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0章 先兵后礼

第两百九十章 先兵后礼

京城。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的特护病房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嫂三天前在医院里生下侄女陆琪。

所有的事情和陆景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侄女提前一天出世。

“齐克强本身是原市委宣传部刘玄志提拔起来的,他想脱离王万强那个圈子不算什么。”陆江和陆景在休息室里面说话,“下面圈子分明,每一轮洗牌都会引发站队。刘玄志已经离开江州政坛,齐克强想要换个队伍无可厚非。如果刘玄志还在江州,他这么做就不行。只要不是背叛恩主转换门庭,人们就不会说怪话。”

“那我多想了。”陆景本来想让大哥注意一下齐克强这个人。虽然齐克强能力不差,但是他追求进步的心太强了一些。焉知他以后不会从陆系这个码头离开?

“王万强那个码头船漏水浅,留不住人也是活该。”

陆江笑着摆手道:“江州目前的局势围着王万强可以做出很多文章。不着急送他离开江州。白沙的事情你要处理好。省里的人物偷偷的牵扯进来未必没有师书记的意思,要小心。”

“我会处理好的。我明天就去江州。哥,刘卫逸的事情如何了?”

陆江微笑道:“易书记的手法很高明。青门市几个重量级干部都出了问题,作为青门市前任市委书记,刘卫逸撑不过年底。”

陆景正要说“好爽”。罗宏从外面探进头来,“江哥,准备吃午饭了。表弟们打算敬你一杯。”

“行。”兄弟俩笑着走出休息室。在病房的客厅里摆了桌子吃饭。都是打包过来的菜。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吃过饭。一干人都被罗女士赶走,让大嫂清静的休息。

取笑了占哥儿几句。他和乐亚晴的关系日渐亲密。陆景昨天陪张漓逛街的时候还碰到两人。

“小景,你别得意,我过几天去江州找你喝酒。到时候听听你的酒后真言。”大家在医院门口哄笑着分别。

陆景和唐悦找了个间茶室聊天。

“香港昨天爆了一个大新闻,信业银行投资部主管涉嫌贪污挪用银行3千万的资金,已经被警方逮捕。白昆升任投资部主管。”

“哦,他倒是蛮有本事的,栽赃成功。”陆景调侃了一句。白昆的初步构想被他房间里的摄像头里面记录下来。所以他的动作不算什么秘密。陆景也不怕他玩出什么花样来。

“莫心蓝最近有什么动作?”陆景问道。

“还在香港处理莫氏集团的事情。莫氏集团在金融风暴中损失了不少。昨天香港媒体登了她出息新闻发布会的照片。”唐悦说道:“我过两天要去横溪呆几天。刘瑶晗在横溪拍戏。唐彤谈男朋友的事你知道了吧?你看有没有希望?”

陆景笑道:“这叫我怎么说。横溪离杭城不远,你自己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唐悦却是明白陆景话里不看好的意思,笑着转了话题。

江州夜里下了雨。气温下降5度。从香港飞到江州的莫心蓝还有些不太适应。苏远开车将她和随行的助理接到楚北国际大酒店里。

“我不会参与攻击景华的资金链。”房间的沙发上。苏远喝着咖啡打量着眼前略带疲倦的丽人,“我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收购江州市白云酒业上面,我不想节外生枝。”

“扑哧。”莫心蓝看着苏远一本正经的说话忍不住笑出声,“九月份的时候你说熊书记要求你暂时放一放,现在你又扯出收购的理由。苏远,可以给我说真正的原因吗?”

苏远想了想,他和莫家也算的上是生意伙伴,也没有必要可以去瞒她。把咖啡杯放到茶几上,微笑着道:“我岳父说了。没有更上层的推手,白沙改造的事情上面陆江不会有问题。陆江没有问题,他弟弟陆景也不会有问题。

所以我觉得你的做法是徒劳的。

并且在楚北省我岳父正在和赵省长、陆江一派的力量合作。他那里的资源不可能动用。我也不能真正的参与进去。否则,引发的政治后果很严重。”

“原来是担心这个。”莫心蓝笑着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风雨交加的夜晚。

让她吃了定心丸决意来江州的原因,一个是因为香港暂时恢复平静。另外一个则是昨晚来自京城的一个电话。刘家希望她能拿到陆景操作白沙改造商业上的痛脚。

但是父亲莫培英的告诫却是:“心蓝,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尝试。我们应该寻找机会与陆家和解。那个层面的交锋根本就不是我们应该搀和的。”

