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9章 调查结论

第两百九十九章 调查结论

虽然很兴奋,但是莫心蓝在给杨游龙通报时用语还是很保守。毕竟她没有亲自参与调查组,信息都是通过苏远得来。

所以她留了一个心眼。刘家要是因为这件事决策失误,这种责任她担不起。

消息的真假相信刘家自会有办法验证。

第二天天气放晴。莫心蓝在机场接到了前来江州负责这件事的刘小山。

“我小姑父说先等等看。江州市、楚北省的人自然会查这个消息的真伪。”刘小山问道:“陆景那边什么反应?”

家里让他过来江州,一个是因为他是小字辈目标比较小,另外希望他能够反馈回真实的消息。这件事如果运作的好可以让此刻正在建州艰难支撑局面的父亲松口气。

“不知道。”

“恩,等形式明朗后我会拜访省里的大人物。”

陆景一个人抱着笔记本在后湖别墅里面处理公司的事务。今天是十二月十二日,景华i88手机在华中上市已经近一个月,反响还是不错。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料都汇集起来放在他的邮箱里面。

他正在阅读这些数据,整体把握市场的情况。

然而,他的注意力还是在白沙改造的事情。昨天晚上,杨玉立被调查组通宵问话。金阁公司的会计爆出杨玉立低买高卖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给白沙居民。

调查组已经提请公安机关介入。

“景少,早上钱已经转到世信银行的账户中。王燕东已经拿到京城市建行的2亿元期票,马上坐飞机前往京城市建行注销期票。”马飞从香港打来电话。

“恩。我知道了。”陆景挂掉电话。抽着烟。从落地窗前看着远处与天际连成一片的后湖。

景华通信拿下瑞丰公司在江州的土地,首期支付了7千万的现金给瑞丰公司。再加上杨星长陆续洗出来的1.3亿元现金。刚好够瑞丰公司偿还世信银行2亿元的贴现贷款。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陆景接到陈乐义的电话。“陆景,我们出来了。事情有点新变化。”

“你和老杨来后湖别墅。我们见面谈。”陆景上午让陈乐义去市局保释杨玉立。现在才办好手续。

三十分钟之后。陈乐义、陈国波、杨玉立来到陆景的9号别墅。

“在局子里面没有吃苦吧?”陆景给坐在沙发上的三人发烟。杨玉立双眼通红,精神有些疲倦。缴纳巨额的保释金之后,他被保释出来。

“没事。有位姓叶的副局长关照过。”杨玉立灰心的说道,“金阁公司配合作假的事情就不说了,他们估计也眼红白沙这块肥肉。商场之上尔虞我诈的事情太多。

就是跟了我几年的小任居然站出来指认我私吞公司1200万实在让人心寒。”

“怎么回事?”陆景问道。

陈乐义把事情说了一遍。立丰控股的会计小任指认杨玉立私吞公司1200万,刚好和昨天晚上金阁公司的会计爆出杨玉立以1400的单价购入明新家园小区的房子相吻合。

小任的指认很致命,几乎坐实了这件事。

“这他娘的手段太卑鄙。”陈国波气愤的说道,睁大眼睛对陆景说道:“景少,我和老杨相交十几年。知道他的为人,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两名会计都是说的假话,提供的材料全都是假的。”

杨玉立拍了拍陈国波的手背,有些感激他仗义执言,对陆景说道:“景少,材料都是假的,银行那边的记录是真的,但是那些取款手续都是小任亲自经手。他颠倒黑白我也拿不出证据反驳。”

说着,叹了口气。“我不应该加价到每平米1700元的价格。让那800万打了水漂也好。”

陈乐义皱眉道:“杨总,这不是你加价的问题。案情的关键在于你到底是以1400元的单价买入房子还是以1600元的单价买入房子?

如果是1400元的单价,立丰控股就涉嫌在账面上作假,可能被市里或者省里处罚。按照合同。市里也有权立即收回白沙改造项目。

如果是小任和金阁公司的会计作假诬陷你,我们可以告他。”

陆景拍了拍沙发的扶手,笑着说道:“陈叔叔这话是正确的。加价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是否做了假账。那两名会计的指控真有些意思。你自己的公司。你做假账转移资金干什么?神经病啊,避税也不是这么个避法。奇葩的思维。”

杨玉立苦笑的抽着烟。“关键是我没有证据去反驳那些材料,我看调查组还真相信我是在避税。”

