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8章 夜里的阴谋

第两百九十八章 夜里的阴谋

“怎么回事?”陆景皱着眉头站在宿舍门外的走道上问道。

“是房屋补偿款的事情。白沙居民个人的房屋面积和林元新城那里单间的房屋面积不会完全吻合。公司采取的是多退少补的策略。定价为每平米1700元。大部分白沙居民都是选择的大房子。

公司当时从金阁公司手下拿下他们手中的明新家园小区的价格是每平米1600元。后来公司在小区内修建公共休闲设施,路灯、加大绿化面积等方面重新投入了800万。

所以公司将价格定在每平米1700元。这些账目一笔笔都是清楚的,我根本没有赚取白沙居民的补偿款。签订收房合同时和每个人都说的清清楚楚,有摄像机拍摄的录像可以作证。

更何况现在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都涨到1800元每平米。”

听着杨玉立的解释,陆景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会,问道:“立丰控股在明新家园还持有多少套房子?”

“还有十几套120平米的房子没有兑换出去,总面积约1500平米,价值两百多万。”

“恩,我知道了,你和调查组说清楚情况。瑕不掩瑜。公司赚点小钱无可厚非。”陆景挂了电话和宋雨绮、余志成一起下楼。

房屋补偿确实有猫腻。建筑商的房子都是一户一户按照他的标准面积修建,不可能与白沙居民的房子面积相匹配,那么就存在多退少补的情况。

立丰控股定价每平米1700元。将每平米价格上涨了100元,确实有让人诟病的地方。虽然钱是花在了绿化面积、小区公共设施的修建上面可以说的过去。

但是。立丰控股本身在明新家园小区里面还持有房产。这部分房产得益于小区环境的提升,价值上涨。

这就相当于捞了一点“外水”。

至于补偿款的事情,在明新家园小区明确升值的情况下,很多家庭都选择了稍大的房子。

九七年、九八年江州的市民收入不高,但是咬咬牙、找亲戚周转一下,一个家庭两三万的款子还是能拿出来。

住在明新家园小区的白沙居民约有六百五十户,以一个家庭2万块的补偿款来计算,这就是1300万。

所以立丰控股的账面多出了近一千万的资金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不过。就凭这一点瑕疵怕是不能把杨玉立怎么?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更遑论扯到大哥头上去。冯第先那天可是口口声声的说‘钱没有你哥的仕途重要’。”

陆景想了想,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五十八分,拿出电话打给大哥。

宋雨绮看着陆景拿着伞在雨中皱眉打电话,心想:“他那个位置想来每天的压力也很大吧?”她今天其实想单独的请陆景吃饭感谢他,不然她肯定和陈苏子一起去陆景的寝室找他。

自从陆景去徽州之后,家里误解他在追自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虽然他很优秀,但是有好感不代表要喜欢。”宋雨绮默默的想着。

王朝俱乐部的一间包间内。

冯第先拿着电话说了几句,然后皱着眉头挂掉电话,对旁边坐着的许动云说道:“郁扬不肯过来。”

今天他们几个混在一起的公子哥聚会,打算嗨一下。

“不来算了。土鳖一个。”许动云不屑的摆了摆手。他和冯第先都有出国留学的背景,不太看得起国内大学里混出来的郁扬。

冯第先倒了2杯酒。拿起一杯喝了一大口,嘿嘿笑道:“许少,你说现在是不是打个电话给陆景比较爽啊!哈哈!”

白沙调查组今天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立丰控股涉嫌在明新家园小区低买高卖。

立丰控股的总经理杨玉立已经被调查组连夜问话。尼玛,每平米1400元买的房子,以1700元的价格卖出去。这还不算问题。

虽然刚才传来的最新消息杨玉立只承认他是以1600元每平米的价格购入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但是有金阁公司的会计作证。这事情他抵赖不了。

明天调查组的结论就会提交到省里。嘿嘿,由不得陆景那小子不低头啊,他难道不怕深挖这件事吗?

但是他现在就算想低头也晚了。哈哈,许少的意思是把白沙改造的项目都给吃下来。

许动云微微一笑,“现在打电话干什么?事情已成定局。等把立丰控股踢出白沙改造的项目,我们再去江州大学门口摆一桌酒请他过来喝。到时候看他敢不敢来。

跟我斗,他还嫩了一点。”

说着,许动云拿起酒杯靠在包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惬意的品着酒,“待会儿小曹他们几个来了,你帮我招呼。我要去汉宁区的泉山别墅区。”

冯第先神色一动,放下酒杯,“黄利飞同意了?”

