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都三百零四章陈晨

都三百零四章 陈晨

泉山别墅是江州市内有名的高级别墅区。别墅均是修建在半山腰,风景优美。陆景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今年年初省厅的胡队抄查黄哲的别墅时郁扬带他来的。

山间很宁静。曾红英开车载着陆景顺着两车道宽的柏油马路蜿蜒而上。

泉山别墅可以说的上是郁扬的伤心地,不晓得郁扬为什么会约在这里见面。

下午的太阳映在大江之中,粼粼的波光在闪烁。郁扬将陆景迎进别墅里。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陆景笑了笑,打量着着客厅里奢华大气的水晶吊灯。

“大商国际的事情有没有通融的可能?”郁扬的帅脸之上多一丝沧桑成熟的气息,递了一支烟给陆景。

其实以大商国际的实力,巨额罚款只是将它的资金链搞崩溃,只要有人肯注资,活过来不是问题。

但是,大商国际在白沙改造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极为不光彩,有些人不爽了,希望它破产清算。

这些人中也包括陆景。

而省里面正在较量,虽然张天远咬牙抗着所有的事情,但是窥视十几亿项目的问题委实不是他能抗得起来的。江州市局还在深挖后面的人物。

许动云和冯第先作为大商国际的幕后者,这个时候也不敢为大商国际出头找资金。

所以,要保大商国际只能请陆景通融。

陆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你先说说理由。”

“跟我来。”郁扬打个手势,让陆景跟着他上二楼。

二楼一间宽敞的房间内,一个穿着厚厚驼色棉衣的女孩正在落地窗前晒太阳。厚厚的棉衣让她显得娇柔可怜。

“郁扬,是你来了吗?我听到两种脚步声,张叔是不是你回来了?”女孩说话声音清脆如黄鹂,悦耳动听。

“是我。”郁扬微笑着道,“张天远外出办事还有几天才能回来。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哦--。”女孩失望的侧着身,用手抚摸着玻璃落地窗,仿佛要让阳光来温暖她寒冷的内心。

陆景认出来这个女孩是陈晨。牵扯到方华天案子中唯一值得怜悯的人。

重新回到客厅里。郁扬脸上带着怜爱的神色,看着窗外蜿蜒而过的大江说道:“陈晨眼睛瞎了。她妈妈死的那天,她用手把她自己眼睛戳瞎了。她说,‘有眼无珠,爱上一个害死父母的人。要着要还有什么用’。”

陆景默默的抽烟。心里有些难受。昔日那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已经逝去。和他记忆中的结局一模一样,陆景本以为方华天的案子提前三年时间爆发会让她避免盲眼的悲剧。

试想,少了三年时间沉淀的感情怎么还能和前世里一样炽烈。

但是,陈晨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她的性子太刚烈。

她对方华天的爱有多深。恨也有多深。

郁扬自嘲的笑道:“我这么做可能会有些俗。但是,如果大商国际倒下,除了这栋别墅是陈晨她妈妈留给她的遗产外,她再无生活来源。以陈晨这个样子很难在社会上生存下去。

大国际的张天远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我也只是偶尔来看她。我家里不会让我娶她。

我那天给你打电话是因为张天远告诉我,冯第先在许动云面前挑唆。许动云可能会对关宁起了坏心思,我打算告诉你最近要小心一些。”

“我那天踢球去了。”陆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他自然有防范措施,不怕许动云耍阴招。

不过,要尽快把许动云这个隐患清掉。

郁扬点点头,沉默的抽烟等待陆景的决断。他做了这么多工作,就是希望陆景能放大商国际和张天远一马。

客厅里气氛有些凝重。

陆景抽完一支烟,把烟头放到烟灰缸里面捻灭,下定决心,沉声说道:“我对敌人从来不搞网开一面的事情。这一次也不例外。

大商国际肯定难逃破产清算的命运。

你给张天远带个话:想要少判几年就要坦白白沙改造风波的全部过程。不管后面那些主使的人是什么身份。都要说出来。争取立功,争取宽大处理。

他出来之后只要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还可以继续在江州开公司。不会有人额外找他的麻烦。

至于陈晨日后的生活会有一家基金每月按时提供基本的生活费用。锦衣玉食不可能,但是衣食无忧没有问题。

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我无意去打破她目前平静的生活状态。

方华天的事情,她没有什么过错。她悲惨的遭遇只是源于她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

说着,陆景摸出一颗烟,微笑着点上,吸了一口。对郁扬说道:“你和陈晨什么关系我就不问了。张天远手上不可能一个可靠的人都没有。找人照顾陈晨这样的事不会是难题。”

“我和陈晨是朋友关系。你的心意我代陈晨接受。我也不会完全不管她。”郁扬尴尬的解释了一句,“我会把话带到。”

