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5章 去江州之前

第两百八十五章 去江州之前

“你觉得我们该如何打开局面?”陆景笑着反问。

杨显做了充足的功课,自信的说道:“我们在华中拥有完备的销售网络,所以我们的破局点应该放在江州。”

说着,有些遗憾的道:“今年8月份央视就召开标王竞标会,要是像往年一样放在11月8号我们就有机会了。”

陆景笑着摆手,递了一支烟给他,“就算放在四天之后,我们也没机会。我们哪有资金去争标王。”

今年的央视标王被VCD盟主爱多花费2.1亿拿下。爱多的老总胡志标说了一句志得意满的话,太便宜了。”

这句话现在早就传开。但是胡志标恐怕没有料到日后他会是所有标王中结局最悲惨的一个。

杨显嘿嘿笑起来,显然是想起债务问题。12月12日就是偿还世信银行2亿人民币债务的时间。

陆景说道:“我认可以江州为破局点的想法。接下来把业务扩展至京城、豫北、辽东,再扩张至华南、华东。电视台、报纸都要打广告。电视广告你找专业的公司制作。广告费你做一个方案报上来…”

就营销方案讨论了一上午,中午叫上杜卫成一起在后海路江南鱼乡饭店吃午饭。

“我现在琢磨出一点门道来,做品牌运营和做市场销售完全是两个概念。产品的形象代言人、品牌美誉度、售后服务体系,经销商体系等等。事情千头万绪。”

杨显感叹着,他来京城之前还认为他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和陆景谈过之后,才发现他准备的远远不够。

杜卫成笑道:“京城这边的人力资源比江州丰富。你可以招聘几个助手帮忙。”

“恩,可以考虑在京城招聘几个中层管理人员。”陆景点头认可杜卫成的意见。景华通信目前急缺中层的管理人员。特别是高学历、精通品牌运营的人员。

景华通信的管理层架构还需要调整一番,这件事等他去江州之后再说。陆景并不打算在京城呆多久,手机入网证办下来他就会前往江州。景华手机的第一战在江州。

杨显来京城需要完成两件事:景华手机广告片的制作以及产品形象代言人的选择。京城这边的媒体资源比江州丰富。事情完成之后他也会尽快返回江州。

江州毫无疑问是景华的根据地。

陆景相信在年底之前让华中市场对景华手机敞开大门不是问题。景和电子的销售体系价值就在这里。

当然,江州以及华中地区的销售方案也需要精心雕琢、完善,做到尽善尽美。

“营销方案的事情你再和刘一平沟通,然后通报笑笑那边一声,我会看到最终方案。”营销方案肯定是由景和电子的销售团队来执行。刘一平已经升任景和电子总经理。

“行。”杨显点点头。陈笑虽然挂着各种职务,但是实际是陆景的助理。她手下的协调小组也是直接对陆景负责。

建州。省委5号别墅。

刘卫逸默默的抽着烟,听对面的一个中年干部发牢骚。“书记,易书记这么搞,我们怎么办,打死不还手?”

刘卫逸摆了摆手,“不要瞎说。省里的巡视组下地方是很平常的一件事。青门市又凭什么例外。我们行得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密谈了很久,中年干部眉头舒卷,告辞离去。

刘卫逸看着窗外浓郁的夜色,在静夜里能听到淅淅沥沥的秋雨声。

他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对抗住易书记的压力。但是身在局中不得不争。

“原来陆家和易家联合起来了。这件事是怎么运作的呢?”政治力量的联合不是头面人物几个电话就可以搞定。而是需要建立一系列的默契和信任,才能同步协调动作。

刘卫逸百思不得其解。

京城市在近期一系列的人事调整。此前被送进党校学习的常委副市长袁进重新回到京城政坛,并且小升一格,成为京城常务副市长。马市长调任二线。常务副市长李副市长顺势升任市长。不过他的年纪在下一届之后必然是要退的。

常务副市长袁进成为下一届市长最有利的争夺人选。他43岁的年纪让他在江南系内显得格外瞩目。如果他在48岁成为京城市市长,他将有足够的时间经营从而走上更高的位置。

毫无疑问,袁进已经成为江南系中生代力量的代表人物。他有可能成为江南系的旗标人物。

近期袁市长变得炙手可热。

入夜。陆景接到袁市长的电话。在一家小茶馆里面和他见面。“家里闹得很,躲出来清静清静。”袁进笑着道:“景华通信的手机牌照问题解决了吧?”

“解决了。这几天在邮电|部跑手机入网的手续。好在今天已经解决。”陆景笑着喝茶。他准备大后天去江州。景华要起航了!

