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4章 运作成功

第两百八十四章 运作成功

京城入秋之后,秋意冷冽。从维景国际大厦顶楼隔着观景玻璃向外看,可以明显看到京城里绿意消退。

凌雪月拿着一杯红酒在窗边品着。脑子里想着昨晚丈夫说的话。“方博韬出身于国企,对国企的钟爱并非没有原因。

他做事太过了。拒绝景华通信之后立即公布颁发手机牌照。

现在正在进行人事调整、布局。他稳不稳得位置很难说。就是不知道陆家会怎么运作。

易雄志是被易家寄予厚望的三代子弟,他从地方进入部委,仕途之路就变得很宽,以他的年纪还有向上的可能。嘿,严昌舟…

可以说陆家推动易雄志进部委这手棋非常精妙。我看易家肯定在会建州有所回报。

刘卫逸可是在易书记的手下。用围棋术语讲,刘家的大龙已经被围。一旦陆家屠龙成功,刘家的中盘就会非常难下。

我们犯不上参合这件事。你帮我向刘家传个话,刘卫家可以以干部交流的方式前往豫北。后面他怎么发展我不管。”

“恩。鹏哥,苏书记和严家关系不错,而严、刘…”

“雪月,不是你这样讲。政治人物七拐八弯都能扯上关系。我心里有数。你不要担心…”

胡恒推开门走进来,“凌总,刘小山来了。”

“请他去俱乐部的06号小会客厅,我马上到。”凌雪月微微叹了口气,收起思绪。政治上的事她不管了。商业上的事可以给陆景提个醒。

刘小山看着发髻盘起,淡雅高贵的丽人推开门走进来。心里暗赞了一声。

“小山,今天找你来是传个话。刘卫家可以以干部交流的方式前往豫北。后面他怎么发展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凌雪月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小山一愣,旋即喜道:“凌姐,这个消息真突然。我…”

凌雪月拿起茶杯喝茶淡然的听着刘小山的感激之词。这小子大概还不知道他父亲即将面临的危险。

鹏哥这个举动可不是示好,而是置身事外。

窗外已经大亮,陆景看着光线透过半拉的窗帘进来。这是燕湖家园601的主卧室。扭头看到床头上熟悉的大个绒毛唐老鸭,陆景嘴角翘起来,仿佛看到张漓抱着唐老鸭睡觉的情形。

这个足有半米高的唐老鸭是他送给张漓的礼物。张漓已经返回交州快三个星期。她母亲生病了。陆景打电话问候过。

昨天晚上陆景请景华通信和京城快递的员工在香格里拉酒店里面吃饭。

除了陈笑没有人知道他请员工吃饭的原因。大家以为他看到公司士气低落在五星级酒店请客吃饭给大家打气。

“笑笑今天相完亲就会去江州安排景华手机的生产事宜。”陆景坐起来苦笑着摇了摇头。

陈笑把他的宾利开去相亲。真正有资格追求开宾利女子的俊杰肯定不在她妈、她七姑八姨的圈子内。

他倒是不担心小美女被人追走了。

陆景下床拉起窗帘。打开窗户。燕子湖水犹如一块琉璃的镜子,赏心悦目。秋风吹着有些凉。

“陆景,酒醒了没有,还记得昨天答应我什么事吧?”方琴打来电话。

“记得。我昨晚只是六分醉。脑子清醒着。”陆景笑着道。因为张漓去交州,环球雅思的事情需要方琴先顶着。蔡璐等人协助她。今天方琴要去见王芳的父亲--教育|部第二司的某位副司长。方琴让他陪着。

在602的餐厅里吃早饭。大约早上九点许,秋天的凉意与早晨和熙的阳光一起冲到屋子里。让屋子变得极具秋天的气息,让人沉醉。

方琴穿了米黄色贴身的毛衣。曲线毕露。黑色的紧身裤紧紧的裹着她丰腴修直的长腿,浑身有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陆景舒服的喝着粥,笑道:“琴姐,你这身打扮出去可是要迷倒不少人。”

方琴温婉的笑道:“哪有穿着毛衣去正式拜访别人的?你不用吃那么快,离约定时间还早。”

十点半,陆景陪着方琴与王芳一起到王副司长的办公室拜访。

王副司长将几人让到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让秘书上了茶水,笑道:“王芳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她呀从小到大在家里娇生惯养,在方女士的公司里磨砺磨砺是好事。”

方琴笑着应对。王副司长语重心长的以领导身份关心环球雅思的情况。

谈了十几分钟,王芳不耐烦的说道:“爸,快点办正事。行不行就你一句话。”

王副司长哈哈笑起来,“你让我办的事我能不办好吗?”拿出已经签过字的文件给她。爱怜的摸摸她的头。

环球雅思有一项审批手续要他签字放行。

王芳拿着文件,抬起下巴去瞄陆景。意思是说,“我没白吃饭,我做事了。你看到了吧。”

王副司长诧异的看了女儿一眼,笑着问陆景,“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在环球雅思里面担任什么职务?”

