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03章 我们玩个游戏

第三百零三章 我们玩个游戏

吃过饭,漫步在江州的街头,望着夜幕之下江州璀璨的火树银花,纵然是寒气逼人,陆景兴致不减。

杨玉立跟在陆景身旁,接过他递来的烟,点着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景少,今天要是6000万竞拍下来怎么办?”

立丰控股要是以后还想在江州发展商业地产业务,肯定是不敢搞流拍的手法。

陆景扭头看着杨玉立笑道:“我没想过这种可能。”

杨玉立看着陆景自信又年轻的脸庞,心里有些恍惚,“我是不是有些老了。”

陆景拍了拍杨玉立的肩膀,“老杨,你这段时间受的委屈过几天就能找回来。好好看戏。保证过瘾。”

“也没委屈,就省调查组报告出来那几天压力很大,”杨玉立苦笑着摇头,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句。

他知道大商国际后面的人物。一个是省委宣传部部长的公子,一个是省委副书记的公子。这样的阵容在商界而言堪称豪华,要找回在白沙改造上被欺负的场子怕是有些难。

不过金阁公司的令林波和小任应该跑不了,还有在调查组里面作怪的人。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许动云和冯第先在陆景眼里不过是小鱼,接下来的反击是要网大鱼的。

上午时分,江州机场里面人流如织。莫心蓝和助手拖着行李从远大公司的车里出来,进入候机大厅。

“莫姐,我们得去办托运行李了。飞机还有四十分钟起飞。”助手见莫心蓝站在大厅里面拿着手机犹豫着,似乎有些不太愿意离开江州,出言提醒道。

飞机起飞前半个小时就会停止办登机牌和托运行李的手续。

“等一等。”莫心蓝想了想,按着手机按键,打给陆景,“陆景,我在江州。我想知道白沙改造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输也要输个明白。”

“行,你来江大的星光咖啡。我们在那里见面。”

四十分钟之后,莫心蓝见到了穿着黑色外套的,脸上带着一丝轻松微笑的陆景。

“给这位美女上一杯拿铁。”陆景笑着对侍者说道,捧着手中的卡布基诺喝着,“怎么会想来问我要答案。你不觉得这个要求很唐突吗?或者。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真正的答案?”

莫心蓝在来的路上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你答应和我见面不就是打算告诉我一些东西吗?”

“不,确切的说,我是想欣赏一下失败者的表情。”陆景微笑着说道。但是说的话却不怎么客气。

凌雪月提醒过他,莫心蓝在调查白沙改造的事情。莫心蓝在这事里参合一手,无外乎想攻击他的资金链。

想想看,立丰控股欠债十三个亿。一旦白沙改造项目易手,银行必定催着杨玉立要债。那他到底要不要管杨玉立。

如果不管,杨玉立必然是要进去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之后,以后谁会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

如果管,资金从何而来?

莫心蓝低头用勺子搅着白瓷杯子里的咖啡,专心致志的样子,“我承认我在调查白沙改造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说你非常小心,这件事情上我没有查出任何的问题。

反倒是金阁公司的会计举报立丰控股的杨玉立之后,楚北省里的调查组取得了进展。

就算现在查明金阁公司造假。剩下那两条问题就不查了吗?”

陆景看着她美丽如昔的精致容颜,笑了笑,“老实说,你本人在江州让我很惊讶。我以为你会在香港或者京城遥控调查的事。”

“刘小山也在江州,昨天下午刚走。我的消息都是从他那儿得来的。”

“哦。这样啊,我说刘家的人怎么前天下午态度那么强硬?还给赵省长施压。只不过你们都被许动云的小花招给骗了。代价会有点大!”

“你有证据是他在后面捣鬼吗?”

“证据会有的。”令林波已经交代是审|计厅的高处长和他联络。大商国际也卷在其中。陆景笑着看向窗外。

和熙的阳光洒落在松林间,不时有青春气息洋溢的男女从咖啡店外的马路走过。咖啡馆里的曲调缓慢的让人能感觉到时光在慢慢的、安静的流淌。

冬日时节和一位美女相对坐在咖啡馆里闲聊本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但是现在谈论的却是一些大煞风景的话题。陆景倒是有些怀疑喊莫心蓝过来是否正确。

“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你问我一个问题。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不想回答的问题可以不回答。当然,你要回答假话我也没办法。”

陆景靠在藤椅上打量莫心蓝,如果单纯欣赏她的美丽确实很不错,她身上有已经熟透的女人味道。

莫心蓝抬起头微微一笑,眉眼间有些妩媚的神情,“行,我先问。就刚才那个问题。为什么后面不查了,反倒是你们查起金阁公司的事情。”

“你想问的是调查组报告中的第三条吧---行|贿后面的利益输送。白沙改造项目签字同意的是江州市前任市长童市长,这点和我哥没关系,所以不用查了。

倒是金阁公司作假的性质很恶劣。为什么?因为他们在骗领导但是却被领导知道了,然后领导很生气,所以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幸的地方就在于查他们的叶成和是我哥的人,一切猫腻都会被查出来。就这么简单。”

陆景邪邪的笑了一下,“下面该我问你了,莫小姐,听说你今年27岁了,你谈过男朋友吗?”

