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7章 东晨大厦顶层的酒吧

第两百八十七章 东晨大厦顶层的酒吧

到杭城后在西湖宾馆里落脚。白色的亮光将房间填满,把窗帘拉开,从落得只少许树叶的树干缝隙间看西湖宾馆后面的湖泊。已经是凌晨三点时分,夜里格外的寂静,似乎能听着湖水细微的响声。要不是屋子里开着空调,寒气能从窗户外透进来。

陆景坐回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烟。茶几上放着一份江州日报。报纸第三开就是景华手机的广告。

景华手机既没有召开经销商大会,也没有召开产品发布会,就这么急匆匆的杀向市场。

因为景和电子在华中拥有完备的销售体系,所以这么做并不会影响到景华手机在华中的销售量。

实际上景华作为第一个来到手机牌照的民营企业完全有足够噱头炒作出足够的关注度。

但是陆景不认为基于别人手机芯片开发的手机产品有什么好炒作的。炒作也改变不了没有核心技术的事实。

当然,该有的广告一个也不能少。

他和刘一平谈过,花钱开发市场的事情谁都能干,关键是要花尽可能少的钱把市场开发出来,这样公司才有利润。要细心的梳理经销商的资料,一一拜访有价值的客户,培养能跟着公司一起壮大的经销商。

“要慢慢的把产品做好。把研发实力提升上去。首先要先跨越手机平台解决方案这一步。后面还有手机芯片设计,手机基带芯片研发两步。另外还有一块技术领域手机屏幕。后面的路还长。”

这次亚洲金融危机中东南亚有不少拥有数字电子技术专利的公司会破产,这倒是一个可以搜罗的机会。要让马飞以瑞丰公司的名义做起来。

“要把景华变成超级金奶牛才能应付得过去目前的局面。”

胡乱睡了一觉起来,在临湖路的一家小店里面喝着小米粥。拿出打电话给邵秋兰。她昨天晚上的火车,今天早上到杭城。

“你来家里吃午饭吧。我介绍我弟弟给你认识。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陆景看着外面走过一个靓丽的长腿女郎,笑着道:“我对杭城很熟的,秋兰姐。你说地方,我能找到位置。”

邵秋兰的家在靠近城郊俞夏路的街道里。陆景循着地址找到她家街道中段的一家平顶二层楼房。看得出来她的家境并不算太差。

邵秋兰在门口等着他。她梳着马尾辫,气色有些憔悴,脸上有着浅浅的微笑,“你还真能找到?”

说着话,将陆景让到屋子里说话。邵秋兰的父亲、母亲、弟弟都在。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出差来杭城看我。”邵秋兰可不敢对家里说陆景是他的学生。那样她弟肯听陆景说教才怪。

客气了几句,陆景把邵秋兰的弟弟邵秋松叫到屋外说话。邵秋松一头浓密的长发,模样长的不错,浓眉大眼,有几分帅气。穿着弹力小背心,斜眼看着陆景。

“干吗?”要不是看着他是上门的客人,早把这小子打出去。

陆景笑了笑,丢了一包烟给他,问道:“你觉得杭城里面吃饭最高档的地方在那里?”

“操。居然是中华。”邵秋松看在烟的份上没有炸刺,满脸疑惑的上下打量陆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姐说你是做生意的,做生意有你这么年轻?”

陆景没有理他的问题。指着烟说道:“收起来,不要被你姐看到。回答我的问题,我晚上请你和你姐吃饭。”

“你有毛病吧。”邵秋松乐了。“想请我姐吃饭就直说。”看着陆景衣服上也没什么标识,指不定是那儿淘来地摊货。怀疑的道:“就你这样能请得起?西湖大饭店听说过没有?老字号的酒店。我大哥他们经常在里面吃饭,常年有包厢。”

他故意说了一个消费高的地方。

“恩。“陆景和邵秋兰打了个招呼。没留下来吃午饭,告辞离开。他可不认为他讲道理邵秋松能听的进去。只有用事实说话才是最管用的方法。

邵秋松看着陆景的身影消失在街道里,嬉皮笑脸的问他姐,“姐,这人不行。刚才还吹牛说请你晚上去西湖大饭店吃饭,也不看看他那一身的地摊货能进得去吗?”

邵秋兰有些疑惑陆景的打算,瞪她弟一眼,“不学无术,地摊货衣服能有那么好的质地?”

