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05章 你妹的

第三百零五章 你妹的

陆景收回目光,见宋雨绮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解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碰到熟人而已。”

确实是熟人,不过是前世里的熟人。这是一个被别人先得手的女孩,和陆景有过几晚滚床单的情分。

现在两人连认识都算不上。

“你知道我想象的是什么样啊?”宋雨绮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风情别致。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不再解释,专心致志的吃面。

“喂,你没这么小气吧,笑你几句就生气了?”

“没有,是在想事情。”陆景笑着摇头。他当然没有生气,而是在想黄利飞那小子手上到底有没有许动云的把柄。

黄利飞要是肯闹起来,扣许动云一顶破坏楚北投资环境的帽子绝对没问题。

黄远实业这样有实力的公司理当受到优待,但是似乎黄利飞在江州一直被人欺负。不说郁扬找人折腾了黄远实业几次,陆景上次从香港回来也折腾了黄远实业一回。他这次干脆别墅、情人都被许动云弄走。

光靠怒气不行,还得给他许些好处推他一把。

吃过饭,送宋雨绮从南阳街到中盛路上坐车回新锐大厦。宋雨绮指着路过的一家眼镜店对陆景说道:“我觉得你带上眼镜会帅上很多。你的眼神太锐利,会给人压迫感,破坏你的气质。你要是温文尔雅一些,会魅力十足”

“你还对这个有研究?”陆景失笑道:“我改天带副眼睛去师大图书馆那边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师大图书馆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聚集地,混在新月湖这边的大学男生都知道。

宋雨绮嘴角扬起来,微嗔道:“你们这些男生就知道骗女孩子。”

陆景笑了笑,招手拦住一辆的士,帮宋雨绮拉开车门。目送她远去,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回到南阳街的星空网吧,在二楼的窗口处给黄利飞打电话。

“我操,陆景,你有完没完。又给我打电话?我们是敌人,敌人你知道什么意思吗?”电话里传来黄利飞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娇喘。

他不想接陆景的电话,但是又不敢不接陆景的电话。否则,谁知道那小子会憋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妹的。”陆景骂了一句。把手机稍微拿远了一点。“忘记告诉你一点资料。大商国际的资产还包括积西镇西边的总计约两百亩的住宅用地、一栋20层的写字楼物业。”

黄利飞被陆景一句“你妹的”骂的一愣,这年头骂人都“尼玛的”,“蒲你老木”之类的。“你妹的”是什么意思?

听到陆景后面的话,他脑子活泛起来。知道是在谈条件,说道:“大商国际还拍下了美术学院那块地。”

“我觉得那块地,市里最后会拿来拍卖。”

“行吧。我知道怎么做。拜托,你别再骚扰我了。”黄利飞明白陆景的意思,那块地要竞拍。但是竞拍的话,黄远实业敢得罪陆景吗?fuck!说白了,他还是想吞掉那块肥肉。

不过,拿下积西镇那里的土地和写字楼也不错。那一片明显将发展成为新的市区。

他手里有许动云敲诈勒索他的证据。

我日。陆景哭笑不得的挂掉电话。黄利飞中文是谁教的?就打了两个电话给他,他居然用上了“骚扰”一词。你妹的!

江州的冬天越发的干冷。楚北省委常委别墅7号别墅里。

郁扬刚从泉山那里回来,推开门,发现他爸郁行知坐在沙发上,奇怪的道:“爸,你今天晚上没应酬?”

最近楚北省云春市倒了一批干部。再加上省委省政府两个大院之间的博弈,很有几个不错的空缺。

他爸作为组织部部长不是应该很忙吗?

“恩。”郁行知看了儿子一眼,指着沙发道:“过来坐,我有话问你。”

“妈!”郁扬冲厨房里探出头的母亲打了个招呼,笑着挠挠头。坐到他爸对面的沙发上,“爸,什么事啊,搞得好像你特意猫在家里逮我。”

郁行知拿着茶杯喝了一口。“大商国际的事情你没有沾上吧?”

“没有。有新进展?”郁扬问道。他虽然不打算走仕途,但是对仕途上的事情很有兴趣。

郁行知叹了口气。“冯第先的问题很严重。”冯部长这次可能要熬不过去了。不过这种事倒没有必要和儿子说。

“许动云和黄远实业的事情你沾上没有?”

今天常委会上,赵省长强烈的批评有些人破坏楚北的投资环境。要求领导干部要率先垂范,以身作则,约束好自己家的小孩。警告意味十足。

听闻昨天下午黄远实业的总经理—黄利飞去赵省长办公室坐了一个钟头。八成是投诉去了。

赵省长正要抓许副书记的把柄,这简直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的事情,后面怕是还有些故事。

郁扬嘿嘿一笑,“没--有。我和他们两个尿不到一块去,勉强凑在一起玩几次,也没什么意思。”心想:“陆景动作蛮快的,这么快就和黄利飞谈好了。”

郁行知放下茶杯,点了点头,“表现还不错。你和吴家那丫头发展的怎么样了?”

