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6章 起航

第两百八十六章 起航

再见到邵秋兰时陆景吓了一跳。昔日优雅精致的美女老师容颜枯槁,气色很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朵洁白的蔷薇正在凋零。

“怎么了?”陆景轻声问道,心里有些疼。在读档之后的第一眼就是看到自己高二年级的班主任—邵秋兰,陆景无法忘记当时的那种感觉。

邵秋兰承载着他在那一刻的记忆。就像听一首歌会想起往事;看到一个人也会想起一些重要的时刻,心里会有那种深刻到骨子里平常却无法浮起来的感觉。

“有人欺负你了?”

邵秋兰摇了摇头,旋即反应过来,不满的瞪了陆景一眼,“小孩子瞎说什么。请我去哪儿吃饭?我下午有课。”

“那去食堂二楼小炒厅。”

莫少峰相当不爽的看着陆景,这小子一来就抢了他在秋兰面前的位置。“小炒厅的饭菜早吃厌了,去江南鱼乡饭店吧。我在那里订了位置。开车来回很快,耽搁不了下午上课的时间。”

邵秋兰扫了他一眼,对陆景道:“去食堂吧!”说着往食堂走去。

陆景扭头看着莫少峰那张小白脸,也没心思跟他磨叽,眯着眼睛笑道:“莫少峰,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吃午饭?”

莫少峰衡量了一下,扭头就走。他去了也没办法献殷勤,搞不好还要白挨陆景一顿揍。

四中食堂二楼小炒厅里人不多。点了四个小菜,两人坐在靠窗的小桌上。吃着饭。随意闲聊大学的生活。

陆景想起去年在这里和邵秋兰、周祈一起吃饭看到杨晚婷和林蓉,那是他还感叹四中三大校花的人生遭遇。

于花蕾初放之时。叹繁花逝去。

想不到时隔一年之久,首先憔悴的却是和他坐在一桌吃饭的邵秋兰。

他改变了关宁的命运、改变了董冰的命运。他也可以彻底的改变邵秋兰的命运。

“我回宿舍休息,你去哪儿?”吃过饭,走在水衫木的林荫小道上,邵秋兰问道。她很信任陆景。除开那天早上看到的香艳场景,她从来都是把他当做一个大男孩。

“秋兰姐!”陆景站定,轻声喊道。

“怎么了?”邵秋兰扭头看着陆景,见他眼光锐利而自信的看着自己。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

秋风吹过行政楼隔壁小花园里的竹子,发出细微沙沙的声音。午后和熙的阳光从树叶隙里透过。从小路上看不见一个学生。这个时间点学生基本都在教室或者宿舍里午休。

“是不是因为你弟弟的事情?我帮你解决。”陆景说道:“今天是十二号,我明天去江州。十六号是星期天。我们在杭城见。我帮你搞定你弟弟。不保证他努力学习,但是保证他不会再上街当混混。”

“你认真的?”邵秋兰睁大眼睛看着陆景,想着死马当活马医,点了点小巧的头颅,“行。那试一试吧!陆景,你要真能帮姐姐这个忙,以后有事情招呼我一声,保证给你办妥。”

说着,想起陆景貌似很有能量,自嘲的笑道:“力所能及的事情啊。超出我能力范围外的事情可不行。”

陆景笑着伸出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邵秋兰在他手掌上轻击了一下。

十一月中的夕阳早没了夏日的暴烈。陆景强拉了张漓去西山看枫叶。

层层叠叠的红色,景象壮观。抱怨陆景耽搁她时间的张漓下山之后累的气喘嘘嘘,“你体力怎么这么好?早知道让你背我下来。”

“你不早点说,我乐意至极啊!”陆景笑着说道。斜眼看着车内把外套脱下来露出里面酒红色毛衣的张漓。刚刚运动过的张漓香汗淋漓。很是娇媚。酒红色毛衣贴着她的身体,酥胸挺翘。看得人想捏一把,感受那丰满弹翘的柔软感。

“看哪里啊?开点开车。我饿死了。”张漓擦着汗,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

开车离开西山。过西月区的时候,突然碰到一家幼儿园放学,路段有些堵。“咦,凌雪月怎么在这里?”陆景眼尖看到凌雪月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边走边说笑。

陆景放下车窗,准备和她打个招呼。那天在卫东阳的婚礼上凌雪月释放出善意。听说刘卫家最近由中原省调到豫北省。杜书记是打算置身事外。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没有利益的事情搀和进来干什么?

“陆景!你怎么在这儿?”凌雪月有些惊奇。

“路过这里。”陆景笑着说道,“想不到能看到凌女士这么生活化的一面。”

凌雪月用尾指将发梢往后撩一撩,优雅的笑道:“我也不是神仙,总是要过日子的。”看着堵着的车队有松动的迹象,“莫心蓝正在查江州白沙民居改造的事情,你要小心。”

