些云波诡谲的事情,回头看陆景坚毅的脸庞,想着他究竟经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一贯从容与沉稳的气质。让人着迷。

“你一定会胜利的。我相信你。”

“傻小灵!”陆景笑呵呵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身体好点没?我明天要走了。”

丁灵羞红了脸蛋,躲到陆景怀里,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莫心蓝离开父亲的公寓。开着车,心里充满了怒气。父亲虽然劝她寻机和陆景和解,但是她不愿意。

不要以为她对陆景没有怨气。新虹百货莫名其妙的丢掉;大唐雨景在京城的地位一落千丈,几年心血白费;再加上陆景各种明嘲暗讽,以及在天蓝国际上一些的斗争,还有叔叔的事情,就是泥菩萨也会有三分火气。

陆家她斗不击垮,但是在商业上压服一个青年的能力她有。莫氏集团这么大,她不信陆家敢随便动它。再说,陆家的敌人少吗?

她要陆景向她低头认错。

苏远前几天打电话给她,说攻击陆景资金链的事情要暂缓。苏远不愿意做,她可以去做。不就是江州市的一个民居改造工程吗?又不是什么大的秘密。可笑苏远还遮遮掩掩。

只是,这事还是要苏远配合一下。

莫心蓝回到自己的住处,在小酒吧里面喝了大半瓶酒,越想越气愤,她知道陆景在香港。这里可是她的主场,她凭什么要怕那家伙?

想到这儿,她拿出电话打给陆景。连续打了五遍才打通,莫心蓝心底的怒气彻底爆发出来,“陆景,你这个卑鄙小人。使阴谋诡计陷害我叔叔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站出来光明正大的打压莫家。你敢吗?你行吗?”

陆景正在与丁灵水乳交融之际,接到莫心蓝的电话。连续挂了几次,但是她锲而不舍的打进来。陆景又不想关机免得错过电话,只得接了她的电话。

结果被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