打了一通电话安排晚上的事情。又给马飞打了电话让他注意收罗数字电子技术专利。

中午和小姑家的表姐唐彤一起吃午饭。她在杭城读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在杭城工作。她男朋友颇为不满陆景打扰到两人的二人时光,下午在杭城逛街时嘴里说话也就不怎么客气。

“看到那栋大厦没有?东晨大厦。最顶层有家小酒吧。来往都是跺跺脚杭城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我有个哥们在里面调酒,在那些大人物面前也能说上话。

你要什么事,跟你光哥我说一声,保管能解决。解决不了还可以找我那哥们搭线。你说是不是?”

“你乱说什么?”唐彤瞪了男朋友一眼,对陆景笑道:“他人不错,就是喜欢开玩笑。”陆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也没把她男朋友的话放在心上。

到晚饭的时候,陆景告辞。唐彤叮嘱道:“陆景,你别和我妈说我交男朋友的事。”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卖了。”陆景笑着道。说完,沉吟了一下,终究是没说什么,摇了摇头,告辞离开。

唐彤男朋友有点浮,气量太窄。小姑那关就不说了,小姑父那一关估计也过不了。

西湖大饭店在临湖路上,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在5楼的餐厅里请邵秋兰和邵秋松吃饭。

“你确定你们老大在这儿吃饭?”陆景淡淡的笑问。

邵秋松脸上有些挂不住,这里压根有没有什么包厢。灯光明亮、富丽堂皇的餐厅里面都是衣服鲜楚的人在用餐,他老大一贯崇拜《英雄本色》里面的小马哥,就他那叼着牙签的造型根本进不来这里。

“你觉得在街面上打架很威风?砍个人很牛逼,很酷。但是我觉得那是最没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谁会动手打架?”

“我要是也混了几十年,当然不用自己出手。”

陆景把筷子放下,问道:“你的人生目标就是当黑社会?”

邵秋松抬头不屑的道:“黑社会?现在都洗白了。知道我是那条线上的人吗?我大佬叫王四。江湖人称王爷。跺脚杭城抖三抖,打个喷嚏就能让条子感冒。人家那活得才叫人生。醇酒美人…”

邵秋兰一巴掌削下去,把他的话打断,气道:“你都学的什么混账道理?”

邵秋松倔强的道:“总比在学校里学的道理好。学校里教出来的都是软蛋、书呆子。”

陆景拦住了还要继续动手拍人的邵秋兰,对邵秋松说道:“你就这么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那也要你有本事才行。你觉得走混混这条路,你能走上到那么高?你说江湖,好,我陪你说。江湖里那么多大哥,有几个大哥有好下场的?你确定你不会出事?”

对正要反驳的邵秋松摆了摆手,“走,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灯红酒绿的生活。你说地方。”

邵秋松冷哼一声,“你牛个毛啊。东晨大厦最顶层的酒吧你能带我进去吗?王爷就经常在那里谈生意。”

陆景笑了笑,“你跟着我走就知道我能不能进去。”结了帐,开车带两人去东晨大厦。

邵秋松坐在车上冷眼看着陆景打电话。十几分钟后到东晨大厦。一个穿着笔直西服,经理模样的人已经在门口等着。坐直通电梯直至顶层。

邵秋松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这叫陆景的青年有点邪门。刚才在酒店吃饭可以说是有点小钱,不值得一提。他以后也能在那里请客吃饭。但是现在能这么顺利进入到传说中王爷经常出入的地方,恐怕他也是有来头的人。

小酒吧里音乐很火爆,灯光炫目。有些热。调酒的美女皮肤白皙,乳沟深邃,媚眼横飞。

陆景要了三杯鸡尾酒,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扭头问邵秋松:“这就是你说的地方?档次太低。”

邵秋松不服气的喝着酒,“那你说档次高的地方是什么样?”

陆景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轻笑道:“你学人当混混,《教父》看过没有?哪代教父是在这样的环境谈事情?”

“什么?”邵秋松瞪大眼睛,不知道陆景说的是什么东西。

陆景摇了摇头。邵秋松就是个思想还没有定性的青年,整天向往着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找不到门路。连个幻想的模板都找了个四不像。

他的见识、眼界,都需要拓展。

“走吧,没什么意思!”陆景把酒杯放到吧台上。邵秋松有些舍不得。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哥们,这是你马子,身材不错啊。操,屁股真翘。留下来陪我们王爷一晚。”

“你麻痹你怎么说话的。”邵秋松把那人推开,护着他姐。陆景皱了皱眉头。

邵秋兰看着弟弟和马脸人扭打起来,并且很快就落了下风,焦急的问陆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