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8章 销魂的一眼

第两百八十八章 销魂的一眼

十五分钟之后,东晨大厦的左侧一条巷子内。一辆黑色的捷达安静的停着。

车内,邵秋松眼睛处青了一块,肚子上也挨了几拳。刚才那情形想想就觉得后怕。

邵秋兰推着鼻梁上滑下的眼镜,“没事吧?”她的高跟鞋早丢掉。

陆景刚才帮邵秋松把那马脸青年打翻,然后三个人一路冲出酒吧。在停车场拿了车,七拐八弯的又转到这儿来。

陆景打了一个电话,把手机放到衣兜里,回头笑了笑,“没事。不会有问题。”

他今天算是装逼失败。本来是想叫邵秋松不要和人打架,但是他自己刚才却帮他打架。但是,马脸青年欺负上门,不打不行。

矫正一个人的三观确实任重而道远。

等了一会,邵秋松不解的问道:“陆景,你还等在这儿干嘛?我要回去涂药。痛死我了。”

一起打了一场架感觉陆景这人还是挺仗义的。他在游戏厅和人打架,那帮同学就没几个帮忙的。陆景也不过十九岁,就对他直呼其名。

“这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了。要扫尾,杜绝后患。”

邵秋松想想也是,有些发愁,“你打算怎么办?后面指挥人堵我们的就是王四。威名赫赫。”

陆景指着远处呼啸而来的警|车车队,“送他们进去。一了百了。”

“啊?”邵秋松眼睛贴着窗户向外看。二十几分钟后,一群人垂头丧气的被带走。他看到曾经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王四——王爷就这么老实的上车,温驯的如同小猫一样被带走。心里极为震动。

“景少,一个都没落下。全部都是有前科的人。”陆景接到牛方超的电话。牛方超是杭城市局的副局长。和沈叔叔的儿子沈书军有来往。

“让你费心了。改天我请你喝酒。”陆景笑着道。明白牛方超话里的暗示。这件事算是有一个了结。

邵秋松脸上有挨打的痕迹,回家让他父母担心。索性就在西湖宾馆里再开了两间房。买了红花油、紫药水。邵秋兰帮他涂好。弄完已经晚上十点多。

她回房间洗过澡,正想着弟弟的事情。明天再去和陆景商量一下。突然听到敲门声,“什么事,邵秋松?”

打开门却发现陆景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正好要和你商量我弟的事情,进来吧。”

陆景把袋子放到茶几边,苦笑道:“今天算是劝说你弟失败。明天我继续,总之保证完成任务。”

邵秋兰坐在**,“你打算用事实劝说我弟弟?”

“恩。这比普通的说教效果要好。关键是我今天刚说有本事的人不会动手打架,结果我和他都打架了。”陆景摊开手说道。

邵秋兰嘴角翘起来,“这可是言行不一。我弟弟肯定不会服气。我已经请了三天假,刚才擦药的时候我看我弟弟可能有些触动,这几天我们加把劲把他从歧路上拉回来。”

想起那些被带走的人,好奇的问道:“你好像很威风,一个电话就能找人帮你…”

“为民除害!”陆景笑着接着话茬,“我老家是杭城这边的,总有些关系。”陆景扯了一个理由。

闲聊了一会。陆景把袋子递给邵秋兰,“这是给你买的鞋子,你看看合不合脚。不合脚明天再去换。今天害你白丢了一双鞋子。”

邵秋兰微微一笑道:“你倒是细心的很。关宁和丁灵是不是都是这样被你骗到手了?”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看邵秋兰试鞋。在她弯腰的那一瞬间。陆景看到睡衣里白腻的乳峰。乳峰耸拨挺秀,浑圆雪嫩,诱人心魄。

真是销魂的一眼!让人气血涌动。

“小孩乱看什么。”邵秋兰反应过来。脸上有些烫,连忙捂住领口站起来。让陆景先回房间。

第二天早上在临湖路的小店吃过饭。陆景和邵秋兰在马路边上商量着怎么劝说邵秋松。

邵秋松突然走过来说道:“姐,你回京城工作吧。今天星期一。我上学去了。”

“啊?”邵秋兰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身体摇摇欲坠,声音有些颤抖,“怎么,你相通了?”陆景扶住她,感觉她抓住自己的手有些用力。

“恩”邵秋松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晚上想了一晚上,看着电影上砍人很风光,昨天逃跑时才知道被砍很可怕。况且…”他顿了顿,“王四那么风光,陆哥一个电话就搞死他。我觉得他那样也不算最厉害。我以后也要像陆哥这样。而且有几个人就在宾馆里开几间房。”

我擦!陆景心想:“别是从暴力崇拜改变成金钱崇拜了吧。”

邵秋兰本来还有些欣慰,听到最后苦笑不得,“他那是臭毛病,你也要跟着学?”