“你哥什么时候回京城?”

“我大嫂预产期将近。所以我哥周末一般都会回经常。我给我哥提一声。”陆景知道袁市长的意思。他这个时候越发不能得意。但是陆家这边,还有林书记那边他该传到意思必须传达到位。他想和大哥进一步接触也是情理之中。

“行。”袁进笑着问陆景。“你第二次提交手机牌照申请是故意坑方博韬吧?他姿态越强硬,反而越会引起各方力量的反感。”

陆景自然不会承认他那是在博同情分,笑说道:“我就是找人帮我说项方博韬也不会听我的。要是找报纸隔空喊话,以方博韬的性格他更会反感景华。”

袁进点了点头,叹道:“性格决定命运啊。这句话有时候还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陆景第二天中午拜访了赵晓丰教授。他要了赵教授的经济通论讲稿准备带到江州去学习。

从十月二十日起香港股市开始下跌。到二十一日股指下跌766.33点。二十二日下跌了1200点。在悲观的气氛下港股连续受挫,下跌达10.41%。

到现在11月上旬。股指在9000点-10000点的区间内震荡,随着各个应对政策的陆续出台。股指重新上扬至1万点。

相比于前世,国际炒家们的收获至少少了五成。所以在香港股指重新上扬至1万点后,他们立刻将战场转移到韩国。处在风暴中心的香港暂时获得趋于平静。

对研究经济的赵晓丰而言,这是一个极佳的案例,恰巧陆景又知道很多细节上的东西。吃了午饭,两个人在书房里一直谈了一下午。

“不留下来吃晚饭?”赵晓丰意犹未尽的说道,他手里洁白的稿纸上画了很多只有他才能看明白的符号。

陆景笑道:“还有事情要去处理,下次再来想赵教授请教。”他晚上准备和方琴谈一谈。在去江州之前尽量将那次尴尬化解掉。

“行。经济通论有看不懂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我让小芷送你出去。”

赵清芷送陆景出民大校园。小丫头穿着粉色的外套,牛仔裤。乌黑的头发比上次见面又长了不少。发梢快到翘起的小臀了,披在她身后就如同美少女一般。

“二哥,我高考完了你能不能带我出去玩?最近学习累死了。”

陆景笑着道:“行啊。你准备考那个学校?”

“不管那个学校反正不在京城。二哥,要不我去江州找你?”赵清芷说完,又皱着眉头道:“江州太阳那么大,我怕被晒黑呀。我还是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陆景莞尔一笑,他头一回听说读大学还有这个讲究。

张漓上周已经返回京城,不过她重新捡起工作,事情比较多。最近一直在加班。陆景晚上都没好意思欺负她。

602的客厅里面,陆景和方琴相对而坐。他内心里面有些打鼓,当时的情况虽然是车上比较挤,但是占了琴姐的便宜也是事实。

屋子里开着空调。灯光明亮,方琴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看到陆景期期艾艾。鼻尖上有点冒汗,温婉的笑着道:“你要说公交车上的事吗?我都忘记了。”

陆景微微出了一口气。笑道:“琴姐,我去拿瓶红酒过来。”开了红酒在沙发处对酌。两人随意的说话。

方琴看看时间,站起来慵懒的说道:“我准备睡觉。明天还要早起。”走到卧室门口,回头对陆景说道:“不许和小漓提这件事啊,否则我和你没完。”

陆景摸了摸鼻子。琴姐这是忘记这件事的节奏吗?显然没忘。

去江州前,陆景打算去看看邵秋兰。好久没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弟弟的事情解决没有。

时至今日,陆景也明白前世里邵秋兰的丈夫十有八九就是魏晓华。而且魏晓华肯定还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

而现在陆景让唐悦找人把魏晓华打成了熊猫眼,他肯定没有脸再来四中晃。并且每次邵秋兰去酒吧喝酒陆景都跟着,出事的概率基本被排除。

“秋兰,你要少喝一点酒。你看你现在容颜憔悴,像一朵枯萎的花朵。你不是已经没有带班了吗?怎么压力还这么大?”莫少峰一副温情款款的模样关心道。

中午下班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人。

“秋兰,我中午请你吃饭吧?我知道有家饭店里的鸡汤不错。”

邵秋兰长叹了一口气,有时候真的想就这样答应下来算了。弟弟的事情让她不堪重负。找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把生活抗起来也未尝不可,只是莫少峰这个人她看不上眼。

正要拒绝他,手机响起来,“秋兰姐,我在四中。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