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9章 换码头

第两百八十九章 换码头

江州的春秋两季很短,刚刚察觉气候的变化,立刻就进入夏冬两季。此时,十一月中旬的气候已经与冬天没什么两样。

清晨陆景在黄致远的酒馆处接他上车,绕湖心路转到白沙。车上黄致远和陆景说着情况,“白沙还有十六户居民没有签订动迁协议。老徐有个朋友是其中领头的。这里面很有问题。我觉得你要实地去看看。”

“恩。杨玉立给我说过这件事。倒是不知道领头的人和徐院长是朋友。”陆景说道。白沙的事情凌雪月向他示警过。现在黄致远也觉察到有问题。谁躲在后面搞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州棋院里没什么人。徐伟林和一个面色红润,花白头发的老头在下棋。一个小的煤炉子烧着热水,水壶发出嘶嘶的蒸汽声。

“哦,景少来了。”徐伟林穿着布鞋过来招呼。沏了热茶,将几人让到风力稍小的角落里说话。

“这是我的老友,周蟠。他是前街巡抚旧居的主人。园林文物局的退休干部。”

昨天已经给徐伟林打过电话说明来意。喝了杯热茶后,四个人在白沙里转着。

街面上很冷清,白沙改造的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大部分居民都搬走。只有少部分人还在这里生活。

第一批动迁的居民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继续居住在白沙,接受居住面积减小20%然后在林云新城那里拿一套等面积房子的补偿条件。

另外一个选择是在正在修建的徐华路北的住宅小区—白沙民居里拿两倍住宅面积的房子。

60%的居民都选择继续在白沙居住。白沙井现在还没有改造好,所以这部分人都搬到林元新城的新居居住。少部分人则是租房子住。直到白沙民居小区修建完成再搬过来。

周蟠一大早来棋院下棋,闲着无事跟着三人后面转。他老于世故。很快就看出来陆景是能拿主意的人,而且刚才看得都是还没有动迁居民家的房子。

试探的说道:“景少。我在白沙住了六十多年,人也活了六十多年。没见过立丰控股这样霸道的公司。我们祖祖辈辈的居住在这里…”

他那套巡抚旧居极有价值,面积约有200多平米,他一家三代住在里面,是极力主张不动迁的人。

陆景皱了皱眉头,打断他的话,“你这些话等老杨过来再说。”周蟠倚老卖老,陆景不想和他做口舌之辩。

周蟠被陆景抢白一句。脸色青一阵,白一陈。也明白过来,这人和立丰控股有关系。

杨玉立接了陆景的电话很快就过来。昨天从黄致远的酒馆出来后。他向陆景解释了一番白沙的问题。这个月底就是第二批动迁的最后期限,如果剩下的十六户居民不愿意动迁,那么就不动迁。

让杨玉立应付周蟠。徐伟林在那里打圆场。陆景和黄致远蹲在冷清的街道上抽烟。

“你怎么看?”陆景问黄致远。

黄致远抽着烟说道:“像周蟠那样情况的有五六家。不说房子有多大的历史价值,只留在手里等白沙井发展起来之后必然升值。

另外的十家,都是那种隔出来小房间,完全没有不动迁的理由,这后面有推手。只是盘出不来是那些人。

我看有三个方面的人很可疑。第一,市里的房地产开发商在后面捣鬼。他们想分一杯羹。有几家不动迁的房子正在中间,届时改造到那里恐怕会很麻烦。

第二。市里或者省面的一些人想拿这件事做政治文章。目前来说,他们还没有办法抓住立丰控股的痛脚。

第三,你的对手来江州给你制造麻烦,反正就是纯粹的损人不利己。”

陆景琢磨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杨玉立和周蟠再一次谈崩。中午的时候,陆景请黄志远、杨玉立、徐伟林去吃徐华路的小饭馆吃饭。

杨玉立愤愤不平的说道:“有些人脑子坏掉了,跟着周蟠后面闹。人家有200平的大房子。还挂着巡抚旧居的名头,到时候指不定一两百万都卖得出去。他们有什么?

隔出来六十七平米的房子。能值多少钱?就算白沙井开发出来,又有那个老板会买个小房子自己住呢?真是笨蛋透顶。

祖祖辈辈?我们祖先还祖祖辈辈在大河边上居住呢。那是口号。”

傍晚时分和关宁从江大图书馆出来时。意外的接到一个电话,“景少,我是齐克强。晚上想请你吃个饭,白沙那里有点情况…”

在静华寺附近的一家僻静的小店里面吃饭。齐克强苦笑着给陆景敬酒,“景少,我对不住你。我有个远房的亲戚住在白沙里面,他也是还没有动迁的人。我在这里给你陪罪。”

陆景笑着和他喝了一杯。齐克强这个人本事和能力都有,不过郁系在江州的头面人物—市委副书记、市党校校长王万强不知进退,当初和大哥合作时把齐克强放到江州市经济开发区书记的位置上,**裸的抽了熊书记一耳光。

熊书记在江州稳定局面后,那里还有王万强的好日子过。齐克强早被调整到清水衙门里呆着。

所以齐克强今天这顿饭绝非什么道歉饭,他想换个“码头”。

陆景不动声色和齐克强闲聊着江州和楚北逸事。两人在江州市经济开发区拿地的时候有过一次合作,彼此关系还可以。

“要我和说汉北区的那帮人都是混饭吃的。背靠开发区那么有利的条件,就算是市经济开发区划了几个镇出去,还是大有可为的嘛。

听说汉北区里面有意改造南阳街。我看过立丰控股的那份方案,非常好,特别是在美术学院那里建别墅的提法很有见地。”

陆景夹着菜吃着,微笑着道:“老齐,这话过了。其实我准备建议市里将美术学院那40亩地单独拿出来拍卖,这样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齐克强觉察到陆景称呼的变化,心里略喜,说道:“市里的房地产开发商要是知道是你提出来,不知道多少人要恨你。我有个朋友在市建委顾主任手下任职…”

话点到这儿,然后看到陆景一脸的笑容显然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决定抛出今天的“换码头”的大杀器,俗称投名状。

“景少,白沙里还有十六户人家没有签动迁合同。除开那些不愿意动迁的,我那个亲戚可以说服剩下的几家。”

陆景眼睛里带着笑意,举杯和齐克强喝酒,“老齐,你这可是解决了我一个大问题啊。我回头让杨玉立和你谈谈。我哥最近在请假在京城照顾我大嫂,要等几天才回来。”

齐克强笑着点点头,他不仅想换码头,还想要一个好位置,继续说道:“景少,省里宣传部冯部长的儿子和大商国际的张天远走的很近。白沙的事情和他有些关系。”

陆景眼睛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