然而她却是知道此次江州之行是解她心头之恨的良机。

莫心蓝回头对苏远说道:“京师豪门刘家准备介入。只要我们拿到有决定性证据,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们操心。你可以不用直接参与。但是作为地头蛇,你要协助我调查才行。”

苏远笑道:“既然莫小姐这么有决心,我自然是全力配合。”

他心里何尝不想将陆景打压下去。不说好兄弟孟汉生和陆景的恩怨,就是他,那天晚上在市经济开发区的晚宴上可是狠狠的被陆景羞辱了一番。

“格局如何?”这几个字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况且,岳父透漏出来的意思他和陆江迟早要在江州扳扳手腕。

陆景刚下飞机就接到杨显的电话,他和几家全国性的媒体谈妥投放广告的事宜。广告片的代言人已经选好香港的一位女星,正在谈代言合同。

“这可是个好消息。”陆景笑着坐到奔驰车上。曾红英开车直奔江州大学。

挂掉手机后陆景脸上还带着笑容。他手里拿着一份《电子世界日报》翻看着,上面有关于景华手机的报道。

赞美之词多过批评之词。不管怎么说。景华手机的开始确实非常顺利。当然,更真实的表现要等景华手机进入华中之外的市场才能反映出来。

毕竟景华手机在华中的手机市场算得上是地头蛇。熟门熟路。再加上价格优势要是还打不开市场那实在没有天理。

快要到江大的时候。陆景却突然接到郁扬的电话。这是黄哲出事后,他第一次给陆景打电话。

“陆景。你在江州吧?中午一起吃饭。我介绍省里的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陆景微微一笑,这算什么?先兵后礼?他昨天就接到杨玉立的电话,有六家居民和立丰控股签订了动迁合同。但是说服剩下的四家格间的居民时消息走漏。

大商国际的人赶了过去。承诺白沙井建成之后高价收购四户居民的住宅。那四户居民在两边的说辞之下摇摆不定。

“我中午有事情,改天吧。”陆景婉拒了郁扬的邀请。

陆景不认为有让步的必要。既然大商国际把小动作搞在前面,他也没必要退让。

楚北国际大酒店的一间包厢内,郁扬挂了电话,对包厢里的几人说道,“他不愿意过来。”

其中为首的一个人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对左边的一个青年说道:“让省报的记者出动。哼。不给他一点厉害瞧瞧,他以为我们都是吃斋念佛。”

下午四点许,和关宁一起进星空网吧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好久不见的白明俊哼着小调在一楼前台当收银员。

“你怎么在这儿?”陆景诧异的问道。他有段时间没来星空网吧了。

白明俊打发了一个下机的男生,脸上荡漾着古怪的微笑,“你不觉得这儿是个福地吗?你们是来找何梦瑶的吧?冷美人在二楼看书。她在这儿坐了不到半个小时,生意至少好了一成。”

“那是因为梦瑶的追求者多。”关宁笑着道:“白情圣,好久没见你去找苏芸了?”

白明俊有些沮丧的说道:“去的多和去的少的效果差不多,我去干嘛?再说。你们宿舍这几个月晚上电话都打不进去啊。”

关宁娇俏冲陆景笑了笑,先上楼去了。

陆景知道怎么回事。关宁和他说个这事。在商学院迎新晚会上她二胡独奏梁祝反响很好,后来又被拉到学校级的一台晚会上表演了一次。

那之后关小宁在江大名气变得很大。一曲梁祝留余音,谁人不识关小宁?

所以关宁宿舍的电话晚上打不进去很正常。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白明俊。“可以说原因了吧?”

白明俊冲陆景竖了一下大拇指,回头看了一眼楼上没有女孩下来,低声道:“星空网吧的女生上网区很收附近高校新生的欢迎。网吧收银员实在是泡妞绝佳位置。

附近高校大一的美女我现在基本都见过。音乐学院有个中德混血的美女,绝对是新生中第一美女。”

陆景哑然失笑。还真是术业有专攻。点着烟笑道:“其实你可以上去指导女生上网。那也是好机会吧?”

“这法子你都想到?”白明俊嘿嘿笑道:“不过,何梦瑶早想好对策。她只许女生指导女生上网。席雨嘉负责这个。她手下有几个女孩很厉害。还有一个听说是江大计算机学院的系花。貌似也是京城四中出来的。”

“叫占雪娜吧?我同学。”看着一支烟抽完,陆景笑道:“改天聊。”说着,走上二楼。南阳街改造,星空网吧必然停业,他需要给何梦瑶提前说一声。

刚刚走上楼,手机却是响起来。黄致远打来的电话,“景少,省报的记者正在白沙井采访。徐伟林刚给我打了电话。大商国际背后的人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