陆景微笑着道:“我叫陆景。担任公司战略发展顾问。”

方琴听着他随口胡诌了一个职务,差点想笑出来。王芳更是翻了个白眼。

听到这个名字,再看着他酷似陆老的脸,王副司长恍然认出他是谁。走前两步,伸出手,热情的笑道:“陆少的能力担任公司战略发展顾问肯定绰绰有余。我这里待客简慢,真是失礼。失礼了。”

陆景站起来,很熟练的笑着和他握手。

方琴和王芳都愕然的看着王副司长,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变得热情。

寒暄了几句。陆景说道:“王司长,事情办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行,行,行!”王副司长殷勤的将几人送到门口,又把王芳留下来问情况。

出了大楼,方琴笑道:“陆景,你倒是威风十足,到哪儿都有人给你面子。你说王司长一天到晚端架子说话累不累?”

陆景笑着道:“他那是为王芳撑场面。会者不难嘛!”说着,想起刘小山那天在李子君生日宴会矫揉造作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

正好一辆可以到燕湖家园的公交车到站。方琴招呼陆景上车。陆景脑子还想着那天李子君生日上那些人微妙的态度。

从自己被临时通知的情况来看,大院里面中立的势力在这段时间实际上倾向于刘家。大概都是看到刘卫逸高升的情况。夏庆平在陆、刘之间摇摆,他们家和记忆里一样,是墙头草。周俊华一改前些时间亲近的态度,重新中立起来。

李子君则是因为何叔叔去岭南任职有靠近的意思。

所以,这些人里面靠得住的还是王灿。

车上没有座位。陆景和方琴站到车中部的窗边。人不见下,又挤上来一波人。坐了半个小时。公交车里挤的人挨人。

陆景几乎能感觉到方琴臀部的丰满。腿也贴着她的大腿。公交车一个急刹,方琴几乎全身都挤到陆景怀里。

陆景叉开双臂,撑在车窗上,将方琴护怀里,免得给别人占便宜。方琴的脸变的微红,默认陆景的动作。感觉他喷着脖子处的热息,有些痒痒的。

车里有人抱怨司机急刹。方琴背对陆景,车过一处大厦的阴影处时,从玻璃上看到陆景虽然努力的撑在,但是几乎伏在她背部。这个姿势太暧昧。趁着下车时细微的松动。她努力转过身来,小声道:“早知道这么挤。我们应该坐出租车回去。”

陆景却是尴尬的要死,他身体有反应了。刚才方琴转动身子的时候,娇躯丰腴的触感毫无保留的传过来。

“我要不是在想事情,肯定不跟着你上车。”陆景试图通过说话转移注意力。

方琴感觉到硬物顶在小腹处,脸上染了一层红晕,将手撑在陆景的肚子上,“别乱想。小漓下周就该回了吧。”

“昨天和她通过电话,张阿姨的病好了。她在交州再陪张阿姨小住几天。”

说着话,涌起来的感觉逐渐消退。突然,公交车一个颠簸。方琴丰挺的胸部结实的贴在他的胸膛上,陆景瞬间又有了反应。

“搞什么。”有人大声说道。

“路况差我有什么办法。”司机头也不回的说道。

颠簸了好一段路才好起来。方琴的脸都要红的滴血。胸贴胸,腿碰着腿,那东西偶尔撞击着小腹,身体都有些酥麻。

好不容易下了车,回到燕湖家园,连“再见”都不好意思和陆景说,急匆匆的关了门,跌坐在沙发上。长出一口气。忽而想起那晚听到的啪啪声,身体里的感觉越涌越急,方琴回到卧室里…

陆景冲了两遍凉水澡,才算是平复下来。今天这便宜占大了,以后怎么和琴姐相处啊!

方家的庭院里夜色如水。方浅语送表哥严景铭出来。爷爷还在书房里抽烟。

“铭表哥,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严景铭安慰了她一句,坐车离开。在电话里听着他爸絮絮叨叨的骂有些人太无耻。

严景铭懒的回家听他爸废话。直接到了海岸明珠。齐静瑶正在浴室里洗澡。她刚才从黄海市过来。严景铭推开浴室的门,欣赏着她诱人的身体。

“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我姨姥爷要被撸了。今天晚上我叔叔让我去看望他。希望他不要有情绪。”

“怎么回事?”齐静瑶盘着湿漉漉的头发,仰着修长的脖子站在浴头下,毫不介意严景铭侵略性十足的目光。

“有人提议郑副部长升任邮电|部部长。郑副部长本身是秦系的干部。这个提议得到陆家、易家、秦系三方面力量的支持,再加上我姨姥爷年纪差不多到线。我家里顶不住了,我姨姥爷被撸以成定局。”

齐静瑶娇笑道:“陆景够狠啊,居然花大力气把方部长搬走,这样一来景华通信拿到手机牌照将会毫无滞碍。”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了。看着他舒服,我就难受。”

景华通信再一次递交了进入手机制造业的申请。这一行为,引得上一批被裁掉的企业跟风递交申请。

但是新上任的郑部长显然也是一个强硬人物。十一月三日获得手机牌照的只有景华通信一家。

邮电|部发表公告:今年属于试点性质,景华通信作为有实力的民营企业被选中,明年邮电|部会酌情考虑放宽各个企业的申请。各方面的声音才逐渐消退。

海嘉大厦八楼,陆景的办公室内,陆景正在打电话。

杨显坐在沙发上愉快的抽烟。他刚刚知道最新的消息。景华通信已经拿下手机牌照。这是他来京城的第三天。

电话那边是陈笑,他都能听到那边陈笑在电话里激动的语气,甚至还有不顾形象的尖叫。

见陆景笑呵呵的挂了电话,他问道:“景少,接下来,我们准备怎么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