“你--”莫心蓝气得眼睛都瞪圆,脸上有些绯红,“你怎么可以问这样的问题?”

中文的博大精深就在这里。陆景这句话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其实没什么让人难堪的,但是配上他此刻坏笑的表情,这句话相当于是在问:“你和谁有过一腿没有?”

“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八卦?”

看着她略带羞涩的表情,陆景端着咖啡愉快的喝着,笑道:“我也是正常人,探究美女的感情八卦不是很正常?再说,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莫心蓝想了想。说道:“没有。”说着,不待陆景说话,急忙问道:“第二个问题,在这件事情上捉住你的痛脚对刘家有什么好处?你又没走仕途,打击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陆景脸上的笑容从微笑不断的扩散。有变成大笑的趋势。好在他及时控制住了,“这件事告诉你也没什么。你首先要了解到此时楚北的权力格局。大背景之下是师书记和赵省长的博弈。而具体到江州市里面是熊为明和我哥的斗争。

所以刘家捉住我的痛脚可以拿来做交换条件。至于换什么,过几天你自然会知道。

退一步,就算换不成。把事情抖出来,熊为明会借机打压我哥,或许能逐步收回控制经济建设上的话语权。那么明年三月份,我哥头上的那个“代”字能不能去掉就是个未知数了。”

“为什么要争?”莫心蓝极为不解,美眸探询的看着陆景。她身子微微前倾。白腻的脖子肌肤在冬日里阳光之下似乎涂抹了一层薄粉,分外娇嫩。

“身在局中,不进则退,不得不争。”陆景笑着竖起手指头道:“两个问题啊!”见莫心蓝似乎有些紧张,陆景说道:“别紧张,我先给你一个忠告,回去多读几遍司马光的《资治通鉴》。”

“恩。我在读。”

陆景舀着咖啡,慢慢的喝着,冷不丁的问道:“你平常怎么解决的?”

“啊?”莫心蓝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旋即脸上有些发窘,但是她毕竟是在名利场上打滚的人物,被陆景逗到这份上反倒放开了,过了一会,笑吟吟的道:“陆景。你在调戏我啊!对我动心了?”

陆景笑着摇头道:“还好吧!毕竟我没问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款式、什么颜色,也没问你三围之类的数据。”

“你做梦去吧,我才不会告诉你。”莫心蓝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优雅的站起来。拿起手袋挥挥手,“小朋友。游戏结束。我要回京城了。”

“果然很没品啊!”陆景喝着咖啡笑道,“你欠我两个问题的答案啊!”

“我是女人。你不知道女人天生有耍赖的权利吗?”莫心蓝踩着高跟的靴子,昂着头转身离开。

陆景呵呵一笑,也没怎么生气。他说了一些东西,但是翻盘的原因却是没有和她说。

下午被张涛喊去踢足球。他们班男生数量不足,和物电院的一个班队比赛要喊外援。

英语系的美女果然很多,啦啦队里很有几个水嫩、养眼的美女,可惜他球技一般,不是被美女钦慕的对象。踢完比赛,回宿舍才发现有郁扬打来的未接电话。

陆景想了想,这个误会怕是有些深了,但是也没必要去解释什么。赵省长和师书记的较量,势必会波及到组织部长郁行知。他和郁扬的关系虽然不会对立,但是绝对很难再亲近起来。

到二十四日,金阁公司诬陷立丰控股的案子全部查明。由审|计厅的高处长和大商国际的总经理张天远联手合谋,指使金阁公司、立丰控股的会计任中诬陷立丰控股,以期拿下白沙改造项目,蒙骗省调查组,行为及其恶劣。

高处长被撤职查办,张天远也面临着刑|事判决,大商国际更是面临巨额的罚款,即将倒塌。

任中以及涉及到这件案子的金阁公司成员处罚只会更加严厉。

当然,这只是对外公布的结果。有些人却能从近期的舆论报道和人事调整中嗅出一些不同的味道。

《江州日报》的副总编、江州市电视台台长、以及江州市宣传部的两个副书记都被调整。《江洲日报》连续三天发表了评论员文章,颂扬白沙改造是有利于白沙市民、有利于江州的工程。

在此案中有突出表现的叶成和越过常务副局长任广金被提拔为江州市公|安局代局长。报省公|安厅同意之后才能去掉“代”字。市局内部随即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最早倒向叶成和的武达冲等人得到提拔。

齐克强被提拔为汉北区区长。

这一次的调整让陆派干部在江州的根基更加稳健。

省里的人事正在调整中。此次调查组的组长金思中被挂了起来,调查组的几名成员都被处理。

省政|府办公厅靠近师书记的某个副秘书长被调整分工,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博弈正在省里大佬之间展开。

下午时分,正在图书馆陪关宁自习,享受着元旦前悠闲时光的陆景再次接到郁扬的电话,“陆景,来泉山别墅区7号别墅。我有话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