昨天大商国际举办的晚宴上,许动云看上了黄利飞的女伴—刘怡秋。他让黄利飞做选择题。第一,把那个女人给他,他支持黄远实业在江州发展。第二,这件事就当他没说过,但是黄远实业在楚北的项目可能偶尔会出点问题。

“黄利飞还是很识相的。哈哈!陆景那小屁孩不见棺材不掉泪。省里的调查组有好应付?”许动云眉头一挑,得意的一笑,拿着酒杯和冯第先碰了一下,“来,喝完。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先走一步,你们晚上慢慢玩!”

“干杯!”冯第先大笑着说道。刘怡秋那个女人确实是个动人尤物。今晚许动云好享受。

看着许动云离去的背影,冯第先眼睛里冷光闪烁了一下。不得不说,许动云做事还是很张扬的,看上的女人就直接抢。要是能让他看到陆景的女人呢。

“嘿嘿!可消我心头之恨!”冯第先用力的握住酒杯。

陆景不弱。去年江州方华天的事情他很清楚。但是那因为方华天本身不过硬,涉嫌组织黑|社会,被陆景抓住痛脚。

更关键的是,方华天母亲王副书记倒下是因为省里师书记的态度。那时候师书记是支持陆景他哥陆江。

这一次显然会不同。师书记支持的是许动云他爸。

冯第先满意的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中。

许动云离开王朝俱乐部坐到车里,吩咐司机开车。转到林元区的时候,他让司机下车自己来开车。在一处毫不起眼的马路口停下,一个中年人钻进车里。

“高处,事情如何?”

中年人笑着道:“我办事,许少放心。杨玉立不认账不要紧,明天立丰控股还有一个会计站出来指认他。他躲不了。”

“恩。调查组只要给出立丰控股有问题的结论就行。其他事情上面自然会有人操作。”

“我明白。”中年人接过许动云递来的烟,吸了两口,告辞下车。

许动云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意,驾车往汉宁区的泉山别墅而去。

到深夜时分,雨越下越大。气温也越发的寒冷。苏远驾车来到楚北国际大酒店。莫心蓝住在那里。

“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莫心蓝笑吟吟的打开房间,让苏远进来。

苏远感觉室内的空调温度很高,解着大衣扣子,笑道:“好消息当然要当面分享。立丰控股已经被查出来有问题。我刚刚得到调查组内部的消息。

与立丰控股有合作关系的金阁公司指认杨玉立通过差价在补偿款上谋取利益。也就是说,事情的突破口已经打开。接下来,各方各取所需。”

他最近和熊叔叔沟通过,知道白沙这潭浑水后面的更深刻的含义。这是省里面许书记和赵省长在角力。前几天舆论风向的变化就是赵省长占了上风,但是今天却是峰回路转。

莫心蓝冲了2杯咖啡,捧着杯子优雅的抿了一口,“熊书记知道这件事吗?”

“你说呢?”苏远淡淡的笑着反问。他都知道了,何况熊叔叔?这个消息江州够分量的人估计现在都已经知道。

说着,苏远把详细的情况说了一遍。

莫心蓝用手指点了点额头,“你是说金阁公司的会计举报立丰控股多收了白沙居民总计近1千万的补偿款。

审计的高处长在立丰控股的账面也查出这一点。

接着那名会计又爆出杨玉立实际上以1400元的单价吃入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然后以1700的单价卖出,也就是说还有1千多万的资金在转手的过程中被杨玉立吞了。

你觉得有没有问题?按理说,他执掌一家大公司为了1千万就做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太蠢?”

苏远笑道:“心蓝小姐的眼光很高啊,1千万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杨玉立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吞。那些动迁的市民以后还要在白沙井拿房屋补偿,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定价高一点,谁敢有怨言?

况且,立丰控股到底谁说算还不清楚,说不定立丰控股的钱是陆景的,杨玉立只是作为代言人代为管理。私下的交易谁能知道。

而吞的这笔钱可都是他杨玉立的私人财产。”

莫心蓝点了点头,“行,我这就给刘家的人打电话。”

“恩,我明天就去云春。这件事我不参与。祝你好运!”苏远和莫心蓝握手告辞。

送别了苏远,莫心蓝看着窗外的冷雨,心情格外的舒畅,笑着拿起电话打给杨游龙,通报这边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