姐弟俩拉着手交流着许久。邵秋兰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下来。陆景远远的站着,留空间给他们说话。

这个结果真是狗血。他花费成本装逼,带邵秋松去他认为最好的地方吃饭、喝酒反倒没什么效果,倒是一个电话搞定王四的事让邵秋松服气。

他这算不算灯下黑?应该是矫正赵清芷那小丫头的三观时产生了思维定势。

青春期男女的追求不太一样啊!陆景心里感叹了一句。

送邵秋松到学校里。看着他走进学校里,在车内邵秋兰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陆景默默的递了纸巾给她。

为了以观后效,邵秋兰决定在杭城休足三天的假再回京城。长久以来压在她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她足足在家睡了一天一夜,神采慢慢的恢复过来。

“这次真的谢谢你啊。”星期二的下午,杭城机场里面。邵秋兰送陆景离开杭城。陆景看到她精致的脸上有着动人的笑容,笑道:“等你弟完全回头再谢我。他要是旧病复发你再给我打电话。我保证随叫随到。”

说着,轻轻的拥抱了一下邵秋兰。在她耳边道:“秋兰姐,你要好好的。”

邵秋兰感觉到他语气中的关心,只是这么说话让她有些发窘。陆景过了安检闸机,回头挥了挥手。

心里默默的祝福她:“秋兰姐,新的生活正等着你,希望你以后的日子一路顺风。”

黄远实业如愿拿下中盛路美食城的改造,失去竞逐南阳街改造项目的能力。但是立丰控股还需要与其他几家有实力的公司竞争,包括苏远的远大的地产、大商国际、雅湖置业。

陆景晚上到江州,他只准备在江州停留一天。大哥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他得回京城了。约了杨玉立在黄致远的酒馆里面见面。

“你在美术学院那里造别墅,不是坏了我这酒馆的风水吗?”。黄致远听完杨玉立的南阳街改造方案立马不爽的说道。

杨玉立和黄致远在白沙改造的事情上打过交道,但是和黄致远没有深交,顿时有些尴尬,腹诽了他几句,扭头问正在和关宁说悄悄话的陆景,“景少。”

陆景笑道:“怎么,黄老师不肯为你出主意,看来你给的好处不够够啊。”

杨玉立这才恍然。说道:“黄老师,我的南阳街改造方案包括您这里的酒馆。你门前的这块地的面积,我都给你算在补偿方案里面。”

黄致远嘿嘿一笑,对陆景说道:“景少。国资委主任张志八月就调任了。”

陆景想了想,说道:“你是说让新上任的刘主任卡住远大公司收购江州市白云酒业的事情?”

远大公司收购江州市白云酒业遭遇了极大的困难,本来在十月份就应该完成的收购。被拖到现在还有没有完成。

主要审查国有资产流失这一块,大哥就任代市长之后抓得很紧。特别是土地价值在资产评估中大幅提升。有市电器一厂的例子,有些人无法说什么。

当然。不是所有的市属国企都像市电器一厂有沈文斌那样的人才,可以带领厂子适应市场竞争。一些效益不好的企业破产转让给私人经营不可避免。但是市里可以避免贱卖。

“不是卡住,是放行。陆市长不是提出要提高办公效率吗?只要远大公司真金白银的收购江州市白云酒业有限公司,他们不是就没钱打南阳街改造的主意了吗?”。

唐悦收集来情报,照例黄致远这边会有一份。

“好主意。”陆景赞道:“远大公司不是没钱,是短时间内他们的现金流承担不起,这个时间差要把握好。

至于大商国际、雅湖置业。他们资金实力较弱。首先说服市里把美术学院那边40亩的地块与南阳街改造割裂开来,单独拍卖。市里财政能收获一大笔资金。所以市里肯定会赞同。

然后我们再提出南阳街商铺回迁的方式就足以把大商国际、雅湖置业踢出局。”

杨玉立苦笑道:“不是吧,景少。又搞商铺回迁。这会大幅压缩我们的利润。另外,如果把美术学院的地块画出去单独拍卖,立丰控股也不具备改造南阳街的实力了。”

陆景笑道:“资金会有的。瑞丰公司还会有陆续在白沙井置业。”韩国那边的金融危机已经爆发。在短期内陆景会有很大的盈利,他可是让杨星长提前布局韩国了。

到12月上旬就会有部分的资金撤出来,除开偿还世信银行2亿贷款,多余的部分可以维持立丰控股的现金流。

并且,景华手机这几天的形势相当好。因为国外品牌的手机售价基本都在6500以上,所以国产手机5500左右的售价很具备吸引力。

后面陆续到期的债务,景华通信完全有能力自己偿还。

杨玉立点了点头,同意这个方案。黄致远喝着酒对陆景说道:“景少,白沙有点情况,你明天陪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