陆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认真的说道:“谢谢!”按上车窗,随着车流而去。

第二天,陆景坐飞机前往江州。陈笑俏生生的站立在宽敞明亮的接机大厅里,嘴角带着迷人的微笑。

景华通信拿下手机牌照让她身上的压力尽去。如今景华蓄势待发。前几天各个管理人员已经齐聚江州。

齐聚江州,再创辉煌。陈笑心里默念着。

和陈笑一起吃了午饭,在景和电子的小办公室内和她说私话。下午两点准时召开景华通信的管理层会议。

两人纵然是情意绵绵,也非常克制。唯恐待会被人看出来,那丢脸就丢大了。

“这是最新量产的机器。”陈笑笑兮兮拿了一支香槟色手机出来。陆景接过来观察着,虽然做工与他的审美观有些差距。但是基本与市面上的手机差不多。

只要营销工作做得好,完全可以打开市场。陆景知道基于国外的技术做开发。就算在外观做到吹毛求疵也不会长久,别人随意的技术变动可以毁掉你几年的积累。

只有在自己的技术上精益求精才是王道。景华通信的首要目标是攫取超额利润,投入到研发中。

妄想一步登天,领先整个手机行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景少。”吴肖嘻嘻哈哈的跑进来,夸张的说道:“你老人家终于肯来公司看我们了。”

陆景失笑道:“有那么夸张吗?”

“怎么没有,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吴肖故意说道,然后对陈笑道:“陈总,我可是你的兵。这次回来不会不管我吧?”

陈笑笑着道:“不会的。放心,待会会宣布调整的结果。”

景华通信已经拿到手机牌照,景和电子所有的人员都将转入景华公司。当然,合同、法律上的手续需要慢慢完成,但是人员的业务已经全部转到景华手机上来。

陆景的办公室里人越聚越多。陆景笑道:“人差不对来齐了,那我们去会议室里聊。”

还是椭圆的形的会议桌,只不过这次有点挤。陆景在可移动的白板上用黑色的水性笔写着架构。

“总经理陈笑。全面负责景华通信的事务,兼任人力资源部部长。高级行政秘书章文君协助她工作,。

副总经理杨显负责品牌运营、产品营销、销售事务。副总经理周志龙主持产品研发工作。张梅为财务总监。

销售总监刘一平主管销售,韩超为销售副总监,协助刘一平管理销售。

杜岳强为电子部部长负责硬件研发,许方超为软件部部长负责软件开发。陈水游为设计部部长负责手机工艺设计、外观设计。

吕浩进为采购部部长兼生产部部长负责原材料采购、组织实施生产,徐胜为生产部长副部长。吴肖为内勤部部长负责后勤工作,关五常为仓储部部长负责货物存储和调度。”

说到这儿,陆景顿了一下,“我们大家都是一路风雨一起走过来的。相互间比较熟悉。但是质量检测我需要一个和大家不熟悉的人来担任。手机质量不能有丝毫的松懈。罗涛一为质量检测部部长。”

罗涛一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质量检测这一领域拥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由陈笑在江州招聘而来。他站起来微笑着说道:“大家好。以后在工作中多有得罪请大家包涵。”

陆景笑着摆了摆手。景华通信现在是垂直式的管理模式。很多事情由他一言而决。

所以他要构建完善的公司管理层架构就是想把他自己从繁芜的事务中解脱出来。专注于战略上的东西。

陆景双手稍微上扬了一下,语气激昂的说道:“研发部门已经拿出可以量产的手机。质量仍有瑕疵,但是可以上市。我们已经通过入网检测。营销方案大家都已经看到。明天,景华手机正式登陆江州。第一款机i88,定价5499。”

每个人手里都一枚精美的香槟色手机。这就是景华的第一支手机产品i88。试产阶段大家都已经拿到样机。

会议室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在座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景华起航了!

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中间晚饭让人送了咖啡、烤肠进来先填填肚子,提精神。一直都在讨论公司各种组织章程。

到晚上十点多陆景请大家去中盛路的烧烤店里吃烧烤。陆景感受到凌冽的秋意从北湖水面吹过来,心里却是热乎乎的。

国内手机市场真正爆发要等到九八年、九九年,但是因为他的缘故,提前到九七年末。华移、联信都推出了自己的手机,无一例外的都维持高价策略。建业熊猫将手机牌照授权给许多厂家做贴牌生产。它坐收贴牌费用。

夜色如墨,陆景思绪飘飞,和大家喝着酒,“很多人都暂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齐聚江州,让景华的辉煌从这一刻开始。干杯!”

“干杯!”大家情绪高涨。几位女士都干了一杯啤酒。

研发团队的几人连夜赶回京城。杨显在第二天下午也飞往京城继续广告片的制造。连着两天陆景都在新锐大厦工作,开会。

促销现场的好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回来。促销活动第二天结束时,江州一共销售了106部手机。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员都很振奋。

江州机场里面,陆景穿着黑色的大衣,接听杨玉立的电话。窗外秋风呼啸,夜色正寒。他准备前往杭城。

“景少,下周一市里面会就我提出的中盛路美食城的方案进行招标。最有可能中标的是黄远集团。”

“恩。”陆景笑着点头。黄远实业不是推销美食城概念吗?杨玉立那份中盛路美食城的方案得到市里面的认可。

黄远实业在南阳街的计划受挫。当然,立丰控股想要拿下南阳街的改造权还要花费一番功夫。江州的几家公司也在觊觎这个项目。

黄远实业如果中标,按照杨玉立的方案建造美食城,前后需要投入3-5个亿。就算以他们的资金实力也绝无可能继续争夺南阳街的项目。

在南阳街的项目上他们算被踢出局了。

“白沙动迁的事情完成了吗?”陆景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