郁扬连忙摆了摆手,“爸,强扭的瓜不甜,我的事儿我自己处理。你和我妈别瞎搀和。”说着,问道:“爸,云春的事儿定下来没有?”

郁行知笑着摆手,“不要乱打听。吃饭吧!”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在元旦之前终于落下来。景华手机的新方案出现问题。拥有中文输入法知识专利的那家公司—凌源公司突然撕毁了合同。手机软件代码必须要重新集成新的中文输入法。

虽然法律部门正在跟进追讨赔偿的事情,但是景华第二款手机上市的时间却不得不推迟。陆景原本打算在1月份打开京城、豫北、辽东的市场,现在也不得不推迟营销计划。

从新锐大厦开会出来,和陈笑一起吃了晚饭,坐车回景和苑的住处。

白沙改造的项目合同部分已经全部谈完。立丰控股将会因施工噪音、交通、生活的不便补偿剩下不动迁市民一部分费用。而耍无赖用篱笆圈地的杨扶明被行政拘留五天,篱笆墙强制拆除。

陈笑的父亲陈乐义已经带着助手小谢返回京城,准备欢度春节。忙了大半年,自然要好好休息一下。立丰控股付给他的酬劳自然相当丰厚。双方合作愉快。

泡了两杯咖啡坐在窗前赏雪。屋子里开着空调,陈笑就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胸前双峰挺立的曲线让人好受。

“你不是说要和关宁一起去云春泡温泉吗?她英语考试考得怎么样?”陈笑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拿起杯子喝咖啡。她自然发现陆景不正经的眼光。

“还行。她这几天宅在寝室里和她宿舍几个女孩玩。等元旦假期再去云春,我找了一个小向导。”陆景笑着说道,看向窗外堆满了雪的松树。

陈笑笑着点点头,想起一件事情来,不解的问陆景。“现在景华正是渴望资金扩展的时候。为什么现在归还董坤城3.37亿的欠债?是不是可以推迟一段时间,等景华手机打开全国的市场之后再归还。”

作为陆景的助理,她发现瑞丰公司关联一家公司账户上多了一笔5亿资金的进项。

而陆景对这笔资金的安排是偿还因收购新虹百货股份欠下的3.37亿人民币债务,以及在香港世运大厦上欠龙盛国际的7千万人民币的尾款。剩下1个亿资金才是投入到景华的资金。

陆景微笑着拿起咖啡喝着。味道微苦而后香甜。“有钱不还欠债,不是朋友之道。董叔叔虽然没有催我,但是新虹百货这笔欠款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是时候还给他了。

世运大厦那边都已经在在使用,索性提前把这7千万先支付掉。”

十二月十三日。韩元对美元汇率跌至1737.60:1,比此前的最低点1008:1跌了将近一倍。除开陆景十二月初抽调出来的1.3亿,约4个亿的投资享受到这次暴跌的好处。陆景在账户上的资金直接暴涨至8亿人民币。

谢晋文的资金跟着陆景的资金在东南亚那边转了一圈后,这次也投了1个亿在韩国提前布局,账户资金涨至3.5亿。

直到昨天,杨星长才将资金洗了出来。算上损耗,账户上还有2.5亿资金,这笔资金会投入到日本股市中。

这次韩元危机冲击了在韩国有大量投资的日本金融业。日元会持续贬值到明年五六月份。

“说得我好像恶人似的。”陈笑放下咖啡杯子,站起来。慵懒的伸着腰,“凌源公司这次恶意违约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在捣鬼。现在华移已经对内公布了短信推广方案。

我们损失还在于配合宣传的广告合同早就谈好,晚一天发布手机就会多浪费一天的广告费。”

“那只能是拼用户体验了。”陆景同意陈笑的看法,“催催许方超那边吧,尽快完成软件集成。进入测试阶段。”

聊到晚上九点的时候,接到黄致远的电话,“景少,在江州吧?过来聊会天。老谢在这儿。”

陆景心里一动,莫非这几天省里博弈的结果出来了。听黄致远这口气不像是坏消息,“行,我马上到。”

收起手机,抱着陈笑拥吻了一会,“笑笑,我走了。”

“快去吧,景大少,你还指望我今天晚上收留你啊!”陈笑脸红似霞,俏皮的吐了吐香舌,把陆景推了出去。心里知道陆景留下来,两个人估计都会忍不住。

还没半分钟又听敲门声,打开门,陆景站在门口笑着道:“刚打电话给曾姐让她开车来接我。所以,笑笑,你还得再收留我二十分钟。”

陈笑无语把陆景拉进来,嘟嘴道:“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还要再说什么,红唇被陆景封住,顿时迷失在那动人的天地里面。