“所以说他们的商业思维层次不够。真正的避税都是在规则范围内去合理规避。谁会傻不拉几的这样搞。”陆景笑着抽了两口烟。

既然是假账肯定能查出来蛛丝马迹。金阁公司要钱不要命,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本来是想要放网兜大鱼,没想到首先迎头撞进来一只虾米。

站起来说道,“我打个电话,你们在这儿坐一会。”

在卧室里打完电话出来,陆景看着一脸希翼的杨玉立说道,“这件事还要委屈你几天。白沙那边的工程进度暂停。”

说着,对陈乐义说道:“陈叔叔,你列出疑点,然后向市局报案,金阁公司涉嫌诬陷立丰控股。”

晚上请三人吃饭安抚杨玉立的情绪。

做假账偷税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在税务机关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就不会追究刑|事责任。

关键问题在于立丰控股出问题了,市里就有借口收回白沙改造项目的权利。

也就是说,立丰控股吃到嘴里的肥肉又得吐出来。这才是在背后搞事的人的目的。

冯第先和许动云的目的很明确。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省白沙改造事件调查组在十三日向省委省政府汇报了此次调查结果。调查报告认为立丰控股主要存在三个问题。

一。在动迁补偿的房屋上以低买高卖的手法获取不正当利益。

二,给予白沙居|委会的补偿标准和居民补偿标准不一致。

三。三千万美金把一条街的物业卖给瑞丰公司有行|贿的嫌疑。

这份倾向性很明显的报告陆景也看到了,虽然不知道省里开会的情况,但是从省报的报道上可以感受到省里的气氛有些紧张。赵省长和许书记争锋相对。

而江州市局的经侦处对立丰控股的做假账的事情进行了调查,在各方面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二天之后就查明立丰控股明面上以每平米1600元的单价和金阁公司成交。但是私下却有以每平米1400元的单价成交。

江州市委办公楼六楼的小会议室。江州市委为立丰控股的问题召开临时的书记碰头会。几位副书记悉数到齐。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洪汉宁,市委秘书长吴礼晓列席。

等吴礼晓介绍了相关的情况后,熊为明说道:“省调查组的报告和市局经侦处的结论大家都已经看到。这件事情我们市里首先要在省里的处理结果出来之前有一个表态。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王万强把茶杯放到桌子上,“很明显的事情,白沙改造要换一家公司。我当时就说了。不能让立丰控股一家公司来完成白沙改造的项目,现在怎么样,出事了吧?”

纪|委书记谭承山皱了皱眉头,王万强翻旧账是在挑衅陆市长。

接替陆江出任人事副书记的毛和重合上本子,笑了笑,“谁来完成这个项目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监管要到位。这次省报的报道给我们提了个醒啊。熊书记,市里的舆论这两天不太对。”

他是原来贺省长提起来的干部,来到江州自然和熊书记走的近。他知道熊书记一直看王万强不顺眼。是以挑了王万强一句。但是对陆江也要敲一下。

市委宣传部部长陈史益一口地道的江南腔,是谁的人不言自明。

“宣传口的事先放一放,我们还是要跟着省里的调子走。”熊为明面带笑容的喝着茶,对陆江说道。“市长觉得怎么处置立丰控股?”

陆江深吸了一口烟,“还是要慎重,瑕不掩瑜。这个时候换施工方对白沙的正体规划不利。”

洪汉宁心里暗骂陆江无耻。不就是怕你弟弟亏钱吗?见熊书记望过来,咳嗽了一声。说道:“市局经侦处的结论没有问题,经得起推敲。”

“我说两句。一个案子才查了两天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谭承山说道,“立丰控股公司对这个结论认可吗?”

“他们报案说金阁公司诬陷他们,但是经过我们的调查,案情属实,不存在诬陷的情况。”洪汉宁很肯定的说道。

熊为明点点头,见陆江不说话,心里哂笑一声,以前书记办公会上王万强都是倒向陆江,现在为了利益不支持陆江的意见。大商国际有郁行知儿子的股份。

今天这个会开的舒爽啊!这应该成为常态。熊为明喝了一口茶水,笑着道:“既然有不同意见,那上常委会吧!”

王万强心里大爽,熊书记这是打算在众人面前狠狠的抽陆江一耳光,打击他的威信。

但是,陆江却微笑着点点头,“也行,让大家讨论一下。”

“好,散会吧!”熊为明眼睛眯了一下,微不可查的看了陆江一眼,带头走出会议室。

心想:“莫非陆江还有手段,还是说他在唱空城计?那样的话,明天临时常委会上他就会露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