陆景话里强烈的暗示。他自然听得出来。陆景是打算让许动云和冯第先在大商国际身上的亏损一把,并且还打算把两人牵扯到白沙的案子中去。事实上谁都知道,白沙的案子是这两个人在后面主使,只是没有证据而已。

“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郁扬看看墙壁上的大挂钟说道,“你来的时候看到5号别墅没有?黄远实业的房产。现在被黄利飞送给了许动云,附带着还有他的情人—刘怡秋。听说黄利飞是被逼的。”

“哦?”陆景看了郁扬一眼,“多谢!”这个消息又是打压许动云的一个着力点。扣他一顶破坏楚北投资环境的帽子没问题。

郁扬笑着道:“你最好还是和黄利飞谈谈,他手里或许有一些东西。”

陆景点了点头,和郁扬闲聊了几句,告辞离开。回江大的路上,他的心情有些不好。

人的性格放到一定的环境下会无数倍的放大,进而决定到自身的命运。比如陈晨。比如郁扬。郁扬身上优柔寡断、两面摇摆的性格太明显,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没有问题,但是放到他身上会制约他的发展,无论是在商路还是仕途上。

真正的成功人物无一不是个性鲜明的人。

郁扬和陈晨为什么能成为好朋友?或许。悲剧的人生总有相通之处。

和郁扬谈过之后,张天远在二十五日重新向专案组提供了材料,将冯第先和许动云抖了出来。

市检察院将案子发回市局,要求补充侦查。白沙改造的案情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省报的一个记者因收了大商国际的钱被卷入,矛头直指冯第先。

楚北省的政治氛围越发的诡异起来。在较量的关键时候。师书记的一方突然被爆出这样的问题。多少会有些不利的影响。

天上填着厚厚的云层,一副要下雪的先兆。陆景在宿舍的阳台上给黄利飞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暗示了他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他应该看出点门道来了吧。手上要是有证据,可以交给市局的专案组了。

“怎么每次见到你你都在抽烟。”中午的时候宋雨绮敲门进来。她刚刚代表信安基金和陈晨签了一份合同过来向陆景汇报情况。

当然。陈晨是不知道合同的具体内容。她信任大商国际的律师。

“其实我抽的是寂寞!”陆景开着玩笑说道,合上笔记本电脑,“走吧,今天兑现请你吃饭的承诺。”

两人说笑着出门。宋雨绮穿着卡其色的翻领毛呢外套,加厚的黑色铅笔裤。头发写意的披在肩头。穿着高跟鞋,纤直的大腿曲线毕现。几天不见她身上的白领气质倒是越来越明显。

“想去哪儿吃饭?”从梅山脚下的研究生公寓出来,陆景微笑着问道。

“要是苏子听到你这话,肯定说你没有请客吃饭的诚意。”宋雨绮微微笑起来,嘴角上扬,“吃饭地点不是应该你决定吗?”

陆景摊开手笑道:“陈苏子一贯喜欢挑我的刺。去东教工食堂吧,带你回味下大学生的生活。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行啊,我不介意。只不过,我还没毕业啊。随时都可以回来回味。”宋雨绮笑着道。“你不喊关宁一起吗?”

“她正在西边的自习教室里忙着背英语单词备考。”今年的四六级考试放在了二十七、二十八号两天。明天就要考试。

到东教工食堂里面才发现人有点多。在面食窗口拍着长队,陆景对排在他前面的宋雨绮笑道:“虽说你还没毕业,但是这里新开了一家拉面窗口,你一定不知道。看到这么长的队,不用我说明有多么好吃吧?”

“你确定不是因为学生中午放学的原因?”宋雨绮回头笑着点点手腕。大学里面只要是中午放学的时间。口味不好的窗口同样很多人。

“那你试试就知道了。”说着话,快到窗口时,前面的队伍突然向后退。宋雨绮猝不及防之下,身体被推的向后。

陆景也被她推的向后。好在力道不大,总算稳住。时间很短。但是就好像宋雨绮一下子倒在他的怀里一样。陆景闻到一股馥郁的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倒像是身体的幽香。

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宋雨绮的手胳膊,“没事吧?”

前面的学生都纷纷声讨造成混乱的那哥们。

宋雨绮站直身体,脸颊有些粉红,小声道:“没事。”

吃着拉面,确实感觉面的弹性、汤汁味道都很好,宋雨绮赞道:“挺好吃的,你怎么发现这儿的。”

见陆景神色有些发愣,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正好看到一个肌肤呈小麦色健康肤色的女孩,一双丹凤眼尤其动人。

心里暗笑陆景色狼本性又犯了,吃饭都在看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